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松:青松基金一开始就不是要做大基金,而是做回报率最高、最长久的基金

创客猫 小兰 · 2018-12-11 11:34

估值和价值是什么关系?其实做很多事情价值源于自己内心决定的,而估值则是他人给你认定的。对于价值,自己内心要有一个判断。

12月11日,在2018中国产投生态大会上,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A8新媒体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晓松发表了《穿越资本寒冬,精准投资未来》的主题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创客猫的采访。(点击进入直播回顾)

5c0f1f7072b67.jpg

在采访时刘晓松表示,青松基金在一开始就不是要做大基金,而是要做最赚钱、回报率最高、最长久的基金。

三四年前他曾说过,中国90%的基金都会挂掉,因为太热了,什么人都出来说自己在做基金,对此他觉得挺担忧的。

“形势都特别好的时候,顺带挣点钱我觉得也是好事,但问题是一旦顺带挣了钱以后他会加大投入,这个就会带来很大的灾难。如果当时你没有挣钱还好,一旦挣了钱你后来又加了杠杆,经济周期一来你会惨得很厉害,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刘晓松指出,在投资这个方向上面,一定要想得比较远,也需要专业的团队,投资是个专业活。

对于经济周期,他表示,比他们想象的来得早,来得更加戏剧化,但这都是预料到的。“所以我们基金到现在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机的成长,没有拔苗助长,也没有施化肥,也没有打激素。”

在经历经济周期时,青松基金在整体大布局上并没有大的调整,基金发展节奏比较稳健。刘晓松指出,在投资策略上会稍微看一下创业者,有可能明年后年很多项目融资会困难,如果创业者在这些方面有所准备,或者说他的模式比较有能力,融到下一轮会好一些,有一些比较烧钱的项目基本上就比较忌讳了。

同时,他指出了看到的几个变化。第一,来青松基金应聘的人的素质高很多,就像基金的马太效应一样,好基金会吸引更多好的的人和更多的钱,也会看到更好的项目,从而有更好的回报;第二是好项目的价格降低了不少,各行各业都比较回归。

文娱产业是比较能够抵抗周期的领域。刘晓松认为,文娱产业经过2018年的这些重大事件,现在认真做内容的这批人很踏实,大家都愿意看长线,看作品的内容,这是一个好事,也是产业的机会面。而从消费面来说,不管经济好不好,文娱都是被需要的,越是消费不好,市场整个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文娱才会更加大放异彩。

“美国经济不好的时候才出来特别伟大的作品,出来特别伟大的公司。所以我觉得文娱产业现在是非常好的时间点,不管是从业者,还是投资都是非常好的时间点。”刘晓松说。

以下为刘晓松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就像井宏大哥说的2018年肯定是记忆深刻,载入史册的一年。井宏大哥问我说最近怎么样,第一个是身体很好,担忧不少,我最近健身掉了八斤肉,健身身体好,这个不用说。担忧还是蛮担忧的,大哥说让我们的心情要保持好,我的心情还是平静的。但是心情平静并不能代替担忧,忧国忧民咱们有没有资格?其实还是有家国情怀的,还是有一些忧国忧民。你家庭的安排,你个人的安排,你公司的安排,你支起一个摊子,得为你的兄弟姐妹们担忧,很难做到不担忧。所以我今天也把自己的思考跟大家讲一下。

井宏大哥讲的价值和估值的关系我觉得讲得特别深刻。(徐井宏:大家一定要区别价值和估值,不要把估值当成价值。前几年之所以红红火火,是由一批既不专业也不清醒的人造成的。当时傻钱太多,似乎一夜之间事情就可以成功,涌现成千上万所谓的创投机构。两年前我就断言两年以后一半今天所谓的创投机构将不再存在,那个时候吹起来的所谓独角兽也将不再存在。估值不等于价值,价值是实实在在的,你所创造的能够为这个市场、为社会的美好和人类幸福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你做很多事情价值是你自己内心决定的,有没有价值你自己要有一个判断。估值是别人给你认定的,别人会告诉你估值多少。但如果说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就完了,不要太在意这个。我昨天开了一天会,张长阳(谐音)是写执行类的书,基本上是被认为当代的德鲁克,他是韦尔奇30年的私人教练,我也问了他对现在咱们面临的情况的看法,给我最深刻的感受有两点,第一个就是当你看今天时只用今天看今天,那你会找不到头绪,如果你把时间轴拉长,你会发现危机当中有非常多的你该做的正确的事情。

第二个他是九点钟开会,六点钟下了飞机,四点钟又赶回纽约,80岁,我就很好奇,他肯定不是在图什么。我就问他,你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他说我的目的就是过程,后来我就在想过程怎么会成为目的。我大概这么理解,一个人能够把过程当目的,那是何其快乐,每秒钟都实现自己的目的,这个过程你都享受了。

5c0f31ac4828b.jpg

2018年肯定是比较难的,投资机构募资难,商业公司日子不好过。前两天开了闭门论坛,有两个论点,千禧一代的马太效应出现了,好的天使投资做的越来越好,不好的天使投资基本上都挂了。基本上到了这个时候,前两年投资在中国可以说是泛滥。投资是一个专业活,不是忽悠老大爷。整个来看波动不可避,不光是投资,经济各个方面、中美贸易战,我是不太看好结果,但拉长时间轴就是机会。

闭门会上还有一个我听到的信息和观点,一二级市场倒挂,二级市场很低。同样的公司在一级市场是高得不行,追捧得很厉害,被追捧得一不小心上市就掉下去了。一级市场专业投资人在认定他很有价值,可一到二级市场稀里哗啦。二级市场很复杂,因素非常多,但有一个基本的机会,二级市场的钱现在没有一级市场多

大家琢磨琢磨这个事情。一级市场孙正义搞了一千亿做一级市场投资。阿拉伯资金说油这个风险事情太大了,运输大家都在争夺海上霸权,阿拉伯觉得自己没多少好日子了,以前准备拿来挥霍的钱全部拿来做资产投资,都是按两个千亿美金规划,只要你有好项目,只要你是代表未来的高科技和新兴成长市场,包括中国就给,说明什么?你在看到悲观寒冬的时候,你可以全面感受到暖流,这是你要客观分析的事情,不能说出路,我更看好投资是一个专业活,要依赖专业性团队

个人的建议。紧盯自家的现金流,包括公司的现金流包括你们家的现金流。很多香港朋友买了房子,但是他有一个高息的还贷,很要命的,香港可以负资产。房价可是由别人定的,别人把估值弄低以后,你该还的房贷都得还,变成负数。银行通知你现在亏两千万,一辈子你得把这两千万还完,否则就会有一系列法律上的麻烦,你的资产变成负的两亿,负的二十亿。

这就是今天很多A股大腕的现状。银行是不管的,银行放款到期就收回。我一个朋友说这是一个阴谋,去年银行天天跑到我家给我钱,现在天天跑我家要钱,我的资金状况都没变,但是你要想清楚自家的现金流怎么支撑,不要激进,要保守一点。

专业性基金怎么做?我今天稍微分享一下,我认为青松还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基金,你的任何一个团队他有一个成长过程。东升大哥的团队在深圳做了几十年才有现在的状态。什么叫专业?行业时间轴,行业研究要以先行一步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别人没看到,但是你看到了。你先人一步投进去,因此你有很好的回报给LP。那你凭什么可以先人一步投进去,是因为你先人一步选对了赛道,先人一步在这个赛道当中找到了标的公司,因为别人不愿意投是属于市场失灵现象,价格特别便宜那你就投进去,回报就很高。

这里面的例子很多,各条赛道包括社交、文娱、科技创新、教育、游戏等等。游戏很有意思,2012年我们把赛道就定位为移动互联网,我们的LP包括我们的朋友今天都说你真棒,在当时看来,移动互联网是很窄的东西,但是我认为今天来看一点都不窄。

2012年看的时候太细分了,当时我们投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最近的就是游戏,当时我们猛投游戏,退出基本上都在一百多倍。一年多两年的时间,2015年都卖给了上市公司,我们投的社交游戏狼人杀项目,估值很合理。文娱现在很便宜,现在做文娱的人都是扎扎实实讲故事的人,不像原来靠泡沫吹起来,这个时候是好时间。

我们这个行研可以选好赛道,也只有行研才能找对对象。我们教育的赛道是原来没有涉及的,是通过行研去找到了这个赛道,找到这个赛道以后我们选择了一个细分。

你要做行研,第一个是要定好细分领域。不可能所有行业都是要研究的,你一定要找好细分领域。2012年移动互联网就是一个细分领域,刚刚好,你今天再干移动互联网就是“狗屁”,我们到处都是移动互联网,投什么。今天不能定义移动互联网为细分领域,2013年我们认为3G开放视频领域会大放异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这个机遇会在几个行业发生作用,一个是文娱,我们做了映客,一个是教育,当时我们投了掌门一对一,当时估值一千万,明年超过百亿,估值非常非常高。这都是早期投资的,我们通过行研方式,大概从天使轮开始投出七个独角兽,从B轮投到独角兽就不太新鲜,从天使轮开始投还是可以的。

人工智能是现在应该看的东西,第一个这个技术到了就像刚才说的视频,它发生的时候你一定要通过创新最主要的两个轮子,一个就是技术驱动,一个就是用户驱动,用户变了才会驱动。两年前我说过社交风口会到来,今天新型的社交软件出来,原因是这一代人不愿意在一个软件上玩,你做得再好用户不玩也没用。用户一定要玩个新的,只要出个新的社交软件就会蜂拥而至,这是用户驱动。

第二个技术驱动,人工智能是大的东西,势必会有更大的东西,这里面会产生非常多的机会。

最后一句话,未来就在春光里,谢谢大家。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