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还没毕业的同学要发币

深链财经 · 2018-07-24 09:49

他的重心是经营自己的朋友圈。

0 (1).jpg

毕业季刚结束,付海来找我聊天,他挂科太多,被迫留级了。我为他担心,但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个问题。

付海身边的几个朋友通过发币,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他们发币、抄底、拉盘、倒卖矿机……谈的都是上亿的生意,而我谈的(生意)就几十块的事。”他感到落差,有点坐不住了。

6月毕业聚餐,我和同学们离别、谈论未来的彷徨,付海告诉我,他要发币了。

大学做推广赚了几百万

2018年6月中旬,是大学的毕业季,但付海却不太好过,学分严重不够,清考了20多门课程,但还是剩下5门没过,留级已在眼前,毕业开始变得遥遥无期。

大学四年,付海做了很多事。卖资料、当班长、做微商、搞社团、做APP校园推广、炒期货、炒原油、做新媒体、炒币、挖矿……却唯独没有学习。

付海是一个擅长赚钱的人。2015年,还在读大二的他就成立了自己的营销推广公司,帮互联网公司做校园推广,百度、阿里、腾讯、人人网、美团、大众点评的APP,他都推过。

那会儿,他手下有三四十个人跟着他一起做,两三个月的时间,推广量好几十万。也是那会儿,他睡了三个月地板,连续熬夜加班,差点猝死。

不过这也让他跟我们早早拉开了差距。19岁那年,他通过校园推广赚了200万。

此后的大学时光,我们上课、自习、看电影。付海早已不屑于这些,他曾跟朋友说,走在校园里他感到已经不属于这里。

他什么都不用做,每个月就有几万元收入。

他的重心是经营自己的朋友圈。

 “我的核心朋友圈主要是两种人,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比较有能力的人。” 赚到钱后,他一直在努力筛选更优质的朋友圈。

折戟在P2P理财

得到有时比失去更可怕,在欲望不断攀升中,人们总是容易迷失,或受骗。

2017年,付海不再满足于推广这种“苦活儿”,想借用金融杠杆去赚钱。

9月,他开始在一个叫联璧金融的P2P公司理财,先是在众筹网站众筹了500万,不料去年底突然被黑客攻击,损失300多万。

已经习惯了挥金如土的付海,为了赔偿其他投资人,几乎快赔掉了自己所有的财富,“那一刻,我有跑路的冲动。“

即便到了现在,付海依旧无法云淡风轻。那是他拿着真金白银去给人赔的,所以疼痛感是倍增的。

后来通过运作账户里的剩余资金,付海最终将损失降低到100多万。但他始终不甘心,一直企图追回所有损失。

那天的毕业聚会上,他跟我讲到这里时,他脸上的表情在烟雾中拧在了一起,跟身边同学们洋溢的青春笑脸显然格格不入。

但付海明白,想在这个圈子继续混下去,自己必须割肉,钱必须得赔。

2018年6月19日,联璧金融跑路了,付海想追回所有损失的希望破灭了。

“被勒了100多万。”两三年的积累在一瞬间坍塌,付海很是肉疼。那笔钱他本来想买车。

付海没有像其他投资者那样选择报案,他知道走了经侦,钱就再也没机会拿回来了,他想找机会获得良性清盘。

“新一代骗子就在90后”

币圈是财富的聚集地。有大量资金涌入的地方,就有大把想要投机的人。

别的圈子赚一百万需要很久,但有些人在币圈一夜之间就能达到。当然,亏钱速度也是同理。

2018年初,付海开始研究币圈。

“资金盘、互助盘、发空气币、拉盘出货......怎样赚钱怎样搞。对金钱的期待没有上限,所以人性的底线就没有下限。”他跟我描述道。

付海称自己是生意人,为了快速进入币圈,他开始疯狂地频繁参会。6月份以来,付海涉足的私享会越来越高级。

做交易所的、发币的、代投的、挖矿的……几十人的小型代投私享会上遍布了币圈的各行各业。所有人中,付海年龄最小。

他时常听那些朋友讲怎么发空气币,人们沉浸在暴富的阴谋里,癫狂又刺激。

那天他告诉我,有时候这些朋友也让他去搞私募、或者一起搞项目。

“给我的私募不锁仓,我还考虑整点儿,上20亿还锁仓,这不是要收割我?” 付海说,感到他们也在洗脑他。

沉沦在高端会所里,推杯换盏,他有时候迷失,有时看着那些朋友,突然对人性重新审视起来。

他想赚快钱,但他又想把钱赚的干净点儿。当所谓的朋友来割自己的韭菜时,付海对币圈有些失望,但也没有拂袖而去。

“这个圈子太脏了。我最近迷茫了,我身边的人已极度癫狂,都在忙着发币,我有点方(慌)。”刚入圈不久的付海曾一度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同时,付海越发觉得,区块链跟他做过的股票、原油期货的玩法已经一模一样了。

身为90后的他,甚至认为,如果说股市培养了老一代的骗子,那么新一代的骗子就在90后,90后的本质已经由改变世界变成了当骗子。

“我就想圈钱”

付海想赚钱,也想创造一家伟大的公司。

“但现实却告诉我,你要有钱,你要有资本,你要有进入上层资源的门票——钱。”付海的嘴里吐出一串烟圈,连续熬夜的他,脸上泛着油光,眼睛里充满了疲惫感。看长相,绝对认不出这还是一个96年的学生。

看着身边的人都在发币,很多人都赚到了钱,付海有些急躁。

2018年4月,是空气币猖獗的“好环境”。太空链一天募资10亿,几天之内破发;英雄链更是上线后破发至差点归零。但这些空气币的项目方和代投者都赚足了钱。

付海也决定尽量将发币提上日程。

“我就想圈钱。”那些空气币让他看到成群的、好骗的散户。

说发就发。他准备做去中心化广告上链的项目,对接广告主、进行付费推广,这是付海为自己的空气币编织好的故事版本。

4月开始,他在淘宝上找人代写白皮书,找了技术团队外包了技术开发。

圈内圈钱的潜规则是上币先锁仓。他计划45天锁仓40%,可进行投资解冻。他还请了专业的市值管理团队。一切准备就绪,付海很有信心。

“我敢发币主要有两个信心,一个是有靠谱的操盘团队做市商,第二个是二级市场社区的成熟嫁接。”付海底气十足。

在付海看来,当时圈内的韭菜已经割的差不多了。所以,他将用户社区定为“小白社区”。在进行调查后,他认为社区目标用户比例在15%。

安排利好、空投糖果、找大佬站台、开发布会,这些空气币发布流程付海都按时间顺序筹划好了。截止6月,付海已经联系好了两家交易所。接下来,就是准备私募环节。

对于包装自己这件事上,“96后“、”学生”、“四年市场推广”均纳为付海的标签范围。而毕没毕业,这都没关系,因为可以造假。

付海跟五个合伙人紧张筹备了两个月,为了尽可能认识人,对外公关花了近一百万。

“突然害怕失去理智”

7月,一切基本准备就绪,付海摩拳擦掌,准备行动了。

但在发币前夕,他们的团队内部突然爆发了矛盾。

付海的合伙人是来自于不同圈子,代投、推广、金融、操盘等,都是有着不同资源的人。但资源共享、金钱规划、信息反馈上,大家却越来越互相隐瞒,这让卖力做事的付海非常气恼。

“对于欺骗和背叛,我零容忍。”因为越积越重的矛盾,合伙人中的两个近期跟他决裂了。

7月的一天,在一个睡醒的清晨。付海躺在床上,无比心累。那天他感到内心的空虚与害怕猛然撞击着胸腔。幻觉很好,做梦也很好,一切远离现实的都很好,但他突然开始冷静下来。

他静静地思考了几天,这期间,他想了很多,想到曾经的朋友都发了财,自己与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大。想到自己已经开了两个公司,想到计划利用留级一年的时间再开两个公司,这样他就有了四个公司,一个自媒体、一个金融、一个电商、一个推广。

这样就可以将币圈的上下中游全部打通。下游社区,中游舆论,上游头部资源。对一个只有22岁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很好了。”

也就是在那天,他突然感到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巨大的金钱面前失去理智了。

“一大笔资金对我很重要,但现在的信任成本太高了,在年轻的时候把路走死了,那以后呢?去公司上班赚微不足道的薪水,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付海揉搓着脸庞,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眼睛有些红瑟。

他决定放弃那个密谋了两个多月的发币计划。

(文章来源:深链财经(ID:deepch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