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谁?用1200万启动资金,拉上盛希泰做光猪圈健身

懒熊体育 · 2015-11-12 10:05

收购青鸟健身两年之后,王锋也决定创业。他做一个从线下到线上的健身平台——光猪圈健身。筹备1200万元启动资金,拉上盛希泰、冠军VC的卞光明做合伙人,其未来目标是3年开到1000家店。

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在中坤大厦的青鸟体育办公室里,王锋光着膀子,不停地抽着烟,满头大汗地琢磨着他的光猪圈健身APP。

  “越琢磨越心烦,我们的界面太复杂了,之前想什么都添加上去,体验并不好,也出现了很多硬伤,APP没做好,接下来都是无用功,”在懒熊体育采访的过程中,王锋回忆起当时做光猪圈APP时的情景。

  199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系的王锋,做过装修、广告营销等工作;2013年,他先后接手老牌的健身品牌青鸟瑜伽和青鸟健身,并重新成立了青鸟体育公司,正式迈入健身行业。

  不过,这么多年的商场经验,王锋身上没有一点互联网基因。类似“用户体验”、“BUG”这样的词汇,也是最近一年才开始时常挂在嘴边。在多数互联网人杀入传统健身行业的时候,这个商业场上的“老兵”,并不想向年轻人认输,他希望结合移动互联网,改变现有的健身行业模式。

  “目前市面上互联网健身的APP有很多,有健身视频+社区的,有订场的,有约教练的,但目前健身行业的痛点不在用户,而是在健身房,”对于互联网和健身结合的话题,王锋有自己的看法,“他们这帮创业的年轻人对互联网的理解比我深,但线下的健身房,前提是让健身房老板赚钱,牵涉到实体,没有经验是不行的,尤其健身行业比较特殊。”

20151112092760926092.png

在健身行业里沉淀观察多年,王锋认为,这个行业有三大痛点。第一,健身房超高的年费制度、教练服务参差不齐,健身体验差;第二,健身房运营管理成本逐年递增,预付费惯性导致变革困难,回报率低;第三,教练员仅20-35%的授课分成,积极性低。

  和许多健身项目选择从线上聚合用户切入行业不同,王锋认为健身本质还是要落实到线下的人和场馆,所以,他的理念是Offline To Online ,从线下到线上。线上有个APP,线下选择自营+加盟的方式,同时,APP端和线下健身房紧密结合。

  今年年初,王锋开始搭团队,找人设计APP,筹备健身房的开业。通过这大半年的时间,目前APP已经上线,本月会有三家直营店开业。在资本方面,项目的启动资金是1200万,由他的合伙人王烁、冠军VC、洪泰基金的盛希泰,加上他自己共同出资,计划在12月启动Pre-A轮融资。

  光猪圈是一款什么应用?

  光猪圈,是从国外传过来的名词,意在表示人群健身时赤裸上身的状态。

  目前,项目APP已经上线,功能涵盖了查课表、付费、约教练以及视频课程等。只有通过APP端才能进入光猪圈健身房,而作为会员的所有业务,都在这个APP端完成。

  在线下,光猪圈健身的店面面积在300—500平米(传统的在1000—2000平米)。采用自营+加盟的模式,其最大特点是小而美(缩短用户健身距离)、互联网智能化、会员月费制、教练合伙人制,教练员和会员的所有管理都在APP端完成。本月会开业3家,计划在未来三年开到1000家。

  “教练合伙人制可以激发教练员最大的热情,相当于他们自己当老板,结合智能化的手段也可以降低人力资源成本。”王锋说,“打点式铺设健身房,会员月费制也是区别于其他健身房,而且我们的会员月费制折算成年卡也会比其他健身房便宜。”

  按照王锋的构想,前期APP端不需要推广,只要每个健身房达到300个左右的用户即可,因此,前期只要小成本的在健身房周围推广。由于用户在健身房健身,各项服务只有通过APP端完成,这样线下的用户自然地导流到APP端,以此积累,形成Offline to Online(线下到线上)的模式。

  另外,针对目前专业教练员不足的问题,王锋成立了光猪圈健身培训学校,通过在线视频和线下结合为未来加盟商提供服务和培训。 目前来看,整个光猪圈健身是一个B2B+C的模式(第一个B代表光猪圈健身房,中间这个B代表未来大量加盟商,C代表用户)。

20151112092836853685.png

商业模式上的“三板斧”

  和健身领域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不一样,1967年出生在内蒙古的王锋,是传统行业的老兵。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借着房地产的兴起,他开始鼓捣为传统媒体做地产营销,在京城的媒体圈打开了一片小天地。

  不过,和健身行业的接触,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2002年时候,那时候做广告太累,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青鸟健身,那时候在北京是最好的健身房,在百盛的10层,”王锋用手比划着,描绘当时的场景,“太高大上了,所有人都很阳光,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健身。”

  王锋很爱健身,一个细节是,他经常穿着UA服装(做速干衣起家)行走在各个场合。几年以后,他将这种热爱付诸为行动。

  2008年之后,纸媒和地产两个行业相继从高位滑落,让做中间营销生意的王锋感觉越来越不易,他开始思考转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健身。当年,他买到了青鸟瑜伽这个品牌,又在2013年底,全资收购了青鸟健身,之后将两家公司合并改名为青鸟体育。

  通过这两年对健身场馆的运营,王锋感受到了体育产业的变化,一个是健身的人越来越多,另一个是互联网健身开始兴起。“我体验了很多APP,约教练的,订场的,如果最终绕不开线下健身房,我觉得他们烧钱烧完了就没戏了,类似国外Classpass(按月付费)的模式,在国内根本行不通,因为国内健身房的行规打不破,”王锋说。

  王锋所指的健身房行规是,由于大型健身房的房租、器械、人力成本等,会员都是预付费的模式,一次性付清年卡,所以Classpass行不通,而这种模式在北京已经遭到很多健身房老板的抵制。

  其实,目前整个国内健身房和健身人群,存在着供需极不平衡的状况。

  按照王锋对行业的调研统计,目前国内共有15000家左右的健身房,专业的健身教练有十多万,持卡的会员用户在2000万左右,未来几年会达到1.5-2亿的用户规模。另一个现象是,国外的大型健身房(2000平米级)数量增长并不快,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小型健身房(300-500平米)数量在快速增长,分布很紧密,一公里内一个,里面的员工也很少。

  “怎么打破健身房行规,我们参考国外这种小而美的方式,参考一些互联网健身软件,能否通过互联网的手段,降低管理成本,减轻人力资源?”王锋说。

  今年年初,王锋有了项目的构想。第一,健身房要小而美,缩短用户健身的距离;第二,借助互联网手段,降低管理成本和人力资源。

  “构建一个APP,连接线上线下,形成O2O的闭环,如果线下店都是直营,一个模式太重,不易快速扩张,另一个在管理上会有很大问题,如果是加盟,对方为什么选择和你合作?”懒熊体育问。

  “加盟是一部分,我们先是自营的形式,之前私教的回报率不高,而我们和私教采用合伙人制度,私教自己就是老板。”王锋说,“第一,我们不收加盟费,按照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采用利润分成的方式,这个钱不会让他们产生逆反心理。其次,我们在北京开直营店,会有各种试错,等成熟后再扩大加盟店规模,他们做起来就很保险;另外,APP和健身房的紧密结合,这个壁垒很高,别人很难模仿。”

  王锋说,合伙人制、小而美、互联网智能化,是光猪圈健身商业模式上的“三板斧”。

和盛希泰成为合伙人

  对于光猪圈来说,另一个亮点是创始团队。

  大方向确定之后,王锋找到了老朋友冠军VC创始人卞光明,接着又拉来了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我和光明、老泰(盛希泰)说了想法后,再经过两次的调研,很快达成了合作,”王锋说。后来,负责市场的王烁也加入了这个团队。

  目前,项目的启动资金是1200万,由他的合伙人王烁、冠军VC、洪泰基金的盛希泰,加上他自己共同出资,计划在12月启动Pre-A轮。在光猪圈的团队中,王锋主要负责线上线下产品,盛希泰负责资本,卞光明侧重体育资源整合,王烁负责互联网营销和品牌推广,总部的团队在20人,其他是分店管理人员。

  前期,通过线下加盟商优质的服务吸引C端用户,聚拢到线上后,由于APP和健身房的紧密关联,产生强粘性。未来可以衍生到收费视频、电商、健身游戏、拓展应用等方向。

  “这个模式的爆发性很强,区别于高端健身房,它面对的用户群更广,”北京联科创赢的天使投资人徐李如此评价,“不过要涉及到线上线下,方方面面的挑战会很多,包括营建体系的建立、教练员的培训体系、线下的装修设计、物业等,这考验团队的资源能力和线下执行力。”

  显然,团队拥有健身行业多年经验,对设备、场地、供应商等关系网络的熟悉,会让光猪健身成为一个可行甚至不错的生意,但能否快速复制和全面推广,后续面临的挑战还是会很大。

  “所以,头几家店面能否火爆和赚钱至关重要,决定后面加盟店能否开得起来,”徐李认为。

  另外,移动互联网属性不强会是整个光猪团队面临的短板。懒熊体育了解到,目前光猪健身的技术环节是外包,随着APP的试错过程后,需要有专职的技术团队进入,对目前的APP版本还要做不断优化,在线下服务做好的前提下,未来APP端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与年轻人竞争是什么感受?”采访的最后,懒熊体育问。

  “后生可畏啊,你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和学习是个优势,但是我也愿意在这个时候重新出发,”王锋回答。(文章来源:懒熊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