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佳缘CEO:最焦虑《恋与制作人》这种降维打击

马宁宁 · 2018-02-01 11:29

这场看似为一段佳话的重组背后究竟谁赢谁输?老大与老二合并后真的能在婚恋市场高枕无忧吗?

641 (3).jpg

百合佳缘CEO吴琳光。

2018年1月30日,穿着古装长袍的吴琳光和田范江一起欢庆百合佳缘集团首次联合年会,他们扮成CP造型与团队成员们合影。婚恋市场的两大巨头百合网与世纪佳缘终于在2017年年底“牵手成功”:世纪佳缘并入百合网后新公司更名为百合佳缘集团,原世纪佳缘CEO吴琳光担任新公司总经理,负责婚恋交友、情感及金融业务;原百合网CEO田范江辞去总经理职务,投身“新业务拓展”。这场看似为一段佳话的重组背后究竟谁赢谁输?老大与老二合并后真的能在婚恋市场高枕无忧吗?

此前,1月18日,南都记者在北京安定路的世纪佳缘公司见到了吴琳光,他一身休闲装出现在会议室,向南都记者回顾了合并细节、竞争格局、面临的焦虑以及对未来的思考。

谈合并:“开弓没有回头箭”

5年前,世纪佳缘与百合网还在口水战中“掐架”、“互揭老底”,百合网对于初现端倪的并购传闻也矢口否认。但这一切在2013年田范江与吴琳光的初次接触后发生了转折。

“两家企业其实在基因和发展上都蛮相近的,都是从互联网起家,从自助式的服务做起来后开始做线下”,吴琳光称,与田范江实际接触后两人一拍即合,在2013年底便达成了合并的共识,“田老师可能在婚恋行业做得久了,他想找一些新的业务去开拓,如果两家能走到一起的话,传统的业务包括社交类由我来带,双方当时就有这样一个初步的想法。”

但真正完成合并是2017年9月。从2014年到2015年上半年,双方一直在就合并条款谈判,“包括用什么样的方式合并,股份比例如何分配,早期股东怎么退出等等”,吴琳光称,到2015年年底双方的董事会批准合并时,整个过程都是顺理成章。

真正艰难的时刻,反倒是从2016年开始漫长的“合规流程”。当时,世纪佳缘是美股上市公司,百合网则刚刚挂牌新三板。“我们要先从美股退下来,拆除VIE股权架构,然后才能和百合网进行合并”,吴琳光回忆道,世纪佳缘在2016年5月退市,2016年11月开始跟百合资产重组,“能在2017年9月份完成合并很不容易,这中间还夹杂着2016年股灾、新三板股转系统审批等流程,双方需要坐下来反复谈,大部分的时间不是谈判,而是在做程序化的事情。”

“事实上,直到获批的前一个月我们都无法确定结果,也无法想象中间还会夹杂什么变故”,吴琳光感慨道,“但开弓没有回头箭。”

回忆起整个合并过程,让吴琳光感到庆幸的是和田范江的意见一致,“2015年启动合并时我和田老师已经谈得非常愉快,至少在私人关系上不存在任何阻碍。”

2017年8月底,该重组事项的首次信息披露文件经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审查通过,至此,百合网与世纪佳缘重组事项尘埃落定。“接下来的整合就比较简单了,大家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吴琳光称,田范江将重点负责资本战略、婚礼、房产及投资等新业务的拓展,自己则全面负责婚恋交友、情感及金融业务。

2018年1月30日,百合佳缘集团举办了首次联合年会。吴琳光在朋友圈里写下:“在此刻,我们在一起,为了幸福事业而共同迈进”。配图中,他和“田老师”扮成CP造型与团队成员们合影。

谈管理:产品型CEO

按照规划,百合网和世纪佳缘重组后仍将保持双品牌经营战略,但将共享用户数据流量信息,同时在婚礼、情感咨询、消费金融及房产等下游领域共同发展。

“之所以保持双品牌运营,因为佳缘的用户和百合的用户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吴琳光称,从活跃用户来说,双方重合度只有20.3%,注册用户的重合度也只有18%,“佳缘的用户集中在发达的一线大城市,用户自我意识比较强。百合可能由于在2015年实行免费策略,相对比较亲民,吸引了很多二线、三线城市的用户。”基于此,吴琳光决定把双方的产品运营、线下门店保持独立发展,商务团队和研发团队则共用。对于如何管理好新团队,吴琳光认为自己属于产品型CEO,“我自己一直在做产品和技术,比较喜欢和产品经理一起去讨论问题。”

“从我的角度来说,要想带领好一个团队,首先是自己要冲到前面,去研究行业的发展。第二要尊重那些由于年龄代沟而产生的不理解”,吴琳光称。接下来,除了琐碎的整合工作,他会带领新团队向三个方向迈进:“一是在国内加大线下门店的拓展,并进一步通过门店培育新兴业务;二是带领目前已经成熟的婚恋交友业务走向海外市场;三是把2017年刚刚起步的情感咨询业务做起来,实现规模化盈利。”

此外,针对去年程序员事件,吴琳光向南都记者表示,“这给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我们从2013年开始就尝试与民政部门的婚姻状态信息接口打通,另外,婚姻状态是用户的个人隐私,平台没有权限查看,只能通过用户自证的方式上传到平台,因此推进速度有点慢”,吴琳光称,目前的方案是用户上传户籍和婚姻状况资料后由平台给予认证标识。通过认证后,其他用户可以申请查看该用户的资料,但能否开放、开放给谁查看,还要由用户本人决定。

谈竞争:“你无法判断对手是谁”

合并后的百合佳缘可以坐稳婚恋市场龙头老大的地位吗?

“婚恋交友领域已经进入平滑发展阶段,新来者很难再用原有的方式改变现有竞争格局”,吴琳光认为,但用户群的变化仍在推动着行业不断产生新的变局,“一方面新增人口放缓;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由野蛮发展进入细分市场,由此会带来获客方式、用户行为属性、产品形态等的变化,需要已有企业努力适应这些变化。”

据透露,目前百合佳缘的整体用户中,80后占主导地位,占比接近6成,仅有1/4的注册用户是90后,这一比例让吴琳光感到隐隐的不安。“明显感觉到,如果不进行改革的话,90后对这个平台的粘性会下降”,吴琳光称,“以人群来划分的话,70、80后的婚恋市场已经相当成熟,但90后这个市场属于未知状态。”

在90后的用户争夺战中,最大的变化是“无法判断竞争对手是谁”。“这就是所谓的降维打击 ,有些竞争对手根本不是沿着你的战场打过来的,你再怎么防御、反击也没用”,吴琳光称,以方便面市场来看,谁也没有想到对它产生最大冲击的会是外卖平台。

对于婚恋交友平台来说,会面临来自哪些隐形竞争对手的降维打击呢?这是过去一年吴琳光思考最多的问题。“比如,前段时间流行的虚拟恋爱游戏《恋与制作人》,如果年轻人都去虚拟世界里谈恋爱,我们的用户会大量流失”,吴琳光称,此外用户的时间正在不断被游戏、短视频以及各种新型的文化产物所分割,“我们也花了大量时间去填充平台上的内容,包括缘分圈、直播等,终于把用户平均停留时长从21分钟提升到24分钟。”

面对无法预知的竞争格局,吴琳光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主要关注三个方面,“一是代沟产生的文化差异;二是计算平台的变迁;三是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

百合网近日发布的针对都市单身男女青年的《2017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没钱、没房、没车这三项经济因素已经跌出了影响单身择偶的前三位,遇不到合适的人、没交际圈、没时间则成为脱单最大障碍。“90后对物化的要求越来越低,他们会强调自我认知、认同感以及强调颜值”,吴琳光称,“因此在一对一的服务中90后的比例上升迅速。”在技术方面,吴琳光说,他重点关注区块链会否带来颠覆性的变革。“尽管区块链远远没有发展起来,但万一有人在区块链上做出一种互联网交友应用,那时我们也是难以招架的,因此我们也在投入研发区块链技术”,吴琳光称。

大佬同题

“见识到很多大企业轰然倒塌,很担心自己是下一个”

南都:您焦虑吗?

吴琳光:焦虑啊,这个行业哪有不焦虑的。这么多年都是在焦虑和如履薄冰中走过来的,不焦虑的时间很少。焦虑的来源是行业的变化、用户的变化,被新技术、新文化、新规则推动着,恨不得一天变十个样。这么多年,也见识到很多大企业轰然倒塌,很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

南都:您最近在读什么书?

吴琳光:最近主要看经济学和用户心理学方面的,如陈志武的《财富的逻辑》和《金融的逻辑》,还有就是《博弈论》。

南都:过去一年对您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吴琳光:田范江老师对我影响比较大,以前是同行,现在共事时经常发生很多思维上的碰撞,他的思路跟我有很大区别。我偏重于产品和细节,他作为创业者更多是从零开始,有很多策略上的观点。

南都:如果今天重新创业你会选择哪个行业?

吴琳光:我应该还会从事社交类的,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跟用户打交道,做的是C端的生意,跟用户交流过程中能获得很多快乐,也能最先感知市场的变化。目前最关注的是怎么通过某种方式重塑婚恋交友,或者说情感咨询行业,因为情感咨询行业以前没有人做过C2C的平台,对我们来说算是一个创举。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 马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