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谈离开UC再创业:从纯互联网进入硬件行业,雷军给了我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2017-10-12 15:02 · 蟹子 创客猫


1.jpg

原UC优视联合创始人&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

今天(10月12日)上午,小鹏汽车与海马汽车在位于郑州的海马汽车工厂举行了战略合作仪式。同时在活动现场,小鹏汽车还举行了其首款量产车的下线仪式。

何小鹏透露,此次发布的小鹏汽车1.0版量产车并不会大规模对公众销售,主要面向“极客”们,未来进行硬件迭代的2.0版本才是他们的“拳头产品”。“2.0的产品将会迎来大范围的升级,敬请大家期待。”

而在此之前,何小鹏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UC优视联合创始人。2014年6月,UC优视以43.5亿美元的价格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号称是当时“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并购整合”。2017年8月22日,何小鹏正式从UC优视“荣退”,全职加入小鹏汽车。

10日上午,在由GGV纪源资本主办的Evolving-Lifestyle GGV 2017生活变革大会上,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带来了一场关于变革的“炉边对话”。创客猫受邀作为合作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回顾图文直播现场)

现场何小鹏谈到了自己十年UC创业的感悟与改变,谈到了自己为何离开阿里巴巴再创业的原因,也谈到了自己从纯互联网人进入到硬件领域面临到的挑战,及自己对未来十年、二十年汽车出行领域的信心。

2.jpg

左:符绩勋 右:何小鹏

回顾十年UC创业 何小鹏:活下去是最初唯一的目标

符绩勋:今天的主题是围绕着生活的变革。何小鹏应该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一个人物了,他是原来UC的创始人,2004年创立了UC,早在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他已经打开了移动互联网这扇门,现在UC已经有4亿月活跃用户。2014年6月,UC优视以43.5亿美元的价格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小鹏也加入了阿里,在阿里现在应该是管理整个大文娱板块,前不久他又离开阿里投身到一个新的里程,自己创业做汽车。所以他一直在不断地改变,去创造。我想就从小鹏你自己的创业经历说起,为什么有创业的想法?先说说十年UC的创业当中,你自己个人的改变跟感悟。

何小鹏:很多创业者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会说非常多的理由,在我创业的前几年里面,我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活下去,活得好一点点。我觉得这是刚开始创业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但随着企业规模变大很快就会有变化,那个时候就会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我记得当时公司做到500人的时候,大概是2010年左右,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没有微信,但是已经有微博了,我们同事的太太们在微博上@了我,问她们的丈夫什么时候可以买房。这个现在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件很伟大的事情。

UC最初步的想法是希望从改变个人到改变其周围的家人。我记得2014年UC跟阿里巴巴谈整合之后,我们在广州拿了一块地,当时阿里巴巴的事业部过来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们一起来盖这栋楼,这栋楼和园区有多少合作伙伴搬进去,我们把位置留下来。当时我听完有点惊讶,我说就我们搬过去就可以了,其他人不用想。但事业部的人说,如果阿里巴巴搬一个园区会有非常多的周边公司,都会需要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当时我产生了一个很强烈的想法,我们在改变自己,改变员工的家庭,改变一部分的服务对象,但是能不能改变的更深入一些?这是对我一个非常强烈的冲击。这个事情看起来很小,但是当时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将来把生活的改变更多一点。

谈再创业,“人工智能+互联网+硬件制造+中国化的服务”是下一个巨大的机会

符绩勋:其实你在阿里巴巴干得还是挺开心的。三年前你就已经开始孵化汽车项目,但你没有全身投入,现在你是全身投入了。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再创业?为什么要接受这样一个挑战?你觉得未来在汽车这个领域会面临什么?

何小鹏:我在2014年开始投资小鹏汽车的时候是一个投资人,但是当时我告诉自己不要冲进去。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自己是一个吃货,但是当一个吃货开了一大批连锁餐厅,那时候吃就已经不是兴趣了。换个角度,在那个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

2017年2月16日我受到一个哥们的忽悠,这个哥们就站在我旁边。当时绩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电话打得非常巧,那个时候我的儿子刚刚出生一个小时。我本来想接了礼貌性地回绝就OK了,但是他不停地跟我说。

面对刚刚出生的小朋友,我当时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我相信大家都会有这种感觉:以后他问你,爸爸妈妈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答他?我希望能说出一个让他感到开心、激动,为我自豪的事情,这是我当时非常强烈跟非常自我的一个想法。

我当时就在想,也许我会在未来做投资,也会在阿里做一系列的事情,但我是不是还可以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这是初衷。于是我就去看在互联网领域还有什么机会,可以改变我和周围人的机会。

我第一个看的是金融,我觉得金融是在移动互联网第二个阶段使很多新产业能够出现的一个巨大的引子,没有移动互联网不可能会有数据的变化,但没有移动互联网的支付不可能产生像滴滴、摩拜这样一些新型的企业。但是这个领域当时已经有支付宝和微信了,金融是阿里已经做的事情,我肯定不能做。

第二个,我觉得有非常巨大的机会(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就是人工智能+互联网+硬件制造+中国化的服务。

2004年UC刚创业的时候我们反复在讨论,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它改变了我们什么?2007年年底苹果第一代刚刚出现的时候,我们最先拿到了手机,我们反复地体验,发现体验效果并不太好。当时诺基亚是我们的股东,我们在股东董事会上聊,大家都觉得苹果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公司,但是都觉得这个挑战不会来得那么快,移动互联网这个改变不会来得那么快。

但是,后面我们看到苹果通过硬件的改变,一个手机改变了大概21种硬件。比如说原来有MP3,现在不需要了。原来有数码相机,现在也不需要了。改变了21种硬件,也产生了新的场景。

我可以看到,在未来通过大型汽车的制造进入到出行领域进而改变世界,我相信汽车制造的改变会比手机慢一点点,大概慢50%-100%,如果手机改变世界需要十年的话,汽车可能需要二十年。

汽车的变革绝不仅仅是汽车从有人驾驶变成无人驾驶,一定不是。我们一定要去思考,汽车使我们的出行便利了还是不便利了,汽车会如何改变我们的居住,改变我们的消费,甚至是如何改变我们的娱乐,我们的物流等,而这些改变又会产生哪些连锁反应?

在手机刚出现的那个年代我们没有想到今天的移动支付、今天的微信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而在今天我相信在科技的推动下,中国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中国这么多的资本跟中国这么多的数据,未来十五年到二十年汽车硬件的改变,智能出行的变革也一定会给每个人带来巨大的改变。

家互联网企业,我认为估值每隔6倍是一个级别(估值是另外一家公司估值的6倍,是一个级别),所以阿里巴巴收购UC时比当时的UC高了两个级别。当时马云跟我们谈并购的时候说,你们(UC优视)的级别就是阿里巴巴的一个涨幅和一个跌幅,所以后来我们就慢慢接受了。

面对未来新的挑战,我觉得UC跟智慧出行之间大概也是两个级别,也就是36倍的关系。在这样一个级别的情况下汽车进入门槛很高,首先需要公司有几千人的规模,需要有很强的汽车造车能力,需要有起码做五年以上的完全无人管理,就是完成0到1的过程。

北京雾霾的问题可以优化,但今天我们的爸爸妈妈有司机也不出行,为什么?因为很堵。我相信这些改变才是我们这一辈互联网的企业家该去做的事情。也许我们会不成功,但是一定会有人成功,而且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做的。

从纯互联网进入硬件行业 多亏了雷军的建议

符绩勋:手机是一个空间,但是手机这个空间已经被巨头所占据,某种程度上垄断。车跟家是另外两个空间,其实还是存在两个机会。中国每年出产2600万台车,平均车价如果在15-20万,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是它带来的挑战,其供应链体系也是复杂的。以前做UC,不管去推广还是买用户,相对来说是一个软件产品,但今天的产品是一个软硬件的结合,它牵扯到工厂供应链,还有各种各样的推广和销售,其实挑战蛮大的,又是一个新的产业。对你来说,你是如何去投入这个新的行业里面,说说你在这个当中自己面临的改变和认识。

何小鹏:这里面的冲击非常多,随便举两个案例。

在互联网上做一个产品,我们讲究快速迭代。快速迭代就是在原有产品上,有一个新的想法马上把它加进去,看到一个问题马上解决它,看到一个用户需求马上去跟进它。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纯互联网人做硬件不容易成功,我在这之前也做过一些硬件,在UC也好,在阿里巴巴也好,也看到很多朋友做硬件,基本上朋友中间唯一最成功的就是雷军总。雷总当时送了我一句话,如何把硬件、软件、服务做到艺术的平衡,非常的重要。你所期待的在这里(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但是现实是这里(一个比较低的位置),你可以通过时间把技术底层不断地提高,花五年、十年的时间不断地往上做。

我现在的逻辑是,做互联网电动车如果分解来看,其中车的因素占6成,互联网占3成,软件占1成。互联网创业者一定要思考到,今天你所做的事情是在“631”里面的哪一个环节。你今天做的是9,三年内就必须是9。

我相信,对于这样一个挑战,首先要有一个年轻的做硬件出身的团队,你要跟他磨合三到五年,你不能不懂硬件的。互联网应该学习硬件,我们看到整个互联网为什么能够成功,是因为互联网的生命周期与传统的硬件生命周期相比,有80%的环节都省略了。我们来看特斯拉,特斯拉做了OTA,这个事情看起来很简单,我们在中国本来想做,但是我们发现所有中国厂商里面都不提供这个能力,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创新,这个巨大的创新为他们带来了不可靠性,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问题。但我想说的一点是,在五到十年内我相信631会逆转,汽车完成了0到1之后就到了1了,这个时候汽车互联网行业完全不一样了。

首先硬件占九层左右的价值,你需要花大概五年的时间研究,当你研究好之后,也许互联网自动驾驶以及线下的应用都会有极大的提高。所以首先你要尊重硬件,你要畏惧硬件,然后要学习他。汽车的零件有3万多个,供应商合作伙伴有上千个,在座的有20多个都是产品经理,但是在硬件产业谁能做到优秀的产品经理?大家都知道,所有的硬件都需要非常多的钱,一个互联网人进入硬件行业,需要颠覆自己的思维,需要思考他们的第一性原则,然后去花多年的时间去重构才有可能。

再广泛的看,未来五年、十年存在的机会还有哪些?

符绩勋:你怎么看生活的改变?刚才你提到金融跟出行带来的机会。再广泛的看,未来五年、十年存在的机会还有哪些?    

何小鹏:大的方向。

符绩勋:对。

何小鹏:我觉得所有的方向是跟科技的变化相关的,如果科技在这里面产生突破性的变化,无论是生物还是互联网,无论是工艺还是在材料方面,我觉得都会有很大的进步。

第一个就是新的科技,第二个绝对是新的制造。

中国现在在外面很牛,很多人尊重中国,特别是很尊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家和中国的互联网投资人。我最近去了一家非常棒的日本公司谈合作。我们可以看到,在材料学上,中国是非常困难的。我到美国看基础软件、基础操作系统,到德国和日本看他们的基础制造,但你去看看他们的工厂,基本上一个非常大型的工厂,只有24个人,三班倒。而我们有多少人?所以你会看到巨多冲击。中国还需要一代人到两代人把整个基础材料、工艺、工程与互联网的能力和市场做结合,所以我觉得新制造在我来看是蛮大的一个空间。

今天很多人讲新零售,我觉得应该叫新线下,我觉得线下有非常多的机会。我进到汽车这个行业里面,发现很多公司连OA都没有。互联网行业的OA系统已经在移动端实现了,他们还在用过去纸质的OA,效率不够高,有大量的中间损耗。互联网如果愿意用比较大的资本和比较长的时间去琢磨这个事情,在全球都有巨大的机会。

讲到数据应用核心,中国对于数据隐私的保护没有那么强烈,如果一家公司能够合法合理地获得数据,对数据运用的范围,在法律上的挑战远远小于其他地方。我去新加坡,新加坡有很多数据在政府,政府开放数据没人用,因为数据太小了,没什么太大价值。中国就不一样了。阿里巴巴讲了那么多年价值,我在阿里待了三年,发现数据的价值无与伦比,数据的价值未来会创造新的产品,新的机会。

符绩勋:确实,工业时代石油是主要的驱动,在现在的互联网或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数据是源头跟发展的动力。中国前面十年的发展当中,很多是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近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很多是产品上的创新,比如说在微信、支付等各个领域。但就像小鹏说的,要改变生活,我们需要更多地在技术上面的创新来驱动更大的改变。

(以上,创客猫原创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何小鹏UC雷军小鹏汽车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