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重:为什么说区块链是一场革命

2018-06-30 10:27 · 王福重


qita-gongyinglian.jpg

市场或者市场经济的有效性,已经被近200年来很多国家的实践所证明,比如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实践。亚当.斯密,1776年在《国富论》中,首先系统了论述或者歌颂市场的美妙,他把市场看作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这一只手引导无数的个人,进行自愿的合作或者协作。尽管这些人是为自己好,而不是为别人好,但是市场可以把个人利益,导向公共利益。

后来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具体说明了,市场是如何起作用的。市场的核心是价格机制。

价格机制有三个作用,第一就是提供信息,第二是提供激励,第三是决定分配。

价格机制的作用是自动的,比如,价格在提供信息的时候是非常纯粹的,只提供有用的信息不提供没用的信息。比如,如果人们发现,某种商品的价格上涨,人们就会去抢购。可是人们不一定知道,商品的价格为什么上涨了,他也不需要知道。

除了语言的描述之外,经济学和数学家们(如德布鲁),还用多种高深的数学工具,证明了市场的有效性,具体就体现在著名的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说,竞争性的市场,可以自动达到帕累托状态。只要市场是竞争的,它的结果,一定是有效率的。

经济学上的有效,就是帕累托有效,它的意思是,假定不让某一个社会成员的状况变得比现在坏,那么任何其他人的状况就不可能变得更好,这当然是一种最佳状态。其实,不管是如何描述市场的有效,都有一个前提:市场是竞争性的,或者说是完全竞争的。

完全竞争与不完全竞争

什么叫完全竞争呢?就是任何一个厂商,或者任何有限多个厂商的集合,都没有任何势力,不足以影响市场的价格。说得通俗一点,在完全竞争性的市场中,每个厂商都非常非常小,类似于一个个的人。当然就没有大厂商,更没有垄断厂商,这是市场有效的前提。

而现实当中的市场,不是完全竞争的。除了有垄断之外。实际市场常见的情形是垄断竞争,比如说服装市场,虽然各个厂家生产的产品都差不多,非常类似,但还是各有各的特点。各自都对自己的真爱粉丝形成某种垄断,这是最常见的市场的情形。

还有呢,就是寡头市场,市场上只有几个大厂商,尽管他们不是垄断者,但是这几个厂商,共同的把市场垄断起来了。垄断,垄断竞争和寡头,都会妨害市场的效率,或者说它们是无效的。

说的更绝对一点,只要是有企业在,它就会妨害市场。人们对企业真正的认识,是从科斯开始的。在科斯看来,企业是市场的对立物,企业内部是消灭了价格机制的,也就是消灭了市场的。虽然企业之间是用市场连接的。

那为什么会存在呢?科斯的解释是,企业可以降低交易费用。因为他说,市场或者价格机制,并不是在真空中运行的。比如说,人们之间进行交易必须拥有必要的信息,没有这些信息,交易根本不会发生,因为你不知道交易的对象,是不是可靠。而获取信息,是需要代价的,你要了解一个企业或一个人的信誉,你肯定要付出代价才会知道。比如说最近高考刚结束,高考结束之后,其实这个分儿啊,也就定了,但是,考生愿意为提前知道分数付出代价,也就是信息是有价的。

价格传递信息,不是无价的,而企业呢,就是降低了包括获取信息等等这些费用。单单是为了获取信息,就需要很多中介机构,比如你要查询一个人或一个企业的信用,你可能会到银行去查询,或者到其他的政府的机构去查询,比如说工商部门,这些机构,我们叫做中心化的机构。

中心化结构的利与弊

其实本来这些中心化的机构,包括企业,在理论上,真正的市场经济中,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真正的市场或市场经济,就是个人对个人,也就是p2p的。但这只是理论上,理想化的状态,实际上没有中心化的机构是不行的。除了银行、政府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保险公司、担保机构、咨询公司,这些都是为了缓解信息不足或者信息不对称所创设的必要的机构。

我们以银行为例,如果没有银行作为中介,很多的交易和投资行为就不会发生,人类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繁荣,我们得感谢银行,它们的贡献是非常大,我们离不开。但是,这些中心化的机构,也有巨大的弊端,让我们付出巨大的代价。比如商业银行,它在促进很多交易和投资行为发生的同时,也阻止了很多甚至更多投资和交易行为的发生,因为它支持交易或者投资,是需要条件的,比如你要有资产,也有担保。

这些中心化机构,他给我们服务的时候,我们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比如你从中国汇一笔钱到美国,即使一美元,可能也要花费几美元甚至更高的费用,而且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中间有许许多多的机构为我们服务,当然无利不起早都要收费。

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称它们是中心化机构,主要是说它们是一个记录信息的,或者是记账的权威机构。除了要让我们支付很大代价之外。他们的记录可能是不真实的,有可能是被篡改的,是不可靠的,因为他们篡改起来很容易。

除了银行可能提供假数据,BAT这样的企业,是互联网巨头,他们提供的信息,降低了我们获取信息的代价。但是也是中心化的机构,非常有可能篡改信息,提供虚假信息,泄漏我们的隐私,让我们付出代价。这方面的案例已经非常多了。那么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些个中心化的机构,就是个人来记账,记录信息、特别是交易信息,资产信息,降低获取信息的代价,这实际上也是还原市场本来的面目。

区块链是一场革命

区块链,正是做这个事情的。区块链恢复了个人对个人的真正的市场交易,它不再需要中心化的机构,就是个人来记账,而且保证信息是完全真实不可篡改的。虽然,各人之间是互相不认识的。但是他们之间进行交易是可靠的。人跟人之间做交易的时候,根本不用再考虑担心信任问题,因为没有人可以欺骗造假。同时区块链提高了交易的效率,比如转账,可以瞬间完成。阿里不是刚刚完成了一笔,国际转账吗?原来可能需要几个小时几天,只需要三秒钟。

区块链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不但传递信息,还能传递互联网本来传递不了的价值,而且是个人对个人的,去中心化的,保密安全的记录和交易传递价值,当然是一场划时代的革命。

(文章来源:功夫财经)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弗里德曼自由选择国富论寡头市场科斯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