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请学孙宏斌,莫学贾跃亭!

2018-02-09 11:22 · 花子健


1.jpg

图来自何小鹏微博

王欣,生于庚申年初,郴州人也。郴州北瞻衡岳之秀,南峙五岭之冲,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亦是人文毓秀之所。其同乡张小龙,唐岩皆闻名于海内外。

舞象之年,欣东进金陵求学。学业有成,即下南粤之地,乘改革之春风,图己之技术抱负。初入恒波通信,因厌恶体制僵硬,遂自立门户,取名点石,或寓成金之意。怎奈年少无知,未过三年,败矣。

幸遇贵人天桥,之江新昌人士,彼时纵横于游戏江湖。欣会同天桥北上申城,图谋游戏之大业。一年有余,拂袖而去,重返南粤之地,于民房中醉心研发,毕其功于一役,快播终成。生活之琐事,托付于其妻,生活困苦,置于左右。

三年有余,快播已成翘楚,顶峰之时,其受众之广,网民之中二有一。正所谓盛极必衰,因涉扰乱版权市场,并从污秽之物获利。公堂之上,唇枪舌战,你来我往。欣终获刑三载半,其余人均认罪服刑。

至丙申年末,欣终重见自由,竟未获一日减刑。感言有曰,技术之力,当使之于社会,切不可以之取私利。

昨天下午,王欣终于出狱了。有感而发,简短回顾王欣出狱前的种种经历。

回到事件本身,快播被查,王欣入狱,整个过程中充斥着不少阴谋论,比如腾讯举报、乐视举报。但这件事也有它的必然性。

2.jpg

2014年王欣在庭审中辩护

快播—盗版逆主流,毛片碰红线

盗版,在中国网络视频的发展史上几乎是所有网站都跨不过去的门槛。在快播于2007年成立之前,中国网络视频市场已经出现酷6、优酷、土豆、PPS等网站。在2007年,二次元视频网站A站成立。

网络视频发展的初期,UGC是内容生产的主要形式,网站对于盗版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隐蔽地进行盗版,比如所谓的“用户上传”,实质可能是“伪装成用户上传的上传。”

2009年,优酷因盗版《气喘吁吁》、《麦兜响当当》、《麦兜故事》、《麦兜菠萝油王子》四部影片被判赔偿搜狐10.5万元,并承担所有诉讼费;2014年,爱奇艺起诉优酷涉嫌违规侵犯其《爸爸去哪儿》第二季版权;2015年,央视国际状告乐视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私自播放2015年春晚内容,并索赔300万元。

类似事件数不胜数。

快播是一款基于准视频点播内核的、多功能、个性化的播放软件,与传统播放软件不同的是,快播集成了不一样的播放引擎,应用P2P技术并支持MKV、RMVB、MPEG、AVI、WMV等主流音视频格式。

换句话说,快播自己不生产内容,也不购买版权。快播用户看视频的过程中同步完成内容上传,其他用户就可以在快播上点播这个内容。这个模式和PPS较为相似。

搭上P2P技术快车的快播,因为获取内容的便利性大受欢迎。2012年9月,快播宣布其播放软件“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而截止这一年的6月,CNNIC公布的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

然而危险也潜伏在辉煌的背后。快播一直宣称只通过技术构建视频站,让用户制造内容。自己做平台,俗话说就是“甩手掌柜”,撇清干系又坐收渔利。在此条件之下,获利最丰的盗版和色情视频大量涌入快播。

3.jpg

技术是快播的推力,也是快播的死结

当时许多用户的口头禅就是“看毛片,上快播。”打着只做技术、不碰内容的口号,实质为大量色情影片提供传播通道,必然触碰了法律红线。

快播里数量庞大的盗版、色情视频引起业内质疑声一片,直指“流氓”快播利用法律灰色地带吸纳大量用户。以《后宫甄嬛传》为例,其制片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连独家网络版权方乐视网还未开始使用,百度影音、快播等类网站就进行了盗播,我们对这种行为强烈愤慨和谴责。”

在2013年年底,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开出25万元罚单,并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

王欣历次创业经历说明,其人追求通过技术为用户创造更好的产品体验,就像一个耿直的“产品经理”。并不擅长企业和市场管理,2012年底快播曾推出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但是收效甚微。王欣最后承认“快播的模式有问题,无法从根本去解决”,但是转头就继续投身于技术的理想国。

与其说快播败在竞争对手的举报,不如说是败在违背版权保护是大势所趋的规律。

快播一案后,正如当时王欣在法庭上总结的那样,经过网络净化和重视版权,在线视频付费迎来了春天,爱奇艺的会员收入占到收入的一半,腾讯和PPTV等视频网站在体育赛事直播版权上建造护城河,版权保护意识亦得到了强化。

王欣应学孙宏斌 别学贾跃亭

4.jpg

何小鹏(左)、王欣(中)、姚劲波(右)

在2月7日的半夜,小鹏汽车董事长、UC创始人何小鹏在个人微博上晒出他和58同城CEO姚劲波一起跟王欣吃饭的照片,他不仅称呼王欣为“兄弟”,并直言王欣的身体很好,思维还和大家一起。他们在席间还讨论视频、AI和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

像王欣一样进过号子的人,远的有孙宏斌,近的有刚出来不久的李一男。

当年孙宏斌在联想混得风生水起,颇受柳传志器重。但最终也是柳传志亲手把他送进去。不过孙宏斌很会做人,出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柳传志在联想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吃饭。

5.jpg

柳传志和孙宏斌

他首先当面跟柳传志认错,说自己当年年轻不懂事,犯下大错;第二是希望柳传志今后多多提携他。柳传志不计前嫌,当场决定给他一笔钱帮助他东山再起。这笔钱对于他,更大的意义在于认可和接纳。

当时孙宏斌和柳传志表达希望和他成为朋友的意思,柳传志听完后很感动,告诉孙宏斌:“我从来不说谁是我的朋友,但是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是我的朋友。”

孙宏斌的圆滑和处世之功,值得王欣学习。说到王欣,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的就是贾跃亭。

6.jpg

曾经跑上舞台,如今跑到美国的贾跃亭

当年王欣在接受庭审时,检方曾公布乐视网参与举报快播。知道真相的宅男们对乐视群起而攻之,甚至连乐事都无辜中枪,在社交媒体大呼“此乐事,非彼乐视。”

在贾跃亭生态梦破碎,东渡美利坚投身造车事业后,这些王欣的追随者们还幸灾乐祸,高呼“快播兴亡,乐视有责,还我快播。” 2012年12月10日,王欣曾在朋友圈中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今天的贾跃亭,他曾经有一个看似纯真的“生态梦”,现在变成了纯纯的流氓。

一位年轻人曾问俄罗斯天才导演帕拉杰诺夫:“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导演,我还缺少什么?” 

这老头回答:“你缺少一场牢狱之灾!”

在第二次庭审中,王欣在认罪之后曾独自忏悔,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

王欣入狱的三年半,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期,错过了许多风口,但这都不重要。如果他能坚持技术可以改变一切的纯真,那么很多人还会陪着他正经地“流氓”一次,他依然拥有再次伟大的机会。

(文章来源:凤凰科技《前线》)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王欣孙宏斌贾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