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环境是艰难的,但是投资机会是巨大的

创客猫 小兰 · 2018-12-05 10:48

在一个最大的挑战、最艰难的环境里面,是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孕育伟大的公司。

12月5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举办的“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北京举行。创客猫受邀作为支持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进入直播现场)

5c073bc41bb36.jpg

论坛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发表了《艰难的环境,孕育伟大的公司》主题演讲。

今年说起融资募资,就一个字,“难”。无论是中美贸易战还是国内经济增速放缓,都给基金募资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李开复指出,对于人民币融资的挑战,其中一个很大的理由就是去杠杆的持续化,另外,P2P爆雷、割韭菜的现象,AI公司泡沫增大的状态,也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很大的担忧。

他表示,虽然二级市场今年传来了很多公司上市的好消息,但是这些公司上市后却没有得到了应得的成长,这种环境要说寒冬也不为过。

在寒冬的环境里,同时孕育了很多的机会和希望。李开复认为,这种希望一方面来自中国的很多科技底蕴,一方面也来自中国自身的突破。“要成为科技大国非常重要的环节,是要有很强大的VC和创业者生态系统。除了美国和中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做到了这一点,”

他指出了中国市场四个成长的机会。第一个机会是人口红利,近年来崛起的公司,都是找到了新的人口红利,不同城市不同人群带来了非常多的商机。在出海方面,相比第一波产品的出海,现在第二波、第三波出海有更多的机会。

第二是后发优势。比如,中国信用卡普及率不高,才能让移动支付快速崛起;零售方面,线上线下融合、科技加持会带来崭新的商场。

第三是前中后端不均带来的发展机遇。虽然中国是世界工厂,但生产效率低,这就给AI和自动化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特别是在赋能生产的AI方面,机会是最大的。

第四是在单个领域的垂类机会,比如物流、教育等。

“其实在一个最大的挑战、最艰难的环境里面,是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孕育伟大的公司,所以我觉得环境是艰难的,但是投资是巨大的。”李开复说。

5c073ce6484c8.jpg

以下为李开复演讲实录:

如今的资本环境说寒冬不为过

我刚从美国回来,看到全球的挑战,都是很巨大的。先讲一个简单的故事,在美国我碰到了一个非常伟大的科技公司,快要倒闭了,因为贸易战之后,现在对于关税在销售价增加25%,在全球市场上失去的竞争力,尤其是在中国市场。

第二,他在寻找资本帮助的时候,找到了中国资本愿意助力他,但是在中国现在的政策环境下,不允许他拿这个钱,所以他现在面临着倒闭的命运。其实这样的例子我想我们在中国和美国都看到挺多的。我讲一个更冷的艰难环境,然后再讲一讲在这个环境中,我们还是充满着机会。

今天这个艰难的环境可能有各种不同的理由,中美贸易的挑战是其中之一。另外我们整个宏观的经济都在放慢,无论是谈GDP,还是其他的,一方面这也是很正常,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30年永远8%-10%,甚至更高的增长,这不是健康的状态。但是整体经济放缓给我们投资机会可能更难找一些。基金募资其实是相当困难的,我想从清科数据看起来整体还是ok的,美金基金的募资还是可以的,但是人民币的募资有很大的挑战。我的很多VC朋友做得都是不错的,但是他们也碰到了融不到钱的情况。还有一些人民币基金做得不错,想融美金,但是又没有那个基础。所以跟过去两三年对比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对比。

对于人民币融资的挑战,其中一个很大的理由,就是去杠杆的持续化。去杠杆本身是非常正确的做法,但是它带来的一个牵引的效果,大家的融资只要跟银行,只要跟基金有关系,就会碰到很大的瓶颈。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的VC在过去几年快速的成立,现在还是碰到了很大的挑战。

另外我们也看到了整个行业里,P2P爆雷、割韭菜的现象,包括一些AI公司泡沫增大的状态,都带给我们很大的担忧。AI公司的泡沫其实有很多的理由,首先就是很多不该被包装的公司,被包装成AI公司,不该投资的VC投了这些公司,这些可能是他们面临的一些挑战,无论是估值下降,或者要转型。

另外一个就是AI公司其实是做TO B的生意,大家用移动互联网的期望看可能会很难。当然AI公司顶级和头部是15家公司,就是已经达到了独角兽级别的,他们还是很受追捧的,而且他们的估值也在不断在生长。

AI领域本身是没有泡沫。因为太多非头部公司,现在面临了资金的挑战,其中还有很多公司是没有真才实料的,这些带来的问题,我觉得还会延续下去。如果你看我一年半以前的演讲,我就预测在2018年的秋天和冬天,我们会看到一定程度的AI公司的泡沫,现在我们确实也是面临这样的问题。在二级市场,我们虽然看到了很多的公司上市,听到了很好的消息,也看到了排名,也得到了很大的回报。

但如果我们仔细去看最近上市的12家公司,他们当前的市值跟上市的平均值是降14.36%。我们自己都很清楚,这是在行业上很大的问题和挑战。很多PE过去想最后一轮进去,我也见了很多的PE,也包括个人基石投资人,都想到了最后一轮要上市了,肯定会往上涨。这是过去10、20年我们在整个二级市场看到的常态,就是顶级的科技公司上市,肯定要往上涨,但是我们看到了这些非常好的公司上市了之后,却没有得到应得的这种成长,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环境。要说是寒冬,我觉得也不为过。

但是在这个寒冬里面,我们其实看到了很多机会和希望,而这些希望一方面来自中国的很多科技底蕴,另外也来自中国很多很大的突破。尤其我去美国,美国对于中国的移动支付和未来的投资机会是非常认可的,对于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也是非常认可的。

这次我到国外去也见了很多不同的人,他们说中国和美国会成为世界的科技大国,那么英国、法国和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和日本呢?我跟他们说,大家都有机会,但是要成为科技大国非常重要的环节,是要有很强大的VC和创业者的生态系统。除了美国和中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做到了这一点,这一点真的要感谢在座每一位多年的努力,打造了今年非常强大的VC和PE的体系,和你们所帮助的那些创业者,帮助我们两批人的成长。所以我们面临的这些问题还是应该往前看,我们有很强的科技,有很强的支付,有很强的VC创业生态系统。

5c073e6cba471.jpg

寒冬里的机会

今天我想讲的是中国特殊环境所带来的机会,我们看到整个GDP和其他的数字在放缓,但是我们有没有仔细把这些数据拆开来看,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系统性的投资机会,这是我下面想要看的。

我们看到了中国市场四个成长和增长的机会。第一个机会就是人口红利,我们如果看中国所有的人口,把它当成一个人口,这是不对的。如果你看美国和日本,相对一个国家是一种人口,但是在中国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有多批的人口和多批人口带来相对应的人口红利。

我们只要看过去的现象就会发现,近年来这些崛起的公司,其实他们都是找到了新的人口红利。这里我们是用年龄阶段、城市的阶梯来做主要的分类。第一波人口就是像在座的每一位,我们是从PC时代上网,切换移动互联网,我们用的都是标准的电商和搜索。2013年有一批嗅觉非常灵敏的VC和创业者,找到了第二批红利,所谓的小城青年,他们更需要消磨时间,更需要娱乐,快手、抖音和oppo找到了小镇青年。还有四五六线城市的妇女,微信激活了她们,无论是已经上市的拼多多,或者是今年的云集和贝店,都是找到了第三批红利。

了解中国互联网的用户不仅仅是8亿用户,因为这些用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而且他们是在快速地动态改变。我们说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其实两者都是存在的,只是要很深地去了解,你看的哪一批人群,他们用的是什么样的产品。如果你今天用品牌,你会发现在城市里面,大家对品牌的认知是非常清晰的,而且开始有很多多样化的小品牌存在。但是在乡村大家对品牌还是并没有看得那么清晰,大宗消费品在大城市已经不成长了,但是在小城市里还在快速的成长,因此才有了拼多多这种下沉的机会。

所以我们可以在多个维度来看这种不同的城市,其实这带来的是一个非常有趣、非常多商机的机会。所以我相信未来还会有拼多多、云集和贝店这些机会,让我们继续去寻找。不能说8亿网民已经饱和了,就没有机会了,因为每一批人都会成长,都会消费,或者性价比有提升,这些都会带来更多的机会。

如果我们考虑到出海这件事情,第一波产品的出海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参考了美国的模式来到中国来。美国的模式当然比我们更早出海,所以我们的搜索引擎和社交引擎出海,肯定会撞到这个铁板。第二、第三波出海是更有机会的,如果考虑东南亚是一个5亿多人口,印度13亿人口,非洲13亿人口,这都是第二、第三波人口的红利,或者未来的机会。正好我们这些人口在第二第三波可能带来很多的商机。

今天中国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跟美国形成一个非常强烈对比的程度,美国有的东西我们都有,他们还有一些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也有他们没有的东西。美国整体是以科技愿景为主的高大上的火箭,无人机配送的社会,而我们是非常接地气的把一些很难的问题,用我们的人口优势,用我们的勤奋,用我们新的商业模式去解决。

所以左右两边(中美)其实是平行宇宙。中国在知识产权跟美国是并行的,没有什么所谓的知识产权盗窃状况,在互联网和AI领域,我们是打造了一个彻底的平行宇宙。那么这个平行宇宙其实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因为全球在开发中国家已经拥抱了左边美国的平行宇宙,但其实从出海的角度来说,右边平行宇宙更适合开发中国家,所以要鼓励大家继续往这些方面去参考。

第二个带来结构化的优势是后发优势,中国互联网科技都落后于美国,美国当时有全世界最好的座机,但中国的手机快速超越了美国,这是后发优势。另外当时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支付系统,就是信用卡,中国信用卡普及率一直不高,所以才能让我们的移动支付快速的崛起。我在美国跟朋友交流,也说你们的信用卡吸收你们经济2%的利润,你们觉得值得吗?他们想了半天,觉得不值得,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有先发优势,他们做了超级棒的市场活动,已经根深蒂固,商家都得到了各种好处,要把这个习惯改变很难。中国这个现象还没有发生。

还有零售,在美国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零售是走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因为工厂的扩张化,能够用流水线改造很多的产品,所以带来了小店和夫妻店,之后这些店为了有更好的结构,发生了资本的节约化,然后沃尔玛这些公司开始产生。再就是科技化、信息化、互联网、智能化、物联化,在中国我们一直是落后美国的。

现在很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发展又有了后发的效应,当我们有很多小店、零售店的时候,阿里巴巴起来了,支付宝起来了,零售最近也起来了,所以我们整个工业扩张化发生了。现在资本节约化和信息科技化两者在并行,所以我们能够把线上和线下融合做得更好,像盒马鲜生和永辉超市是比美国更有代表性的零售结构,线上和线下打通了。美国认为沃尔玛已经很了不起,但是他们不知道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传统零售店都在做线上融合线下,再加上AI,然后把它作为巨大的投资。美国的商场现在已经很少人去了,可以看到购物中心都没有人了,但是在中国可能会有崭新的商场,会有线上和线下的效应,再加上科技的加持。

除了零售之外,其实机会还有很多。我们的教育有很大的挑战,因为教育不如美国,但是带来了各种远程的播客,还有通过软件来发音和教数学,所以教育也有可能有后发优势。企业级软件一直没有发声,今年我们看到AI软件可以带来价值,看到了云可以带来价值,一下子能够把企业级软件在国际这个巨大的市场,直接跳跃过去。

医疗又是一个领域,我们不如美国,现在也有各种生物的科技,用AI的方法来做治疗,或者因为系统化整个医院的整合,我们可以能够帮助社会,能够用大数据的方法来做整合,所以我们觉得后发的优势有很多。美国是一个非常平均的社会,我们后发优势可以针对性找出来。

第三,我认为前中后端不均也可以带来很多的机会。我们的客户端,用视频和微信支付等各种东西都已经超过了美国,但是我们的物流还有很大的挑战,在物流效率方面,我们比美国还差得非常多。而且我们可以看到还是有很多个体户在做物流这件事情,这其中其实也有巨大的物流公司产生的机会。虽然我们是世界工厂,但是从生产的效率来说,我们的生产是相对无效率的,低效率的。我们大量的工厂还是1、2亿的生产量,美国的工厂超越我们很多。因为美国的人力更贵,需要达到更高的效率,这个效率我觉得无论是一个后台的效率、工厂的效率、管理的效率,其实都是AI和自动化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谈AI通常会谈到语音识别会取代工作,其实在赋能生产的AI方面,它的机会是最大的。

最后一点,在垂直领域方面,各个领域GDP的成长不多,房地产不成长了,所以大家电也不成长了,还有很多消费不成长了。但是还是可以找到几个领域,比如说交通、教育、文化和医疗,还是在上升,整体GDP成长放慢,但是单个领域还是有垂类的机会。如果把单个领域再拆成一个垂类,机会其实是更多的。比如物流,物流的成长其实也没有多快,如果把物流拆分成快递和整车,还有零担的方法,其实在垂类的物流里是有机会的。

教育的成长可能没有那么快,但是教育是一个万亿的领域,而在万亿级别的领域,如果只看在线教育它的成长其实是非常快的,我们应该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在慢中找快,因为我们有了人口的红利、后发的优势,还有各种垂类的机会。我相信这样一个很特殊的多元经济体能找到的机会,要比美国来的更多。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而且是一个非常一致的大国,这个跟欧盟分散的状况是不一样的,跟美国人口较少平均发展的状况也是不一样,所以每个维度跟每个不均衡,其实都带来了新的机会。

每个地方我们看到的后发,一方面可以说它是一种落后,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是一种投资的机会,无论是AI自动化、教育升级等未来都是充满了机会。

其实在一个最大的挑战、最艰难的环境里面,是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孕育伟大的公司,我们看到的是谷歌和facebook都是在两次互联网泡沫和金融危机的时候成长出来的。另外我们也知道优衣库和无印良品,这两个公司也是在最高经济下滑的时候崛起的。美国最遭的经济状况中成长出了很多的投资机构,他们找到了非常好的投资标的,无论是投了facebook还是UBER,找到了最好的投资机会。所以我觉得环境是艰难的,但是投资是巨大的。谢谢!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