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米音乐看,小米离互联网公司还差多远?

郭静 · 2018-08-10 09:39

学互联网公司的赚钱套路并不难,关键是要重视,要真干。

180319645.jpg

39.6倍市盈率让小米摆脱了硬件公司的“帽子”,硬件公司代表苹果当时市盈率也才16.1倍,即使苹果现在获得了科技行业“万亿美金第一股”的称号,其市盈率也才22.49倍,市盈率近40倍的公司代表是腾讯和阿里,从市盈率来看,小米非常像互联网公司。

招股书显示,小米2017年互联网服务收入为98.96亿元,截至2018年3月,MIUI月活跃用户约1.9亿,公司拥有38个月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的应用程序,以及18个月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的应用程序,包含小米应用商店、小米浏览器、小米音乐和小米视频等。尽管小米并未公布各个互联网业务的详细营收情况,但小米音乐显然也是其互联网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38款月活超过千万的App之一,小米音乐也是小米内置的应用之一,小米手机用户无法卸载该App。

然而与庞大用户基数、月度活跃用户对应的是,小米并未用互联网公司的玩法来对待小米音乐,小米音乐更像是一款“防守型”应用,只是为了给小米手机用户提供便利而存在,而不是一款典型的互联网公司类型App。互联网公司能获得的市盈率更高,而硬件公司的市盈率普遍偏低,这就能理解为何小米试图让外界将其当成一家“互联网公司”了。但从小米音乐来看,就知道小米离互联网公司还差多远了。

1.运营思路差距

手机厂商在互联网层面玩的最溜的是苹果,虽然它并没有用互联网公司来标榜自己,但App Store、Apple Pay、Apple Music等互联网业务收入却是在每年递增,App Store更是成为苹果非常稳定的现金奶牛,App Store 多年来累计为苹果带来的利润近300亿美元(估算数据),Apple Music 在全球范围内的付费订阅用户超过 4500万。

苹果带来的标杆意义在于,它不仅为手机厂商提供硬件模板,同时还为手机厂商提供软件盈利模板。

华为、小米、vivo、OPPO等厂商在应用商店上的表现有点儿后知后觉,但好歹算是跟上了,通过各方潜在的同力制约,手机厂商一同将第三方应用商店赶出自家应用商店平台,并且手机厂商自己也开阔了运营思路,与开发者一起玩,这才让华为、小米、vivo、OPPO等手机厂商应用商店也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与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豌豆荚等分庭抗礼。

而在音乐这一品类上,手机厂商彻底没转过弯儿来,基本上没啥特别的运营思路,就是为用户提供基础听歌服务,按照小米MIUI 1.9亿月活基数,千万级别的月活根本算不上出彩。同向对比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小米音乐就像是PC时代的音乐播放器产品,小米音乐与几大主流在线音乐平台运营思路的差距表现在:

第一,对版权的重视程度不够。自2014年起,国内在线音乐平台便纷纷开启了版权大战,各家都在抢夺数字音乐版权资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千千音乐(原百度音乐)手里都有自己的独家版权资源,后来酷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三家合并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在版权资源上,就变成TME一家独大,不过,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千千音乐也有自己的独家曲库。

受版权大战冲击,用户量曾经达到千万级别的多米音乐最终被迫关停,而曾经依靠盗版起家的中小型音乐类网站也有不少被倒闭。

手机厂商被因版权问题被起诉的情况近几年也有出现,今年5月份,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就在公众号上发布文章称,“小米音乐”App违法传播音乐作品构成侵权,索赔32万。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米音乐先后和华纳、索尼、滚石、杰威尔、太合音乐、福茂唱片等多家唱片公司签订版权合作协议,今年先是跟太合音乐集团(千千音乐母公司)签订版权合作协议,最近又是跟网易云音乐达成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

而小米虽然先后和这些版权方签约,但更多的还是转授权,并没有像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千千音乐们签订独家内容,这样就很难保证平台的竞争力,虽然内容维度广,可随手搜索一首歌,都有可能因版权方问题而付费,用户固然也能付费购买收费音乐包,但要知道的是,用户万一换非小米系手机,该付费功能包就完全失效了,因为小米音乐只能在小米手机设备里使用。

如果小米音乐真正重视音乐版权运营,就应该签订一些独家版权内容,保证用户的免费曲库量,再去想办法收费,而不是只做用户和版权方的渠道。

第二,局限性。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千千音乐的做法是跨终端、跨平台,用户可以在任意手机上用同一个ID来使用这些在线音乐App,甚至在电视、电脑、智能音箱等设备上也可以使用。

而小米音乐看似是一款在线音乐软件,但其渠道却仅限于小米手机,只有小米手机用户可以使用,苹果、华为、三星、vivo、OPPO等用户均无法使用小米音乐App。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小米音乐App并不提供公开渠道下载,在小米音乐官方微博、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及小米应用商店里均没有“小米音乐”App的公开下载渠道。

小米音乐的局限性太强,这一点跟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完全相悖,微信、手机天猫、手机百度、爱奇艺、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等App肯定不会限制用户机型的,这方面小米音乐很不互联网。

第三,深入音乐产业。2016年11月,网易云音乐宣布将投入2亿元资金规模启动“石头计划”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2017年12月份,酷我音乐宣布推出中国校园乐队扶持计划,;2017年7月,TME集团宣布推出腾讯音乐人计划,助力中国原创音乐发展。

在线音乐平台通过自身能力不断向音乐产业的上下游进发,共同改变行业生态,改善行业的生存环境,而小米音乐在这方面的动作几乎空白。

2.盈利模式差距

小米音乐的主要盈利点是广告和内容付费,广告方面主要包括开屏广告和首页头部以及内页的banner广告,而内容付费主要是歌曲订阅付费,有8元/月、12元/月两种方式。

单从盈利模式来看,小米音乐非常单一。另外,小米音乐跟华纳、索尼、滚石、杰威尔、太合音乐、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等签订的版权合作费用并不算低,在这个内容成本之下,小米音乐要想靠广告和内容付费赚钱,非常困难,须知,整个在线音乐行业的盈利状况都不乐观,一方面是内容成本太高了,另一方面则是用户付费习惯还有待养成,小米音乐本身又非知名产品,高净值用户群跟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们比起来更低,能够吸引用户付费的概率就更低了。

而广告方面,小米音乐的千万级别月活,放大到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算是不错的数据,可横向跟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们们比起来,千万级别的月活算是很低了,小米音乐千万级别的月活,在广告的议价能力上也还不够,单个广告费用更低的情况下,其总体广告营收也会受到影响。

相对而言,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们的盈利模式就比较多元化了,除广告、内容付费外,比如酷我音乐的硬件付费,数据显示,酷我音乐售价99元的酷我K1耳机,销量已经超过了76万条,也就是说,光是酷我K1耳机,就为酷我音乐带来超过7500万元收入;网易云音乐、QQ音乐的数字专辑模式,毛不易售价25元的《平凡的一天》数字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上销量超过700万,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 QQ音乐累计发行355张数字专辑,销量大约6000万张,销售额近4亿元。

数字专辑、音乐周边硬件、音频付费、直播、K歌、演出周边等,都是在线音乐平台的盈利点之一,小米音乐就相形见绌。

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5.12亿,网民使用率达68%,系用户最常用的应用之一。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量,小米音乐如果仅收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吸引小米手机用户不成为通用型音乐产品,那么,其永远也不会成为一款互联网型产品,在有限的框架里能够施展的空间实在太有限。

TME集团的估值在250亿美元——300亿美元之间。网易云音乐在去年3月份就获得过7.5亿元A轮融资,估值80亿元,当时网易云音乐的用户量仅为3亿,仅仅过了7个月,网易云音乐便宣布用户量突破4亿,网易云音乐增速如此之快,此时的估值想必也不会低。今年6月份,千千音乐的母公司太合音乐宣布完成10亿元融资。资本市场的动作频频,充分显示出在线音乐的商业价值,而小米音乐在这方面的感知度似乎并不高。

近期,齐家网、爱奇艺、优信二手车、51信用卡、虎牙直播等垂直领域的巨头们纷纷开启上市之路,在线音乐作为拥有多年历史的互联网服务,诞生出几个商业巨擘,是完全有可能的。小米音乐要是学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们真正的互联网公司做法,兴许是有机会的,毕竟坐拥1.9亿月活基数,但小米对小米音乐的重视程度还是太弱了,当然啦,华为、vivo、OPPO这些手机厂商在对各自互联网业务的重视程度都不够,除了应用商店外,其它的,都被“靠边站”。

学互联网公司的赚钱套路并不难,关键是要重视,要真干。

(文章来源: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作者:郭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