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昭:清空乐视控股股份,乐创文娱要重新启航

李儒超 · 2018-03-28 18:08

在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看来,这是乐视影业至暗时刻的结束。

641.jpg

昨日,乐视影业正式更名为“乐创文娱”。

在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看来,这是乐视影业至暗时刻的结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中,由于被乐视危机波及,乐视影业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之中。

而乐视影业的估值,也从2016年筹划注入乐视网伊始的98亿,下滑到去年年初融创进入时的70亿;到今年年初最新一轮融资时,这一数字则变成了30亿。

张昭并不避讳这一数字。“那时候什么估值都不重要“,有乐视控股17亿无法收回的账目在那儿,“我就说你们定吧,定成什么样我都接受”。

活下来,是乐视影业的第一要务。

幸好,在一系列积极自救下,乐视影业并没有重蹈部分乐视体系公司的覆辙。在新一轮注资完成后,融创中国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而融创在资金和战略上的支持,让张昭终于有了走出泥淖的希望。

然而,与乐视相关的历史遗留问题,依旧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前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高达17亿的欠款,一度让乐视影业筹划数年的乐视网注入计划化为泡影。

“这个要继续追讨”,张昭说。不仅如此,在接下来几个月,张昭还计划将乐视控股的股份全部处置掉,“因为乐视控股已经没有能力了,乐视控股的态度也是这样,这个非常明确”。

事实上,更名为“乐创文娱”,也正是为了与过去做出区隔:不仅仅是新旧乐视之分,还需要与乐视网上市公司做出区隔。虽然这条路充满艰辛,但这是乐视影业涅槃的必经之路。

以下为腾讯深网整理的对话实录:

谈更名原因:要跟乐视上市公司区隔

张昭:坦率的来讲应该这么看,大家应该都会好奇,上次讲的是新乐视文娱,为什么现在要改乐创?实际上这是有预谋的是吧?上次主要是为了区隔新旧之分,当然光区隔还不够,还要间隔。区隔是跟老乐视区隔,我们这次终止注入以后,其实又存在着和乐视体系,上市公司体系的区隔,所以它就是有两次,一次是新旧的区隔,还有一次跟上市公司的区隔。

逻辑是这样。这次就把两个事并在一起了,跟乐视网区隔,因为乐视网还没改名,我们总要有个名字,不能再叫乐视,要有一个新的名字。那取什么名字?乐视影业的基因一直是创新的,互联网的年轻人就是跑到互联网公司来创新了,这个创新的基因一直会在的。

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开创、创新,这次还涉及到商业模式的升级,所以还是要坚持这个创。

谈估值大幅缩水:显示的是断臂决心

问:今年融到了十个亿,是在非常困难的时候融的。

张昭:这个是股东轮,不是一个对外融资,是内部融资,有90%几的股东表示支持,再困难,大家也都愿意支持。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这样的时刻大家支持一把。

问:这次增资是按30亿的估值增的?

张昭:是的,我们是显示一种断臂的决心,那时候什么估值多少都不重要。这个因为没办法,因为有高达17、18亿的无法收回的这样的一个钱在那,我是说你们定吧,定成什么样我都接受。所以挺好的,也是我们对股东的一种交代,给大家一次机会让大家一起再一次一块走出来。

问:融资的过程中老股东做出了很大让步?

张昭:是的。这个支持力度很大,让我们一下子就有这个力量再站起来。是一个信心,大家觉得还是有信心的,觉得你能做出来这个价值,这个很重要,对你没信心,你做不回来了。

问:融资时是怎样的状态?

张昭:那时候我觉得是至暗时刻,第一大股东还是乐视控股,想想在那个舆论环境下,基本上是黑暗,我什么都看不见,我只能感受,看不清。

问:今年融了的10亿打算怎么用?

张昭:这个数额是远远不够的,仅仅是让我们能够正常起来的资金。让我们正常起来,公司通过这个要正常,现在大家都缓过劲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说,我们更加没有借口,或者说都把核心的这个,去年的这个融资我觉得解决的是公司运营正常的事情,当然也会给我们接下来再做下一轮的融资创造一些前提。比如说我们这么多项目的开发都开始了,那你面对新的融资的时候,需要更具体的内容,要让新的股东看得见,你有什么具体的东西可以面对未来,这还不是展开,商业模式展开是取决于新一轮的融资。

谈与乐视体系关系:几个月内全部处置掉乐视控股股份

问:您在乐视网还有任职吗?

张昭:我是新乐视管委会的主任,我还是乐视的股东。作为新乐视管委会的主席,主要还是负责战略以及新的战略,以及战略的落地。

问:会保留这个职务吗?

张昭:只要它们对我有需要,我仍然会去做这个工作。我一直是觉得我如果能够有贡献,这是我最高兴的。

问:有一部分自制剧的内容也是您负责,现在您不负责了?

张昭:我只是在战略层面,业务层面不负责。业务他们应该都在做,都在继续。但是具体的我不了解,我只是在战略层面上,作为管委会主席,然后作为董事,这个还是在的。

问:目前第二大股东还是乐视控股,有没有标的接盘的公司?

张昭:还不能公布,已经在谈了,在进展当中了。这个处置方式很多,处置方式可以是接盘,可以是拍卖,所以是在路上了,很快,我觉得几个月之内,几个月就可以处置这个事,但是有一点很清晰,因为乐视控股已经没有能力了。所以会全部处置。乐视控股的态度也是这样,这个非常明确。

问:乐视控股有17亿的欠款?

张昭总:这个就要继续追讨了。追回来不追回来已经不影响公司的价值了,这个我觉得是一个现金的问题,还钱的问题。所以我们做的上一轮融资,这一轮融资都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不能让这个事变成我们的一个掣肘。哪有欠钱不还,但是不能变成公司发展的掣肘。所以就是坚决,什么估值什么东西该拿掉该拿掉,该估值下来,下来,处理历史的遗留问题,不要纠结。

问:关于贾跃亭,此次剥离的过程存在什么困难吗?

张昭:这个很正常,他还是股东,还是我们的股东,怎么能不沟通。他其实是两个股东,乐视影业的股东,乐视网的股东,现在剥离了。从法律来讲,他还是股东,只不过还正在被剥离。但是他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我觉得没什么了。

谈未来融资:对乐创感兴趣的很多,因为不贵

问:公司今年一月份明确终止注入上市公司了,在这之后的融资计划是一个怎样的打算?

张昭:其实都是资本,无论是用哪种方式,最重要是我们现在是独立面对资本市场,这是最重要的,这是对这个公司来讲最重要的,这次更名也是暗含了这个意思。现在对于乐视网来讲我已经做不了贡献了,那我们就去创造新的价值。我从来没有抱怨,做人就是这样的,你的价值是体现在你对别人有贡献的。现在我们要为更多的人创造价值。

融资就是为了所有对我们有兴趣的人贡献价值,或者是新股东贡献价值,未来如果直接面对资本市场,就是面对股民,他们也是股东。从原来很专注的为乐视网,离开以后会有更多。都是贡献价值,其实都是一样的。

当然接下来短期来看,我们可能是唯一一个还没有明确总计划的大的影视内容公司。当然反正从我个人接到的信息,对我们感兴趣的人太多了,又碰到整个大文娱行业迎来了新的机会。当然我们会挑一些,因为能力有限,不可能搞得太复杂。现在等于是梳理梳理,能够真正找几家对大家能够有实实在在的公司、企业融资来做新的一轮融资,这是短期的。长期来看当然了就是面对资本市场。

问:会考虑一下有BAT的互联网的巨头的战略投资吗?

张昭:看价值,这不是钱的问题。刚才说了,对我们感兴趣的人太多了,很简单,因为也不是什么很贵的公司。

我们不需要名头,你有多有钱不重要,重要是我跟你在一起多重要?大家也知道我们做公司是按照产业的方式做公司,这个其实在发布会会上也说了很多,这个很重要。像我们这种公司的基础,这样的一个东西,比较抢手是正常的,但是选择谁?怎么选?还是看我对大家的贡献。

问:什么时候启动新融资?

张昭:很快。现在要把更名做完了,但是要把呈现的方式,呈现什么,大家要看得见什么成长,这个需要大家一步一步去做,包括改名,包括独立面对资本市场,这个你们做资本的就太了解了,这个是最重要的,对他们来讲还有一个回报的问题。

谈业务:会继续坚持做分众

问:您构建的围绕IP的商业模式当中,现在是什么阶段?

张昭:起步阶段,把过去我们做系列电影的经验和能力提炼出来,怎么形成一个体系。然后我们又极大的加强了品牌,怎么把品牌化这个事,极重要的,这才是核心。如果你是有这种品牌先导,然后品牌的逐步深入,以这样的方式做,在电影的业务上,用这种方式怎么把品牌做起来,一季一季系列化,然后怎么用品牌支撑票房。这个阶段准确来讲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阶段,但是新模式的开始,我觉得是比较准确的说法。

问:三年来,乐视影业本来可以出来,但依然选择在乐视的大盘上。

张昭:当时很自然的,因为乐视是第一大股东,我也看好,通过互联网结合这种模式,但是具体怎么做,也是逐步才看清的。因为之前我们做互联网影视公司的时候,一个目的就是很简单,就是通过在乐视这样的一个互联网平台上能够达成分众的理念。

我这么多年对于迪斯尼的这个感悟,分众是必须的。要改变,这个对电影来讲是供给侧的改革,我也讲过这个。因为电影不分众,不分众就变成了一个泛众的一个产品了,时间长了以后规模是起不来的,不衍生,没有品牌化,起不来的。对我来讲电影是一辈子的行业,我也不可能去做房地产,我一直在做电影这个行业,但是电影这个行业它怎么有持久的价值,规模怎么能够做大?

在这样的前提下,当时我创办乐视影业的时候,跟老贾一起,说创办乐视影业就是通过分众化把产品逐渐逐渐的改造,逐渐逐渐打造系列化的能力。当时对我们来讲,一个是我必须要,这个是一个资本的动作,当时承诺这个并入上市公司,那这就是一个资本的决定。同时,股东对我们这样的一个能力,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更加往用户的方向去走,这就是实话。

但是我觉得那个地方,生态的那个事是要求非常非常高,现在去看,它就是一个没有成的事,它就是一个失败的事。对于生态这样一种商业模式的认识,那个东西留在以后很多年去总结。不能否认,乐视也是做了很大的一次努力,但是后面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但是互联网生态这个事,对于乐视影业来讲,我们参与的过程中收获也是很大的,这个收获对未来会是一笔财富,会留在我们心里,经过这次事情以后我想对我们未来的成长,未来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成长,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问:结合我们已有的业务板块,如何能与融创等资方形成合力?

张昭:我们第一大投资方是融创,这个对我来说其实是天道酬勤。我们一直在寻找走文娱这条路,所以我讲的就是迪斯尼这条路,不是说做迪斯尼,而是走迪斯尼这条路。这是两句话。然后融创就来了,因为迪斯尼其实就是从纯粹的娱乐产业走到了文娱产业,就是这样一条路。我们也是冥冥之中就来了,我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地产公司之一,也是下决心要走到美好生活的,不光是提升房子,这个就来了,你就这么看,这是非常难得的,这是最不容易的。

娱乐上有很多公司,不管是院线、电影,可以是互联网平台,视频平台,你也可以是游戏业务,你也可以是做文旅地产的,好多的,所以各个衍生的公司,迪斯尼模式就是以电影为核心业务,往外延去延伸。从迪斯尼的模式来看,它的品牌授权业务,它的流媒体业务,乐园业务就是各种各样的,它有很多,以电影作为核心衍生的,所以这是我们最关注的。

我们能够给它赋能,电影业务是乐视影业的核心,我们跟他们结合以后,是一起打造下一代迪斯尼模式。

现在刚刚解决股东同意更名的问题,解决大股东的问题差不多了之后,下来会很快。关键是把原来整个通过资本,原来的这样一种股东结构改变过来,能够支撑到我们的商业模式升级。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深网》 作者:李儒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