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向阳:硬科技的天使投资不是高风险,而是玩命

创客猫 · 2019-04-14 20:58

硬科技投资需要关注的三个问题:技术能否开发成产品;科学家和教授能否成长为企业家;能否熬到最后。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首届中国大湾区创投高峰论坛暨中国天使联合会升级发布会”上,中国天使联合会荣誉会长、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发表的《峭壁行走--一个天使投资老兵的苦乐心声》主题演讲,讲述了他在投资生命科学以及硬科技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微信图片_20190414221645.jpg

杨向阳以生物科技领域投资而知名。做了这么多年的生命科学、创新医疗的天使投资以后,他表示,创新药物的投资尤其是天使投资,一定要特别谨慎,因为这是整个人力跟生命做斗争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也是非常难的事,因为新药的研发单单从临床前的研究就要很长的时间。

“进入临床后还有很高的失败率,这是漫长的过程,但也是很有意义的。人的一生如果有这种机会、这种信念和勇气挑战一件事,你的收获往往是巨大的,而且收获并不是金钱的收获,生物医药的回报并没有很高。”

说到硬科技,杨向阳指出,做硬科技的天使要做很多充分的思想准备,首先要有一个心态,即已经是走在悬崖峭壁上了,不能认为前面是鲜花、春风和阳光,要是这种心态,分分钟就走不下去了。“天使投资其实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硬科技的天使投资,不是高风险,而是玩命。”

此外,他还提出了硬科技投资需要关注的三个问题:技术能否开发成产品;科学家和教授能否成长为企业家;能否熬到最后。

以下为杨向阳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

微信图片_20190414222027.jpg

天使投资在中国的发展最近有很多标志性的升级事件,其中一个事件就发生在深圳。深圳应该是中国第一个政府推出天使母基金的地方,并且法律法规等方面的策略、政策、资金量、影响力都非常重要。这一举措将会对天使投资在中国未来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毕竟再过十年回顾这件事的时候,真正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会想到,当年深圳这样一个举措造就了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十年、二十年持续的辉煌。我坚定地相信对创业强而国家强的原则,但是创业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天使强。

杨守彬当了会长后,在深圳南山举办了首届活动,我作为老深圳、老南山,大会给我的主题是“天使投资人的创投思维进化论”,天使一路的发展是在进步、在进化、在发展。但我发现如果要讲成功的经验诀窍很难,我本身就是一个反面的教材,是面镜子,我本身就是做天使投资人一定要引以为戒的事。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峭壁行走”。

天使投资有很多特点,其中一个特点就是“高风险”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什么特别能够总结出来的共性的,大家一听都明白、一学都会的经验。这就像骑自行车一样,给你一本书、一部电影、一个片子,你看完后去骑依然还是会摔跤,依然要经过磨炼。

最近比较热的词是“硬科技”,这个词我不陌生,这些年我们玩的就是硬科技。天使投资其实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硬科技的天使投资,就不是高风险,而是玩命。

但是这么玩命的事为什么还有人喜欢去干?我大概总结了一下,跟我身边有这样同好的人观察了一下,一是热爱;二是内心深处某些地方一定会追求某些特定的成就感;三是想赚大钱,因为高风险对应高回报。

做创新药的天使投资一定要特别谨慎

微信图片_20190414222020.jpg

我很长时间不太讲生物科学、生物医药这件事,但是从去年开始又有大量的基金和大量的朋友非常踊跃地投资医疗与健康这一领域,医疗健康是一个很大的范畴。大家有时候是想进入这个领域,进入以后就开始走到这个领域的中心区,这个领域的中心区我称之为“创新药研发”,这是一个蛮危险的行业。今天就回顾一下,给大家一些建议,大家一起来探讨这个方面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作为个人天使应该说从基因治疗、克隆、干细胞治疗,我不知道能够像我一样,这些领域都做过的,中国有多少人,国外我认识几个,机构也很少。我个人是从基因治疗到克隆岛干细胞治疗到肿瘤的免疫治疗我都做过的。当然我也有收获,这种收获我们在基因治疗做出了在全球第一个基因肿瘤的药物。在免疫治疗里,我们也是全球第一个被批准进入临床的针对实体瘤的多靶点T细胞治疗产品。

IPSCs很多人都很陌生,就是诱导式多能干细胞。2004年我在美国斯坦福天使投资了一个IPSCs项目,这个项目跟日本的山中伸弥(日本诺贝尔奖得主)的时代是一样的,当时彼此是相互不了解,到了2005年申请专利的时候,山中伸弥确实比我们做得好。这在我投资里是很激动、记忆深刻的事。

做了这么多年的生命科学、创新医疗的天使投资以后,其实我跟大家分享的是,创新药物的投资尤其是天使投资,一定要特别谨慎,因为这是整个人力跟生命做斗争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也是非常难的事,因为新药的研发单单从临床前的研究就要很长的时间。

对做生命科学的人来说,有一句著名的行话,“老鼠是说谎者”,说明临床前的实验其实只是给一个指引,一个方向,进入临床后还有很高的失败率,这是漫长的过程,但也是很有意义的。所以各位有志于想天使投资生命科学,尤其是创新药的,我作为过来人,我要给你们致敬。但真的太难了,但人的一生如果有这种机会、这种信念和勇气挑战一件事,你的收获往往是巨大的,而且收获并不是金钱的收获,生物医药的回报并没有很高。你看全世界最牛的基金,说回报率特别高的,是哪一个是专门投生命科学的,并且是投生命医药研发的。

今天想跟大家重点分享的并不是这些,但这块太多人找我了,总之一句话,这是整个医疗板块中的黑洞,你要挑战它的话,你真的是要有跟他磕下去的勇气和信念。

硬科技投资需关注三个问题

微信图片_20190414222113.jpg

今天想谈的是“硬科技”。最近大家谈硬科技比较多,这几年重点是想探讨和证明一件事,就是中国创造有没有可能,是否可行?我后来去分析和研究,这只是层面的理念指导,所以我就身体力行去做。大概从2011、2012年开始做一个系列,当时定的名字叫“中国创造系列”,就是在一个大的框架下,中国人拥有全球的自主知识产权,并且未来的企业和产品也能通行全球,当然这个想得有点大,蛮难的。

举几个例子,这几个例子都在深圳。光峰科技,就是做激光投影的,这是当年我们天使投资的项目。柔宇大家可能了解得更多,还有一个项目是光羿科技(音译)。这三个企业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硬科技,都有无数的专利,都有很好的可能的前景。

这些项目做下来以后,我发现硬科技的天使是有可能的,但是做硬科技的天使也要做很多充分的思想准备,你要峭壁行走的话,还是要有一点功夫。首先要有一个心态,我已经是走在悬崖峭壁上了,不能认为前面是鲜花、春风和阳光,你要是这种心态,你分分钟就走不下去了。

在硬科技领域,从我的角度有很多问题需要跟大家分享,比较重要就是几件事。一是技术能否开发出产品,这里面的学问很大。能开发出产品,你开发的产品是什么,你开发的成本是多少,你开发的产品的可能竞争性是什么,这是很多技术公司最后没有走出来的重要原因,因为在这一关上就倒了。如果在这关能走出来,你就能一步步走下去,所以技术能不能开发成产品这是很大的问题。

二是科学家和教授能否成长为企业家。你做硬科技天使投资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呢?你跟他讲,一开始你会听不明白,后来会越听越明白,后来听明白的时候你会越来越兴奋,你就会越来越相信他,因为他是博士,是教授。因为很多东西你是不懂的,最后他会把你带进去。其实你看到的也许是一个实验室、看到的是研究成果,你看到的是研究者,但是大家往往会忘记,我投的是一个企业。

人是很重要,但是今天投资的这件事是要来做医学的,但他搞不懂人好有什么用。今天坐在你面前的是医学高手,人好不好你是看不到的,你看到的是他的技术带来的光环。但这个问题其实未来就会出现,科学家和教授未来能不能成为企业家。

前面提到的三家企业,都是教授跟博士带领的企业,成长的问题和困难有很多。因此硬科技投资最近成为一个热门,但是我是误打误撞,这么多年投资就没有离开硬科技。投资这么硬,这么轴、这么死磕,最后还没死,说明还是可投,只要你们比我做得好一点就一定会收获很多,而比我做得好一点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像我太相信所谓的梦想,不要太容易为某件事激动。

我受守彬会长的委托,跟天使投资的家人们做一些我在硬科技方面的分享,硬科技的天使投资就像峭壁行走,峭壁行走是二流的水准,一流是孤身绝壁。谢谢大家。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