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知智能科技谢殿侠:人工智能比较大的突破是知识图谱的构建

创客猫小指 · 2017-05-19 18:50

人工智能正逐步渗透进搜索,电商,金融,医疗,交通,教育,媒体和制造等行业。

在中国智慧家庭博览会的2017中国智能硬件开发者大会——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上论坛,Rokid开发平台技术负责人刘生华、上海海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谢殿侠,以及思锐达传媒产业分析师秦伟就主题“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发展探讨” 进行圆桌讨论,创客猫作为支持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点击进入直播回顾)

ckm19.jpg

刘生华指出机器人的概念在中国是比较陌生的,因为中国还没有机器人文化的沉淀,不像美国,很早就对机器人的概念、认知具有宽容度。国民的认知在国内对机器人、人工智能从业者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刘生华希望在现阶段把人工智能技术带到人们生活中,让人们慢慢感受目前阶段的人工智能已经解决了很多问题。

ckm18.jpg

关于机器人进入家庭,秦伟表示大家的期望值都很高,在普及层面用户可以一步一步来。因为在很多应用的时候,需要从一些特定的场景进入。 并且秦伟认为机器人“若琪”有很好的营销思路策略,价格先高上去,赚足眼球,然后降低价格赚市场。“若琪”要和其他的产品互联则需要发布属于自己的集成平台,给消费者一致性的打包服务,通过“若琪”得到一个智慧家的体验,这也带动着消费者的需求。

ckm20.jpg

谢殿侠认为在两三年内AI技术会有突破,突破后会有很大的改变。语义理解的环节,限定在一定的领域和范围,语义理解的准确性会提高,这带来的用户体验是语音交互的媒介是主导,其他的方式是辅助。另一方面变化是知识,还需要自动化地构建知识体系。

ckm16.jpg

以下是圆桌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删减)

主持人:对于机器人来说,它正儿八经走入大众的视野也就近两三年的时间,由于它和人工智能结合,所以大家对机器人的期待非常高,但是目前还不是强AI的时代,所以AI的体验还不是特别成熟。但是消费者的期待特别高,这是一个新生事物,发展又处于培育期,所以这是一个矛盾的状态。对于这种矛盾的状态,咱们怎么看待这种矛盾的状态?或者说,这个矛盾状态如何破解,从而推动机器人产业逐步发展?请各位就AI和机器人产业的矛盾状态谈一下自己的观点。

刘生华:机器人的概念在中国是比较陌生的,因为中国没有很久的机器人文化,不像美国,美国很早就对机器人的概念、认知是具有宽容度的。机器人走到中国后,大家开始看到的东西是偏神话的,以为机器人无所不能,这对机器人、人工智能从业者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同时也带给我们一个解释,Rokid为什么想做一个产品,不止是告诉大家人工智能未来是多么神奇,同时我们希望在现阶段把人工智能技术带到人们生活中,让他慢慢感受,或许在目前的阶段没有大家想象中是强人工智能,但是已经解决了很多问题。

秦伟:关于机器人进入家庭,大家期望很高,但是大家可以一步一步来,像原来功能机的时候,大家并不会说功能机的功能很低,因为它已经满足了。在很多应用的时候,比如我们做语音智能时,对于残疾人、失能人士,他没有办法适用触屏手机时,语音成了他唯一的选择。所以我觉得从一些特定的场景进入,大家的期望就不会太高,一下子就能应用开来,这可能是一个方向。

主持人:您说的特定场景能否具体分享一下?

秦伟:从语音交互特定场景来说,它是不需要手的,生病的人、残疾人士、视觉障碍者对这种需求必然是刚需的,不会出现说了几遍没有听懂的情况,而是觉得有这个产品已经很好了。在产品推广时,有可能对价格、形态的要求低很多。

主持人:像这样的产品,现在业界有吗?

秦伟:有厂商做,但是目前价格比较高,这也是一个矛盾,在量没有上去的时候,体验上不去,价格也下不来。

谢殿侠:对,这的确是一个探索的问题。我们先看一下美国的市场,Echo为什么走出来了,但是中国的Echo为什么没有走出来?我们对比一下看看,只是时间因素,还是有其他的差异。

Echo为什么在北美成功?的确,你看过很多真实的活跃用户的话,你会发现它不只是一个玩具,它是真的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可能更多地看Echo的功能,没有重视分析它的核心用户群是谁,实际上有很大的用户群是全职太太,为什么呢?在中国,男女都要奋斗,但是在北美市场上,有很多人是不工作的,而且即便很有钱,很多人都愿意自己动手。当她在家时,空间比较开阔,厨房是开放式厨房,做工作的时候双手被占用,虽然手机功能很强,但是这时候手机就放到一边。第二,电视是视听的应用,所以Echo的出现,播放音乐也好,还是说一些新闻也好,或者是日常的计算也好,这时候它在这种用户场景之下恰好解决了这种需求。

但是中国没有在这方面有发展呢?因为我们大多数女士是在上班,全职太太是很小的群体。而且大多数人家里的空间是比较有限的,缺少了使用的空间。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文化差异,我们的社交是在晚上,老外的社交是在中午,所以晚上大多数都是跟家人在一起,就会晚上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用没有屏的东西。

另外,Echo有一个很大的使用特点,就是听电子书,亚马逊上有kindle的电子书,还有有人朗读的电子书,很多在开车的路上会听这个电子书,在家也会听。这是黏性很强的产品,因为一般的电子书是8-12小时,如果我花了5美元买了,基本上一两个星期会持续不断听完,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听书,这就变成了刚性的需求。在国内,我们可以听蜻蜓、喜马拉雅,但是我们有时候听一两次,没有特别多的场景让我每天都听。

大家期望非常高,但是我们真实做的没有符合大家的期望,这两年我跟国内做硬件的合作伙伴说,能不能把产品简单化。智能音响在同价位下是比蓝牙音响质量好还是差?Echo是同价位下比蓝牙音响质量好的。内容资源的整合在过去整合了非常多领域,但是每个领域做得非常浅。在国内,我觉得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形成产业链,大家需要一起努力,让产品体验做起来,然后成本降下来,还要合理管理用户的预期。

主持人:你说产业链成熟后会慢慢发展,未来两年AI技术会在哪个领域实现突破?

谢殿侠:在两三年内会突破,突破后会有很大的改变。语义理解的环节,是我们现在做的环节,乐观地说也是两三年会突破,但是我没有这么乐观,我觉得需要十年,语言的复杂度比较高。如果限定一些领域和范围,语义理解的准确性会提高,这带来的用户体验是语音交互的媒介是主导,其他的方式是辅助。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是知识,怎么自动化地构建知识体系。语言只是为了表达一种情绪,我们经常看到很多老外来到中国来,中国话聊得特别好,但是我们聊得特别好的时候他就不理解了,因为他没有知识体系。

刘生华:我们Rokid成立之初就成立机器人公司,我们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人工智能这个技术不是新的东西,在80年代开始就有这个概念了,语音AI和视觉AI已经深刻感受到人工只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未来1-2年可以深刻地改变生活,大家可能忽略了一个方面,就是自动化运维,像阿里巴巴以前有几千人的团队来防止外部的抗击,在双11的时候需要很多人运维。自从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后就降低了对流量的支付成本。

还有一些领域,像今日头条,传统的媒体公司需要大量的编辑,推荐给用户想看的东西。今日头条能出现爆发式的增长,后台最重要就是人工智能的支撑,给用户推给最精准的东西。我认为未来1-2年内是人工智能技术不止在深度上有变化,更多是在广度上有变化。

主持人:刘总对这个产业充满了积极乐观的态度,只要给予它成长的空间和时间,它肯定不负大家的期望。

家庭机器人是在2C领域的应用,机器人作为新兴的事物,它的应用还有待开拓,不好开拓市场,价格就特别高,价格高就更不好开拓市场,又处于很矛盾的状态下。请几位分享一下家用机器人如何打破这个现状?如何在市场推广上比较顺利?

刘生华:这就是Rokid为什么推出2代的产品,我们1代产品是验证产品的需求是不是存在。我们1代的产品非常昂贵,因为技术没有成熟,需要Rokid自己用硬件、结构、工艺设计来完善产品,所以当时的售价比较高。我们2代产品时,随着市场的成熟,证明了这个市场存在后,国内很多半导体公司也迅速跟进,提供了产业链的支持,所以我们的2代产品价格已经降下来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我们以为很难,但是消费者可以接受家庭机器人带来服务,比如很多用户说自从家里用若琪后,他有半个月的时间不用手动开关灯了,已经养成习惯了。所以,从产品价格上来说,我们的2代产品已经降下来了,同时我们下一个产品的价格还会继续往下降,所以让这些产品走进家庭就变得越来越有可能了。

我认为这个矛盾在过程中很容易解决掉,而且来得比想象中快。

秦伟:确实,若琪做了很好的思路,先高上去,赚了眼球,然后低下来,赚了市场,这是很好的策略。若琪要和其他的产品互联,你们发布了自己的集成平台,这是其中一步,但是还是需要满足其他的需求。如何提供兼容若琪产品的配套产品,是你们需要完成的,给消费者一致性的打包服务,通过若琪得到一个智慧家的体验,这也带动消费者的需求。

谢殿侠:这还是两头碰的过程。核心的问题还是怎么找到细分的用户群,小孩也好,老人也好,白领也好。现在不是产品大众化的时候,应该找一个平衡点,通过产品把资源链条打通了,这个人对价格的敏感没有说从100变成120就不买了。

在中国,吃很重要,中国菜谱还是不够,要有营养百科,最后大家说能不能把外卖打通,所以我们也把外卖打通了。所以还是要看用户的需求在哪。

儿童是很好的一个方面,儿童也是有场景的,但是在定位的综合上,大家有足够的耐心,开头还是标准细分的市场,把产品做到足够到位。针对自闭症的儿童,可以做出从硬件到软件一整套的内容。有了合作伙伴,我们可以做得足够扎实和深入,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虽然我们只做语义,但是我们跟合作伙伴做得比较深入,语义理解的范围在哪?从硬件到产品来讲,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这些年和合作伙伴一直在说怎么抓用户的需求,怎么从我们的角度把资源整合打通。

谢殿侠:很多互联网公司也好,版权公司也好,想帮用户更好地享受内容,语音入口对他们来说是新鲜的入口,语音入口可不可以成为新兴的入口?在若琪机器人里,听音乐是免费的。

主持人:通过几位的分享,可以看到机器人的市场,我们要开拓市场,企业要练好内功,要有核心竞争力,其次要有开放的姿态,要和软件、硬件、内容的企业进行合作,最后形成一个让用户体验特别好的产品,其次就是要抓准市场的定位,细分用户,解决用户的痛点,才能把市场慢慢烧得越来越旺。

秦伟:在产品之后还是有一定的问题,当前的产品还有后端服务,像若琪,要不要装配?这就存在一些问题,即使产品做得好,后装服务铺不了全国,这样的话有可能在后端服务方面,像如何进入到社区,所以我们需要从设备到服务连接起来。

主持人:我在做机器人产业的时候,不光要专注机器人产业,还要跳出机器人产业的思维,需要从服务的角度与其它产业做融合,以更高的视角推动产业的落地。

非常感谢今天的分享,今天下午的论坛到此结束,希望大家通过这个分享能得到启示和收获。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