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文文黑马会分享:千万不要学马佳佳 本质还是要扎实工作

| 创客猫 · 2015-09-13 17:55

9月13日下午,黑马会厦门分会成立大会在厦门帝元维多利亚酒店举行。创客猫作为黑马会成立大会战略合作媒体进行全程报道。在黑马大课堂环节,《创业家》传媒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先生做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重度垂直》主题分享。

(创客猫厦门报道  记者/小雅)9月13日下午,黑马会厦门分会成立大会在厦门帝元维多利亚酒店举行。创客猫作为黑马会成立大会战略合作媒体进行全程报道。在黑马大课堂环节,《创业家》传媒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先生做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重度垂直》主题分享。

点击进入:黑马会厦门分会成立大会微信直播

分享中,牛文文提到了以下几点:

IMG_3664 

《创业家》传媒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现场分享

1、我们黑马里有很多人是这样,起点并不高,梦想很大,曾经面临很多的挫折,最后也走出来了,我也在想有一天我也要超过蔡文胜。其实创业就是不服气,不服气就能赢,服气认命就完了,厦门爱拼才会赢,拼就是不认命。

2、天派和地派是黑马特别要讲的一件事,会赚钱和会融钱有时候并不是在一个人身上完美地融合,这个时候你自己一定要认你自己是什么样的特点,好在现在的时代,不用做二难的选择了,我们还有别的选择。

3、这个世界看你怎么认识他,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在道家眼里是这样,在佛家眼里是那样,这个世界的人是因为认识这个世界不一样而不一样,不是这个世界不一样,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认识导致我们有很多东西不一样,我觉得重度垂直对于黑马的意义在于我们要体验移动互联网是巨大的升级机会。

4、在移动互联网,人人都是宠物,所以我们今天创业,不管你做什么,努力把你的形象和用户之间用粉丝和宠物来重建。

5、移动互联网就是一个更加生动切入到真实生活,有广泛地使用场景,更加契合传统用户习惯的互联网,那么多的创业者和总理一样兴奋,并不是因为PC互联网,而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互联网+,就没有中国的产业升级。

6、如果大家觉得天派地派移动互联网有一个底层哲学和世界观的变化,方法论是靠大家练的,接下来会把黑马大师兄的成功和挫败的案例来给大家分享。本质上就是这三件事,就是要有方法有体系地做事,千万不要学马佳佳,不要用思维来造自己的形象,这个没有用,本质上还是要扎实做工作。

以下为牛文文现场分享实录:(速记稿,保留嘉宾原意,经适当删减,转载请注明来自创客猫)

从本质上来讲,2000年从域名起家,比大家在座的产业都有一点辛苦,那需要忍耐的,到现在一层层进化,从厦门到北京,除了让他讲,我特别想让他做我们的名誉会长,但他不肯。有什么人做什么样板,后面会走出一批人,蔡总刚才讲,他当年的偶像是周少雄(创客猫注:七匹狼董事长),他梦想有一天学到周董,他也希望大家有一天能够超过他,我看刚才讲这句话的时候,张浩(创客猫注:疯狂老师创始人、黑马会厦门分会会长)在默默地使劲,他也是从厦门到上海到北京,从厦门做快乐学习,然后做疯狂老师到北京,现在已经是在互联网教育领域里排名前三公司,我们后面也许很多人在默默使劲,昨天在北京就说我们黑马里有很多人是这样,起点并不高,梦想很大,曾经面临很多的挫折,最后也走出来了,我也在想有一天我也要超过蔡文胜。其实创业就是不服气,不服气就能赢,服气认命就完了,厦门爱拼才会赢,拼就是不认命。

IMG_3671 

现场实拍

这两年在黑马里听了比较多重度垂直,学得也比较多,欧洲现在面临很大的危机,平台级颠覆式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一定是互联网出身的人做比较容易,在行业做了很多年可能光靠升级很难,互联网人用互联网规律往下做机会大一些,但在平台级之外的领域,在产品级,我认为还是行业经验比互联网经验更重要,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共享的,移动互联网是每个人都能掌握的互联网,我们到硅谷去发现老的互联网巨头,比如说苹果、谷歌他们在旧金山郊区还有厂房,但移动互联网推特在市区,有生活气息的地方,移动互联网不需要那么多的设备和厂房,在两居室也能做一个移动互联网,用个人电脑也能开发一个APP出来,在传统领域的创业者有产业经验的创业者如何跨越PC互联网,弯道超车和移动互联网结合,就地革命,有一些条件,你最好是一个传统领域的创业者,你的行业经验比较丰富,我们在黑马营的天派地派,2010年黑马营第一期,天派地派中很多都是互联网的人,地派的人少。现在我们黑马里的天派地派,传统领域和互联网领域一半对一半,你很难分清楚谁是天派谁是地派,张浩是一个教育领域的,应该是地派,但疯狂老师是一个直接跨过了好多PC端做在线教育,直接升级到移动端的一个公司,已经融到B轮C轮,是相当有冲劲的公司,他是天派地派就不好分了,都是移动派,今天中国最大的风口或者机遇是“互联网+”,“互联网+”本身是移动互联网+。我首先说一下什么是移动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我理解的不一样,传统产业的创业者,如何跨越PC互联网的逻辑,是这样一个体系,我一定要把这个事讲清楚,把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的区别讲完之后,我们来讲一些如何从传统产业直接重度垂直的方法论。

从本质上来讲,所有中国创业者在2010年以前都是天派地派,从来不融资,靠客户赚钱,百年老店,没有VC时代的创业,基本上都是地派,中国德国日本都是这样,天派是从美国发明的,本质上来讲就是从天使到VC,有风险资本,有完全不赚钱就可以上市的互联网机遇,互联网+风险投资是导致天派出现的原因,中国在互联网+VC的路上走了十几二十年,有了BAT,我们的电商在全世界也领先,互联网金融也是领先的,我们在互联网娱乐和互联网资讯方面也是领先,尽管源头不在中国,但我们学习很快,我们学会了互联网+VC,所以所谓的天派就是非常明显的99年以后,用VC的模式,五年争取登陆纳斯达克,今天中国举凡耳熟能详的创业英雄,或者是巨头,都是99年以后利用互联网加VC的方式登陆资本市场的人,他们的理想就是仰望星空,新创一个市场,绝大多数地派都是这样的,都是像创业板的第一批公司一样,都是创二代,都是土鳖,都是工程师背景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和VC打交道的技能,他们在中国苦熬多年,在中国土地上做中国制造的升级版,所以这些人是第一批创业板,这些人受的教育和心理模式和中国过去传统三十年来的企业家一样,他们以赚钱和满足客户为主要的目的,这是地派最典型的生存哲学,我们不融钱也能成功,在一个企业组建的三个组关键要素上,股东、客户、员工三个最重要的关键要素上,地派永远把客户放在第一位,天派永远把股东放在第一位,所以有的时候大家说天派是会融资的人,地派是会赚钱的人,会融资会赚钱这两种能力如果合在一个人身上,那就很厉害了,那就是天才,绝大多数经常在理智和情感上是很难把这两种融合在自己身上的,今天每一轮融资的冬天,最受挑战的就是天派,在电商死了很多人,现在据说是互联网金融的冬天来了,又要死很多人,对于天派来讲,就是VC下的蛋。很快就是千团大战,百团大战,最终只有一两家人胜出,剩下的人就全没有了,这就像鲤鱼跳龙门或者蝌蚪回流,很多人在一个领域先后创业,最终跑得最快的人大而不死,比如说嘀嘀打车和快的合并,美团也是这样,但接下来一个季度要烧掉几亿乃至十亿人民币的情况下,一旦融不到下一轮钱,不管有多大,立即就面临崩盘,所以对于天派来讲,如果不能安排融资,不能理解VC的节奏,不能理解什么叫台风,那就是很难的事情。更多人说掌握不了台风,我就和客户在一起,和产品用户在一起,我慢慢来,所以地派就是百年老店的周期,做企业做一百年,天派就是六年、五年周期。对于地派的创业者,如果办一个公司办垮了,你心如刀绞,你面对员工、客户、老婆孩子,你很长时间缓不过劲来,尤其是重复创业的人,他们不会感到羞耻难堪,他们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一轮了,所以互联网天派和地派不一样,关键是你自己怎么理解自己,是慢慢做还是快点上,在很多领域,如果你误入,如果你进入P2P、支付、O2O,绝对没有地这一说,只能比融资速度,慢就是死。天和地是黑马特别要讲的一件事,会赚钱和会融钱有时候并不是在一个人身上完美地融合,这个时候你自己一定要认你自己是什么样的特点,好在现在的时代,不用做二难的选择了,我们还有别的选择。

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我要跟大家特别说一下,我经常感觉互联网思维大家理解不一样,我理解的互联网应该是移动互联网,2010年以来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移动化国家,每个人都有好几部移动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很多人都是重度手机倚赖者,全世界其他国家是不是这样不知道,但中国是深度移动国家,商业已经全在移动上了,这就是今天那么多大佬们焦虑的原因,我理解PC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不计代价快速获取流量变现的互联网,是一个赢家通吃的互联网,这三个逻辑简单分析一下,要找到一个杀手级的应用,这个应用必须要免费让海量用户用,这要很多的钱,所以海量融钱,免费杀手级应用,获取一级小白用户,小白是周鸿祎的说法,我理解小白可以说是小白鼠,PC互联网用户,键盘后面是男是女你并不知道,PC互联网是单向互联网,获取的用户只能是流量,不能是用户,所以用户在PC端不付费,一定要变现,变现的方式就是卖流量,所以BAT模式的基本是流量,百度搜索免费,PC用户卖给线下推广资源,这种逻辑是盛行了很多年,大家都用这个方式做,获取海量小白用户,把流量变现,这种模式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就是平台,它的坏处就是你要无穷无尽地融钱,并且要赢家通吃,PC互联网时代全是海量,这种逻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一点不一样,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本质上发生了一些变化,移动互联网的工具性适配性更强。开发者和应用者、消费者之间的界限很模糊,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在底层逻辑上有一些变化,今天我们还在尝试这些变化。

免费的杀手级应用还是收费的应用,手机最重要有微信,而且支付是打通的,所以移动互联网很快在百万级用户会限收费,在PC互联网时代,如果不到千万级很难收费,移动互联网是第一个在有限用户状态下实现用户付费的互联网,PC互联网是广告互联网,要不靠广告,要不靠游戏,移动互联网是用户付费互联网,这个互联网就是刷红包思维,每个移动端都可能是付费用户,跟PC相反,PC基本没有付费习惯,除了电商起来之后,只有我们购物和银行转账会有支付行为发生,但在手机上有很多付费习惯,从免费的杀手级应用到移动小额付费,每一个人付一点钱就把奥巴马选上来了,共和党需要几个少量大企业捐助,把共和党选上去。移动互联网是不用卖流量的互联网,这是从免费到收费的变化。除了极少数平台性公司,移动互联网基本上是在有限用户中进行的,大家都知道张浩做疯狂老师最终会做成老师的社群,这种社群是有限人群的社群,所有讲社群概念的人一般在百万到千万级,到亿不叫社群了,微信用户是社群吗?当我们开始做一个垂直领域的移动端产品的时候,你的用户量不应该以亿来计,以百万来计可能就会赢,第三个变化更关键,这是大家更会玩的一个起点,在PC互联网时代,你跟用户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假的,就是小白和你的关系,但是在移动互联网,雷总第一次把用户变成了粉丝,把用户变成粉丝这件事是小米开始的,小米是互联网制造,互联网制造是最难的,有制造的链条,雷军做手机,小米是互联网制造的样板,这是最难互联网化的,但是小米最大的贡献是教育中国创业者,你原来可以把手机和用户之间变成粉丝和宠物的关系,雷总讲ARE  YOU  OK的时候,全世界会心一笑,每个人买他的东西,爱他,米粉对于雷总来讲,就变成了粉丝,这种深刻的变化在每个领域都在发生,在PC互联网时代,张朝阳变成了搜狐新闻的宠物,我们爱张朝阳,没有这个事,在移动互联网,人人都是宠物,所以我们今天创业,不管你做什么,努力把你的形象和用户之间用粉丝和宠物来重建。

收费关系、用户量级、用户关系这三个层面,移动互联网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导致了创业的规律,或者是创业的方法发生了变化。今天我们所有人讲互联网的时候,默认是移动互联网,不是PC互联网,PC互联网的巨头和行业成功者今天都面临很大的挑战,PC互联网巨头的转型压力不比我们的升级压力小,我们不讲阿里在电商端对微信的恐惧和焦虑,在房地产领域有搜房,在汽车领域有汽车之家,在每一个大垂直领域都有一个PC互联网公司曾经上市了,今天PC互联网领域垂直的上市公司都面临很大的转型压力,汽车之家是汽车领域的信息网站,就和早期的新浪汽车频道差不多,它以卖广告位生,它在里面没有交易,在搜房上也没有交易,也没有用户关系,没有用户关系的PC端公司迟早要破产,你的PC互联网只是免费信息,你是卖广告给别人,这种模式只有谷歌和百度做,其他已经很难,不要再复制,今天复制搜房和汽车之家,你和用户的关系已经完全不一样,因为发生了变化,所以就有了新的前景,移动互联网的商业逻辑是对传统商业逻辑的回归,后面的三个本质上和地派的逻辑是一样的,我们做传统生意,我们最难理解的是免费这件事,不是说你做优惠促销免费,而是整个用户都免费,没有一个企业家能做到这样,不能免费,免费是地派不能理解的事情,促销手段不理解,但整个互联网的基础就是面,在用户端免费,在客户端收费,这种做法是传统企业无法理解的。那天七匹狼免费了,让他在哪里赚钱?把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免费,再找其他地方收费,这件地方很难理解也很难做到,感谢移动互联网不用这么做,我们可以给用户收费,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收费互联网,不用你养大了再卖给别人,我们每个人做生意都说你的客户是多少,我们天天和渠道、代理商、供应商喝酒,大家非常理解用户情感,我们跟客户喝酒,我们跟客户分成,这就是深刻的移动互联网,跟有一些用户去喝酒,建立超乎利益的关系,这就是传统的逻辑。现在移动互联网刷屏用得最好的往往是传统领域的企业家,不是PC互联网,刷屏很贵,刷流量买流量是将来互联网最大的公敌,你要是不刷的话,你本来还可以实实在在往下做,刷得太大了突然之间大家觉得你有问题,不管你曾经有多少用户,互联网公司一旦走上这条路,最终要不刷过去,要不就刷死在那,大部分人就刷死在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刷这件事还是不容易的,据说现在有很厉害的,移动互联网也有刷的行为,相比移动互联网,用户是真实有效的,是有付费意愿的,是可以搞情感的。这个世界看你怎么认识他,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在道家眼里是这样,在佛家眼里是那样,这个世界的人是因为认识这个世界不一样而不一样,不是这个世界不一样,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认识导致我们有很多东西不一样,我觉得重度垂直对于黑马的意义在于我们要体验移动互联网是巨大的升级机会。对于传统企业来讲是一个利器,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让我们IT男变成一个很大的开发团体,这个事情不靠谱,只有移动互联问才能实现就地升级的梦想。

移动互联网就是一个更加生动切入到真实生活,有广泛地使用场景,更加契合传统用户习惯的互联网,那么多的创业者和总理一样兴奋,并不是因为PC互联网,而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互联网+,就没有中国的产业升级。从昨天到今天都有黑马的人跟我聊,当欧洲泡沫要破的时候,我们还有没有机会,我说破的是平台,像张浩的快乐学习,每年还有好几千万的利润,线上它的用户量和交易量已经到了几何级增长阶段,你的线下端是一个有利润的公司,线上端的公司是一个有用户的公司,张浩说线上烧钱没那么多大,从零到现在一直靠烧钱的人多么恐慌,只要一个季度融不到钱,这一轮估值比上一轮低了,那就是生不如死。有传统生意逻辑的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容易升级。


IMG_3666

如果大家觉得天派地派移动互联网有一个底层哲学和世界观的变化,方法论是靠大家练的,接下来会把黑马大师兄的成功和挫败的案例来给大家分享。本质上就是这三件事,就是要有方法有体系地做事,千万不要学马佳佳,不要用思维来造自己的形象,这个没有用,本质上还是要扎实做工作,第一个是场景想象,你想想你线下的场景如何搬到移动上,移动互联网是场景,在手机端和用户之间怎么和场景发生关系,购买习惯、付费习惯都不一样,想象场景,围绕一个痛点,就是做上帝。我要想着移动互联网的平台级,就是把你现有的用户搬到线上,这个就很难。细分领域,有限用户。建体系,重运营,你自己想场景,重度垂直的理念是我跟张浩在深圳某次出差的时候碰出来的,他跟我说,我想直接在移动端做一个学习场景,我当时想教育是一个深度垂直的领域。有一些例子,有很多人在里面做成功了,找到一个细分领域,并且找一个IT男,然后线上线下努力做试运营,无论是马佳佳还是互联网思维的明星,他们不做底层的运营体系和IT体系,现在的IT体系是什么意思呢?原来把IT无是做一个软件,现在的建体系是指在移动端CRM+微信,移动端之间实现了员工工作平台和用户消费平台,一个体系让海量用户都在上面运转,这个体系是创业最难的部分,市值都在几十亿、上百亿的人在体系上花了很大的气力,建体系对内是工作平台,对外是消费平台,这个事做成功很重要。一堆工程师架一个机器,然后去推,别人下载,移动互联网需要好几千员工做地推,因为移动互联网和传统领域结合更紧,移动用户连接要快,下面要重,重度垂直是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你想方设法地场景革命,想方设法要跟别人比重,不要比轻,没有多少轻的机会留给我们,就是BAT不愿意做的活。移动互联网重度垂直是一个百花齐放的互联网,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互联网,但对于我们的创业者来讲,在任何一个区域,你都可以做到一百亿人民币市值的公司,重度垂直是这样的标配,在一个细分领域里做移动,一百万量级的用户,每年有1到10亿的营收,你的公司就能达到100亿的市值。

互联网不可怕,移动互联网不可怕,大家慢慢来,一起来切磋。谢谢!

最新直播

热门活动

厦门人才企业榜暨“创道至简”创投领袖高峰论坛

  •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厦门日报社
  • 厦门
  • 2022-07-04

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

  •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上海
  • 2022-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