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马旅袁岳:创业者是集中资源干一件事 非创业者是资源本身不多还干很多事

创客猫 林翠瓶 · 2016-11-09 15:44

今天最棒的市场是年轻人的市场,今天讲的消费升级,新消费和精度细分的市场,最有价值的都是针对年轻人的,不是针对老年人的。

 “一个创业者,创业以后,资源使用模式会发生很大改变,目的性和功利性有很大提升,你看一个创业的人,会专门和有能力的人、有资源的人交朋友,他把自己的人脉资源,时间资源和财务资源都放在干创业这件事情上面。所以创业者就是把他的资源通通干一件事,非创业者就是资源本身不多,还干很多事,所以他的生产力会比较低。

11月8日,在由飞马旅发起的2016全球青年创业大赛北京站复赛上,零点有数董事长&飞马旅创始人袁岳发表了《中国式创业与全球共创旗帜》的主题分享,并接受了创客猫记者的采访。创客猫作为独家图文直播媒体对大赛进行了现场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回顾直播现场)

演讲.jpg

零点有数董事长&飞马旅创始人袁岳

在分享中袁岳谈到,为什么都在说创业大街变冷清了,实际上并不是创业变冷清了,只是现在的创业不需要都挤在创业大街这一个地方,所以看起来就没有那么热闹。在他看来真正的创业者本身就是一帮喜欢压力、喜欢竞争、喜欢折腾的人,而创业这件事刚好把这群人从社会中凝聚出来。中国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创业环境和氛围,以至于从63%的父母反对大学生创业到今天只有7%的父母会反对大学生创业。

然而在那么多的创业项目中,据测试其实只有13%是有市场的,即有87%的创业企业本身在起步的时候就是没有市场价值的,袁岳说道。

他认为今天最棒的市场就是年轻人的市场,“今天讲的消费升级,新消费和精度细分的市场,最有价值的都是针对年轻人的,不是针对老年人的。”因为从生活角度来看,今天人群替代的速度非常快, “每一代人” 玩的东西都不一样,即使是90后还可以细分出95后、98后、00后这样的细分群体。每一群人都有每一群人需求的标志性的东西,从某种程度上看就是一个单独的市场,而在这每一个精致的细分市场里都在发生完全崭新的机会,都值得去投资,目前真正创造性的创业还远远不够。由此他也提出了Y2Y——青年一代的需求由青年一代创造的概念,他表示,真正的产品是年轻的市场,由年轻的创业者满足的。

采访照片.jpg

随后袁岳接受了创客猫记者的采访,问及对于如今备受VC热捧的消费升级、人工智能和产业互联网等领域的看法,他表示自己比较看好生活服务类的项目,“这类产品很接地气,我认为很有价值”。在他看来接地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做突破型的爆品,二是用好IT的技术。

然而对于如今很多人看好的VR、AI,他的看法则是,今天大部分中国说的一些AI项目都是没有未来的,大部分只是在炒一个概念,真正做出来的却没有。他表示也很重视跟智能、大数据相关的项目,但一般仅限于国外。包括所谓的产业互联网项目,袁岳认为目前也是以概念炒作的居多,“现在说产业互联网99%都不是,都是蒙人的,这是现在创新创业一个可悲的现象。”

袁岳非常反感概念的炒作。在他看来,三年以前在大家都不懂什么叫VR、AI的时候做VR、AI,那才叫风口,而等到今天谁都在做,大家都在炒概念的时候,其实再要进入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按照一个概念发展的角度来说,普通人都在说的东西很显然已经到结尾阶段了,并不会再产生多大的机会。这也是他强调的如今创业存在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即创业者在滥用概念恶性竞争,一说起一个概念,大家就一哄而起,最后导致没有一个真正的项目能搞出来。而相反地,他觉得那些现在大家都不说,不知道的事情才真正可能有突破,能够比较长久地持续下来。“所谓真正的新趋势恰恰是普通人不懂的那些”,因此他表示,自己并不会花时间在那些炒得很热的领域上。

袁岳指出,有些东西只是流行的概念,概念性的热点都是很快就过,而有些东西是真正会有市场支撑的,一哄而起的事情大可以当作生意去做。站在投资的角度正是要预见那些大家都不知道但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才是机会。

袁岳告诉创客猫记者,自己有时候看一些项目,并不是说发现了项目本身有多大的价值,而是发现这些项目选的方向上,在未来可能会有一些突破的地方。“我们是价值发现者,创业者是价值创造者,其他的价值追随者都没有太大的机会。”

所以虽然大家都可以创业,但不可否认的是创业就是一件精英的事情,按袁岳的话来讲就是应该做一个聪明的创业者。“创业谁都可以做,但真正能做出来的创业者都是在一个领域中间钻研了一段时间,然后找到一个其他人都还没懂的点,迅速突破。”他认为,所谓聪明的创业者就是,在创业的过程中也要不断地探寻新的创造点,这样企业才会有长久的核心竞争力。

1_副本.jpg

以下为袁岳演讲实录:(创客猫在不改变其原意的情况下有所删减)

前阵子我和徐小平老师一起去印尼的时候,我就和徐老师商量说,中国的创业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应该来说说,尤其是创业者创业后会有什么改变。我们中国现在一直在说创业的有点多了,但是你到了其他国家后才发现,中国人搞创业这个事情,在其他国家看起来挺奇怪的,为什么呢,一整个国家都在搞创业,哪有那么多人搞创业呢?创了之后这些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所以我跟徐老师说我们应该要整个事情来说明一下中国人搞完创业后变成什么样了。

首先给大家看一个大数据,最近经常有人跑到街上问我说创业是不是歇菜了?怎么创业大街没什么人了?

大家看一下我们统计出来的创业温度表,根据全国各地现在谁在讨论创业这些事情,全网搜索统计出来,前两天我在台湾,我跟他们说别看台商很牛,但是年轻人没怎么搞创业,北京是创业温度最高的,山东温度还可以。东北为什么经济有点困难,东北创业温度很低。西部你看四川温度挺高,广东也挺高,北京是遥遥的第一名,

为什么说中关村创业大街没以前热闹了呢?实际上是因为当初北京就只有中关村一个地方作为创业中心,把创业的人都划到这里面来了,就非常热闹。你看现在北京有多少个众创空间呀,连门头沟都搞了,大家不需要挤在一个创业大街这个地方了,所以并不是创业冷清了。

有人说现在有点感觉空间比人多,这个行吗?所以我们现在就说说人的事情,创业现在有个特点,年轻人为主,35岁以下为主,还有农村的地方其实也很积极在创业,包括我们现在都说打工仔,打工一辈子都叫打工仔,创业了就叫创业者了。

从2013年9月份开始,李克强总理说创业,到去年年底创业者就有444万,2013年李克强总理讲完创业之后,正常情况下,大学生创业,父母63%会反对,总理讲完后,剩下15%会反对,到今天是大学生创业7%的父母会反对,因为你要是反对,孩子就会说你比总理还高明吗?所以至少中国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创业环境和氛围。

在100个创业者中间,有80个人想过,5个人想事,3个人真事,1个人把公司注册出来了,所以是1%的概率,真正的创业的人跟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这帮人本身就是喜欢压力、喜欢竞争、喜欢折腾。不是普通人之间喜欢过个小日子生个孩子的,创业这种人是属于找事,活得不耐烦的那种人,所以创业就是把这样的人从社会当中凝聚出来,凝聚出来后就开始创业了。政府在这其中给大家提供政策,给大家提供了人才支持,资金支持,场地支持等。

那哪些是创业者们觉得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呢,第一点,最大的是创业者之间的恶性竞争,比如你现在搞了个兼职,突然“哗”一下子出来了300个兼职项目,你搞了个手环,突然出来了800个手环公司,你搞了一个什么VR,突然有24000多家在做VR,最后什么人都搞不出来,这个是创业者之间的恶性竞争。再一个是互联网大公司的垄断,比如BAT看上的领域你可能就很难做出来了。

创业者创业后有什么变化呢,首先是创业者的自主权,你自己创业了,你自己的公司,你觉得怎么干是你自己的自由,那什么自由减少了呢?比如朋友跟你说我们出去唱个歌玩一下,不好意思去不了。特点是,创业者自由掌控了决策权,但是对于休闲娱乐和家庭的自由度是减少的。

第二个是“英雄落差”,一个人创业之后,普通男生8个月会有1个女生给你表白,创业之后平均3个月会有女生给你表白,一个女生正常情况下。8-9个月会有人跟你表白,创业之后6个月就会有人跟你表白,所以创业之后个人魅力有很大提升,但是你跟女朋友的分手率会提高。因为他们发现跟你谈恋爱后有个毛病,哄她的时间少了,不像没创业的,反正也没啥事,就哄你呗,大部分创业者创业后都没时间,所以有英雄落差。所以创业者选对象很多都说我要选支持我创业的、分担我压力的人谈恋爱,大部分创业者找对象的时候会看对方是否帮助、支持他的事业。

总体来说,一个人创业以后,创业者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提升,个人能力、家庭里面其他成员的忠诚度等等都提升了,大学生创业,学校里面老师和校长把他当回事的程度就提升了,平均一个学校有20-50个创业者,一个月学校可能有1万多个人,意味着你得到关注的程度就显著提升了,个人魅力等都提升了。

一个创业者,创业以后,资源使用模式发生了很大改变,目的性和功利性有很大提升,你看一个创业的人,会专门和有能力的人,有资源的人交朋友,他把自己的人脉资源,时间资源和财务资源都放在干创业这件事情上面。所以创业者就是把他的资源通通干一件事,非创业者就是资源本身不多,还干很多事,所以他的生产力会比较低。

从整体上来看,创业者对创业形式认知持乐观态度,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存活周期不长,成功比例较低,但创业群体自己认为创业企业平均存活周期是4.5年,对创业持乐观态度。

如果创业失败,超过八成的人认为创业失败也是值得的,他们认为就算我创业失败了去打工也比没创过业的人强。那其中还有三分之二的人说如果我创业失败了我干嘛,我再次创业。第二次创业失败了怎么办,19%的人说我第三次创业。所以你就会看到这其中就凝聚着一种人,干不成继续干,跟普通人之间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们今天的创业者凝聚了年轻人中间有抗压、竞争和要把事情办成的这群人,把这个作为创业市场中的供应者来看,假如这些供应者今天在吉尔吉斯坦等等这样的国家,可能这样一帮人也很难活下去,因为没有机会,恰恰他们生活在中国。为什么大家随便做个小市场,小服务都能找到一个小市场呢,因为从生活角度,我们人群替代速度非常快,我们今天最棒的市场是年轻人的市场,今天讲的消费升级,新消费和精度细分的市场,最有价值的都是针对年轻人的,不是针对老年人的。老中产阶级实际上是排斥消费创业者提供出来的产品的。所以真正的产品是,年轻的市场由年轻的创业者满足,这就是我们提出的青年一代的需求由青年一代创造的概念。

年轻一代的消费者符合四个特点,第一,信息对称;第二快周期迭代,买一件东西,过几天就会觉得旧了,就会出现所有产品和服务快消化的特点,理论上来说,在年轻一代,耐消品正走向消亡,甚至连房子都会快消品化的;第三是跨境美学,我们通过互联网、通过旅游知道全世界的美学特点,所以我们中国人的观念就会发生很大的改变,另外心理世界美学对我们产生很大的影响,玩游戏、动漫这些,所以我们的二次元,2.5次元到三次元才会发展起来,这就是美学观念发生的变化,最后一个就是精致服务,精致化不是指质量的精致化,是指人们的需求,小群体的讲究,真正的90后是不喜欢被80后、90后这样区分的,因为他觉得把自己跟老同事搁在一起不太合适,真正的95后还不希望被人看成90后,他们认为,90年的人都已经很老了,怎么能跟95年的人搁在一起,以此类推,98年的也不希望被说成是95后的,他认为95后是上一代,因为按照玩游戏来说95年和98年差了两代了,这就意味着每一群人有他每一群人需求的标志性的东西,“每一代人”玩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某种程度上都有一个单独的市场。每一个市场有中产阶级的消费水平又有他独特的讲究,意味着针对每一个精致的细分市场都值得去专门做,所以其实现在大家创造的东西还远远不够。以我刚才讲的跨境美学的二次元为例,现在中国二次元人群中5.7亿人玩过游戏,1亿人是达到业余玩家水平,100万人达到专业玩家水平,5万人是职业高手,2000多人达到参加大赛的职业选手的水平,这就形成一个很有意思的金字塔,在这个金字塔中间,人们的观念高度受游戏动漫卡通的影响,真正创造的东西还是差很多。从未来往前看,在新的消费领域,针对新一代的消费领域,支持新消费的新的技术领域,在新的技术领域里面新的创意和新的服务流程,在这些领域里面,新消费和新服务是最前台的,然后技术是中台的,流程是后台的,每个领域里面都在发生完全崭新的机会,每个领域里面都值得去投资。

那么创业者干的项目是不是比以前的老项目更有机会呢,在传统企业中大概2.5%的企业曾经用过不同的数据来知道自己的市场在哪里。在我们的测试中,那么多的创业项目只有13%的是有市场的,也就是说有87%的创业企业本身在起步的时候就是没有市场价值的,没有哪个消费者会特别要你这个东西,或者你没有真正的渠道找到你自己的消费市场,一个创业项目可以很快地分为有市场有团队能力,有市场没团队能力,有团队能力没市场,或是没市场也没团队能力。

我们第一步是要把很多的年轻人给鼓捣起来,弄到海里,因为很多人在海里总有人会脱颖而出,那些比较脱颖而出的我们就会跟他有更好的创业服务连接,这是我们基本上的一个路数。中国人做全球化,就干一件事,跟其他人都不一样也不会有冲突,中国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爱干活,中国人就是用创业这种文化,在全球树立一个很不一样的标杆,树立全球共创旗帜。这就是全球青年大创在做的事情,把创业当成一个最富有生产力的精神,在全世界推动。

(以上,创客猫原创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