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榜年轻人生活态度的最右APP背后的创始人居然是75后?听他如何解读这个隔了两代的产品

2017-10-11 10:53 · 创客猫 蒙娜


创客猫北京报道 10月10日,在由GGV纪源资本主办的Evolving-Lifestyle GGV 2017生活变革大会上,长城会合伙人GMIC全球合伙人周景龙先生、Keep创始人及CEO王宁先生、Musical.ly创始人及CEO Louis Yang先生、最右创始人及CEO李金波先生、糖豆广场舞创始人及CEO张远先生进行了一场关于“社交及娱乐方式变革”的圆桌探讨。创客猫受邀作为合作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进入图文直播现场)

59dc79f1323c1.jpg

生活方式或者说是娱乐形式的创业机会,越来越成为新一代创业者的探索方向。一方面,技术推动媒体不断向前发展,这时创新会催生出新的娱乐话题和娱乐形式,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越来越富足,娱乐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庞大的需求。社交和娱乐元素在创新模式里起到了什么作用?面对挑战与机会并存的未来,我们又应该如何把握住机遇?

以下为圆桌对话精编:

Music.ly如何做到成为第一个同时在中国和海外经营的短视频平台

周景龙:Music.ly作为一个上海的公司居然在美国做的风声水起,您是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使得它能够在美国做的很好,以及是什么样机遇带来了现在这么好的结果?

Louis Yang:很多人都好奇,你们一个中国人的公司,GGV投资我们的时候团队10个人不到,2014年在美国被广大的青少年所接受,你们是如何去谋划这个事情的?

这其实是一个意外,是一个什么意外呢?我认为这是在大的形势下试验出来的一个结果,我们一开始认准移动短视频会是下一个大的平台级的机会,除了线下生活方式的升级,在互联网上也看到了很多方面的所谓生活方式的升级、娱乐方式的升级和媒体格式的升级。那么,此时移动短视频的整合作为一个很大的趋势出现,使得内容快速的碎片化和移动化。2013年的时候我们就奔着这个大机会去了,我们分析这样一个大的机会在哪里?首先是短视频,视频从电视向互联网转移,并且同时在互联网向移动转移,这个过程当中你会发现,每一节的变化会引起格式的变化。

59dc84fc93e03.jpg

(Musical.ly创始人及CEO Louis Yang)

很多的创业者都要经过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也是做原型,然后去尝试,去看反馈,再找方向,我们差不多摸索了一年多,但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是,我们就是要全球化。非常幸运的是,在全球化尝试过程当中,美国用户对这件事情的接受度非常高,美国的青少年对于互联网上的新鲜事物,他们非常愿意尝试。我们当时尝试的过程当中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通过产品去打动人,在没有流量支持的情况下,我们会特别关注用户的自然反应,也就是在没有任何其他手段刺激的情况下看用户的自然反应是什么。

我还记得早期的第一批用户来自于德克萨斯州一个中学的小孩,他给我们写了一封邮件,他说“这个太酷了!”这时我们跟用户沟通起来,一来一回我们就发现,当你专注下来以后就会发现慢慢找到感觉了。我们差不多在美国做了两年时间,在美国有点信心了,我们觉得现在是时候开始考虑欧洲、拉丁美洲,我们去年开始花了一年时间把欧洲拿下了,进军拉丁美洲,今年的主要目标是回到亚洲。中国国内已经有模仿者在抢占市场了,我们稍微晚了一点,但是我们觉得市场机会还在,有可能会成为真正的第一个同时在中国和海外经营的短视频平台。

社交产品如何做变现?从人的基本需求出发

周景龙:社交在我认为初创期是很难赚钱的一个商业模式,包括最早的QQ也是很长时间没有找到商业模式,那么Keep目前或刚开始的盈利模式是什么样的?有哪些变化?

王宁:我觉得社交最有趣的一点盈利方式还是基于人的需求出发,这在初创阶段是非常重要的。Keep产品不管是从用户体验上还是从用户的需求上来说都解决的非常好。

我在做这件事情时的初衷是为了让自己减肥,而健身房的成本太高了,我希望在网上找到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可以让我运动起来,甚至让我少付出一些成本,那时候在很多网站搜到跟运动相关的减肥视频,就像广场舞大妈一样跳操,我们发现绝大部分人是有运动和减肥需求的。

中国处于一个减肥的启蒙状态,还处于萌芽期,那个时候需要解决的是心理障碍,高昂的健身费用、时间、交通成本等等这些问题,作为一个APP输出一些优质的内容可以降低成本,当成本降低就可以快速地运动起来,当他快速运动起来就可以快速获得正向反馈。随着正向反馈越来越多以后,会慢慢沉迷于去热爱这样一个东西。

59dc831900c09.jpg

(Keep创始人及CEO 王宁)

到今天为止,越来越多的人希望群体性的运动,不仅仅局限于一个人在房间做运动,大家愿意走出房间跟更多的人一起运动,这个时候伴随着运动减肥的工具性需求。

在社交上,我们在今年刚刚开始认真起步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包括我们的3.0、4.0及刚刚发布的5.0版本,我都在不断地去突破,不断地做核心的东西,比如我们建立用户和场馆之间的连接,建立用户和用户之间的连接,甚至小白用户跟初学者和高尖用户的交流,若他们产生社交关系的同时可能还会有一些经济利益上的输送,可能这个阶段是基于社交商业化会做的尝试和突破。

周景龙:Keep现在有没有变现的方式呢?

王宁:从目前来看,潜在的变现方式有两点:第一个是广告流量,经过两年的积累有1亿高净值用户,很多广告主会比较喜欢活跃的用户以及他们对于新的生活方式的喜好等等,大概是这样一部分广告的变现;另一个是广告商城,我们不是真正意义做电商层面的东西,我们还是更多的希望打造品牌或者生活方式,我们希望这里面卖的都是自己的商品,本质上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热爱生活的年轻用户,热爱健身,喜欢运动的年轻人,可以把背后的精神传递出来,通过LOGO的传递,通过服饰,哪怕是手机壳,小到一个弹力带其实都可以传递他对运动的喜好,对于Keep信仰的喜爱。

周景龙:作为一个75后的创业者,您做的是针对于95后和00后的应用,您了解他们吗?你们的盈利和变现模式是什么样的呢?

李金波:其实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做一个隔了两代的产品;第二个问题,怎么去赚钱。我第一家公司在百度,第二家创业公司在迅雷。其实互联网诞生以来,有用户的地方就一定能够变现,问题是你要找到合适的变现方式网络变现是一个技术问题,怎么去占领用户的心智,怎么拥有用户规模,这个才是真正的战略。

第二个问题,虽然现在还没赚钱,对于这个问题本质上来讲是不怎么担心的。最右在2014年开始立项的时候,我的本意其实是做一个娱乐升级的产品,当时我们看整个移动市场,非常明显的是创业的活力期过了。作为一个老创业者,第一排除了工具这个选项,接下来要做什么呢?社交是没法儿做的,那么作为内容消费,我们怎么做呢?用户的态度比内容好玩得多,能够让用户去表达自己的娱乐和生活态度的产品。

59dc8433dee31.jpg

(最右创始人及CEO 李金波)

最右在开始的一年半里,我们内部讨论最右到底能不能做得起来,到现在为止,最右已经做了三年了,在运营方面实际上一直都是很保守的,我们内部没有把最右看成是一个社交产品,也没有把它看成一个工具产品,我们真正把它看成了一个社区。最右关心的是用户的自由表达,关心的是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坦率地来讲,最右是一部分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只有认可这种生活态度和价值观的年轻人才会喜欢,我们期望跟着有这种价值观的年轻人一起成长。至于边界,认可我们这种价值观的用户会有多少?这既是我们的机会,又是我们的挑战。

我作为一个75后怎么去了解隔了两代的产品?我认为最右的价值观是不分年龄的,我们也在新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一个能做出新产品的机会。

周景龙:80后张远做的是60后大妈的生意,谈谈你的盈利点和特殊的方面。

张远:首先,我认为有效率的变现应该是基于人跟人之间的关系,社区社交跟其他产品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它是建立人与人的网络。糖豆现在在做的变现尝试,第一,糖豆其实已经做了广告的尝试,单价都还蛮不错的,本身我们觉得并没有用到社区社交本身的特点,只是流量的生意;第二,增值服务,这是社交网络非常独特的,已经被陌陌、快手证明了;第三,电商,不是传统的把保健品、理财推荐给我们的用户,而是希望电商本身能够利用好社区里面的关系。大概这三重形态,广告、增值服务和电商,这是我们现在在尝试的变现方式。

先本地化or先全球化?

周景龙:你一开始选择的就是出海到美国,但是我想问你现在后不后悔去了美国之后把这么好的市场放给了竞争对手。

Louis Yang:实话实说,挺后悔的,现在满大街都在抖,抖的我不舒服。但我觉得中国的机会并不是说已经没有了,我们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也宣布开始会到亚洲,我们同时启动了中国、印度、日本这几个市场。

我认为,Musical.ly一开始有这个想法就是希望抓下一个平台级的机会,下一个平台级的机会特点是什么?我认为有两个核心的特点,第一个是普世,就是不区分中国和海外。我们做的事情本质上是娱乐媒体的事情,源头是媒体移动化,媒体移动化意味着什么?我认为有两条核心的主线,第一条核心的主线,媒体本身随着移动化的提高会有格式的变化,这种格式的变化是全球性的。

为什么变短这件事情这么重要?因为媒体的可移动性和格式的长短,这两个技术组合会带来主题的变化,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媒体迅速的缩短成3-5分钟的内容,而放缓的过程中无法覆盖的那些形式,同样的道理去推论的话,媒体开始转移到手机上,可移动性极好的时候,内容变得极短,这个时候应该可以覆盖无限长的内容,不再是某一类主题,可能是全媒体的主题,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产生大量的新的内容创造、内容表达和内容流通机会,而且这种机会是全球性的。这是我们当时认为的第一个核心驱动元素。

第二个,最重要的驱动能力是个性化,当你的内容变得极其长尾以后,你要满足:第一消费,第二分发,唯一的方式就是个性化,瓦解成成千上万不同的内容主题,这个时候技术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是去提供个性化的能力。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大家意识到软件或者是互联网技术和线下的剥离技术,最大的可能是极大的提高了个性化能力。这里面技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家今天看到不同的媒体平台,或者不同的社区,他们都提供非常大的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的能力,这个本身就是对于这个需求的一个满足。

这两个变革的力量跟具体的国家、经济状态是没有关系的,它的决定因素是技术的成熟。我们选择美国是一个意外,我们认为技术的制高点占领市场以后,这里有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我们选择最短路径,最短路径的选择从回报来说回报可能是最高的,但是潜在的成本也很高。如果当时我们不是选择一个成本最小的方式,我们选择成本最大,或者收益最大的方式的话,我们可能会最先启动中国。

当然我认为这个机会还在,这两个大的技术驱动力会是一个最大的驱动力,是一个五到十年的机会,在这样一个机会窗口当中,我们还处于这个机会的早中期。可以说,中国市场我们还是有非常大的信心来做的。

周景龙:张远你有没有出海的雄心壮志,让海外的大爷大妈也用上糖豆?

张远:先说舞蹈本身,其实广场舞这种形式在中国流行起来,其实背后有很多社会、政治、经济的因素,比如中国是去宗教化的国家,在美国大量的中产,已婚已育的小康生活的中年人,大量的服务是为教会服务,但是在中国没有这个,广场成为新的公共空间这是一个中国的特点。

59dc85ab8b523.jpg

(糖豆广场舞创始人及CEO 张远)

再回到刚才的话题—全球化。糖豆现在也有很多的海外用户,主要来自各个海外华人社区,基本上只要有华人社区他们就会用,再有就是海外的通用舞蹈,这种可能都是站在糖豆现在这样一种场景下来思考全球化的。中国其实在快速进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糖豆看中的目标是随着老龄化的出现,大部分人群进入这样一个年龄结构,或者家庭结构的时候,他的文化娱乐需求跟未婚相对具有叛逆精神的年轻人会不一样,这种老龄化的趋势可能在全球都会发生。

周景龙:Keep的健身全球化怎么样?在硅谷的时候好像是能够看到24小时不断健身的人。Keep的基因和优势,现在是怎样的考虑呢?

王宁:全球化的考虑一直在我们团队中计划范围内。体育是没有任何国界的事情,但中国和国外之间还存在着对于运动和健身这件事情理解的差异化。在中国我们这个产品适用的是那些更初级的用户,刚刚开始启蒙且对于运动、对健身有一些思考和想法的人,我们满足的是零到一的阶段,让大家迈出第一步,得到正向的反馈,这个是我们带给中国的用户。

海外市场相对比中国市场更简单一点,原因是不需要做零到一的事情,不需要告诉海外用户运动是一件什么事情,在国外运动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文化,每天基本上保持30分钟或者更长时间的运动。海外的产品不再满足零到一这个阶段,不用告诉他运动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而是帮助他让他的运动服务体验做的更好,也就是说把他的骑行记录的更加精准,更加准确。整个海外的市场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市场,我们应该会在今年年底之前真正的海外版就会正式的发布,面向全球的用户。

从自身产品面临的挑战出发,谈创新变革的思路

周景龙:目前你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面对这个挑战,你们未来有没有哪些变革的思路?

59dc8753b3437.jpg

(左一:长城会合伙人GMIC全球负责人 周景龙)

Louis Yang:我们首先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社区平台能够24小时运营,跨时区的运营。目前从技术的手段来说,我们已经完全是在云上面,从技术能力上来说肯定是可以适应全球化的运营能力。但是全球化运营还意味着什么?还意味着你要能够对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社会形态非常的了解。我们运营的是娱乐社区,比如说在印尼,在印尼有些宗教的忌讳等等。可能第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集中一个中国团队带进行全球化的运营。

其次,我们也看到在不同的市场会有本地的竞争者,在中国已经有模仿Musical.ly非常好的,已经获得初步成功的平台,如何去应对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竞争者的挑战,这个问题解决的唯一手段是加速全球化,快速的形成平台的规模化优势。像我们这样一个媒体平台,最终的力量是能够形成非常强的个性化的能力,这个背后实际上是技术能力的一个积累,数据的积累。这种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会有规模化效果。

我们确实也已经遇到了来自于竞争者的挑战,在印度,在巴西,在俄罗斯,也有来自于中国的出海者来跟我们进行一个模仿,以不同的方式跟我们竞争,这样的话就要加速的规模扩张。除此以外,更多的就是创新,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最大最大的点还是你自己,你要不断地推陈出新,我们在核心的技术能力上不断的去做强做细做好,此外,我们也在尝试各种对于新的娱乐形式,新的媒体形式的探索。

李金波:创业者真正的挑战在于自己。我们看最右这件事情,更多的会看到一个远景,手机会重新定义一个人的娱乐方式。一个年轻人在自己空闲下来的时候娱乐的方式大体可以落入两个点,第一个是去消费内容,第二个是跟人一起去交流。最右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在于对价值观的强调,中国整个互联网环境,所有的产品都在主打全民,容易一言不合就骂人。至于某种程度上来讲,建立一个大家有安全感的交流和消费环境,这个会成为我们快速扩张的一个障碍。

在价值观层面上来讲,最右不但是挑内容,而且对于交流的知识有要求,最终决定我们实际上是挑用户的。这个价值观是比较普世的价值观,跟整个传统的互联网环境有一些背离,这会使我们的发展速度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我们怎么找既保证企业的发展速度,又能建立一个安全的消费和交流环境?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挑战。总而言之,最右是一个关于用户的生活态度,关于一个用户新的娱乐方式,促使我们做起来有优势,有黏性,但是速度不见得会很快。

王宁:不管是外部的竞争压力还是内部的创新压力,Keep的产品有一个自身属性,就是人性惰性的挑战。大家知道最终换取的结果是非常美好的,但是过程是十分的痛苦,甚至是很难让大家所坚持下来,所以我们觉得,对于我们自身来说,对于人性惰性的挑战可能会对我们团队自身的挑战也是很大的。

我们在产品策略上有很多尝试,不管是在时间节点上,还是工具属性上,我们会推出以时间轴为数据的核心产品形态,核心是让大家按照规定时间点来完成训练。在社交属性上我们也在做,打造虚拟现场让更多人感受到随时随地有全球各个领域有人来跟你做同样的训练,希望大家共同抱团取暖,一起去打破惰性带来的压力,共同去面对未来美好的生活状态,其实这也是我们自己所面临的一个挑战。

(以上,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纪源资本社交变革最右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