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源资本总裁唐葵:两股投资开始复兴,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人

创客猫 六六 · 2017-04-13 11:33

如今的经济环境总体不像过去那么强了,所以必须要有规模经济。

4月13日,由投中信息主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投资进化论”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大宴会厅举行,创客猫作为特约媒体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和报道点击进入图文直播现场。

在论坛上,方源资本总裁唐葵发表了主题演讲,在演讲中他指出投资行业在不断进化和循环,如今的经济环境总体不像过去那么强了,所以必须要有规模经济。现在已经有大规模的收购和控制性机会正在出现,要通过规模提升效益,降低成本,充分发挥研发和渠道的优势。家族的传承将成为今后一、二十年收购交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认为,现在的融资环境比较好,大型金融机构并不一定适合做PE,投资不管怎么进化,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人。

58eee476e5f79.jpg

以下为唐葵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整理):

各位早上好,非常感谢投中邀请我来跟大家分享交流这个话题。投资进化论这个标题非常好,我第一次感受到进化这两个字是在2012年夏天,我们宣布分众传媒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才觉得中国投资行业正在往前越来越进化。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投资公司,大家可能都去过IMX电影院看过电影,我们和美国的企业合作经营中国的企业,经营所有的IMX电影院,2015年底上市,到现在影院的数目和输入超过整个北美。这个是让很多跨国企业,在我们讲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是一个转折点。也就是说,很多全球性的企业到中国来,觉得这是一个增长的市场。今天IMX已经把中国作为它的主市场,已经超过全世界所有其他市场,这样的例子已经发生很多了。

这又让我想到投资的一个进化,去年我们融第三期基金,我们跟LP讲,我们在前面投资的基金里面有一半以上都是控制性收购,大家都会觉得非常惊讶。对于中国的市场,大家想的是还停留在早期、成长性的资本,而现在已经有大规模的收购和控制性机会正在出现。投资进化论确实是我们每个投资人都要想的一个问题。昨天晚上我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想增加一点对这个进化论的补充,也就是进化与循环。这是我今天想说的话题。

PE行业不断在进化,也不断在循环。我1994年加入高盛,当时高盛的投资银行部是包含了企业融资部和直接投资部,这两个是在一个部门里面,我们当时有机会参加很多直投。中国当时的投资没有民营企业,没有什么可投的。所以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就是投资国企。当时投资国企,所有的PE在投资国企的过程当中,大多数的项目是亏钱的。2007年底还有很多投资人不太了解中国,有一个很有名的基金说,1990年的基金凡是投中国的项目都亏钱,所以我们再也不投中国了。当时我请美国的PE来中国看一看,他们还是投了。1990年时代PE经验是惨痛的,因为他们都是投跟国企相关的东西。在高盛的时候,他们说国企比较难办,不如拉着香港、台湾、美国的企业到中国搞,绝大多数也都不行。

今天大家可以看到,两股投资的机会又开始重新复兴。不管是国企的改造也好,还是说我刚才讲到的IMX这样的一些机会,将会继续,而且又充满生命力。今天的市场跟那个时候市场不同,今天的市场化跟那个市场化不同,管理能力也不同。00年我转到高盛投资部,当时都是海归和互联网,腾讯我们没有投,及时通讯在美国没有上市企业,没有参照物,而且又不是海归创造的。

58eee467b92b8.jpg

现在大家在互联网行业投资的东西,已经进化到本土的创业、本土的模式,不是抄袭,而是说创立一些新的模式,在互联网的领域引领全球。这个也是循环的,大家可以看到,在医药行业,现在在重复我们1999年时候投资医药行业的时候,那时候有大量海归,带着技术回来,这个也会继续演变。今后的十年,医药行业的投资,也会逐渐走到互联网今天的态势,大量的本土优秀企业会出现。

在2002、2003年之后,投资的主流变成了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大量的蓬勃发展,使得我们进入黄金PE,以增长性投资为主。我们方源资本,做了很多这样的投资,绝大多数是非常成功的。这两年,大家普遍感觉到,融一把、发展高速、上市,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PE基金都在研究说,要么往早期走,要么做些大型并购的项目。因为中间这个东西,没有像以前那么好,这个也是在进化,也是在循环的。在美国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以至于到了90年代的时候,没有中间状态。但如果看今天,美国还是会有很多成长性的资本,在为新型的模式进行融资,其实还是有很多新东西出现。哪怕是饮料,原来以为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以及他们所经营的蒸馏水也好什么也好,其实现在生活都在逐渐变化,新型的健康、运动、时尚饮料也在出现。我们最近碰到美国基金,他们专投食品饮料公司,赚了很多钱。这个也是在不断进化,也会不断循环。

美国70、80年代开始,整个PE蓬勃发展,我们今天刚刚开始,这是我们进化的一大部分,还没到循环,这是我们现在最关注的一个方面。几个因素,使得我们现在控制型的收购,会越来越大。一个就是经济环境总体来说不像以前那么强了,必须要有规模经济,要通过规模把效益提升,把成本降低,把研发的能力发挥出来,把渠道的优势发挥出来,这种行业的并购在70、80年代在西方发生,今天在2017年将会不断继续发生。跨境并购又是另外一个形式,来壮大一个公司的规模和它的实力。另一个是家族的传承,将在今后一、二十年,慢慢成为收购交易重要的组成部分,当然会有很多的二代非常有积极性,来把这个企业做好,做得更好,但是还会有不少企业将会面临传承的情况。这样的机会,都是我们在过去看到的,在西方经历过的东西,在中国将会继续往前发展,成为我们一个比较重要的投资机会。我们对这方面,也非常关注。

现在融资的环境也比较好,这里面我们会不断看到很多的东西。比方说我在两年前,见到中国最大金融机构之一,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现在开始做PE了,我告诉你,“大象进场,蚂蚁全都要让路”。这个话让我想起70、80年代美国,大量商业银行看到这个生意很好,贷款赚百分之几的利息,如果做投资就会赚很多钱。经过一轮疯狂,纷纷银行倒闭,大家把这个投资部砍掉,再进行一个循环,大家再把投资部门砍掉。大家会觉得这个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大型金融机构,并不一定适合做PE,但是这个永远会不断尝试,也有人会成功,也有人会失败。我们会看到这个行业,不断在进化,不断在循环。

回过头来说,刚才卫总(嘉御基金创始人兼董事长卫哲卫哲)讲投资本质在什么地方,我在想,投资不管怎么进化怎么循环,成功最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是人。马克思说,钱不是资本,资本家管理的钱才是资本。人是在投资里面最重要的东西,如果说我们能够不断积累这些经验,不断通过今天这样的讨论,看到我们的这些进化,看到我们这些周期,当我们在十年之后又看到今天重复发生的事情,当我们在危机发生的时候,想起我们前面经历周期里面的危机,我相信这种经验、这种自信会给我们带来不断的春天。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我对进化论的看法,谢谢。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