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谈做投资初心:中国需要出现一批非常好的母基金

林翠瓶 创客猫 · 2017-11-05 21:24

当前很重要的一个机会是如何把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一些新的技术应用到更多的市场上

11月5日,在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上,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发表了《不忘初心,继续努力》的主题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创客猫的采访。

ckm26.jpg

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接受创客猫采访

熊晓鸽在中国已经做了24年的投资,在他看来,每个时代都会有其主导的投资热点和主题,大概每10年一个周期。而由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现在来讲中国应该是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市场。

一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是全世界最多的,4G的普及度也是全世界最高的(4G的基站在全世界占了60%),5G也即将要出现,在这一方面,中国远远走在美国等一些国家的前面。

另一方面,熊晓鸽认为,当前很重要的一个机会是如何把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一些新的技术应用到更多的市场上,比如人工智能如何跟移动互联网、跟一些创意类的内容以及在消费升级提高人们生活质量方面去做结合。

“现在来讲,任何人工智能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它也不可能成为非常好的产品或成为有发展行业。”

此外在熊晓鸽看来,创投市场就像一年的四季似的,总有春夏秋冬。而从投资者的角度看,寒冬是个特别好的事情,因为在寒冬大家心是热的,但头脑却更冷静,对于要投的每一个项目都必须很冷静、专业地去思考和发现一些投资亮点。冬天总会过去,等到收割的时候,春天自然就来了。

(创客猫林翠瓶 采访报道)

1.jpg

以下为熊晓鸽峰会现场演讲全文:(经创客猫整理,有删减)

现在大家都在谈不忘初心。我记得当年我在大学的时候,心里一直向往一个地方,北京金台西路2号9号楼。为什么?这是中国社会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的所在地。那时候我的初心就想当一个很好的驻外记者、战地记者,当时那个地方专门培养英文采编研究生,我大学学的是英文。大学毕业的时候,湖南那时候没有新闻系,于是我就自学完成了新闻理论、新闻应用这些课,但是考试的时候没考上,那怎么办?就争取分配到了北京。

我们那时候不是自己找工作,是分配工作。当时的湖南大学是一个重点学校,在北京给我分配到基点部的研究生部当英文老师,去报道的地方是哪儿?是金台西路2号3号楼,当时我都愣了。我说我刚接到9号楼发出来的不录取通知书,怎么又收到到金台西路3号楼去报道的工作?所以当时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经过了两年的努力,我在1984年的时候考到了9号楼,那时候老在人民日报院里吃饭,在那里面工作。其实我是1986年8月23号出国的,也是从9号楼走出去的。

这里还要再说一点,那时候人民网策划要上市的时,我是独立董事,然后一直参与到他们上市。当时路演之前的估值当年是30—20区间,我是唯一的一个坚持要用20的估值出去做路演。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一定要使得更多人来参与基金,人民网后来也成功的上市了。当然实在是工作太忙,上市以后3个月我就辞职了,干自己的活。

确确实实,当年我到北京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初心就是要考到新闻系里面去。另外,还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当时中国日报就在人民日报的院里,所以说那个时候我们很多的人经常就在一块吃饭、一块打球、一块玩,都在那个院里面。大家都知道李小加,香港交易所总裁,他当年是厦门大学外语系的,也是在《中国日报》工作,所以我们经常也在一块吃饭,也是同一年去美国读书的,第一个学位读的是新闻,而且他跟我的同班同学住一个屋。

说这些其实是想说一点,中国这些年变化特别特别的大,当然说起来过的也蛮快,30多年过去了。可是在金台西路2号院子里面居然走出来很多像我这样做风投的人,可以说这个地方是我们当时初心起步的地方。

我演讲的题目叫做“不忘初心,继续努力”。跟大家说一下IDG的历史,其实IDG的起家公司不叫IDG叫IDC,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这是一个市场研究公司,麦戈文先生在1964年在波士顿成立的。这个公司非常重要的是到今天为止还是全世界做IT、技术产品信息的研究公司。IDC市场研究公司是IDG起家的之本。为什么这么说?因为IDC在过去中国的一个最大客户是联想。今天最大的客户是谁?华为。我们的手机卖到全世界去都要用他们的报告。但是IDC做市场研究,所以也想把IDC市场的研究方法运用到投资的管理中来。

在这方面我的初心从哪儿开始的?也是人民日报。1988年的时候,我得到一份工作,在美国的一个杂志工作,那个时候就是采访、写文章,也是在那时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风投、知道了什么是创业,也知道不管做风投也好、创业的人也好,一个最大的梦想和驱动力就是IPO。可是在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证券市场,1988年的时候中国也没有风投和创业之说,更没有下海这个词,那个时候离开政府的机构或者说去国营的企业自己创业,好像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个事情。在那个时候来讲,我觉得中国可能要开始风投启动的东西了,毕竟有人在推动。所以1991年底我就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加入IDG,回国做了两个事情,一个是办技术杂志的刊物,第二来就是做风投。

我们在1993年成立了第一支两千万的基金。我记得当时1992年的时候我们在深圳开了一次会,那时候挺不容易的,请了美国很好的一个风险投资公司,还有英国的一个风投公司,可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参加什么风险投资的会,觉得有风险还投什么资?那个会都没人来,后来我们改名叫亚太地区的IT投资峰会,然后来了很多的人。可是在那个时候很难融到钱,我们的第一支基金是跟上海市政府合作的,为什么提这个?我觉得在中国做事,一些想法还是需要政府领导的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够做成这件事情。

后来我们又管人民币基金。中国的市场在这几年发展的特别快,而且中国是全世界管理GP基金公司是最多的一个国家。根据资料我们现在大概有两万多个GP的团队,管理着六万多支基金,平均每一个GP团队实际上是管理了三支基金,所以中国居然是全世界最多的GP型公司,管理的基金也是全世界最多的。美国大约只有中国的1/10,在基金的数量方面,我们远远把在风险投资领域最早起家的美国抛到了后面。

但是大家都知道好的项目的数量一定是有限的,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很多的钱、有限好的项目数量。那怎么办?做投资管理来讲,我们要做投资,要做投后服务,要把它退出等这么一个过程。但这个过程中其实最难的一个事情就是融资。我们这些基金来讲,选择什么样的钱在这里面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对基金管理的时间,基金管理者每个人的背景可能不一样,经验也不一样,IQ和EQ都可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一样的就是时间,只有24个小时,我们希望我们的GP能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他对市场的研究上,对产品、对投资公司的评估,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对这些团队去进行帮助,这个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如何使得他能够拿到一些适合他这些基金的钱来投入到这中间去,所以我觉得在中国需要出现一批非常好的母基金来做这个事情。

世界上有两个东西是没有PHD的,一个是记者,还有一个是做投资,因为这两个行业里面来讲,很多是需要去琢磨,需要对市场的不断地研究,新市场出现还需要不断学习。所以在这一点上来讲,做一个很好的基金管理者要不停地去学习,同时把过去失败的教训一起来结合学习。

我们过去投过BAT中的百度和腾讯,但是我们也失去了一些公司,我们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是我们投到这些公司?还有是我们为什么失败?对于失败我们刻骨铭心地难受,我们也希望未来的投资者少走弯路。同时我们这些管基金的人,也希望帮助更多有梦想的创业者实现他们的一个梦想,使得大家都能成功,使得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我想,这应该是我们这些做投资人的一个初心,所以让我们大家共同努力,聚焦母基金的创新,然后赋能投资的新未来,使我们的中国、使世界变得更好。

(以上,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