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青春电影专业户”,这一次,她关注校园霸凌

创客猫 蓝爽爽 · 2018-09-27 22:16

校园霸凌,就是青春的灾难。我们勇敢面对选择拍摄这样的题材,就是希望有机会挽救伤痕累累的年华。

截止2018年9月27日22时,《悲伤逆流成河》上映一周斩获1.78亿票房,在刚刚过去的中秋档中排名第二。主创清一色的新人面孔,以小成本获得过亿票房,光线对青春片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

《悲伤逆流成河》由光线子品牌五光十色影业出品,而执掌五光十色影业的,正是被冠以“青春制片人”称号的孙永焕。从经纪人转型制片人,她为何会对青春片情有独钟?又为何会选中“校园霸凌”这个题材? 

微信图片_20180928182237.jpg

经纪制片合二为一

 在光线任职经纪团队总经理期间,旗下艺人柳岩、谢楠、包贝尔等各自都有不俗的成绩。转型制片人后,她全身心投入青春电影的制作上,一部《左耳》彰显出她在启用青年演员上的大胆与精准眼光。而这也来源于光线传媒做影视剧一向的用人宗旨,只选择最对的。 

在做艺人经纪管理之前,孙永焕早期曾是杂志社的一名记者,继而是电视节目编导,大型活动艺人统筹,这给她带来了很多的艺人资源。之后从事经纪管理,她给众多签约艺人找到了适合他们的作品,拓宽他们的戏路。 

孙永焕从电影《左耳》开始转型制作。这一次的转型,她并不是“主动选择”,而是被动接受,一步步被推上制片人的位置。 

“当时作家饶雪漫通过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找到我,想让光线看看要不要投资《左耳》,我就把这个项目介绍给公司。在中间对接的时候,很多事情需要由我来推进,于是公司希望让我做执行制片人,然后再找一位制片人来帮我,我就答应了。可过了几天,公司说这个戏如果在时间上有任何的delay,就是我制片人的责任。我第一反应就是我不是执行制片人吗,不是还有人带着我吗?但其实在光线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在实践当中学习的,我就这样硬着头皮当了制片人。”孙永焕说。 

到了拍摄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制片人需要管理那么多事,而且《左耳》也是苏有朋第一部执导的电影,就是这么两位新导演新制片人的合力,和团队一起创造出一部近五亿票房的青春电影,而这部电影在上映前几天,还被很多人断定票房也就两三千万。 

没有任何经验可谈的时候,你用的就是你最原始的动力,当你学着调动自己所有的想法去做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所以我觉得《左耳》算是我无意当中误打误撞的一个转型。” 

拍完《左耳》后,孙永焕发现电影制作有太多可以学习和发挥的空间,制片人这个工作拥有更大的诱惑力。 

“我是一个容易操心的人,再加上我觉得当制片人可以为我们的艺人带来更多的资源,我会很容易判断哪个演员适合哪部戏哪个角色,哪些演员的片酬合理,什么样的主创对一部作品品质更有保障。甚至在演员准备接戏之前,我都要知道摄影指导是谁,知道他拍摄的画面怎么样,灯光怎么样,我觉得其实这会为演员又增添了很多特别的东西。” 

所以,在孙永焕身上,制片人和经纪人的身份是合为一体的。当看到不错的演员时,她会直接想到下一步的制作;如果在筹备新戏时,她也会不由自主在各种平台上去挖掘适合的演员。这样一来,制作和经纪就无缝对接紧密相连了。 

并且她认为,经纪人需要了解制作过程中的一些核心点。第一,要会判断好剧本,才能为你的演员去确定好的角色,找到好的项目;第二,要会判断你带的演员是否有演技,如果他没有演技,但你却觉得有,那你就会在这个市场里被抛弃。 

实际上现在艺人需要的不是保姆型的经纪人,而是有头脑的有思想的,最好是懂得制作的经纪人。

微信图片_20180926203926.png

《悲伤逆流成河》主演

关注校园霸凌 为找最合适的演员不遗余力

改编自郭敬明同名小说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校园霸凌的故事。

“校园霸凌”这个题材,在国内电影作品中体现的并不多。在欧美日韩等校园霸凌的题材影视剧中,为了彰显事件的恶劣性往往会很暴力血腥,而《悲伤逆流成河》在剧情设置表现上,都是点到为止,虽然这样会略显单薄,但只要可以让整个社会意识到校园霸凌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部影片就是成功的。

九成的校园霸凌都会有伤亡出现。触动光线拍这部电影的原因是最近几年一直频繁见诸报端网络的各种校园霸凌事件视频,孙永焕觉得,如果再不把这个社会话题传递出去的话,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未成年人会生活在黑暗中,又有多少未成年人犯着天大的错误却不自知。

她在朋友圈写道:校园霸凌就是青春的灾难。我们勇敢面对选择拍摄这样的题材,就是希望有机会挽救伤痕累累的年华。每一位经历过校园霸凌的孩子,都在无助无望中度过自己的青春期,那样的阴影会烙在心底一辈子。

 “我是一位妈妈,我会担心我的孩子能不能跟正确的人一起相处。我不想让他成为旁观者,更不能让他成为施暴者或者被霸凌者,那么这就需要我们去传递一些正面的东西,从而尽力让社会的某些不良的风气改成正向的。” 

在《悲伤逆流成河》上映前,孙永焕在朋友圈已经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呐喊助威”。无论是跑全国校园路演,还是每个节点的宣传,包括演员助阵、歌曲发布等,她都深入参与到每个环节中。 

她当制片人,已经远远不止是管理控制制作费这么简单。在现场,她大多数时间会在监视器后面跟导演一起判断镜头,结束后也会跟导演讨论拍摄过程中的问题,一起解决。她认为,这是她和导演彼此的磨合也是学习,新人导演的创作力很了不起。 

“我做制片人比较好的一点就是,我不用为钱发愁,因为光线同时也是出品方,公司会投资金,支持我们的项目,老板王长田李晓萍经常嘱咐的话就是要以结果为重,不要因为控制周期而影响拍摄质量。” 

定了剧本,选演员是工作量最大的,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因为每一部戏演员选对了,这个戏也就成功了一半。所以,在选演员时,孙永焕会和导演根据角色来选定演员。她和导演一起把全国所有表演系甚至导演系学生的视频都看了一遍,然后筛选掉一批后再进行第二轮面试,最后一轮几番试戏。此外,她还在各种社交媒体比如抖音上寻找,拓展更多发现新人的渠道。 

在采访时,孙永焕提到电影中顾森湘的扮演者章若楠。最初在网络上找到她后,孙永焕迅速跟她约了见面。见面后,她确定章若楠就是她心目中的顾森湘,没有第二人选,可章若楠因为对娱乐圈充满未知一再拒绝出演。 

“我告诉她,如果用别人来演这个角色,也许会是我的一个遗憾。她不是科班出身,工作是平面模特,她很拒绝拍戏,试戏的时候也一直笑场,但我们依然给她机会。试戏完回去后,她给我发微信说姐姐对不起,我不适合这一行,不演了。后来,我仍然用真诚和坚持的态度说服了她。” 

启用新演员,就需要不断帮助他们。专业的演员可以很好地把握各种情绪,但没有经验的新演员,需要用一些办法辅助他们把情绪激发出来。 

这部电影中的每一位演员都努力并且懂得珍惜机会,饰演易遥的任敏当时是中戏大二的学生,她用专业的演技扛起了女主那么重的角色,让人对19岁的她刮目相看。五位新人演员都在合适的年纪遇到了最贴合的角色。 

能产生共鸣的青春片才有市场

选择青春片作为自己的主要方向,既有公司的原因,也有孙永焕个人的追求。 

光线公司内部设立了多个品牌,包括青春光线、彩条屋、五光十色、小森林、迷你光线以及迷彩光线等。 

五光十色大多数的作品是光线自己投资制作的,最初的定位是希望专注于小体量青春片或者是爱情片这种类型的题材。作为光线五光十色影业的总裁,孙永焕自然是与青春片分不开。 

但这也是忠于其内心。“我其实比较喜欢青春片,可能我觉得我的青春故事还没有完全讲完,所以我会觉得每一个戏里面有我青春的影子在。同时我也会贡献我的想法,把我对一些事情的观点通过角色植入进去,然后传递出来。” 

孙永焕表示,制作青春片,就必然需要选用年轻演员,他们才能符合大家18、19岁的样子,而新人一定是幼稚的,不能用资深演员的标准来要求他们,因为他们不是演出来的,而是真实状态的呈现。 

“《悲伤逆流成河》五位演员都是新人,这是他们的代表作,这些演员用很真诚但可能有点稚嫩的表演去打动别人的时候,就有成功的可能性。”她希望市场上可以有越来越多的人跟她一样,为这个行业输送新鲜的血液,给新人更多的机会。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青春片涌入市场,但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电影屈指可数。到底什么样的青春片才能不落入俗套?孙永焕表示,她在和公司一起选题材选剧本的时候会特别注意到故事能不能够跟大众真正的产生共鸣,让所有的年轻人觉得这就是我熟悉的、曾经真实发生过的青春,而不是架空的。 

“比如说有的电影采用打橄榄球的场景,但我们中国的大多数孩子很少打橄榄球,我们打的可能是羽毛球,甚至乒乓球。所以电影要呈现跟我们大多数人生活接近的场景,才会让观众觉得电影真实有共鸣。” 

除了青春片外,五光十色影业也开始慢慢介入其他的一些类型片,比如电视剧《也平凡》《逆流而上的你》等等,还有电影《荞麦疯长》等也在后期制作阶段。 

我希望五光十色是一个不拘一格的公司,它可以尝试各种类型题材的作品,让它可以真正有一个像它名字一样绚烂的前景。”孙永焕说。 

(以上为创客猫专访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