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搜索,自研游戏,字节跳动在“斗百度,战腾讯”的道路越走越远

创客猫 · 2019-08-12 17:06

字节跳动正在一步步修筑自己的护城河。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频频被曝出即将IPO的消息。这家估值750亿美元的小巨头,无论是选择纽约或香港,还是科创板上市,都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

作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创新企业之一,从今日头条起家,之后推出了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飞聊等产品,字节跳动从BAT的格局中撕出一道口。据字节跳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抖音日活突破3.2亿,字节跳动旗下产品总日活超过7亿,全球月活超过15亿。

信息流、社交、游戏、搜索...字节跳动一步步走上了“斗百度,战腾讯”的道路。

20190410055932325.jpg

斗百度:信息流、搜索

8月10日,头条搜索正式上线,slogan为“搜你想搜的”。不过目前在手机应用市场还未看到相关APP上线。

此前7月31日,字节跳动旗下微信公众号“字节跳动招聘”的推文《这里有一个打造全新搜索引擎的机会你要不要?》,披露了关于搜索团队的诸多信息。上线搜索业务,这次字节跳动颇为高调,据说已经布局这一业务两年多了,在今年3月头条全网搜索也静静上线了。

据招聘推文显示,该搜索部门是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懂车帝等多款app强有力的“幕后支持者”,支持着字节跳动全线产品的搜索功能,强调了是全网搜索,并指出团队有从Google/百度/Bing/360搜索团队的搜索技术骨干。

从全网搜索来看,这与百度、搜狗、360等搜索引擎没有差别,但从起步来说,字节跳动晚了不止一点点。正如字节跳动搜索团队员工“赵同学”说的,“我们有很多事要做,很多事也是刚开始,从爬虫、内容到最后的排序、展现,还有基础设施和架构。对于发展,首先我们需要追上别人,甚至弯道超车,然后跟上时代,甚至引领时代。坦白说,我们距离理想的搜索引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有几位老大哥在前面挡着,字节跳动的搜索之路确实还很漫长。

但也并不是全无优势。据投资界报道,字节跳动一个不容忽视优势在于,从前的主流业务积累下了海量的用户数据和信息,且靠着多年来技术沉淀下的用户个性化标签,将使得商业化基础变得诱人——广告信息的推送更加“千人千面”且精准。

进击搜索,也就意味着与百度的核心业务正面冲突。早在今年4月,百度就以不正当竞争起诉了今日头条,要求赔偿9000万,并且连续30天在其APP以及网站首页道歉。起诉理由是头条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TOP1”是百度2017年初推出的“搜索结果首条直接满足”搜索产品的简称。

而今日头条也积极应诉,同时称因发现百度在搜索中窃取了海量抖音短视频,所以抖音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百度诉至法院,要求百度赔偿9000万元,并在百度首页连续道歉30天。

这并不是双方第一次对垒。在信息分发这个“战场”,双方也是一直“交战”。

百度的大本营一直是“信息分发”:让用户高效地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也让信息发布者高效地接触到目标读者。在PC时代,百度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门户网站,并且几乎取得了完胜。但在移动时代,百度的流量基础和变现模式不断坍塌,给字节跳动这样的竞争对手留出了大片空间。字节跳动清醒地意识到:“信息分发”这门生意没有衰落,只是实现方式从“搜索”转向了“基于算法的信息流”,而这也是今日头条一直推崇的“算法导向”。

另外,“头条号”在众多自媒体平台也是佼佼者,能够面向字节跳动旗下的多个媒体渠道进行智能化推送,并允许自媒体分享由此产生的广告收入。之后百度推出“百家号”也一直在对标头条号。双方在内容生态的布局上也爆发了公关大战,你来我往“呛声”不断。

信息流与搜索的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今日头条跟百度在业务上的高度重合,也注定了这两家公司的竞争会绵绵不断。

战腾讯:游戏、社交、短视频

除了“斗百度”,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头腾大战”也很是精彩。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最有希望的一款自研重度游戏产品最快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推出。

报道称,字节跳动在内部开启了一项名为“绿洲计划”的自研游戏项目,有四款项目正在研发中。与此前该公司开展的小游戏和休闲游戏不同,“绿洲计划”主要针对的是重度游戏的开发。

该自研游戏开发项目团队目前人数超过百人,负责人则是来自完美世界的王奎武。字节跳动曾收购了两家游戏公司:上禾网络与墨鹍数码,而此次正在团队研发中的新游戏也有这两家公司的参与。此前,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布局只是上线“今日游戏”进军休闲小游戏,以及尝试游戏独家代理和联运业务,比如与电魂网络旗下天元工作室合作《怼怼三国》等轻游戏。

据游戏市场分析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去年腾讯游戏收入继续排名全球第一,占据全球游戏收入的15%。字节跳动抓住这块“肥肉”,进击游戏,也说明了“头腾大战”多了一个“战场”。

为了在游戏领域布局,字节跳动已经开始实施挖人计划,目标基本集中在几个头部游戏厂商身上,包括腾讯互娱、网易游戏等。

据界面报道,2018年字节跳动的收入还没有达到预计营收的下限500亿元,主要的营收来源是广告业务。但当字节跳动获得了足够多的流量之后,寻找变现的方式尤为关键,游戏可以算是变现潜力最大的一个领域。并且,字节跳动系产品的天然特性在于其娱乐基因、圈层认同和碎片化时间,进军游戏则能让字节跳动产品打造的流量矩阵获得了变现出口,从而形成流量到收入的生态闭环。

此前,字节跳动通过旗下的抖音、西瓜直播等平台对游戏内容进行直播,从而吸引流量,包括《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等腾讯旗下的热门游戏。对此,腾讯以侵犯其著作权、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西瓜视频的相关运营方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西瓜视频App立刻停止直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之后,腾讯连续对头条系提起多项诉讼,涉及《英雄联盟》《穿越火线》等多款游戏。

所以,通过自研游戏既可以从根源上解决版权问题,又能给自身的视频平台提供足够的播放内容。

“头腾大战”之前的战场是在社交、短视频领域。

Trustdata报告显示,2019年Q2,头条系应用抖音杀入移动应用TOP5,位列第五,打破多年固有格局。此外,抖音还荣登综合视频+短视频领域榜首。

从2017年开始,每隔几个月,抖音的流量都会剧烈攀升。无论男女老少,都沉迷其中。抖音的强势崛起,直接痛击了腾讯,不仅抢夺了用户时长,而且,短视频也是腾讯的硬伤。即便今年以来,腾讯给了微视很多资源,但目前看来还没有发展得很理想。所以,在抖音的问题上,微信也多次“封杀”。

当然,作为熟人社交的一把手,微信的地位目前是不可撼动的。字节跳动也试图搭建自己的社交账号体系,但从飞聊、多闪来看,想要在社交上分走腾讯的蛋糕,还是很有难度。不过,从抖音跟微视的发展对比来看,腾讯确实要反思微视一直扶不起来的原因。

投资扩张

作为“小巨头”,字节跳动也有自己的投资布局。

在投资方面,除了与自身业务相关的内容资讯和社交领域,也有游戏、教育等其他投资领域。

文娱传媒一直是字节跳动的主要投资重点。比如华尔街见闻、极客公园、机器之心、新智元、财新世界说等资讯媒体,快看漫画、声影动漫等原创漫画平台,游戏短视频MCN薇龙文化等。今年3月,字节跳动入股艺人经纪公司“泰洋川禾”,进一步布局经纪领域。

虽然也推出了“多闪”等社交产品,但字节跳动的“社交梦”可不仅于此,在此前就投资了众多社交产品,比如图片社交花熊、视频社交产品老友科技、私密家庭移动社交安心家庭、校园答题社交summer校园、K歌社交软件音遇、社交工具faceu等。

游戏领域,在自研游戏之前,字节跳动就投资并购了一些公司。今年3月,字节跳动通过旗下公司100%控股三七互娱旗下上海墨鹍,之后又入股了一家游戏公司——上禾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在教育行业,字节跳动2018年5月推出了面向4-12岁孩子的在线英语1对1学习平台“gogokid”,同年12月推出了聚焦在线英语培训的“aiKID”,今年5月再推出了面向K12阶段的教育产品“大力课堂”。另外还投资了智慧校园解决方案提供商“晓羊教育”、美国的互联网大学Minerva,以及投资“一起作业”,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等。而今年收购锤子科技团队,也是看中其在硬件领域的人才储备及经验,希望将其应用在教育硬件领域。

出海是当下一大热点,字节跳动自然也不会错过。早在2017年,字节跳动就开启了海外高速扩张模式,包括推出了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和抖音海外版TikTok,还收购了短视频平台Flipagram、移动新闻服务商News Republic和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等。其中,Musical.ly2018年8月在全球范围内并入TikTok,成为了字节跳动出海的重要立足点。如果没有Musical.ly带来的巨大用户基础,就没有TikTok的今天。

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投资团队的领导者是2011年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硕士毕业的严授,其在Monitor Group(摩立特集团,后被德勤收购)工作近两年后就加入了腾讯,之后于2015年10月加入字节跳动。

可以看出,除了与自身业务能产生协同效应的投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不断扩展自身的边界,通过投资来弥补自身的弱点,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显然,“APP工厂”并不是字节跳动的目标,它想要的是可以排上号的新一代巨头。

参考资料:

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字节跳动的神话与现实》

界面新闻:《字节跳动进击游戏:“头腾大战”的下一个战场?》

全天候科技:《进击的字节跳动,狂野的投资版图》

投资界:《5年投资项目近50,解码字节跳动资本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