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投资风口,早期投资机构的困局与机会

彭莹 创客猫 · 2017-03-25 20:36

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的困局应该是挣不到钱,分析各自早期投资的最好的项目,账面回报率和退出时间。

2017年3月25日,由创客猫主办的“创道至简”2017中国创投领袖(深圳)高峰论坛在深圳麒麟山庄举办,下午的第二个圆桌话题为《如何看待投资风口,早期投资机构的困局与机会》,参与本次对话的嘉宾有,海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振渊、赛马资本合伙人吴刚、松禾创新孵化器常务副总经理刘辉、中美创投合伙人陈华、港粤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山、光毅资本董事长林洪生,担任本次对话的嘉宾主持是36氪股权投资总裁袁俊。

58d634555703c~1.jpg

首先,各位嘉宾用简短的话介绍了各自的机构情况,深圳赛马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刚表示到,赛马资本围绕消费升级的,TMT,目前管理大概是10亿人民币左右的基金。港粤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山表示港粤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在儿童产业链,从儿童教育,儿童娱乐、儿童消费到儿童安全的,专注于儿童领域的投资机构。光毅资本董事长林洪生表示目前做的除了早期的天使轮,还有VC的AB轮和并购阶段的项目。海贝资本的王振渊表示海贝资本是2015年底新成立的一家投资机构,关注早期项目,欢迎投资者带上项目进行洽谈。松禾创新孵化器常务副总经理刘辉表示松禾资本成立于2007年,基金成立于2015年,主要的三个投资方向为人工智能,智能制造,互联网泛娱乐和生命健康。中美创投合伙人陈华表示中美成立于2014年,目前主要关注领域是在大娱乐上,包括文化,体育,还有教育。另外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相关部分。

早期投资的困局

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的困局应该是挣不到钱,参加讨论的嘉宾分析各自早期投资的最好的项目,账面回报率和退出时间。陈华表示到2014年到现在为止投了30个项目,早期投资很重要的是退出,去年退出了一个项目,是上市公司并购,4.1亿并购,18个月左右。所以早期机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于退出的部分。退出有很多路径,包括并购,对于早期项目有很多是没办法退的,在风险上,除了早期的部分,还会做一部分的成长期的项目,对于困局,还是优选项目上做更多的付出。

刘辉表示松禾资本从十几二十年的历史来看,投了很多早期项目,通过投资的策略回避风险,比如说有些项目是投偏后期的,保证LP的收益,有些资金是投早期,有超额收益,所以可以在策略上做一些回避。

王振渊表示海贝资本是一只新的基金,成立时间是一年多,目前只有一个项目有退出,就是人人湘,做互联网餐饮的。其他的项目还在进行中。

林洪生讲到早期投资机构很大的困惑在于退出的周期比较长。所以做早期投资一定要有耐心,好的项目不愁卖,不好的项目是卖不了的。

刘泽山也表示早期和后期都是有困境的,并不是早期就有困境。由于在境外做投行做了很多年累积了丰富经验,后期的机构体量大,退出也很难,风险也很大。早期机构有一个比较大的困惑,就是有时候要被逼退出,比如投资了一个项目,早期拿了很多股权,在第二年,第三年的时候,新的机构就会让你退出了,因为他不可能让你永远占有那么多的股权。

吴刚说赛马资本在2014、2015年围绕着早期的TMT行业投资,消费升级。目前为止投了40多个项目。关于在风口中早期投资的困局以及机会,赛马资本是没有风口论之说,也就是说他们是看项目而并不是追风人。最大的困局就是因为风口太大,导致了早期的风投机构以及创业者在追风。比如说早期的团购、直播、汽车后市场等等一系列。回过头来总结,当初选择互联网+,是因为他有强大的线下的行业资源以及积累,才会对他进行投资,而不是说当下的风口有多么好,所以困局在于投资人把自己、把创业者给忽悠了。赛马资本一直秉持自己的基本投资理念,坚持自己的特色,也希望各位资本能和我们一起深入的探讨。

袁俊也提到中国目前有差不多400家基金公司,据说有一半只发了一只基金就倒闭了。一大半的机构都是靠挣管理费,而且早期的投资投入精力大,管理的资金少,退出周期长,所以困局应该是讲一个大行业的问题。他还举例说到,现在国内的创业公司,特别是近几年的创业者的玩法越来越粗暴,当然也有资本的原因。一些包括模式的创新,包括有些项目的打法,深耕产品的情况越来越少,但是模式一上来,资本觉得不错,就蜂拥而上,最后创始人也逐渐成了一个机器人,被资本推着走。

早期投资的贡献与价值

吴刚表示早期投资机构确实是非常艰难,可能很多投资机构再过一两年,连管理费都收不到,因为他的基金已经投下去了,但是又没有退出的效果,这个时候该怎么办?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特别是在深圳,应该是国内第一梯队的人民币基金大多数都会在深圳诞生。这个时候应该学会像外资机构一样抱团,他个人感觉在深圳的机构与机构之间的沟通、交流是甚少的,外资的投了一个项目之后,会有ABC接棒和助力,但是在深圳的这种现状相对来说非常的少,所以他建议在座的早期投资机构,也应该像创业团队一样抱团。

刘泽山说投资是一个很累的事儿。他一直跟团队强调投资是一个反人性的事情。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特别是最早期投资的时候,等待的时间更长。怎么解决这些难题?投资也好,创投也好,把它简单的当成一个生意来做就行,潮汕人喜欢做生意,把投资当成一个生意,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2015年下半年港粤资本就专注一个领域,也就是儿童领域,从教育入口再到娱乐,再到消费,最后进入健康。目前在深圳最近准备发一个规模在2个亿左右的基金,投儿童早教,儿童乐园,包括儿童的娱乐、科技类的产品,最后投幼儿园。在产业链上布局,这样就变得非常简单。所以有句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每天见三个同一个行业里面的创始人,怎么都是比得出来的,而且在行业中插一个标杆,所有的上下游就可以整合,他就会来找你。所以说生意万变不离其宗,有特色,有差异化,做出你的品牌,这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个逻辑。说到怎么退出?好的项目不怕退不出去,最怕的是投到差的项目,那肯定就退不出去。关于IPO,香港爆出一天跌了90%,这种差的东西永远是差的,好的公司永远是好的,价值投资的理念永远存在,所以,投资是一个反人性的事情,但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变得简单,那你就是专注、聚焦,形成一个自己的闭环。

王振渊还提到根据国家的十三五规划,已经明确的告诉了资本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各领域的发展方向,想找一个符合这个方向中的项目并不难,难的是在风口上,哪些项目能飞起来,哪些项目能飞得高,持续的飞。因为海贝资本在北京,各种机会相对来说也比较多,能接触到的各色创投的小伙伴,要如何从中找到适合的早期投资,最大的困惑就是团队自身有没有内生力,他自己是一时的冲动,一时的找风,还是他能够顺势而为,而且在找对项目的同时,更关注是我们能为他们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和支持,能为他们带来什么,能跟他们走多远,这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事情。王振渊举例“人人湘”,“人人湘”创始人之前互联网餐饮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但是当他经历一段摸索之后,现在完全变换思路,他发现了自己的长处是体系的搭建,所以现在在用他的模式来参与其他的餐饮品牌,把他们的模式进行输出。

这是他们理解的风口,风口是顺势而为,根据团队、创业者本身具有的优势和内在的自生力,做一些相应的投资和引导。

早期投资重要的是情怀和心态

林洪生分享到做早期投资首先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不能纯粹是当生意来做。做了四年多的天使投资,最核心的是让他让自己感觉到投资是一个非常有兴趣的事情。第二个是做早期投资一定要有情怀,如果纯粹是站在赚钱的角度,你可以很多选择,可以做赚快钱的事情,所以做早期投资就是一种情怀,你帮助了这些创业者,这些创业者在创业之初,很多时候创业者是需要投资人帮助的,因为他可能是在管理经验上不足,或者是市场渠道的不成熟。甚至是法务的风险,股权激励方案等等,很多时候需要帮助他。所以这个行业的发展还是相对比较慢的,而且在中国是一个普遍缺乏资本市场教育的国家,大多数的老百姓,甚至是大多数的有钱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股权投资,也不大真正的理解早期的股权投资的这帮人,他们是在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很多人纯粹是站在赚钱的角度,做生意的角度,考虑的更多的是回报率,回报的时间,资金的安全性,怎么样能够快进快出,挣快钱。

做早期投资的,首先在心态上是有理想的人做的事情,做的事情是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对社会有价值,能够帮助到创业者,有了这种心态就可以坚持。如果完全是赚钱的角度,生意的角度,你需要很长时间的等待,你肯定是等不起的。他还提到自己碰到过许多手里有很多钱,但是却不是行业的行家,而且不是抱着早期投资应该有的心态来的,就这样2014、2015年形成了一波早期股权投资的泡沫。但是做早期投资一家企业,企业是有生命规律的,就像一个人,我们一定要做符合经济规律的时间。一个企业的成长,国内最快的公司上市是3年,大部分的是8到10年上市,美国的天使投资是8+2,10+2,但是中国人甚至有4+1,3+1做天使投资。做天使投资如果这么做,其实是违背了行业规律。始终不做迎合别人的事情,坚持自己的独立判断和价值判断。选择做早期股权投资,最重要的是在于心态,价值观是不是到位,能力和经验是可以训练出来的,可提升的。

投资的后期困境不比早期来的少

刘辉认为,后期的困境更大一些,因为后期谈IPO,一级市场二级化的趋势非常明显。早期的挑战主要在一个是对团队的专业性要求非常强,他用松禾在专业性方面的探索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如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跟产业公司合作,发行了专业的行业性的基金,包括和暴风合作专门做了VR的产业基金,以及和洛可可合作专门做了智能硬件的基金。具体到松禾创新,刘辉说明了几个投资方向,如人工智能,生命科学,这对于团队的专业性要求都是非常高的,为此也引进了一批新的投资人。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就是投后服务是更重要的,在后期来说,一个早期团队,企业碰到的问题是方方面面的,也是非常多的,这样对投后服务有更高的要求。他举例坚果,任泉和李冰冰投了坚果的早期,松禾投了B轮,坚果董事说非常感谢松禾在B轮给他一个帮助,因为当时有一个战略投资者要退出,甚至是投了竞争对手。松禾的投资人说,“我们来挺你”,他非常感谢松禾。除了从钱上补充创业团队之外,他们也希望从投后服务的体系给团队做更多的支撑。

陈华表示中美创投过去两三年最重要的是专注,如果不懂的行业还是不要投,不然会打水漂。所以中美致力于泛娱乐方面。另外是整合,主要是在于投后,投后的整合很重要,因为早期的机构的钱比较少,项目也没办法向大的机构洒得很多,你的钱必须很专注,所以在整合方面不单是资金的整合,资源的整合,流量的整合,人才的整合,包括后续退出的整合,这些都需要跟所投的企业做深度的沟通,这样才能帮助企业快速成长,因为他们的成长才是投资人最大的保障。

“早期投资者都是敢于拥抱改变的人”

袁俊作为主持人分享到,做早期投资都是敢于拥抱变化,而且相对来说是比较聪明的人。原因是大部分挣到钱的人都属于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的逻辑是害怕变化,创业者就是不断的拥抱变化,所以早期投资机构和创业者一样,我们都是属于拥抱变化的人。

另外,他还表示到一些突出的LP都是一些大LP,一方面他们愿意接受比较高的资金成本,另一方面他们对风险的抗拒性会更高,所以有一些具有跨时代、革命性的早期项目,他们也不一定感兴趣,所以会发现近几年,特别是看得到的一些传统的领先的大型的优秀基金,早期项目的前两轮都不会有他们的参与。所以越来越多的天使投资人,包括更多的行业中的资深人士,或者是投资机构中之前做VP或者是投资总监出来再创业,他们投的项目反而是这个时代最领先、最优秀的项目。这个是早期机构重要的特点。而且创投行业的更新换代速度特别快。

什么最受LP欢迎的?

优秀的团队、行业和生活的积累、符合国情能够提升整个中国社会运行效率的项目

王振渊说一个是看项目本身,一个是看创业的团队。这两点相比,他们更看重团队,再好的项目没有好的团队来运作,最后也做不起来。而且越是早期的项目,风险越高,在这个角度的把握上,更看重团队自身。首先从把握风口看,如果只是为了风口而上风口的项目,一般是没有吸引力的,他本身就在风中,我们可以随着他一起在风中起舞的项目会更关注。

“所以我们更愿意更多的LP,包括其他的投资机构,更多的人一起共同的挖掘一些好项目,一起共同的分担风险,也是为了更多的力量注入到创新的项目中,助力小伙伴的创业,助力他们的成长。”

陈华阐述了什么是风口。首先是行业积累,比如说之前看的直播,他们投了果酱,直播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在这个行业慢慢积累的过程中,在移动直播的点爆发了,所以他觉得风口都是在我们的身边。第二个观点是生活的积累。从悦动圈来说,之前大家对于健康的事情不是非常的在意,但是最近几年,对于健康的追求,因为大家的物质生活已经得到了提高,所以对于健康是大家越来越在乎的,所以跑步是最简单的健康的运动。

“所以,风口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需要仔细的寻找。”

最后陈华还提到,关于LP,中美创投比较期待于有行业资源的,或者是从事过互联网,担任过高管的,因为是在于做精选的投资,需要更多的资源,帮助到创业者,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而不只是光拿钱就行。

刘辉也提出投资方向有三个:一个是生命健康,一个是人工智能,还有是互联网泛娱乐。关于风口,可能是一个趋势,也有可能是行业中的泡沫期。很多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从早期到真正的爆发会经历一个泡沫期,这个泡沫期有是一个风口,也是非常红火的,投的时候要避免投到泡沫期的风口。至于需要什么样的LP,松禾大的原则是希望做一些能够提升整个中国社会运行效率,能够给中国的国家的转型升级,社会的价值提升带来帮助的项目。

林洪生表示对LP的要求没那么高,给钱就行,更不要扯那些说给你带来资源,所有的投资和决策,所有的投后管理都是GP的事情,LP要给钱,LP还要给你资源,这相对是不大现实的。LP的参与度是没有那么深的。另外他还提到了投后的管理,投后的服务,对创业者创业项目的帮助,还是GP的责任。所以第一是给钱,第二是心态要好,一定要有长期投资的价值观,你认为这个钱在我这里三年以上,三年内不动,三年以后我给你回报,这样的LP才是懂行情的,而且他能够理解股权投资,而不是完全只有钱,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的LP,我们不需要拿了LP的钱之后,大量的时间浪费在和LP的没有意义的内部沟通和消耗上。

刘泽山也表示,“关于LP,GP的发展,机构的发展,还是做一个基石投资者,创新型的机构或者是刚成立的机构最好是找一些基石公司,比如说找上市公司作为基石投资者,剩下的有钱就行,多多益善,你有真金白银,我投出去的也是真金白银。”

吴刚说到赛马资本作为天使,是为人类社会那些新的技术,新的服务,所以应该很自豪,很快乐承受自己的工作。关于投资方向,会围绕着赛马资本,围绕着之前的消费升级,TO  B的市场,对于前几年大家一窝蜂的上所谓的上门服务,TO  C,没有一个是赛马资本看得上的,目前来说,所投的服务升级的项目全部都建在,正是因为他们小,所以也不敢去大面积的烧钱,也没有能力投大钱。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赛马现在活得还挺好。

最后,每一位嘉宾站在早期投资机构的角度,用一句话说出了自己对未来的展望。

吴刚:“用腑瞰宇宙的心态,细看尘埃的思想,去投未来,谢谢。”

刘泽山:“投资和创业就是一对孪生兄弟。”

林洪生:“早期投资不是那么苦逼的事情,其实是很快乐的事情,是苦逼并快乐的事情,千万不要觉得我们这帮投资人很难受,其实我们最好的项目3年时间赚了一百倍,我们在偷偷的赚钱,但是大家不知道而已。我们的身体很累,因为这是一个体力活,一年多的时间要看一千多个项目,脑子和身体都非常辛苦,但是这个行业是很有价值的,也是很有意思的行业。”

刘辉:“在正确的方向上快乐的坚持,做时间的朋友,松禾撑你。”

陈华:“一定要小阶段的不断尝试,有可能你还没有发现你还有很多是可以创造一切的。”

(以上,创客猫原创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