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1资本仲雷:科学和投资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追求真理

创客猫 · 2019-07-29 10:59

科学复兴下的投资机会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GMIC广州2019暨科学复兴节全球领袖峰会上,国金投资创始合伙人林嘉喜、M31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围绕“资本论——科学复兴下的投资机会”的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艾问(上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艾诚担任主持人。

微信图片_20190729114339.jpg

曾担任万达集团的首席投资官和复星集团的全球合伙人,现创立M31资本担任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对投资有很深刻的理解。他认为,科学和投资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追求真理。你投资得好不好,在于你过去所投的企业在这个社会上现在是否还有先进性。并且投资这件事,在某一个短的时间内有的人会有非常好的回报,但是关键是长期下来能不能做,这既要求你有个永恒的东西,但同时也要与时俱进。

“投资也是一门生意,我们今天投的公司要求他们有先进性、创新,我们也要问问自己到底有哪些创新,如果我们今天的投资还跟三十年前的投资方式方法、技术手段一样,那你就一定会落后。”

在美国工作期间,仲雷曾经主导了包括百度、腾讯、携程、分众等互联网企业的投资,在他看来,倍数是可以做出来的,但关键的一点是不是你能找到最优秀的企业。“今天大家投资时老是在说一件事情说有多少倍数的回报,大家其实还要问另外一个方向,你的赔钱概率到底有多大。”

他表示,在未来的三五年、十年里,中国会出现一批伟大的公司,这些伟大的公司是利用技术改变传统的产业。

2001年创办国金投资,2006年开始做天使投资,林嘉喜认为,早期投资每一个基金要拆成三五十份,要靠数量拆散风险,可能其中出现10%的项目能够赚一百倍左右,所以第一是靠数量,第二是靠赔率。

对于资本寒冬的说法,林嘉喜表示,有梦想的公司还是可以继续投资,不存在寒冬,模式型的投资会继续,它的方向其实是物美价廉。技术型的项目也会加大投资,他认为,人工智能加机器人以后在某个节点会解放人类,人类主要是体验、享受兴趣爱好、艺术创造,所以不会导致我们失业,反而更容易出梦想家。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仲雷.jpg

M31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

科学和投资相似的地方是追求真理

艾诚:两位先自我介绍,以及说说和长城会和GMIC的缘分在哪里。

林嘉喜:我是林嘉喜,2001年我创办了国金投资,那个时候主要做并购顾问,从2006年开始做天使投资,主要投互联网广义的消费和科技,到目前为止投了有接近300家公司。我们是以天使轮和A轮为主。

仲雷:文厨有个绰号叫“世界小邮差”,我今天要向长城会尤其是我高山大学的很多同学致敬。两年前我参加GMIC活动时,那个还是作为一个朋友来参加的,今天是已经融入在这里了。作为一个积极分子来参与,这个事情很有意义。其实高山大学做的事情就是让今天很多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一起在世界各地游学,游学主要是上课,在斯坦福、东京大学和今天世界上在做科学领域里最权威的人一起做思想的碰撞。

我觉得科学和投资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花了很长的时间我悟出来了,就是追求真理。你投资好与不好,不是因为大家听没听你的头衔,也不是你手上掌管多少资金,而是过去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你所投的企业在这个社会上是否还有先进性,这是每一个人最后都得面临的话题。

今天我们做科学,是思想方法,是生活方式。以前那么多人也做数学、物理、人类生命科学的(研究),在这里面还要进行创新是很不容易的事,我觉得这个里面有很大的价值值得大家坐在一起碰撞。

艾诚:如果说科学里有逻辑,创业有逻辑,这两种逻辑你刚才说是一致的,共同点是追求真理,不同的地方在于科学可能没有那么现实,有科学不等于好技术,好技术不等于好经济,好经济不等于人们的生活就越来越美好。但是大众他们在理解我的生活变好了是因为某种服务和产品,服务后面有好技术,好技术因为是科学力量推进的,科学的力量推进是因为有一群人在坚守着科学的精神,这么一梳理科学和创业仿佛是背道而驰的。

仲雷作为投资者,我觉得很多人都忘了一个衡量的标尺作为今天的主动投资者、财务投资者,你的目标就是在一个相对短期的时间(五年十年)里,要能够做出很漂亮的成绩来

科学这件事情是时间很长的,但是实际上也要回报的东西。我觉得今天很多做科学的人,其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思想上的可能性。我们今天很多人会把它叫做概念,比如大家今天说区块链也许是科学的一个衍生,并不是讲的比特币,讲的是将来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以一种非集中的方式、安全的方式传播下去。我觉得给创业者提供了一种思考的方式,之后再变成产品,这就是今天很多创业者做的事。之后再由一些企业家把它以商业模式的方式带到各个传统产业中,改变我们今天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

国金.jpg

国金投资创始合伙人林嘉喜

早期投资一靠数量,二靠赔率

艾诚:仲雷老师是管的大型PE做的是兼并和收购,嘉喜老师这边从事天使投资将近18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投资了上百个项目,从零到一,通过买卖梦想来建立起自己在投资圈的记录。当您来到科学复兴节的时候,您觉得您相信什么?

林嘉喜:相信梦想,在握眼里科学就是给梦想指明方向,我们投资梦想家,改变世界。

艾诚:但是早期投资的时候,任何一个伟大的梦想在现实世界里都是要打折的,您怎么靠科学指明方向作为一个好的投资捕手呢?

林嘉喜:每一个基金要拆成三五十份,要靠数量拆散风险,可能其中出现10%的项目能够赚一百倍左右,所以第一是靠数量,第二是靠赔率。为什么要投资梦想家改变世界,因为只有梦想级的创业才能挣一百倍,一百倍的赔率压30-50个跑出3-5个,这就是天使投资基金的技术模型。

艾诚:如今的投资和18年前有什么不同吗?

林嘉喜:比如科创板,国家给我们指明大方向,还是要科学和现实相结合。我们经常因为市场大,所以我们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在模式型、应用型的创业中,现在我们是时候在梦想、情怀、科学、技术方面去给人类做点什么。

艾诚:您深耕在中国的创投圈,中国的投资人被诟病的都是模式创新,买买饭送送菜,从2019年预见未来,既然那么多科学家院士都说我们要相信科学复兴的力量,那如何影响你的投资在未来的决策,你会更多考虑硬科技、黑科技吗?

林嘉喜:是的,这个比例其实提升了很多,以前我们80%是投大消费,20%投科技,现在变成了60%投大消费,40%投科技,已经提升了100%了。

最安全的公司就是在未来一直有生命力,并保持先进性

艾诚:仲雷老师,二级市场和PE阶段,相比于天使它的胜算更大,但是它的空间更小,所以您完全同意刚才嘉喜老师的建议分享吗?

仲雷:我觉得他讲的这些事对我还是有启发的,这些事我觉得都是专长的问题,其实投资逻辑不太一样,从投资的倍数来讲,2005年我投资腾讯现在回报也有300多倍,所以倍数是可以做出来的,关键的一点是不是你能找到最优秀的企业今天大家投资时老是在说一件事情说有多少倍数的回报,大家其实还要问另外一个方向,你的赔钱概率到底有多大

其实在我这个阶段的投资里会花很大的精力去认识一件事情,我认为最安全的公司就是在未来能够一直有生命力,而且一直能够保持着先进性的公司。这个对我非常重要,所以我基本不会投一种企业,比如这个创始人的思路是说那儿有另外一家公司,我就学他,我就抄他,哪怕他是美国的公司。我觉得今天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在二三十年前有道理,在今天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今天我认为在未来的三五年、十年里,中国会出现一批伟大的公司,这些伟大的公司是利用技术改变传统的产业,其实我们每个人从吃穿住行到今天精神上的消费,其实是亘古不变的事情,关键是你有什么新的手段做。过去花了太多的时间都是在业务模式,我觉得未来在中国可能真的会出现一些技术驱动的公司,我也见了一些公司今天不仅在中国做得很好,在世界商业做得也相当好。

艾诚:我喜欢“先进性”这个词,以前认为只能用在觉悟上,现在发现也能用在创投创业投资上。先进性是不是等同于一个公司的成长性,中国公司一直曾经被诟病的是复制、模仿,但是时至今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连续十年的举办,中国创业者已经不能仅仅是个学习者和模仿者,必须是个引领者了。

我突然发现你说的先进性已经不是我们主动去争取了,而是这个时代要求这代年轻创业者和投资人需要承担的了。

仲雷:我两三个月前去了越南见他们几个VC,我问了他们一句话,你们在越南有多少个公司拿了A轮B轮,他们说了个数字让我很惊讶,说好像有十家,因为他们好像VC就两家大的。当时有大概六七个创业者一起吃午饭,他们基本上都在抄中国或者美国的企业,有抄蚂蚁金服的,但是当我问去过蚂蚁金服吗,他说没去过,没有人带着我们去,就是自己靠着想象做。另外主要是市场比较小,所以他们一开始做的时候也没有微信,用的是脸书,所以整体的方法不太一样。

所以总体上来讲,不要以为东南亚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是聪明的人,其实我要告诉今天在这儿的很多创业年轻人,尤其是在科技方面在创业上有很多想法的人,你真的是生活在一个非常幸福的年代,在一个创业的沃土上。5G在中国先开始拉起来,中国会有一批的创新出来,因为你开始在想自己做什么企业的时候,你说我要做这个企业,要做一个中国人都用的企业,这个就跟二三十年前三四十年前很多美国的年轻人离开学校时说的一样,我做的是服务于美国所有人的,我做的是全世界最好的经济要服务于全世界。当你在心理上有这样的态度,你将来做的机会确实是很大。

微信图片_20190729114204.jpg

未来的投资方向

艾诚:我们今天这个环节的命题作文,科学复兴下的投资机会,我们应该都是相信这个大方向的,方向比速度重要,投资机会在这个被称为资本寒冬的年代,两位是怎么计划自己的下一步的,确实现在的投资环境应该是蛮谨慎的。

林嘉喜:5G我们现在走在前端,这里我们做一些探索,因为我们原来投大消费里文娱板块是我们看家的本领,比如说我们现在开始投资云游戏,所以我们最近投了一个公司是做云游戏引擎的。还有是自动驾驶,我们也投了像中科慧眼这样做自动驾驶系统的公司。所以有梦想的公司还是可以继续投资,不存在寒冬

其实计划没有太多变化,梦想不会经常变的,因为几个大的梦想方向,模式型的投资我们也会继续,它的方向其实就是物美价廉

艾诚:人活着都有什么大的梦想方向?

林嘉喜:我想是改变很多行业不合理的模式,我们依然会支持,让用户能够享受物美价廉的服务,甚至有一些免费的普惠服务,这种当然要继续支持。刚才说的自动驾驶、云计算,是让整个人类效率提升的,因为有一点我是有切身体会的。他们老问我人工智能加机器人以后会让很多人没有工作,我的理解是人工智能加机器人以后在某个节点会解放人类,人类主要是体验、享受兴趣爱好、艺术创造。所以不会导致我们失业,只会让我们不用干繁琐的活儿了,可以做一些我们感兴趣的事,这反而更容易出梦想家。

艾诚:仲雷老师聊聊您的下一步计划,因为您回国是2009年,跟长城会的历史也很接近了,移动互联网大家都觉得红利尽了,有很多的跌宕起伏,你有没有发现一些规律是未来您在布局投资时可运用的?

仲雷我觉得投资这件事情,在某一个短的时间内有的人会有非常好的回报,但是关键是长期下来能不能做。这个里面的工作方法其实是不一样的,就是要做到你有个永恒的东西,但是同时你也要与时俱进。

如果你今天问我未来的十年长成什么样,我记得刚才有人在墙上放未来的片子,看上去有点像科幻片,未来肯定不是长这样的。我们今天其实是生活在十年前的未来,我觉得有很多的东西从表面上看没那么大的变化,可是每个人都觉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是因为每个人的沟通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因此我们的商业它到达你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未来的十年怎么做投资,我跟大家说一件事,第一个我觉得没有一个人有水晶求可以告诉你未来十年长成什么样,所以说未来的不确定一定是一件确定的事。

今天在推动未来变化的事不是一个,是很多个,有人讲IoT、AI,讲很多的技术,似乎都在蠢蠢欲动。可是更有趣的是,这些和其他领域放在一起,会碰撞出很多的东西,比如神经科学和云和AI在一起,其实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工作方法,比如像现代制药,其实AI在背后做了很多工作。我觉得AI这个词用的过多,实际上大家的理解应该是这样的,有很多技术手段和方式在科学的推动下在出来,关键的是优秀的创业者是不是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创造出一个伟大的企业。

我们自己内部有一个方式,我们把它叫做神经网络方式,我们每个人看一个技术看得很深,对于自动驾驶我们是看全球图谱的,看中国企业和世界企业是怎么竞争的,谁有优势。这样下来每个礼拜至少有一天从早上到晚上不离开就讨论大家都发现了什么事,同时大量地访谈企业,虽然我们一年只投5家公司,但是一年差不多见400-500家企业的创造者,而且这些公司都有一定的规模。

所以投资在未来的十年里是非常难的事,不是因为GDP的增长,不是因为大家收入的增长,不是因为我们有便宜的劳力而带来的这些机会,这些机会就是他看不太清楚,你不做研究是不知道有这么个巨大机会出现的,等到出现后大家就明白是个很严重的事,要做大量的事。

我们老觉得投资是把钱给别人其实是不对的,投资也是一门生意,我们今天投的公司要求他们有先进性、创新,什么时候我们问问自己到底要有哪些创新,如果我们今天的投资还跟三十年前的投资方式方法、技术手段一样,那你就一定会落后。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