话题中的朱啸虎

2018-01-09 16:03 · 焦丽莎


Hv-z-fyqincv2799815.jpg

摄影:邓攀

朱啸虎是创投圈的另类,因为经常口出狂言有人称之为“舌尖上的朱啸虎”。这种争议也许会让外界忽略他对行业的洞悉与观察。

“摩拜和ofo会合并吗?”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笑,这个已经被追问过几十次的问题,他不愿多言,“我们不希望打到山穷水尽再合并。”

《中国企业家》记者专访朱啸虎是在2017年12月中旬,在那之后的时间里,共享单车行业格局突变,合并案发生的可能性几乎化为零。滴滴出行收购小蓝单车的消息即将落地,阿里将投入ofo10亿美元也几近完成,摩拜更是将触角从单车伸向了共享电动车、共享汽车。

半年来,朱啸虎曾在多个场合表露“合并才有出路”的态度,一年前却曾喊出“90天结束战斗”。朱啸虎坦承,“之前低估了这个行业”。当然剧情反转的背后,是9月份北京等地出台“限投”政策,疯狂的单车市场正在回归商业本质。

一波未平,“不投资60后”的言论再度引发热议。他在朋友圈“回应”,“我个人投资的项目中,迄今为止回收现金第二多的是一位50后的创业者,为我们创造了单一项目税后回报超过整个基金两倍的业绩!”

似乎每隔一段时间,朱啸虎就会被推上话题中心。甚至有人因此称他为“舌尖上的朱啸虎”。

在创投圈,朱啸虎的确有些另类。对于“人设”这件事,他不愿耗费精力。速战速决、一针见血;很少面带笑容,却不吝于分享行业观点和观察;让人不免有距离感和高傲感,却也从不为自己辩解。

十年创投经历,朱啸虎一路开挂,缔造了多个“点石成金”的案例,滴滴出行、饿了么、小红书、映客、ofo等等,他几乎踩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每一个风口。

朱啸虎评价自己的投资风格是“理性,用数字说话”,江湖人称“独角兽捕手”。熟悉朱啸虎的人都知道,他和创业者的关系是“扶上马,送一程”。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曾评价他,“仗义、单纯、直率,是一辈子的兄弟”。

svX4-fyqincv2799918.jpg

摄影:吴育琛

他与ofo、滴滴之间曾发生过两个相似的“意料之外”的故事。

五年前,中关村滴滴办公室。朱啸虎通过微博私信约程维在公司聊一聊。朱啸虎回忆,“他先让我在板凳上等了半小时,只谈了半小时,中午就敲定了(投资)。”当时程维正处在无助的境地,微博上不请自来的这个人曾被程维误认为是个骗子。没想到账上果真陆续收到750万美元。

在此后爆发的出行大战中,朱啸虎曾公开批评神州专车不是共享经济,Uber在中国烧钱太多。

两年前,国贸三期56层金沙江创投办公室。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和朱啸虎第一次见面后,并未急于接受投资,“我在百度上搜索Allen(朱啸虎英文名)后才知道,这个基金很厉害,这个人也很牛。”在此之前,戴威并不认识朱啸虎,更不知道他就是滴滴的早期投资人。

金沙江的入股,曾被戴威视为最关键的时间节点,“拿了金沙江的钱以后,ofo的扩张就开始了。”为了给ofo站台,朱啸虎与马化腾曾在朋友圈就“智能锁问题”隔空喊话。

如今持续发酵的“单车合并案”中,各方或明或暗的较量更是此消彼长。

不同于2015年的滴滴快的、58赶集甚至美团点评的合并路径,用朱啸虎的话说,“ofo和摩拜发展到今天,双方的单车投放量、资金、公司本身的体量都已经足够大,都不可能把对方打倒。但是,参与其中的巨头们(腾讯和阿里)的战略诉求不太一样,所以非常复杂。”投资人、创业者、股东和用户,要平衡的利益角色太多。

在朱啸虎看来,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合并,需要有大智慧、大格局,战局比较明朗化了,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双方损耗都很大,需不需要再打?这是应该思考的。

投资人急于推进,巨头各怀心事,创始团队拼命抵抗。同样的一个问题,各方给出的答案不尽相同。

2017年11月初,ofo的一位早期投资人曾表示,“从资本驱动的角度来看,ofo和摩拜合并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也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背后的博弈不好说,很复杂。阿里、腾讯的考虑不同,两边创始人的意志也不一样,还有美团等很多股力量在博弈。

摩拜的投资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也曾表示,大家的份额都不太增长的时候,是合并的时机。

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马云罕见发声,“我们做任何的兼并、合作都要思考对行业的贡献,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在哈罗单车获得蚂蚁金服投资后,马化腾称,“被当做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资本重压下的ofo和摩拜,丝毫没有停战的意思。12月4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称,“我们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摩拜单车CEO王晓峰也曾公开表态,不觉得有任何合并的可能。

当《中国企业家》记者提及用户更希望看到多家竞争的格局时,朱啸虎身体后倾,大笑,“不要这样说,我会很伤心。”



Pik5-fyqincv2800087.jpg

2017年12月中旬,朱啸虎接受了《中国企业家》专访,合并是ofo和摩拜的唯一出路吗?如今的滴滴能否支撑超过500亿美元估值?饿了么和美团外卖会合并吗?新零售怎么玩?朱啸虎都并未回避,一一作答。

不希望(摩拜和ofo)打到山穷水尽再合并

CE:大家都关心共享单车,摩拜和ofo会不会合并?

朱啸虎:(笑)我也不知道。

CE:共享单车最大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朱啸虎:这个行业价值很大,目前也很明显,2016年我们远远低估了这个行业。现在来看,共享单车市场对标的是公交车,在中国,每天的公交车出行是3.5亿次,现在两家共享单车每天的骑行数据加在一起是5000万次。三年后,每天至少1亿~2亿次的骑行是很有可能的。

全球来看,没有一个交易平台每天能有1亿~2亿次的交易量。所以背后的价值肯定是有的,只是打到现在,双方都不可能打倒对方。

CE:为什么?

朱啸虎:到今天为止,双方的投放量、资金、公司本身的体量都已经足够大,都不可能把对方打倒。最后的结果怎么办?

CE:如果合并是唯一的出路,合并后的价值是什么?

朱啸虎:交易量本身的价值就很大。如果按照1块钱一单来算,每天的收入就是1亿~2亿元,一年就是300亿~ 600亿元的收入。除此之外,其他的商业化都是外快。

CE:冬季骑行的次数在变少,季节对共享单车影响大吗?

朱啸虎:季节影响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大。普通老百姓对于性价比还是很在乎的。前段时间,ofo的订单量有一天达到了3000多万的峰值。

CE:两家公司都在高速发展,有什么理由要合并?

朱啸虎:打不死对方。两家公司合并,也没有那么容易。不光要看创业者的格局,还要看双方股东们的选择,这是很复杂的,以前合并案的经验是不可复制的。事实上,我们都不希望两家公司打到山穷水尽再合并。

CE:为什么不给两家公司再多一点时间长大?

朱啸虎:背后的事情很复杂。

CE:最复杂的点是什么?

朱啸虎:谈判涉及到的方面有很多,每个人看到的数据都不太一样,需要反复的沟通协调。参与其中的巨头们(腾讯和阿里)的战略诉求也不太一样,所以很复杂。

CE:共享单车对于巨头们的战略意义分别是什么?

朱啸虎:每天一两亿次的交易,这个战略意义是毋庸置疑的。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可以与之相比,淘宝发展了十几年,每天也只有三四千万次交易量。共享单车是一个很诱人的交易平台,而且对用户的粘性非常高,使用频次也很高。

CE:这个行业是否被资本催生得发展过快?

朱啸虎:因为共享单车切中了一个需求点,所以发展这么快,用户真的需要共享单车。当然也有弊端,比如说浪费。其实从整个行业来看,浪费是短暂的,大概持续了半年,这个时间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任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问题,但至少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行业发展迅速的根本原因是用户的需求存在,不然资本再怎么推,也不会发展这么快的。

CE:过去一年,ofo的发力重点是什么?

朱啸虎:城市扩张。

CE:海外市场是新的增长点吗?

朱啸虎:海外大规模的发展没有那么快,核心还是在中国市场。

CE:一些城市出台了限投政策,有影响吗?

朱啸虎:个别城市会有,但是影响不大。因为现在主要剩下两家,其他玩家都出局了。

CE:共享单车行业为什么在2017年下半年发生洗牌?

朱啸虎:最早起因来自资本,资本都愿意集中在头部企业。其他玩家都太小,而且同质化严重,没有被合并的价值,所以只能倒闭。

CE:还会有新的变量出现吗?

朱啸虎:目前来看没有。行业窗口期越来越短,一旦错过,团队和产品再优秀都改变不了结局。比如小蓝单车只是晚了半年时间,虽然用户都说车很好骑,但是资本市场已经没有人愿意投资了。团队的融资能力很重要,把业务优势转化成融资优势,再把融资优势转化成业务优势,形成正向循环。公司只有走上正向循环,成功的概率才会高一点。

滴滴的估值经得起市场考验

CE:滴滴目前的业务形态,与估值相匹配吗?

朱啸虎:滴滴的估值是经得起市场检验的。

CE:公司整体2017年相对静态,接下来的重点在哪些方面?

朱啸虎:很多。比如汽车后市场,二手车、售后服务、汽车金融等等,还有无人驾驶。

CE:现有业务还有哪些提升空间?

朱啸虎:提升用户的服务水平,让客户更满意。新政之后,尤其是北京、上海的京籍、沪籍的要求,使司机的准入受到了限制,导致供给不足。新政后,滴滴一直在招聘培训符合规定的当地司机。政策是比较难改变的,而且有历史渊源,和以前的出租车政策对本地司机的要求是一脉相承的,不是针对滴滴和网约车的。

CE:出行市场还活跃着神州、首汽等玩家,格局会有新变化吗?

朱啸虎:看不到。这几家占据的市场份额太小了。

CE:如何评价美团近期的架构调整后,出行业务重要性提升?

朱啸虎:美团做出行比较难吧,从目前南京市场份额来看,美团打车还比较小。但新零售他们很有机会,这跟美团的核心业务场景更贴近。因为都是购物场景,转化率会更高一些。我们和美团在新零售业务上有一些沟通。

CE:如果你是王兴,会做打车吗?

朱啸虎:要看数据和转化率。

CE:你所理解的美团边界扩张的思路是什么?

朱啸虎:扩张业务首先要考虑场景是否相近,相近的场景转化率才会高。相较于出行,新零售对于美团来说业务相关性更强,这也是为什么说新零售比出行更适合美团。

很多新业务能不能做成,和做这件事的人有很大关系。一个新的业务市场能不能打下来,要看谁在打。掌鱼生鲜的打法太重了,可以考虑更灵活的打法。

外卖市场依然焦灼,下一步要看腾讯和阿里的态度

CE: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交易中,阿里的态度是什么?

朱啸虎:阿里肯定是支持的。

CE:42亿元这个价格合理吗?

朱啸虎:这个价格和百度外卖最后一轮融资后的估值相比,是低的。

CE:百度外卖给饿了么带来的价值有多大?

朱啸虎:对于饿了么来说是一个补充,从用户群、商户群等都是互补。这个结果是很多因素综合考虑的结果。

CE:外卖市场持续的焦灼,焦点在哪?

朱啸虎:这个要看参与其中的大佬们(腾讯和阿里)的态度。

CE:外卖对于这两个巨头的重要性是什么?

朱啸虎:每天1000多万单,这个数字就很重要。而且越往后越重要,90后基本不做饭,00后就更不用想了。外卖的重要性会越来越高。

CE: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有合并的可能吗?

朱啸虎:外卖已经打成僵局了,从投资人的角度还是愿意探索更多可能性。但是最终结果要看巨头们的想法,外卖市场的情况也很复杂,因素非常多。

新零售的重模式是巨头的游戏,轻模式才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CE:你如何定义新零售?

朱啸虎:便利性、智能化、个性化是新零售的重要元素。如今90后和00后的消费行为发生变化,他们不在乎性价比,愿意为用户品质、商户品质和便利行为买单。因此,大的卖场在走下坡路,便利店却越开越好。

CE:京东和阿里等巨头切入新零售市场,角色设定是什么?

朱啸虎:巨头可以提供基础的云服务。但是,如果深入到供应链上游,传统零售会比较恐惧。两年前,互联网创业企业给传统企业做线上化,不可能。如今传统企业的转型非常紧迫,他们现在开放性非常强,愿意和创业企业合作。

CE:新零售改造了传统零售的哪些痛点?

朱啸虎:把线下数据线上化,在这个基础上做分析和挖掘,再提供智能化服务。最终改造的是效率和服务两个层面。

CE:如何布局新零售,你想清楚了吗?

朱啸虎:想清楚谈不上。现在投了几个早期项目,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新零售目前看有几种模式。阿里的盒马鲜生和美团点评的掌鱼生鲜模式都比较重,包括线下店的装修、开业以及制造新的消费场景。便利蜂等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的模式稍微轻一点。我们喜欢更轻的模式,就是赋能传统零售业,把这部分力量转为新零售。

比如,把滴滴的车转化成便利店,或者是为传统零售店提供智能化的软件服务。滴滴车上的便利店已经在杭州1000辆车上试运行,在前排座椅的边上放两个装满零食的盒子,就是一个“便利店”。目前,已经有二三十个SKU,日订单量有几千单。我们投资的火星盒子就是把传统零售转为新零售,通过智能化的服务软件,赋能传统零售。

CE:为什么偏爱轻模式?

朱啸虎:重资产模式,肯定是巨头的游戏,我们作为VC也撬不动。公司采用重模式的话,发展速度就快不起来,而且互联网优势不明显。比如,盒马鲜生的用户体验非常好,但是开一家店需要投入上千万元,供应链端相对容易,但是前端的店铺选址、装修、员工招聘和培训都要更复杂。长远来看,盒马鲜生也是要把几家旗舰店做成样本后,树立一个行业标准和口碑,再引入品牌商加盟。

但是,轻资产的模式,创业公司是有机会的。因此,相对来说,我更看好轻模式,模式轻就能快速复制。

CE:新零售市场为什么发展速度没有网约车、共享单车那么快?

朱啸虎:痛点没有那么痛,标准化程度没有那么高,互联网优势没有那么明显,所以慢一点。

(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 记者丨焦丽莎  编辑|翟文婷)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朱啸虎新零售滴滴o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