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机构解析退出之道丨乐视网IPO深创投赚了七八亿、蓝色光标上市达晨抛早了

创客猫 小林 · 2017-07-31 16:22

退出之道是投资的永恒话题

在由投资家网主办的“股权投资大时代·2017中国股权投资年会”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 王岑、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李守宇、达晨创投合伙人 任俊照、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 崔欣欣、赛伯乐投资集团高级合伙人 陈曦、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艾渝 围绕“新环境下的投资探索”的主题展开讨论。创客猫作为特邀媒体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点击进入直播回顾)

597c07da2da81.jpg

在论坛上,嘉宾们讨论的话题包括退出策略、投资逻辑、中外资投资差异等。以下为创客猫整理的嘉宾观点。

退出策略

597ee9653bf6b.jpg

深创投李守宇

李守宇:深创投在乐视网IPO时赚了七八亿

深创投这些年专注于VC和PE,我们做的项目绝大部分还是以创投概念进去的,股权比例也不大。但我们投资的一些项目还是赚了大钱的,比如潍柴动力,当时进去比较早,而且在改制的时候进去的。当时投入2000多万,赚了20多亿。甚至现在的乐视网,当时我们也赚了不少钱,乐视网IPO时大概赚了七八亿。

深创投的投资是分步抛的。上级股东要求我们的利润分步实现,所以每年利润比较平稳。每年就抛20多亿,再慢慢增加。乐视当时抛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留的部分涨得比较好。

退出这块还是以投资并购为主,从我们的责权利上说,投资经理是一个项目的实际责任人,但我们集团对我们的退出还是有一些规定,比如上市退出这块有专门的服务部门,包括聘请中介机构为企业职工做上市培训包括跟各地做一些沟通。并购退出这块,去年我们成立并购组,对其他非上市转让包括寻找资源。

崔欣欣:术业有专攻,该退出时就必须退出

第一,GP和LP之间有一个沟通渠道,本身有比较好的沟通机制。第二,术业有专攻,二级市场的逻辑跟做VC还是有距离。还是应该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我们完成这个阶段的使命,接下来到时间要退出,就必须退出。

597ee9d836b0b.jpg

光大控股艾渝

艾渝:企业上市后会发行新基金接盘

光大控股之前是聚焦PE和中后期为主。我们投资的项目都比较偏后期、并购。以前的方法是一般会发一个新的基金去接原来的基金,原来的基金有一个整体退出。新的基金接盘又有一个折扣。公司上市以后再发一些并购基金,可能对投资机构也是很好的。

王岑:一二级市场投资逻辑差别不大

很多人说用一级市场眼光炒股,二级市场眼光看一级。我个人的投资逻辑觉得差别不太大。你投完这个企业,陪伴他这么多年,对董事长、高管,你最了解,不熟不投。你最熟的时候他快要挣钱时,理论上应该你接更好。

任俊照:企业成长性好的话,二级市场基金会继续跟

我们投的企业很多是在后来二级市场表现非常好,我们那时候抛出去就几倍,但二级市场后来涨了十倍,比如像蓝色光标。之前我们抛早了的,有可能是LP他们的一些要求,有更多基金来进入。对这种情况,我们后面就不太一样,目前上市的企业很多,可能我们会像光大一样,有一个二级市场的基金,我们认为这个企业成长非常好的,会跟着他走得时间更长。前面的基金可能先退,二级市场基金就继续。

597ee94a83fc8.jpg

红杉资本王岑

投资理念

陈曦:赛伯乐一年投资不超过10个项目

赛伯乐的投资理念不是每年投50个、60个,一年投资可能不超过10个项目,但每一个项目目前最少3-5亿。企业有好的团队,好的商业模式以及好的技术,如果能加上赛伯乐的一些资源,比如资本、科技、国际化以及给他们提供的一些政府服务、市场服务、双创服务、金融服务,创新企业和赛伯乐共同产生的化学反应,将这些企业的实力和利润有一个快速的增长,并且大量优秀的企业聚集,形成了赛伯乐和相关行业的生态系统。

王岑:找到行业龙头,投资人十年干一单就差不多

我自己也在思考,可能做到100亿或者几百亿市值的企业家不多,大部分中小企业上市市值就三四十亿,平均利润八千万到一亿左右基本生命周期就差不多了。最好是找一个在细分领域市场大,他们又是行业龙头,上市之后再来十倍增长的,这种企业很少,但作为投资人,十年干一单就差不多了。因为这种是可遇不可求的。

任俊照:投自己理解的,市场热的坚决不碰

我们投资每一个项目案例都是非常严谨的。达晨投资时要求的非常高,我们大部分投的项目还是基于对行业趋势的了解,我们会投一些自己理解的,市场热的坚决不碰。我们有七个行业的团队,比如共享包括P2P,达晨都有参与。但我们还是在自己比较熟悉的方向,还是根据中国大的经济环境背景。因为达晨还是喜欢投资相对比较实在的。

597ee9f2f218d.jpg

分享投资崔欣欣

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投资的差异

任俊照:外资喜欢高大上团队,在赛道里投很多

因为达晨也是在学习外资的眼光,很早就去红杉学,以外资的眼光看项目,但做的时候用本土手段做项目。外资对趋势的理解都很值得学习,在内资,可能是不同的一些做法,比如外资更喜欢看一些赛道或者在赛道里投很多。但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合适的人,也可能跟中国的资本退出方式不太一样的时候,也不怎么碰。还有在选人时,外资喜欢高大上的团队,但我们说团队有时候太高大上反而是一个挑战。在我们组合里,可能有的团队出身背景感觉很一般,有可能是很LOW的感觉,但它能做得很好很扎实,我觉得也是非常不错的。可能外资背景的对这样的团队不放心。

597eea4b70bb6.jpg

赛伯乐陈曦

王岑:外资与人民币的团队在行业上应该是融合的

我认为还是看行业,有些行业基因检测等等,非常草根的人很难搞,是技术的。但像尚品宅配,线上线下一起玩的,可能需要执行力。投入消费品,在中国目前需要的,我自己总结消费行业目前挣大钱的公司基本市场还是三、四、五线为主,逐渐往二线靠,一线市场主要还是世界五百强,因为他们在中国十年资金量体大了,所以还是农村包围城市。包括煌上煌,基本都是从腰部、底部反攻。你说从美国哈佛回来的做煌上煌鸭脖子,不可能的。还是具体行业。但是退出,的确有一些投资策略。比如A股,收入或者其他的经营数据看重,可能对科技或者商业模式甚至共享经济的投资,会更近一些。

我认为外资也好,人民币也好,最后是一样的。彼此的团队,海外回来的国内的都可以有,不存在哪个行业怎么样,我认为是完全融合的,需要大家交流和主动了解对方,不要自己封闭起来,我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应该开放,互相学习。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