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梁颖宇:看不懂其他行业,所以一直专注医疗健康丨创客猫专访

蓝爽爽 · 2018-01-04 16:49

因为专注,所以最懂。

ac.jpg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颖宇

新年伊始,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开启了新一年预测,其中提到:“我们一直坚信,下一个有机会出现BAT量级公司的领域最可能是健康产业,从目前来看,疾病监测和新药研发这两大领域最有机会成为平台级健康企业的摇篮。”健康领域,一直是投资界的香饽饽。数据显示,中国的医疗健康行业占GDP比重不到6%,与相对市场化的国家的10%到13%这一数据相比,说明国内该行业的发展空间巨大。

在创投界,有一位被誉为“中国最懂医疗健康的女性投资人”,从创业到投资,一直坚守在医疗健康领域,她是,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颖宇女士。

国内医疗健康行业有望在5-10后超越全世界

梁颖宇,康奈尔大学管理学学士、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曾就职于Mobius风险投资公司,后任美国加州风险投资公司PacRim Ventures投资合伙人。2003年,梁颖宇回到香港,先后成立三家分别从事肿瘤医疗耗材、医院和专科药公司。从彼时开始,她便一头扎入医疗健康行业。2006年,启明创投创始人Gary Rieschel找到梁颖宇,邀请她加入。当时她创立的一家医疗公司还未找到合适的管理团队,所以她只担任启明创投的兼职合伙人,直到2009年,她正式加入启明创投,并组建了启明创投的医疗投资团队,至今投出60多个医疗项目。

十几年只专注一个领域,梁颖宇笑称,“那是因为不懂其他的”。而从入行至今,她对这个行业的变化感触很深。

“变化太大了。”她说道,十几年前在深圳医疗耗材器械的展览会里,百分之九十几的都是监护仪,而现在科技的发展,已经到人工耳蜗、心脏瓣膜、新药研发等。“我们现在超过海外的不再是便宜低值的产品,在高端的产品上我们也有自己的研发能力,有些产品已经超越了美国和欧洲。”

在她看来,5到10年后中国在医药、医疗耗材、诊断这些方面的创业者,会陆陆续续像现在AI、无人车、金融科技等领域的创业者一样超越全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她希望慢慢培育一些国内的医药公司,让国内的一些企业不但变成是中国最好的,而且很国际化的公司。

生物医药项目估值偏高 投资黄金期已过

甘李药业是梁颖宇带领启明创投投资的首个生物医药类项目,到目前为止,生物医药也是启明投资案例最多、明星项目最集中以及项目投资回报率最高的领域。但她认为,生物医药投资的黄金时期已经过了。

“这几年国家也在推动科技的投资,所以国内基本上每年都有很多新的投资基金出现,大部分都是投互联网、医疗、IT等,这也就导致了很多公司的价格其实已经非常高了。”她表示,尽管这些公司可能有的可以上市,但如果要等十年后才上市,那就要看回报是否值得了。而且在这三四年,起码有五六百家互联网医疗的公司被投资了,但现在大部分的公司都融不到B轮C轮的钱。

“其中,恶性竞争是原因之一。另外,很多公司都是先开始成立,然后他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赚钱。”此外,她认为新药研发这一块,很多产品还没研究出来,还没临床,产品还没通过审批,就已经几个亿美元的估值了,这个风险很高。

为规避风险,梁颖宇会选择产品已上市一段时间,有一定市场规模的企业,因为一般情况下,处于研发或临床阶段的早期项目资金需求量巨大。同时也涉足了部分新药研发的早期公司,但大都选择融资额不是特别高的企业。

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要跟着国家政策走

谈到医疗健康,更为大众熟悉的要数细分领域的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从面世开始,就抱着“颠覆”的心态,在创投行业经历了大起大落。从2017年5月开始,国家卫计委和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基本上断了互联网医疗公司在线诊断和网售处方药的念想。

所以,互联网医疗在国内的发展,与国家政策密不可分。对标美国,美国的医疗系统与国内的医疗系统很不一样,尽管两国同时都在进行医改,但代价不一样。美国的医院大部分是民营医院,因为奥巴马医改后需要多找渠道增加自己的收入,所以他们需要用互联网医疗的平台去招揽更多的病人。但中国医院的情况不是这样。

“我们国内90%的病人都跑到三甲医院,这些医院不需要再招揽多一点的病人,所以现在政府一直都希望推动社区医疗中心,让病人往这边跑,但病人不愿意去。”由于两国的整个系统不同,就变成了本来美国那边很多互联网医疗的公司成功了,或者有生存的空间,而在中国同样的模式却行不通。

但在解决看病难这个问题上,梁颖宇认为互联网医疗还是有发展空间。“如果是互联网医院的话,我觉得主要是帮一些贫困地区的人群,让他们不用跑到很远的地方才可以找到一个像样的医院。”

在互联网医疗里,启明创投投资的公司不多,微医集团(挂号网)是其中一家。梁颖宇表示,微医目前发展挺不错,是第一家在中国拿到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公司,目前已经拿到接近二十个牌照了。

“政策的出台其实可以规范这个领域,很多有互联网牌照的医院需要多点规范。就像以前投DNA Sequencing的时候,国家药监局和卫生部也说要停止,等到政策出来后,就比较正规了。研发能力比较强的公司可以发展得比较好,让质量不太好的公司慢慢自己淘汰。”

说到较少投资互联网医疗的原因时,梁颖宇表示,主要还是要看公司的定位是怎样的,有没有生存的空间,加上产品或者服务是不是可以符合整个国家体系里的运作,但目前符合这些要求的项目很少。

医疗健康领域创业者常犯的错误

亲身经历了三次创业,又在投资里磨砺多年,梁颖宇对医疗领域创业者容易犯的错误比其他人更了解。“一个是不太了解其他竞争对手在做什么,第二可能对国家政策了解不够,变成了项目做了以后才发现法规已经有了变化。”

由于十几年来的专注,让梁颖宇在投资生涯中虽然有错过好项目,但踩的坑并不多,大部分的项目都活得很好。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启明创投已经有7家公司上市,也有很多公司被收购了,投资成绩斐然。在接下来的2018年,她希望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投资更多好的公司,为大家服务,同时继续有几家公司可以上市。

随着AI科技的发展,AI+医疗开始出现。梁颖宇认为,目前AI+医疗的项目还没有较好的商业模式,在这一领域启明一直保持关注,但采取谨慎的投资态度。但她相信医疗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将是未来发展方向。

“AI对于医疗领域里的推动最快应该是imaging这一块,可以用AI来帮医生看,看完再给医生一个判断,我们比较看好这方面。但AI 在新药研发这些方面现在还言之尚早。”

在采访的最后,梁颖宇也解答了如何平衡家庭与工作的难题。作为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的唯一一个女性,她坦言,家庭永远是排第一的,而这也是启明的文化之一。

(以上为创客猫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