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希泰:国内很多孵化器做得像二房东

综合整理 · 2016-05-20 10:09

一个地区在资本市场地位与国家经济地位绝对正相关,最近一两年创业再国际化,创业的浪潮也是中国的崛起。目前为止,中国和美国在引领创业的未来,也就是引领全世界的未来。

5月17日,第五届中国(西部)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推进会在成都举行。洪泰基金创始人、资深投资银行家盛希泰在开幕式发表了精彩演讲,他表示一个地区在资本市场地位与国家经济地位绝对正相关,最近一两年创业再国际化,创业的浪潮也是中国的崛起。目前为止,中国和美国在引领创业的未来,也就是引领全世界的未来。

20160519094670417041.jpg

盛希泰在演讲中提到了以下几点:

1、一个国家最大的经济体或者是一个地区在资本市场领域的地位,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地位和经济总量,与它资本市场的发达程度,与它的上市公司的数量是绝对正相关的。

2、我从来不认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运动,我认为改革开放38年以来,这是必然的选择,中国经济到这个程度了,引领世界经济潮流的必然是中国和美国。

3、美国是技术创新占主导,我们有个统计,美国的VC、天使投资,60%会投资于有技术含量的项目,我们国家的天使投资、VC,80%以上会投资于所谓模式的项目。

4、洪泰想做的事情,就是垂直和差异化的力量,一定要做重度孵化,垂直孵化。很多的项目需要平台,需要很多的基础设施,单个项目投不起,也可以去投,这样就显得创业孵化有意义。

5、智能产品很多情况下,因为供应链搞不定,很多很好的创意、很好的专利要么胎死腹中,出不来,要么就是这个产品出世的时间大大延后。

6、洪泰不仅是一支基金,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从种子天使,包括新三板基金等都在做,如果基金算一个产品的话,我们每个企业都有产品供应,这是我们做得比较完整的产业链。

以下为盛希泰演讲实录:(实录来源投资界,创客猫记者在保留其原意上有所删减)

一个国家最大的经济体或者是一个地区在资本市场领域的地位,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地位和经济总量,与它资本市场的发达程度,与它的上市公司的数量是绝对正相关的。纽约只能出现在美国,华尔街只能出现在纽约,因为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今天我们的上海、深圳、香港加起来绝对排第二,也是因为中国从10年以来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95年我在新加坡学习大半年的时间,觉得机会来了,香港要回归了,新加坡要成为金融中心,到今天为止,中国所有的新加坡上市公司都上演了平均六七倍的回报。香港到今天为止,市场总量远远大于新加坡,为什么?香港的公司一大半来自大陆,新加坡非常小,靠异地上市是不可能支撑一个资本市场的。我说这个意思就是前一段,包括江苏省的江阴县40家上市公司,超过西北几个省的总和,这都是对照,我认为如今是资本市场的时代,而今天作为一个创业的大时代,包括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打一个怎样的新名片特别重要。

一个月之前,我在美国哈佛大学有一个演讲。我核心的体会有很多,体会之一就是创业是国际语言。国有这样一个说法,硅谷代表创新和未来,华尔街是代表未来,华尔街不需要硅谷化,硅谷也不需要华尔街化,这几年硅谷把华尔街的人才吸引了一大半。最近这一两年,可以感觉到创业在国际化,你不懂语言,你看到创业团队,仍然可以交流。

创业的浪潮也是中国的崛起。我原来做资本市场去华尔街,是顶礼膜拜的,但今天不一样,我们创业也是引领未来的。目前为止,中国和美国在引领创业的未来,也就是引领全世界的未来。非洲有创业吗?没有。欧洲有创业吗?欧洲创业也非常少,除了英国,因为英国是有很多留学生的,有很多创业元素,德国是工业4.0。其他大部分国家,说得难听点是OUT,像希腊,西班牙,一到这些国家你就会发现很不适应。

移动互联网中国站在了最前沿,这是宋朝以来中国最大的机会。互联网时代90年代初,我们落后美国半步,我们落后世界半步,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领先中国半步,包括美国。现在,美国和中国两个国家在引领创业。所以我也讲,中国的国运,这一波又跟美国同步。我从来不认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运动,我认为改革开放38年以来,这是必然的选择,中国经济到这个程度了,引领世界经济潮流的必然是中国和美国。

当然模式差别很大,美国是技术创新占主导,我们有个统计,美国的VC、天使投资,60%会投资于有技术含量的项目,我们国家的天使投资、VC,80%以上会投资于所谓模式的项目。一方面,中国模式比较多,说明中国市场非常大,中国消费能力非常强,同时也说明我们科技落后。我在中国看项目,看一百个,也看不到一两个有技术含量的项目,在美国不一样,看一百个,可能有三十个,五十个。我前两个星期在清华大学演讲,我说清华工科学生你拿个项目给我看,如果你是做模式创新的,我从骨子里面会觉得不舒服,这类人应该去做技术创新。

到今天为止,我做20年经济工作,从来没有一波经济现象,像创业这样,城市和省份之间拉开这么大差距。这一波发展极其不均衡,意味着十年以后,各个省各个市会确定新的排位。

我原来经常出差,因为我们业务遍布全国,哪个地方有IPO,有并购我都得去,这两年我做天使投资,我几乎可以在北京不动,为什么?北京的创业者时代一枝独秀。成都是什么位置呢?我觉得成都是二线的头,成都是居中的一个位置,我们只是去年6月27号把中心设在成都,也因为成都有很好的氛围。我鼓励成都创业团队到北京创业,这个导向是反着导向的,去年我们在成都成立基金,我们不会鼓励成都的创业者到北京去创业。

前不久我去美国待了很长时间,一个月之前,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的重度孵化器,我PPT里面讲有,硅谷哪来的,硅谷现在整个的上市公司值占美国GDP的5%,硅谷市值占美国股市市值的10%,硅谷每十年会诞生一个千亿级的公司,像IBM,苹果等等都在硅谷。刚才我也讲到了成都整个电子产业,它是居于前列的,这是很好的一个深度孵化的基础,刚才讲了更小的生产线,更小的资源对接,更有针对性的创业辅导,创业买单投资,这个都是可以做的。这是前不久我到硅谷看的孵化器,国内很多孵化器基本上的本质,说难听一点都是二房东。我们需要深度孵化的孵化器,帮助创业者帮到手的孵化器,我前不久看到硅谷孵化器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是医药化工领域的深度的孵化器,很多世界顶尖药厂投资它,我要做医药的创业项目,根本买不起显微镜,高端的一些设备,我怎么办呢?这个孵化器就提供免费的场所和设备,同时这是一个非营利的项目,它只要基金投成一个项目,整个成本都回来了,这是配套的项目,这也是洪泰想做的事情,就是垂直和差异化的力量,一定要做重度孵化,垂直孵化。这是刚才讲的,很多的项目需要平台,需要很多的基础设施,单个项目投不起,也可以去投,这样就显得创业孵化有意义。

智能生活毫无疑问是人类生活的未来,围棋事件冲击了每个人的大脑。智能生活需要智能产品,智能产品哪里来?智能产品很多情况下,因为供应链搞不定,很多很好的创意、很好的专利要么胎死腹中,出不来,要么就是这个产品出世的时间大大延后。举个例子,有一个很牛的大咖团队,他要做个智能腕表,可能需要200个零部件,怎么采购200个零部件,他搞不定,最终使得这个项目最终搞砸了。前段时间我们接了一个单,他们做了一个智能喂猫器。这个喂猫器往上面一摆,有五种食品,猫往那一站,根据它的状态、它的体重或者是家里喂了几只猫,它能识别出来,它能把五种粮食配方制出来,这个猫就会吃,这个市场潜力非常大,结果两年做不出来。我们北京的智能硬件孵化器接单过后两个月做出来了,供不应求。这是现实的例子,这是我们洪泰做的东西。

这是我讲的深度孵化。你不能吹阿里巴巴,不能吹腾讯,你可以吹些中小的力量驱动,会一点一点的累积,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智能硬件孵化器做的东西,就是一体化的,批量化的。

最后说下洪泰。我做证券做了20年,四五年前退休,三年前从事天使投资。2014年11月份我们成立了洪泰基金,目前为止还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做了很多事情,洪泰已经成为一个比较不错的品牌。洪泰不仅是一支基金,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从种子天使,包括新三板基金等都在做,如果基金算一个产品的话,我们每个企业都有产品供应,这是我们做得比较完整的产业链。洪泰做了很完善的生态圈,包括洪泰空间,在国内做了快30家。其次,我们做了洪泰孵化器,这是我们的核武器。第三,洪泰AA加速器做得很好,马云的湖畔大学就是加速器。第四,洪泰做了新三板的平台,这是我们做的生态圈。

总而言之,洪泰能从各个方面都能帮到创业者,成都是很幸运的地方,希望我能为成都做贡献,也希望各位能和洪泰联动。

(以上实录来源投资界,经创客猫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