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泉谈投资观:创业不能老是意淫成功,会在投资人面前哭的孩子有“奶”吃

2018-01-26 15:19 · 林翠瓶 创客猫


近日,在“中国天使投资峰会暨第二届金投榜颁奖盛典”上,明星投资人&海泉基金创始合伙人胡海泉分享了他对新青年引领下的泛娱乐与消费升级的观察,并在会后接受了创客猫等媒体的采访,谈及自己对投资、对创业及对行业的一些心得和见解。   

ckm胡海泉2_副本.jpg

1

胡海泉说,如果能回到7、8年前,现在的投资人胡海泉可能会对那个正准备要进入投资行业的歌手胡海泉说:

“你要更努力才行啊。更谦虚地听取别人的意见,更深入地与不同的跨行业投资人和创业者交流,而不能单单凭自己一腔热血的兴趣和一知半解的好奇心,那远远不够。你读的书至少要比现在的一倍还要多......”

从2009年开始做个人天使,作为娱乐圈最会投资的歌手,以及投资圈最会唱歌的创业者,几年来胡海泉用自己一点一滴的实际付出和行动在告诉大家,人生绝不可能是一条轨道,甚至也不是两条轨道,可以是多重的轨道。乐此不彼地在多个行业之间来回变换身份,也让“跨界”成了他的典型代名词。

“没准备好时不要出发,一旦出发了不要停下来”,这是胡海泉时刻挂在嘴边告诫自己的座右铭。

而自跨入投行的那一刻起,胡海泉早已把自己归零重新开始,他变得更包容,更愿意去接受新事物,更努力地快速学习。

的确,胡海泉的努力在业内有目共睹。因此几年下来,在明星身份所能带来的资源之外,胡海泉本人对于潜力项目的独到见解和专业判断,也使其在行业内声名远播。 

比如,胡海泉有自己对风口的理解。在他看来,如果创业的选择只是为了融资和追风口,其实是一种非常本末倒置的做法。只有用户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为用户创造服务永远是核心。

在胡海泉的眼里,创业和投资从来不是赶时髦的事情。创业在任何时代都是最艰难的事情,且创业不能老是意淫成功。

经常看朋友圈的一些服务产品在纳斯达克的广告牌上出现了,当然不是说造假,这是花钱就能办到的一种营销方式,但这基本就是意淫成功。为什么要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成功呢?真正的成功还是要回归到给用户提供了什么好的服务和产品,当买单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那才是成功。而不是意淫的成功。”

胡海泉自嘲自己反应比较慢,对于一些瞬息而变的风口怎么赶也赶不上,因此就专心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在他看来,爆款是时间的印证,不是瞬间的流量验证,一个商业模式能否长久地创造服务,且这种服务是实打实的需求,这才是真正关键的地方。

此外在看人方面他也有一套自己的判断。胡海泉认为验证一个商业模式最后能不能成功,最终还是要靠人。一般来说,他喜欢有好奇心、不墨守成规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才会敢去做一些普通人不敢做的事情;其次这个人要有责任心,对公司、对投资人都要极度负责;第三,还要有野心。在他看来企业做到了一定的阶段,创始人必须要有野心,好奇心和野心的驱动可以让他们挺过很多困难。当然还有情商高,能够快速整合各种资源来帮助自己完成事情......

ckm胡海泉.jpg

不过在采访中,胡海泉尤其强调一个观点:“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胡海泉坦言,有些时候投了一些创业者,但几乎没联系过,这未免不是一种遗憾。在他看来,创业者在投资人面前会不会哭,哭的频率和方式也很重要,这能让创业者在关键时间点获取到关键的帮助。“谁都希望碰到一个永远不哭然后突然告诉你要上市的人,但那概率太小了”

2

很多人问胡海泉,怎么做投资没投自己最熟悉和了解的音乐和文化行业?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投资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行业,是一个靠专业、专注和业绩说话的行业。光靠刷脸是不可能的。

面对文创文娱这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行业,在投资上他反而显得更谨慎,他害怕自己过往的经验、资源也可能成为一种束缚。

不过胡海泉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用自己跨界学来的知识来反哺自己最热爱的音乐行业。在他看来,音乐是个数百亿的产业,但垄断着大部分资源的平台方却并没有向内容创造者更开放,他希望有一天平台去中心化之后,创造内容的人能更好地掌握自己的主动权,进而使文创产品的消费过程更统一化、合理化。

这也是今年巨匠文创产业基金成立的原因之一。发掘和帮助有创意的内容创造者,使他们的创意变成更好的灵魂产品,这是胡海泉现阶段希望做的事情。也是他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资源和投资判断之后,认为最适合反哺文创投资的时候。

胡海泉表示,庆幸自己在四十岁出头的时候依然保有对新事物探索的激情和勇气。

他常常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把自己认为的主流文化当成主流文化,更不能小看所谓的子文化,一些大众认为的主流文化也会随着时间、随着新消费群体的改变而改变,而一些所谓的子文化也可能成为新消费群体的主流文化。

比如在他看来,去年爆火的嘻哈,不仅仅是一个节目的爆火,也不仅仅是一种音乐风格的爆火,其实是文创内容完全契合了新一代年轻人的表达方式,只要是契合这种表达方式的优秀内容其实都有机会成功。

因此在投资创业方面,他希望自己常保一颗吸收的心,去了解新一代年轻的消费群体的想法和需求,看他们的生活方式,做出符合他们需求的东西。

ckm1.jpg

不过他也透露了自己担忧的地方:“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80后的设计师在70后投资人的带领下去创造一个90后的产品或服务难度非常大,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有时候知道他们的生活方式,但是怕做不好他们想要的。”

3

都说失败也是一种修行,但在胡海泉看来,只有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才能这么说,否则失败就是失败。

作为投资人,同时也是文创行业的创业者,胡海泉每每都会提醒自己,切莫让过去的惯性成为一种惰性,在他看来,有时候很勤奋的惯性就等同于惰性。

“勤奋不能够直接导致成功,现实是大部分勤奋的创业者也失败了。”胡海泉认为,是否成功除了取决于勤奋之外,能够“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更重要。

因此他建议,创业者可以从跟投资人的互动和沟通上,去汲取投资人的一些视角和思维方式。而于创业者本身来讲,就是要时时刻刻绷着一根弦,了解未来的趋势在哪?现阶段就是了解未来新青年主流消费者的认知,了解他们到底怎么想,在思考什么?从而做出更迎合他们需求的产品。

创业的残酷现实比比皆是,诚如胡海泉所说,只有登顶的人,才有资格一览众山小,否则你就是那个被忽略的‘小’。希望每位创业者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座山,并登顶成功。

以下为胡海泉对新青年引领下的泛娱乐与消费升级的观察心得,enjoy。

90后、00后这个群体在关注什么?

什么叫新青年?随着最后一批的90后度过了青春期,他们马上就成为了主流的消费群体,所以我们现在急需关注90后和00后的群体,他们在看什么?喜欢什么?怎么获得信息?他们买什么?学习什么?

这个群体他们的文化背景和生活方式,包括获取信息的方式跟社交方式,以及所处的生活的各个不同消费场景,都跟过去的时代都不一样。进而带来的是消费决策、消费认知,还有对于一个事物价值的判断标准,也跟过去的时代是不一样的。

把人群划分为70后、80后、90后其实是错的,现在95后跟90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做了很有意思的一项调查,不能说是精准,但却是非常的有趣。我们搜集了不同群体生活里面关注的关键词,看到他们生活语境的变化跟现在不一样。

80后说一件事情好或者特别棒叫酷,90后叫点赞、萌萌哒。你如果现在形容一件事情太酷了,基本上95后说你这是老人,人家都是带感,说“带感”才是他们认为一件事情很棒的形容词。打Call这个词现在已经成为了泛大众都在用的词,来自于打电竞以及直播里面的95后发明的词,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666和打Call,都是95后创造的词汇。

还有几个词汇提到的比较多,吃鸡和农药,他们在自己的游戏里面发明了很多自己的社交词汇。他们玩的游戏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那么简单,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跟发展,他们玩的方式也成为他们的信息交互方式、社交方式以及消费信息的传导方式。

我们有问95后他们的偶像是谁?他们喜欢的偶像有嘻哈歌手,有马云,还有自己的爸爸。80后和90后很少会说自己的爸爸是偶像,他们跟自己父亲的关系或者说对自己父亲的情感关系,都跟过去的时代对上一代人的交互关系不一样。我也很惊讶,他们会把自己的爸爸当偶像。

另外“自己”是被提到最多的词汇,95后那一代人的自我认知以及对于自我意识的传递和强调,自我选择判断的个人中心主义是非常强烈的。不是自私,是自我认知特别强,这一点是他们身上的特有属性,成为他们在生活里面选择、判断,包括交流非常重要的基本属性。还有二次元的虚拟人物也可以成为他们的偶像,这也是过去很少见的。

他们喜欢听电子音乐,喜欢有电子音乐的派对,而不是过去跑到摇滚音乐现场去打Call,这是80后干的事。

尤其是提到电竞,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电竞?我想以前我们半夜起来去看欧冠或者跑到欧洲某一个城市看一场球,跟他们现在在电竞现场去围观电竞是一个感受的。

前不久在鸟巢举办的某游戏总决赛,坐无虚席,数万名90后的年轻人摇旗呐喊,对屏幕上虚拟的游戏打Call的场景,这是过去时代没有过的。我想,不少朋友突然到那种现场肯定会懵的,不知道在发生什么。

他们说到朋友圈会说票圈,他们当然要刷存在感,要有自我表达的空间,有记录生活。发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们很喜欢看朋友圈卖弄和装逼,尤其喜欢看谁装得有水平。

他们对于一个社会事件的认知是完全通过社交自媒体,他们基本上不看传统媒体,不可能去看传统的电视台、报纸、网站和传统的站点等。因此他们消费的参考基本上是来自于他们信息获取的自媒体空间力量。

所以接下来很重要了,刚才听到这么多有趣的关于年轻人的关键词,他们看上去跟我们是一样的,他们也用即时通信,他们也用搜索,但是人家的搜索成为生活里面最基本的本能,不像我们。他们是移动互联网原住民,这成为他们生活方式里面侵入到骨子里的生活习惯,他们获取信息资讯来自于垂直、定制化的媒体,然后网上视频是他们在关注的事情,还有电竞这一项。

基于对新群体的理解和了解,不管你现在做的创业是哪一种服务、哪一种产品,接下来从何去切入?去进入他们的世界?这几个关键词很重要。这几个关键词并不是割裂开的,比如说社群经济、垂直媒体、圈层互动和内容营销。听起来好像是有区别,但是他们是在一块的,你要了解他们所在的四维空间去发现他们、说服他们、引领他们。

2.jpg

比如说,内容营销。我觉得相对比较了解95后,网感比较强的内容营销的自媒体品牌团队是帮杜蕾斯做线上营销的团队,往往每次他们发的东西都能在朋友圈的各个圈层里面刷屏。好的内容、有网感的内容、有交互互动性的内容才能够打透,但是在哪儿打透?要进入他们的圈子,通过他们的圈子泛出来到更大的社群。

现在不仅仅是传统的媒体,所有聚合地方的应用都可以叫做媒体。比如我现在推广一个新的网剧,绝不仅仅是简单地在媒体上去宣传,而是要通过美拍、喜马拉雅、抖音,当然今日头条算法的定制化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要进入垂直媒体,所谓的垂直媒体就是深扎根入他们(新一代消费群体)的媒体社群,往往能够起到营销作用的是垂直媒体,不一定是传统媒体。

谈对文创领域的观察:更关注宣发层面的投资

再说一下文创投资领域里看到的一些现象。纵轴看整个文创领域产业链上下游的关系有,内容、宣发、平台。虽然对于做投资来讲,我一直是在路上,但在文创领域我也积累了20多年的经验,通过对这个行业的认知,再加上几年来投资其他行业的判断,我觉得在文创领域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与中间宣发层面相关的东西。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再来看横轴,横轴是切碎了不同IP内容的成长形式。每一种形式都是一种新的业态,它的业态在宣发层面其实是很值得关注的。从投资角度来讲,风控也比较好做。

另外在宣发层面有所作为的话,自然而然就有权利向上升,对下游的平台更有发行的话语权、溢价权。同时无论是跟网络的媒体品牌还是像线下的万达院线,通过投资宣传品牌跟线上的合作抓力会更深,因为大家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平台的。投资平台这件事情,说实话,我每次都会很小心、很谨慎,因为平台不是说做就做的,平台需要聚合社会资源和巨大的力量。所以我们现在相对更关注宣发层面的投资。

我们把大文娱和泛娱乐领域大概梳理了一下,影视、传统的综艺、短视频、音乐制作、股权管理、艺人经纪只是标签而已,基于对年轻消费者的认知,每一个领域的选项更倾向于他们喜欢的、能够带给他们互动的。比如说在综艺里面,我们现在做的是潮流综艺,嘻哈、街舞、电音、街头运动;还有演艺演出,过去来讲是演唱会和话剧,现在在青年人的生活方式里面演出的场景越来越多元化,谁说看电影一定要去电影院呢?电影院也成了社交的场景。如果电影院未来不能够在社交场景里面创造更多的区别化服务,我们觉得影院院线的平台未来要寻找新的出路。

说实话,现在电视机的开机率在30岁以下的宣传人群里面,不知道谁现在回家还每天看电视台播出的两集电视剧,有吗?应该没有吧。总之我们家的电视好像有线信号都被断掉了,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连iPad都懒得拿了。所以其实TC时代已经过去了,移动时代是王道。

我们所做的这些分类是让我们清楚该在哪几个领域下手,更好地迎合和引领95后青年生活。

而泛娱乐领域对我们来讲也很重要,比如说传统的消费场景跟娱乐场景跨界的延伸;比如说传统餐饮生意,如何打动95后年轻人聚集在餐厅里社交;还有未来的KTV,这些传统娱乐消费场景如何跟一些创业内容IP发行去产生交互关系?这是我们接下来的课题。包括潮流时尚,我们说是颜值经济,其实体育健康也是颜值经济的一种。健康也是很重要的,但健康对于他们来讲是美的象征,所以跟美相关的健康才是真正他们要的健康,不是我们这些油腻的人需要的健康。还有其他线下的领域,如何通过跨界合作和创新进入到文创投资领域里面都很值得关注。

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投资理念,至于海泉基金来讲,我们更擅长辅助创新创业企业,将一个服务和产品做市场教育、品牌推广及渠道方面的连接。所以我们更擅长的是链接这些生活消费领域的创新科技产品,甚至不叫创新科技,是在某一个领域有创新和提升的产品。比如说,上至智能出行的产品,下至柴米油盐相关。卖得是什么?卖的是青年人认知的价值观,卖的是有网红气质、有颜值的产品。关键是谁卖?谁来包装?在哪儿卖?很重要。年轻人买什么东西都不会再去以前买菜的地方,我们希望在某一个领域的创新或者是科技的变革,可以尽快地使用到消费领域来,这是我们认为自己该做得事情。

每一支基金一定有自己的特色和理念,把自己的优势利用好即可。我们想的就是如何把自己在传统领域行业的资源和知识变成辅助创新创业企业发展的力量。比如说去发展投资音响产品,因为场景关联性很强。在我们演唱会上面,请来的演唱会嘉宾是我们参与投资的AI智能机器人,它是一个虚拟的偶像。它在演唱会上成为我们的嘉宾等。比如我们自己开发了综艺节目,综艺节目里面有很多可以比过去广告植入更高明的商业手段。这个就是典型的两个品牌互助,线上和线下人流和流量互导的尝试。

像现在正在开发的潮流街舞节目,我们关注、投资和扶持的潮流品牌就会深入地植入到这些选手中,他们身上穿的东西不仅仅是阿迪达斯、耐克,不仅仅是那些时尚的品牌了,也有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潮牌。

文:林翠瓶

来源:创客猫(ID:chuangkem)

(以上为创客猫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投资方法论胡海泉新青年消费升级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