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我认为十年以后,创业是会挖出金矿的

创客猫 林翠萍 · 2016-06-11 19:31

他认为,目前国际上支持创业的平台无外乎就三种:孵化器,联合办公,加速器。

(创客猫厦门报道 记者/林翠萍 图/小齐)6月11日下午,厦门软件园·优客工场启幕暨海归创业学院海西分院授牌仪式在厦门举行,现场凝聚了本地创业者、创业服务领域从业者及区域媒体在内的200多人共同见证这一精彩时刻。据悉,这是优客工场在福建设立的首个社区。创客猫作为独家直播媒体对活动现场进行了全程图文直播。(点击进入直播详情)

活动现场,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发表了《共享经济下的联合办公》的主题演讲。

1.jpg

毛大庆分享了自己在创办优客工场的过程中对中国的众创空间的一些思考。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很多形式的众创空间出现,为了试图去摸索众创空间这样的业务,及在中国以什么样的规律去发展,毛大庆说自己做了不少的探索。

他认为,目前国际上支持创业的平台无外乎就三种:孵化器,联合办公,加速器。

孵化器的前身在硅谷是点子咖啡,是交易点子的东西,后来慢慢由投资者自己弄一个房子,房子里面装了越来越多被他投资的人,以及在未来有股权上交易的人。在里面做得最好的,还是李开复先生的创新工厂。然而在他看来孵化器很少有能够孵出独角兽的,孵化器一般都是早期、前端和比较初始的。

第二是加速器,毛大庆谈到,加速器的创始人一般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能够调动巨大的社会资源,此外,加速器还有一个牛的地方是有能力培养在全世界掌握科技源头的星探,这些星探能够在世界各地的科研机构和院校以及民间创业群体里面快速的找到非常值得被培养的源头,这个是法宝。从里面出来的企业即便不是独角兽也是估值很高的公司。

不过毛大庆提到,中国到今天没有一个像样的加速器。中国应该调动国家资源,包括动用社会市场配置的作用来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加速器,只有加速器能力足够大,才有可能在被加速的企业里面寻找到可能快速成长的公司。

第三类就是目前优客工场这样的联合办公模式。毛大庆介绍,联合办公是在美国上一次2008年的次贷危机爆发以后产生的一种共享经济的产物。它的产生主要是大企业崩溃,出现了自由职业者和小的创业团队,这些小的公司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帮助,能够聚集到最好,最高效的社会资本的扶持,所以出现了联合办公的模式。

3.jpg

“联合办公是连锁式经营,它会形成一种在一个城市,多个城市,世界多个地区连锁的业务。这个业务里面有三大法宝:一个是空间,高效的空间。第二个是社群的组织和社群经济的发展。第三个是服务。这三个事情可以连锁式的发展是来自于互联网的技术”。毛大庆说道。

他认为,在今天中国创业的年轻人里面,需要的东西除了资金、投资人、辅导之外,还需要大量社会资源的帮助。在他看来,动用平台的力量整合社会资源和配置社会资源是联合办公非常值得去探索的一个道路。

此外,毛大庆还谈到了优客工场近期的动向。

优客工场今年有可能会完成5单科技成果转化,他谈到,科技成果转化未来慢慢会变成社会科技加速的内容,“小微团队的成果变成社会需要的产品,这是联合办公平台上很有意思的事情”。

除此,优客工场目前已经完成了79个投资人的聚集,今年有望突破150个,毛大庆说,希望把优客工场慢慢的变成一个民间的加速器,能够像美国的加速器靠拢,变成上百家,乃至数百家投资机构联合形成的合投平台。而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整合投资人资金方。

值得一提的是,毛大庆表示,优客工场已经慢慢的变成了互联网公司,“线上交易已经逐渐在形成,未来会慢慢形成闭环的股权交易的平台”。

最后,毛大庆引用与马云的交流谈到,阿里云和优客工场形成合作伙伴以后,希望动用互联网的力量,共享互联网经济的红利,做一个普惠科技的服务者。

“如果党和政府认定这条路往下走的话,我认为十年以后,创业是会挖出金矿的”。毛大庆称。

ckm4.jpg

分享结束后,毛大庆接受了创客猫的独家专访。

创客猫:盈利模式是目前困扰很多众创空间的问题,优客工场的整个盈利模式是怎么样的?

毛大庆:从大的方面讲,首先空间要盈利,空间就是要收租金,因为联合办公本身不是孵化器,是一种颠覆原来简单的办公楼模式新型的办公模式,因此空间的选址、高效设计、灵动、舒适度等,以及如何让小微企业甚至一些比较大的企业融入到这样一个社群经济里面是很重要的。它本身就应该是一种商业模式,首先空间的租赁就应该慢慢的让这家公司盈利,但这毕竟这是一个需要培育、投入的过程,但培育之后他就必须要盈利,现在优客工场平均一个场地的周期大概在一年半到两年就能够完全的实现盈利,租赁或者我们的资源实际上都是10到15年以上,在一个正常的看待商业地产的逻辑里,这是很正常的,这是第一步;

但这个是不够的,在这个基础上,其盈利还来自于它的附加值的服务,服务有很多应该是要收费的,优客工场目前也培育了一些垂直类的公司,包括人力资源公司,传媒公司,教育公司都已经盈利或即将盈利,这些垂直化的服务都是一个贡献盈利的重要来源;

第三,就是特种盈利,包括特别公司的股权投入,我们投入了包括旅游、互联网+、金融类的一些服务类的产品、这些本身都有自己的盈利模式,我们都是股权投入,不是风险投入,要求每年分红,这个本身也是重要盈利来源;

第四,就是一个长期性的模式,科技成果转化,在专利领域,在大学实验室,有很多非常好的科技项目,而且很快就能转化成功,转化之后很快就能获利,这个取决于有专业团队去发现科技项目,像前面谈到的星探,去找寻科技项目,我们并没有很大规模去做这些事情,我们想一年能做两三单就不错了,但是一单可能就是千万级的盈利,这种未来在民间的创客平台上做科技成果的项目,我们可能会更偏重于去做普惠科技产品,用它们来获得未来长时间的盈利;

这四件事加在一起,从一个垫底的空间租赁,到上面逐步升级,服务、股权、科技成果转化。就变成很立体的盈利模式,我对这个东西的前景是非常看好的。

ck2.jpg

创客猫:为什么会从房地产领域出来自己做众创空间,对未来商业地产的看法?

毛大庆:我认为本身房地产就应该要升级换代了,就应该要转型,并不是我认为房地产不行,是我认为房地产的内容不行,房地产缺乏内容,缺乏真正去经营内容的房地产运营平台。我最早出来做这个事情还是出于把房地产的内容运营做的更有意思的初衷,我最早想做优客工场其实跟很多人是很不一样的。

最早我们从华尔街调研美国的投资界,对于房地产领域的不动产运营,哪些产品他们最感兴趣。他们从共享经济,分享经济领域内对于不动产领域的产品给了我很多启发。比如说,分享会议,共享教育,共享办公、联合居住,这些都是在华尔街的投资人眼里,非常好的投资品,轻资产重运营,运营内容,从内容再延伸出新内容,这是美国的投资界已经在两三年前开始在布局的东西,我们中国的投资界对这个问题的认知相对是比较滞后的。房地产原来买块地就挣钱,没有人愿意下功夫去研究这种东西,这个东西毕竟需要培育,没有那么快,而且挣的钱也没有马上就能体现出很多,大家都不愿意去研究这个问题,美国在08年次贷危机以后早就开始转型去研究“轻资产重运营”的模式,这6个字在中国投资界里面,就没这个概念,我想中国应该开始了,“轻资产重运营”。

创客猫:从房地产角度谈谈,做创客空间比较优势的地方?

毛大庆:如果说我们有什么优势,我们在选址上是特别有优势的,大家都在做空间,没有干过房地产的人选空间确实很困难,怎么拿到性价比最好的空间,包括在空间的设计上,怎么让空间变得更灵动,更高效,背后是有很多专业能力的,这个恰恰是我们做房地产人很重要的能力,因为联合办公本身也是一种商业地产的一种模式。它是对写字楼的一种颠覆,任何一种商业地产,第一位的就是选址,在房地产领域干过的人,在选址上比没干过的人确实是有很多优势,拿到的价格是否便宜、地段是不是好、对未来成长性的理解是不是够深入,没干过的人确实比我们要难一些。

创客猫:创业以来碰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毛大庆:商业模式。其实对每个创业者来说,商业模式的挑战都是最大的挑战,当然第二个挑战就是人,就是你的人是不是有个好的团队,能不能迅速的组织一个有战斗力的公司,这是出给每个创业者很大的课题。我看到太多的创业者做不出来,或者做的很辛苦,或做着做着就完蛋了,并不是商业模式不好,是没有管理的能力,没有聚集人才的能力,这个也是融不到钱的一个很大的问题。

ckm5.jpg

在采访的过程中,毛大庆一直强调,不要把创业神秘化,标本化,文学化,妖魔化,这对创业没有一点好处。下一代的年轻人大量都会经历创业的过程,而这个创业的过程实际上都会变成社会的主流,要在制度上创业,不要垄断资源挤兑创新,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毛大庆向创客猫记者透露,优客工场很快就会发布新一轮的融资计划,暂且还不能透露更多。

以下为毛大庆现场演讲实录,创客猫整理:

现场.jpg

我非常快速地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创办优客工场的过程中对中国的众创空间的一些思考。因为众创空间这四个字是国家科技部在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起的一个名字,在国际上是找不到众创空间这个学术定义的。众创空间在过去的一年里面是风生水起,各个行业都在办众创空间。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很多形式的众创空间出现,为了试图慢慢的去摸索众创空间这样的业务,在中国以什么样的规律去发展,我们也做了不少的探索。在过去一年里,我大概在美国、以色列做了十余次的各种各样的走访以及同类产品的分析。大家也知道,在今年的年初也出现了很多的文章,讲到众创空间有一些地方倒闭了、关门了,咖啡也凉了,空间比创业者还多,创业者没有空间多等等这样的话。对我们干这样的话,什么样的众创空间是有用的,什么样的众创空间可以帮助到创业者,我们也在思考。6月3日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去看科技展,去看科技成就,今年的科技展是历史上科技展里面第一次设立了双创展厅,用来展示双创成果,我算了一下有170多个科技项目,大量都是普惠科技,选了五个项目来介绍成果。我们是作为众创空间的唯一一个代表,李克强总理到我们这来了以后,我给他介绍我们的机器人,介绍我们里面的智能机器人,VR产品,他看了看,没有仔细看产品就问我,你们这个空间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跟他讲多少地方,多少面积,他说你们钱从那里来的?我说是社会募集靠投资,靠各方面的募集来的。他说能盈利吗?我说两年以后可以盈利。多少平米?16万平米,多少公司?480个公司,有一半是科技类,还有文化创意、互联网。他听了很诧异,他说政府给你钱了吗?我说几乎没有,我们也没有要补贴。他当时就跟发改委和科技部的同志说,我们真的要研究纯靠社会力量和自己的商业模式能够存在的众创空间。怎么能够存在我也跟他讲了很多。实际上我们研究了国际上的支持创业的平台,平台化的东西,无外乎就三种东西:一个叫孵化器,一个叫联合办公,一个是加速器。

孵化器的前身在硅谷还有是点子咖啡,是交易点子的东西,在上世纪70年代在咖啡馆里面卖点子,一个点子卖100美金,这个点子怎么实现?我昨天做了这个梦到这个点子,第二天就到咖啡厅去卖,这样的当时在美国很流行。在北京也有很多的咖啡厅,做点子交易。这个是孵化器的前身。后来慢慢由投资者自己弄一个房子,房子里面装越来越多被他投资人以及在未来有股权交易上有收益的人,在里面做得最好的,还是李开复先生的创新工厂。当孵化器在美国、在德国、法国、日本都有很多做得不错的孵化器,但是孵化器很少有见到能够孵出独角兽的,大的独角兽几乎没有一个从孵化器里面出来的,孵化器一般都是早期,前端和比较初始的。创新工厂做了很多针对BRT互联网大颚,针对他们要的东西孵化,你很难看到一个孵化器可以孵化机器人,VR,互联网,可以孵化电商的,没有这种孵化器,只是在某一个垂直领域进行孵化。前两年邓亚萍做的体育类别的孵化器,比如影视类的,孵化器是窄众,垂直领域的。

第二个是加速器,中国到今天没有一个像样的加速器。加速器包括在美国也不多,我们算了一下不超过15个加速器。比较成功的大概就10个以内,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家知道的比如像YC等这一类的,这个是高净值企业诞生的地方,加速器都有几个共同特征,这些加速器的创始人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它能够调动巨大的社会资源,一般的加速器都可以找到一两百个美国最优秀的投资机构,包括这些投资机构往往投资人都来自于大的有名的企业。比如乔布斯,比尔盖茨等这一类的人。加速器的器主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人,不光是钱,还有很多的资源。比如美国最优名的孵化独角兽的加速器前后孵化了15个项目,是它背后的投资者和背后投资者的资源体有很大的关系。加速器还有一个牛的地方有能力培养在全世界掌握科技源头的星探,这个是加速器里面最值钱的人。这些星探可以到全国各大找到源头,在里面的创业团队本地的1/3都不到,2/3是来自于世界各地,能够在世界各地的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以及民间创业群体里面快速的找到非常值得被培养源头,这个是法宝。当然,这些著名的孵化器每年会收到上万份的BT,这些BT寄给他们以后挑选是极其苛刻的,能够入选进去的比例大概是几百份之一,但是一进入以后,得到的培养和营养动能是极大的。进去的培养得到的是乔布斯,比尔盖茨这样的人的培养,如果得到的是苹果的,可以把苹果研发和开发的内容全部交给创业团队去做,所以他们的成功是非常快…从里面出来的企业即便不是独角兽也是估值很高的公司。有很多企业都是来自于这些美国强大的孵化器。我们中国应该调动国家资源,包括动用社会市场配置的作用来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加速器,只有加速器能力足够大的话,才有可能在被加速的企业里面寻找到可能快速成长的公司。

第三类我们叫联合办公。联合办公实际上是在美国上一次2008年的次贷危机爆发以后产生的一种共享经济的产物。这个联合办公它为什么能够在美国快速成长,我们也分析了它的动能包括我们经常研究的像微WORK的产生,它的产生主要是大企业崩溃,出现了自由职业者和小的创业团队,这些小的公司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帮助,能够聚集到最好,最高效的社会资本的扶持,所以出现在联合办公的模式。联合业务在美国我们分析过,源源不只联合办公这一种,还有联合教育,还有分享人的平台,像分享教学的平台,分享医疗的平台,分享会议的平台,实际上空间的联合业务远远不只联合办公,联合办公是在小微企业的发展中起到很大帮助作用的。联合办公是连锁式经营,它其实会形成一种在一个城市,多个城市,世界多个地区连锁的业务。这个业务里面有三大法宝:一个是空间,高效的空间。第二个是社群的组织和社群经济的发展。第三个是服务。我想服务是必须要做的,而且是非常没有边界的事情。这三个事情可以连锁式的发展是来自于互联网的技术。微WORK最有意思的是线的平台等,这些东西全部做到位,联合办公就慢慢变成了资源整合的大联合体。我们注意到,其实在今天中国创业的年轻人里面,其实需要的东西除了资金,除了投资人,除了辅导之外,还需要大量社会资源的帮助。比如说他们可以像在大公司里面一样,享受到无论是财务、法务,人力、产业链整合等服务,这些服务是小公司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做到的。而作为一个大社群是相当容易可以拿到的高效低价的服务。我们联合办公的平台视为一家巨大的公司,我们的优客工场有8000人在这个平台上工作,年底有望达到2万人,明年会达到3.5万在这个平台上工作。我们就想成是3.5万人的公司,我们拿到的社会资源的服务等同于万科和半个华为的工作。在这里动用平台的力量整合社会资源和配置社会资源是联合办公非常值得去探索的一个道路。

当然,我们还有两块东西在默默的发展,一个是科技成果转化。我们今年有可能会完成5单科技成果转化,其中有一个是北大的核试验做的激光打靶微生物,进行癌症的治疗。这个产品实际上现在在面临从实验室走向社会的过程,我们在探索从实验室出来的项目怎么通过股权的转化帮助,通过投资人的助力,把实验室的成果转化。所以,科技成果转化未来慢慢会变成社会科技加速的内容,像这些小微团队的成果变成社会需要的产品,这也是联合办公平台上很有意思的事情。

第二个是事情是合投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了79个投资人的聚集,我们今年希望完成150个,我们希望慢慢的变成一个民间的加速器,能够像美国的加速器靠拢,变成上百家,乃至数百家投资机构联合形成的合投平台。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整合投资人和整合资金方,资本方。

在这里非常短的交流一下,我们把我们自己试做一个资源整合体,仅仅不是一个物理空间,我不相信互联网可以解决人与人的关系,物理平台可以让平行世界的人相遇,而互联网可以让很多个平行世界的人相遇。我们去年形成了优客工场,我们有海归创业学院,我们的平台,我们的人力资源平台最近都已经在陆续建立,所以今天在这里,也想跟厦门市的指导创业的有关领导,以及厦门的创业者、投资人做一个阐述,中国的创业服务业的路很长,刚才黄部长说了一句话非常对,中国的社会公共服务还不是很完善,其实影响了很多小微公司的发展。但是社会公共服务还不太完善,恰恰给我们做创业服务的人提供了很多的机会,我们希望帮助政府和社会来填补社会公共服务不均的情况。

前一段时间跟马云交流,马云说阿里云和优客工场形成合作伙伴以后,我们希望动用互联网的力量,共享互联网经济的红利,做一个普惠科技的服务者。我们希望用他们的线上和我们的线下以及社会服务的力量来做一个普惠科技的服务者。如果党和政府认定这条路往下走的话,我认为十年以后,创业是会挖出金矿的。今天上午在青年论坛上有一个台湾人说得很好,今天不播种,将来怎么会有收获。十年以后如果在创业里面淘出金矿来的,我们就是在淘金路上卖矿泉水和卖锹的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人的使命和责任。

(以上内容为创客猫原创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