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刷新
释放刷新
正在刷新
  • 刷新
  • 倒序

2018-12-05 10:13:18

12月6-7日,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贸易发展局及香港设计中心合办的“第八届亚洲知识产权营商论坛”将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创客猫作为合作媒体将到场进行图文直播报道。

2018-12-05 10:15:02

大会流程:

09:30–11:00 

开幕式以及主题论坛I – 与知识产权决策者对话:全球知识产权生态系统发展前瞻

地点:展览厅5F-G主论坛室

讲者包括:香港贸发局总裁方舜文、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王彬颖、世界贸易织产权部总监Anthony Taubman、东盟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轮值主席Freddy Harris、以色列专利局副局长Jacqueline Bracha

11:30–12:30   

主题论坛 II – 在新经济中保护企业品牌的高效策略

地点:展览厅5F-G主论坛室

讲者: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张为安、雀巢公司研发及知识产权部副总裁及总法律顾问Philippe Lucet、宝洁公司知识产权资深法律顾问David Upite   

12:30–14:15

专题演讲 – 知识产权与创新:塑造社会及科技发展新形势

地点:会展中心旧翼2楼会议厅

讲者:蚂蚁金服副总裁及知识产权首席法务官白建民博士

2018-12-05 10:16:27

大会流程:

14:30 – 16:00

1、IPHatch香港启动礼

地点:展览厅5F-G研讨室 C

讲者:Panasonic 首席知识产权专家Yoshinori Nakagawa、诺基亚科技亚洲知识产监管部总监Jari Vaario、Piece Futur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son Loh

2、跨界IP时代:影游联动再创新

地点:展览厅5F-G主论坛

讲者:华强方特集团执行总裁及方特动公司董事长丁亮、艺恩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郜寿智、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伟明(喜羊羊之父)、中手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冼汉廸、中文在总常务副总裁谢广才、盛大游戏首席执行官兼董事谢斐、阿狸原创作者兼梦之城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徐瀚

2018-12-05 10:17:41

微信图片_20181205100602.jpg

2018-12-06 09:30:28

ckm-1.jpg

2018-12-06 09:46:26

香港贸发局总裁方舜文致辞

ckm-2.jpg

2018-12-06 09:58:47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致辞:

IP是知识产权,也是产业,这个跟企业营商有紧密关系,我们需要这些信息跟IP结合在一起,扩大IP的商机。我们有各种讨论话题,在带来商机的同时,创新可以帮助我们来推动IP,这是我们发展的重中之重,我们非常高兴本地发明者展示了新的100多项发明。有个发明可以帮助近视的儿童,获得了大奖,得到了专利,在香港和美国澳门也注册了专利。今年7月份也推到了全球大部分市场。我们的创新不仅需要好点子,发明者可以使用发明的力量,也需要社会的力量。IP跟创新的结合可以推动营商的发展,推动社会的发展,中国内地是IP最大的市场,2017年大湾区申请超过全球其他三个湾区。IP跟贸易也是重要的内容,IP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专利对一带一路的创意很重要,一带一路跟大湾区的战略会给香港带来很大的作用。我区政府会加大投入,推动我们的科研能力,把发明的商业化采取措施,保护专利者的合法权益。在100个国家和地区里,香港在IP的保护排在第九位,我们希望在明年推出专利资助项目,推动香港进一步成为创新中心。

ckm-3.jpg

2018-12-06 09:59:51

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致辞: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参加本次论坛,经过几年的发展,论坛影响力日益加深,聚焦IP跟营商的重要作用,促进经济发展。IP成为内地完善产权制度的重要部分,为营造国际营商环境发挥作用。

知识产权保护,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不断完善司法制度,加大知识产权保护,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中,内地排在17位。为在华营商的外商提供良好的环境。体现外商对内地市场和知识产权保护的信心。知识产权运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知识产权产业得到培育壮大。国家知识产权局今年进行改组,实现了对商标、专利等的统一管理,加快知识产权体系建设。近年来特区通过严格的执法,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等,为特区的经济发展提供有效的支撑,贸发局为海内外两万多件专利商标提供交易平台。

国家知识产权局将积极在人员培训,专利审查提供积极帮助,促进特区湾区的良好营商环境。

ckm-6.jpg

2018-12-06 10:07:53

主题演讲: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王彬颖

世界贸易织产权部总监Anthony Taubman

东盟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轮值主席Freddy Harris

以色列专利局副局长Jacqueline Brach

ckm-16.jpg

2018-12-06 10:11:35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王彬颖:

大家上午好。很荣幸参加本次论坛。个人来讲,我在论坛上分享是第五次,我觉得自己是对这个论坛忠实的粉丝和支持者。我觉得这个论坛已经变成香港的发展,中国的发展的靓丽名片。本次会议非常重要,而且每次会议都有自己的重点,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不仅有政策制定者,尤其是业界也注意到本次论坛。知识产权曾经和过去都跟创新有关,我们的使命也是创新为基础的经济中,创新是重要动力,减少贫困,改善民生的重要动力。

知识产权跟创新的关系。根据全球创新指数,2018年,其中包括了124个经济体国家,重点放在几个项目,十年多来全球整体的经济发展不平衡,我们希望这种情况能够保持他的增长,全球的增长和创新在不断发展,帮助在能源发展,解决环境问题。中国的崛起提供了榜样,中国在今年成为第17位,短短三年内,从37位变成17位。另外,发达的经济体容易靠前,确实,创新是发展的重要动力。区域之间创新的差距仍然巨大,这需要各个政策制定者要重视的问题,业界要重视,因为这对于人类的进步是个重要的问题。

最后,大部分的这些发明国家,都进入了前十名,意义重大,我们保护创新,我们组织全球的保护系统已经遍布全球,在过去的五十年中,我们的发明已经进入全球的价值链。

ckm-9.jpg

2018-12-06 10:21:16

王彬颖:

现在说些IP的最新数字,到2017年底,IP的申请317万的创新申请,关于设计的申请,120万个,说明了创新的活动非常活跃,也是进步的推动力。尤其在商标方面,这是品牌的专利内容,申请连续8年增长,66%是亚洲申请,7.7%是欧洲,9%是南美,在各个国家之间,专利申请跟国家发展紧密相连。发展中国家对品牌和商标投资很多,全球的品牌投资在2001年,达到4600多亿,这个也是今天活动的主题。

WIP在全球有个工具,20世纪开始变得有效,现在开始实现全部权利,现在有103个成员,在我离开日内瓦参加这个会议前,刚有个第103个会员。我们这个系统覆盖了大部分国家,海牙的工艺设计是另外一个系统,成员还不多,希望还有更多的国家参与进来。

亚洲也是最活跃的区域,我们有三个,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中国,一个是韩国,这个IP申请反复增加说明对创新的重视,同时也有挑战。

2018-12-06 10:28:21

世界贸易织产权部总监Anthony Taubman:

ip跟贸易合在一起,来到世界上最有创意的地域,香港经济的开放性和动力,和富有挑战的环境里,有效的机制,提升的竞争力,对香港在IP方面的创新有帮助。我刚才讲的,我想介绍70年的历史,我的主题就是要协助了解贸易跟IP之间的关系。IP最初是看为问题来处理,排除在贸易外,慢慢大家知道他是增值的服务,了解到贸易的无形价值,尤其在服务方面。今天可以知道ip就是贸易的本身,贸易的定义一直在改变,我们需要新模型了解来自贸易潜在的定义,就像他们之间是紧密相连的。IP可以登记,但不要干预贸易,这是之前的规定,世贸的前身就是一个更广的法律法规去管理当时的经济体发展,当时的想法也不是把IP跟贸易一并来谈,自从70年代中,越来越多对假货的重视,有些贸易不是好的贸易,他们卖的是假货和山寨货,所以会考虑怎么处理,但还没有共识。在1968年开始讨论,当时的经济体就说如果不把IP考虑在内,就不会参与多边贸易协议,现在看到两者的关联,这种洽谈已经把IP放在要谈的清单上,但还要好几年大家才知道这个的含义。1994年我们达到这个协定,这个本身说明我们现在把ip跟贸易之间的理解,在日内瓦,那时候可以聚焦贸易的有形的讨论,现在有更新的方法去讨论,但那时候没看到。

ckm-11.jpg

2018-12-06 10:38:04

Anthony Taubman:

这是世界贸易链的价值所在,调查科研和品牌宣传等,IP的重要性也来越凸显,前景是怎么样,世贸组织的报告,我们现在聚焦看下贸易的数字化,科技对贸易带来的影响,这个报告具体的IP问题,提到我们共同面对的挑战,本国和国际的贸易都有影响。IP跟版权方面,我们可以纯粹为ip产品进行交易,20年前才开始,ip的所有权在20年前在主要并购里不是重要的考量,但现在是了。

在ip授权方面,在法律上,ip还是有地域性,面对全球无缝交易,我们要怎么对待?我们怎么了解侵权,有什么补救?互联网提供者扮演什么角色,大家都在努力做多边协议。在数字年代之前的协议还是否适用,还是要重新制定,香港要发展成为ip的交易中心,这是很重要的模式可以通过这个来了解ip的可贸易性。最后有挑战,这是无形的,授权看不见,但是我们要跟踪他的方法不够了,怎么确保这种交易是公平的,需要了解这是一个合法的交易模型,在ip的交易里的贸易怎么达到可交易性。创业加创新,怎么提供环球的机会,有什么不必要的限制,让他们接触更多的社会。

2018-12-06 10:44:28

东盟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轮值主席Freddy Harris:

我们觉得IP五大论坛有很好的数据库,很好的讨论。IT系统必不可少,相信五年后都会上线,不会有人工操作,还有基础设施,还有人力资源,有些国家还有商家管理,我们人才缺乏,我们要培养人才,但预算不够,有些国家要重新改变结构,把所有出版商标等集合在一起。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建立机构,并且能够促进ip的发展,获得收入。我们必须要统一东盟的发展,一些基本条件,我们很难和其他国家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要保护本身的利益,同时要更加简洁的专利申请。

我们要重视工业设计,如果讲到ip,一个是申请系统,最基础的,没有可靠的数据库的话,我们就不能提供很好的服务,我们应该和其他国家形成网络,第二是商业化,意味着ip没有实现商业化,就不是ip了,最后就是执行的问题,执法就是意味着跨境执法,这是问题所在。比如中国产品出口到印尼,在专利商标上出现问题,这些都有可能出现。如果没有很好的系统就无法执行。还需要大学,印尼有很多大学有很多版权研究,学生发表论文,却没有在我们办公室登记,我说,这是个论文,你把论文放到图书馆,有的人可以读到,我跟大学说,你们要改变思维,很多大学都开始这么做了。

ckm-14.jpg

2018-12-06 10:54:48

Freddy Harris:

一个产品有很多专利,专利是要保护人的,比如DVD的复制也是侵权,现在都是数字化了,意味着出现侵权,就必须要各国之间合作。版权系统是人们所需要的,这么一个证书。大家可以看到去年五千多个。

挑战,IP在数码时代的挑战,第一个是使用软件,技术,网络可以通过重新组合就可以有新的发明。全球标准化的问题,要加快国家标准的问题,还有认证,创造新的市场,这就是我们的观点。

2018-12-06 10:59:43

以色列专利局副局长Jacqueline Bracha:

介绍一下以色列专利局的发展和挑战,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检查和登记专利设计商标来源地。我们也做司法的程序,包括取消,跟单方聆讯等。

大部分时间要找到好的质量,贡献,怎么做呢?有一些答案,我们在所有版块里都有专利设计商标都有很好的指引。我们也有质量控制,这跟我们国际跟国内工作都有,我们的检验人员也给他激励,我们也有ISO9001的检查,我们要推出评估的过程,不简单,在立法过程中让公众认识很困难,我们有公众,有发明家,有医药公司,还有很多,这里的身份有很多,我们希望让所有人都参加,讨论有关不同的法律法规的改变,还有不同的看法。

有效性,大家都有同样的目标,了解透明的过程,我们通过立法来做,这个不容易,通过参加一些活动以来提高我们的有效性。

ckm-17.jpg

2018-12-06 11:09:41

Jacqueline Bracha:

我们尝试要用一个更加友商的环球ip机制,在登记方面要更好,加强我们版权局的能力和知识。政府之间跟国际的合作,ip已经是无界限了,我们要更好的服务才能更好的创新。

2018-12-06 11:52:56

主题演讲: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张为安

雀巢公司研发及知识产权部副总裁及总法律顾问Philippe Lucet

宝洁公司知识产权资深法律顾问David Upite 

ckm-20.jpg

2018-12-06 11:53:13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张为安:

设备供应商把产品给了假冒者,中国的假冒者跟上海供应商有什么关系,我找到了供应商,我们跟警方合作,给国务院写建议,在十天内,政府就在17个省份开始打击假冒者。

警察帮助调查,能够行动,是因为副总理下了指示,应该让警方代表我们公司,他们很棒,他们不了解我们的产业,我写了一些问题,他们就开始处理,开始审讯。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假冒者深入到制造链里,我们在制造链里有漏洞,我们要补上。

所有的国家的领袖都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企业,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做好,第一要建立行效,第二我们成为有影响力的公司。外国制造商来国内建立代表处,进出口的博览会上,他们要有好的印刷和其他资料,把生产做好,运出去,给其他的客户。以前很容易找到,现在不行,他们会放在监视中给你报告。一步一步这些商品会运到目标市场。我们在生产和目的国之间如果不能采取措施,我们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还有电商,自贸区等,问题更加复杂。制造商可以建设自己的供应链,我们必须要建立联盟。

ckm-23.jpg

2018-12-06 12:00:13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张为安:

我们建立一个标准,让成员投票,提供成功的案例,让大家一起学习。右边的照片是第十八次年会照的,宝洁是其中一个。

我们必须要把中国拉进来,我们就变成了专利创新委员会。电商方面,比如阿里巴巴,有投诉,他们看了后有假货,那他们可以采取行动,如果法律生效,涉嫌侵权的话,他们否定的话,那我们就要采取行动在15年内,不然电商就要撤回他们的声明,这对中小企业是重大的头疼事情。如果没有阿里的支持,15天根本不够,哪怕线上侵权不能停止,这个品牌的保护现状的措施都要在中国地域里才有效,但我们是全球性的,这就是我们要处理的问题。

如果一个卖假货的人,他不承认,他知道这是侵权,只要提出他是从别处购买的,就让执法者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他不能卖而已。商标现在还不是犯法的问题,商业秘密在中国的犯罪不是行为而是后果,现在执法者不想参加这个公众里,他的法律条款,要包含社会主义社会的知识,在他们的概念里,跟ip没有关系。所以先辨认出ip所有人,让他参与宣判。上海的执法当局在5月份,给上海检察官发了通知,如果在案情里,有品牌的所有者,要找出他,有个建议。

2018-12-06 12:08:41

雀巢公司研发及知识产权部副总裁及总法律顾问Philippe Lucet:

在新的科技领域,用科技做宣传的权利保护。创新是最主要的推动力,创新速度在加快,有很多不同的科技在发展。数字化影响所有的业务,业务是快速的增长,面对新的竞争者,跨境的贸易越来越多,规管也越来越多。在线的侵权有越来越多的渠道,我们律师要保护好的竞争位置,要做到,第一,速度,创新的速度。第二,有弹性的ip保护机制,最后,需要更强的执法。你看我们的生态系统,加快ip的保护周期,跟上创新。

分析市场,开始有资料,用到产品上,开始ip的保护,这些是我们专利版权商业秘密等。我们需要ip的战略,让我们去聚焦,去跟得上。我们很相信,我们应该未来有的保护,最起码是全球性的,如果有长期的保护,要保护的元素,市场的板块,而且我们也要阻止竞争对手,这个周期很长,可能要四到五年,才能申请到补贴,最后才能商业化,加起来要八到九年,所以我们要加快。

ckm-22.jpg

2018-12-06 12:13:34

Philippe Lucet:

我很相信科技,我们可以用AI跟大数据跟自动化,让我们的律师可以聚焦增值服务,我们也可以用ip来推动我们的业务。比如数字的挖掘,有时不知道商业机会,我们也在资产负债表里,ip可以是无形的资产。最后要变成第三方的资产,加大我们的收入。最后我们已经开始用预计模型,我们要预计新型科技的态势,估计我们的版权组的适用性。用电子方式来搞清楚有哪些ip,搞清楚新的好处,有些公司已经开始做了。

我们也希望建立开放创新的生态系统,过去完全依赖内部发明,但是这样可以保证比较好的ip的管理和保护,我们需要雇佣相当的人才,现在我们要搞清楚是短期的创新还是长期的创新,我们正在创造这种心态系统,希望有律师在有好产品设计时就跟发明者谈判,形成ip的协议。

2018-12-06 12:22:58

宝洁公司知识产权资深法律顾问David Upite :

宝洁是全球公司,我们是在整个产品系列中都要打假,我们是一个多功能的团队,有研发人员 律师等。努力保证消费者不要受害。

和其他一样,假货影响着快消产品,消费者买到假货,付出的价格是一样的,但是使用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更加简洁的制造让假货更加难以识别,这是欺骗消费者的行为,削弱消费者对我们公司的信任。这是对我们ip的盗窃。我们在这些方面有很多投资,建立品牌的信任度,不希望假冒品影响到我们产品。

我们有很大的品牌保护策略,过去我们是缴获,但是现在假冒产品有很多,我们的策略仍然很简单,就要打击他们的供应链,让我们的产品更加容易识别出假货。

我们希望可以打击假冒者的供应链,关闭假冒产品的供应商,定期检查,在过去的合作中,我们跟全球的执法者合作,关闭了27个假冒的生产厂,其中200多家影响了我们每家几十万美元的损失。我们要假货撤出商店,在网上已经撤销30多万种的假货的销售。

ckm-19.jpg

2018-12-06 12:28:28

David Upite:

我们每个月都会对网上的销售进行检查,打击在不同网站平台的假货销售者。在不同的平台上找到假货销售商,把数据结合一起,更容易找到他们。不能孤军奋战,要加强第三方能力,提高公众认识,政府,销售商,制造商,和消费者的认识,我们和政府和执法部门合作,才能打击假货,任何执法部门的大家都要跟品牌方在一起,支持执法部门,找到假冒者,能够识别打击捣毁造假点。我们也给消费者提供培训,我们也跟协会合作,他们可以宣传最好的做法,召开会议,可以让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了解假货的坏处。我们和分销者和消费者合作,我们可以帮助他们避免买假货。

我们在设计上和概念上都下了功夫,使得假货不会达到消费者的手里,开发工具箱,还有智能应用,让假货可以很快识别出来。

2018-12-06 12:33:12

上午直播到此结束!

2018-12-06 14:38:40

下午直播现在开始。

2018-12-06 14:38:49

讨论嘉宾:

艺恩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郜寿智

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伟明(喜羊羊之父)

中手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冼汉廸

中文在总常务副总裁谢广才

盛大游戏首席执行官兼董事谢斐

阿狸原创作者兼梦之城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徐瀚

ckm-26.jpg

2018-12-06 14:39:39

中手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冼汉廸:

我很喜欢玩游戏,大学读计算机,我对ip初步有了了解。1997年回到香港,很早的科技年代,没有太多发展机会,我一做做了十二年金融工作。09年,去了深圳,找到一些合作伙伴,成立一个游戏公司,中手游,三年前成立基金公司,专门投资IP。

我的游戏公司09年在深圳成立时候其实是功能机的年代,我们做了几块游戏,原来还是可以赚钱,然后就不做投行。怎么做大业务?功能机不是游戏好就可以赚钱,而是把渠道做好,我找了一个股东进来,是一个台湾芯片公司,做CPU,2010年我的利润就过亿了,我的梦想就是想公司上市。我在2011年筹备上市,2012年我们公司去纳斯达克上市,融1.4亿美元,然后发现这是不容易的开始。我们以为上市后事情就简单了,但功能机已经结束了。行业很多伙伴都过渡不到智能手机里面。我们要转型,每个季度都要公告业绩,我们不如做不一样的游戏,智能手机年代跟全世界公司PK,我们体量要够。我们把大部分的钱放到IP里,我去美国,跟迪士尼,华纳兄弟等合作,在中国打开市场。在盗版很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IP,说服一些相信我们的人。我们第一个IP是小黄人,我们把很多时间放到ip游戏里。我们收益市值也慢慢提升。2014年就是独角兽的规模,也成为ip游戏的第一,发行等第一。

ckm-24.jpg

2018-12-06 14:45:29

冼汉廸:

我们专注ip游戏,找到一些明星,我们现在有2亿注册用户,在这个领域比较好的公司,15年私有化,在回归港股的过程中。日本很多漫画都在我们的手上,还有美国的也有很多,内地也是。ip游戏ip还是人家的,我们应该有自己的ip。ip是很难自己获取或者孵化的。我跟日本人合作,越往后代价越高。所以在今年5月,把台湾的上市公司跟国内的子公司都入股,手上有好几个在中国内地有影响力的ip。

我们现在拥有自己的ip 的公司,我们也成立基金,15年成立,我们的合伙人都是有9年的合作基础,一半时间我们做投资,一半玩游戏。我们不仅带钱,还带经验,还有跟BAT的合作渠道经验,融资经验等。这是我们的附加价值。过去三年我们讨论很多ip,同时也投资细分领域的渠道,形成生态。我们在行业里一直在寻找好的ip公司,跟他们一起成长,我们作为战略投资人,我们不控股,但是适合的时候也可以控股。

2018-12-06 14:50:17

艺恩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郜寿智:

我们聊怎么样做跨界价值的开发融合?从文学改编成为游戏的趋势,包括各个作品,ip的改变来看,游戏类改编里没有显著的成长,还有下滑的趋势。背后更多的是用户角度,还有原著粉对改编的接受程度。各个年龄层的接受成为是有50-70%,游戏的是20%。改编趋势显著还是在影视领域,尤其是网文改编影视剧。版权收入在13.5亿,网文占到76%,由于各种政策变化,主体的市场活跃度有影响。

改编各种作品,从总体数据来看,头部前二十,传统剧集播放超过250亿,纯网剧是30亿,相比较而言,文学改编成游戏不太活跃,更多趋势是像电影,综艺,电视剧,在游戏改编都收到欢迎。类型更多集中在玄幻幻化、现代言情,像熊出没,花千骨、奔跑系列。改编游戏也能取得比较好的用户活跃度。

ckm-25.jpg

2018-12-06 14:55:19

郜寿智:

问题:跨界改编,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比较短,分流了大众的吸引力。未来怎么样做跨界改编?我们专注娱乐数据,给大家一些简单的参考。年轻人群对改编的吸取响度较高,尤其是集中在冒险热血方面,95后种类偏好更加关注校园二次元等,除此之外,题材新类型比如玄幻科幻,提高了五倍。

最后回到市场角度,给改编的建议。首先,成功的改编要在ip的影响力选择,以及创新层面。国内ip的培育的周期还是很短,成熟的ip要有十年的养育,国内还是在几千万的粉丝用户就开始着急进入变现改编阶段。在经典作品,像三国等,已经泛滥之下,要选择科幻的题材。

改编类型的匹配度上,电影票房为例,不是一定适合改编,这些都是做改编中怎么样避开的坑。

2018-12-06 14:59:39

盛大游戏首席执行官兼董事谢斐:

关于ip融合的话题,参加这个会议的大多是来自动漫文学游戏影视的专家,今天可以看到一个趋势,整个ip产业的发展从这些泛娱乐的范畴渗透到文旅、新零售等形态中。为我们ip发展增加了厚度,也为整个ip融合更大范围产生更多的机会和想象力空间。

在我们探讨这个主题中,盛大游戏是一个比较有发言权的企业之一。原因是盛大游戏是中国老牌游戏公司之一,20年见证了整个中国游戏产业的历程,在ip中也是第一批探索和实践企业之一。什么是成功的ip?不同人有不同的回答。可能是更重要是流量、变现能力和热度。我也有短视的判断,两年前,内部讨论过,问过我同事,我们这个ip今年会是成功的状态吗?产生的收入有多少?当时的资深同事思考后认真回答,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讨论收入,我想成功的ip是有温度的,一个ip成为可持续的信仰,凝聚了正能量上进心的信仰,当这种信仰建立了,收入和商业模式就产生了。我很认同,这就是真正游戏人的情怀,也能被我们游戏用户所接纳的情怀。

ckm-28.jpg

2018-12-06 15:05:18

谢斐:

传奇世界感受到兄弟情时,ff14里看到小姐姐非常温暖相互帮助支持时,当我们开了ff14主题馆的时候,组织见面会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很简单确认一下眼神就知道那就是他们的小伙伴,在现实中也会很快成为朋友。所以我想这超出了游戏本身的概念,逐渐成为情感的依赖,这种有温度的信仰,和大家对价值的认同,才是ip成功的核心,也是我们探讨的ip融合的话题,在更大范围里能够融合的基础。今天看到很多大投入的ip作品,进入市场没多久就失败,就证明我们今天一味追求流量变现很难被市场接受。

在基础操作层面,不同产业的跨界合作,有很多技术的合作方式,我讲更多的是,回归什么是成功的ip的初心。除了有温度的价值认同,还有一点,这个ip是不是还有持续创新的能力,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能不能得到用户的认可。也就是经典。

我们的产品体系里,传奇世界已经有14年历史,彩虹岛11年,泡泡堂冒险岛11年,热血传奇18年。这些可称为经典ip在我们的产品体系里,都在我们金字塔的顶端。实际上一款游戏产品,电影也好,产品本身的生命周期有限,但ip生命周期是无限的。

2018-12-06 15:09:59

谢斐:

经典从某种意义上就跟梦想一样,会越来越珍贵。我们这代人推动今天中国快速消费的趋势,他们希望tfboyz的演唱团,也喜欢奇葩说的辩手,也喜欢创造101,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用户发生 很大的变化。我们这样的老牌公司就要不断创新,来满足年轻人的需求。

在快速消费时代,热度也会快速传播,我们很有信息能把快速消费的产品变成一个经典。在ip发展过程中,有热点的价值认同,把ip经营成经典,还有一点,就是技术的进步,科技的进步带动了产业的发展。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停止奔跑。

ckm-29.jpg

2018-12-06 15:17:58

中文在总常务副总裁谢广才:

这两年ip提烂了,ip狭义来说是版权。讲到四大文化,美国的大片,韩国的韩剧,中国的网络文学,日本的动漫。我们最早是通过跟作者签约,我们最火的作者合作了十四年,包括跟国内的60多家出版社合作,还有370万的写手合作。

最早我们通过手机看书,互联网通过内容收费来满足用户。过去大量的版权,原创的作者,最早跟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合作,开发版权,我们发现这几年出现很多问题,一个ip的周期很长,写手每天更新五千字,一个月是十五万字,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去更新,这个作品还要传播,我们跟腾讯也有合作,把它养起来,有影响力后,才进行相关的开发。国内的特点就是我们的ip静不下来,我把影视的开发权授权给爱奇艺,很多公司缺乏一个ip开发。以ip一体化开发为主,把每个作品以孩子来培育,对我们来说,好的版权还要有十年的心态。不断去赋能。

ckm-30.jpg

2018-12-06 15:22:58

谢广才:

提到超级ip,中华民族的超级ip没有多少,除了四大名著。提到杭州,想到西湖,想到白娘子等,一个城市i是有符号的。ip的开发过程中也有很多现象,游戏影视都很短。现在的网台联动,爱奇艺优酷腾讯。今年有很严重的挑战,对工作室来说,税收没有优惠的话,这个很有挑战。但也有机会,对影视剧来说,现实题材的需求会更大,男频的更适合改编成游戏。游戏影视都有自己的规律,在融合里要有自己的做法。平台对前端作者ip的开发越来越深入,难度越来越大。

游戏的过程也是一样,现在的游戏同质性的东西比较多,我们自己好多游戏,做起来发现跟小说到游戏的角色里的互换很难。

2018-12-06 15:31:07

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伟明(喜羊羊之父):

我以前是画漫画写剧本,还跟给电视台写喜剧情景剧。

我做喜羊羊的时候也没有计划,创意如果是发自内心的,比你计划几年会更好的。风口如何变化,一样不会变,就是ip,好内容。大家看到我们两家公司他们大概有300人,基本上90后80后为主,现在是中国唯一创造了两个动漫品牌的公司,开心超人联盟跟喜羊羊。开心超人是09年开始做,然后被别人买去了版权。

怎么去打造动漫ip?第一是品牌的独特性。

ckm-32.jpg

2018-12-06 15:35:46

黄伟明:

大家都喜欢开心的东西,第二就是感人,但不一定要说我爱你才是感人,一个动作其实也是可以的。还有一定就是正能量。很多作品也很火,但只停留在作品,这跟本身暴力或者其他元素有关,做儿童产品正能量是很重要的。做产品形象一定要符合时代感。

ckm-33.jpg

2018-12-06 15:48:16

阿狸原创作者兼梦之城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徐瀚:

我自己是一个创作者,阿狸已经有12年了,创作的时候有过一些迷茫,不知道该创造什么动漫形象。之后我也做了一系列的短片,播放了5亿次。

明年我们要做完大电影,我们也在做探索,是要做2D还是3D的,但动画爱是3D为主。

我们用表情包的方式来推广,在微信上下载过亿了,ip推广要跟当时最流行的方式结合。以前是用绘本推广,现在是表情。

我们还用了输入法,增加用户知名度。

ckm-34.jpg

2018-12-06 15:51:10

徐瀚:

因为我觉得如何传播ip出去是动漫工作者的梦想,现在我们也跟日本合作,我们会出很多绘本,设计为中国红,给中国大使馆,让外国人不仅仅接受大熊猫和孙悟空。

我们还跟景点合作,我们还有相应的产品。我们还有阿狸咖啡馆,在北京。现在也有游乐园,在深圳,跟别人不一样,我们这个游乐园是必须要父母带孩子进入,是交互性的。

现在我们大型的游乐园在程度,有7万多平方米。第二个乐园在宁波。

2018-12-06 15:56:26

下午直播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