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体制内、离开父辈打下的江山,他们为何选择创业?

创客猫 小兰 · 2018-02-02 18:04

知本+资本=未来——如何巧借势,助推创业孵化

2月2日,由海峡导报社、创客猫、闽传天下文化主办的“2018厦门青创论坛暨厦门创新创业分享会”在文化艺术中心举办。会上,资深策划人&媒体人陈文水、Younging.club创始人许四孟、央体体育联合创始人李哲、千杉投资创始人曾艺伟围绕“知本+资本=未来——如何巧借势,助推创业孵化”的主题展开讨论,厦门广电双语主持人张铭泉担任嘉宾主持。(点击进入直播回顾)

2.jpg

从体制内离开选择创业,陈文水表示,离开是一种勇气,人生是一个过程,人生是一个不断骑马赛马的过程,你骑什么马就代表什么样的人生,每一种马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人生。

李哲表示,当时创业是因为想创造一个面向体育服务业的体育产业,同时创始人吕锜是个有情怀人,不仅要守住父辈的企业,也要用自己的能力发展企业。

曾艺伟表示,投资也是创业,但创业不能有一个人做,不然会疯掉。

许四孟提出,做投资不会做纯粹的投资,启诚资本希望联合福建的上市公司、大企业一起来做,不仅给到创业者资源,也让他们失败率低一点。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张铭泉: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创业?简单说一下。

陈文水.jpg

陈文水

陈文水:我在厦门市会展局做了几年处长,我现在从体制中出来了,这应该是一个创业。我办了300多场会,给了我去挑战的信心。我开了太多的会,展会、会议我都看过,去年我办了8000多场的会议,有205场的展会,我都有一些见识,今天来这里分享也是应老朋友的分享。我以前从办会,做会,今天上会,跟大家交流一下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张铭泉:你觉得自己创业资本是什么?你从体制内,包括现在很多人在公司上班,你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的资本什么?

陈文水离开是一种勇气,我认为人生是一个过程,人生是一个不断骑马赛马的过程,你骑什么马就代表什么样的人生,每一种马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人生。创业是一个高风险的游戏,很多人创业是靠自己的努力。中风险的赛马除了自己努力之外,还要接受别人的认可和帮助,这个是中风险的赛马。还有低风险,我可以借助他人,好产品,好创意,好的企业,甚至有好的贵族,我有很好的配偶,也能成功,成功的定义不是自己给的,是别人对你的定义。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是骑马的过程。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做什么,这个是我离开的勇气和抉择。

张铭泉:下一位是李哲,央视体育五套都是晋江的品牌,我们怎么会想到把这些品牌整合在一块,做一个赛事也好,专业提供商也好做这样一个事情,我想了解的是这背后的出发点是什么?

许.jpg

李哲

李哲:这个出发点有一个很简单的故事,2016年吕锜和他的朋友去意大利看比赛,当时球场的气愤感染了他,因为在国外一家人带着小孩去看,体育已经成为家庭生活一个非常好的内容。在国内体育是经济,在国外体育是生活,这给他了一个很大的印象。我们为什么只能去海外看欧冠联赛,为什么不能在家门口看,欣赏高水平的体育赛事,他就有这个感触。福建省是体育产品的一个龙头省份,有很多世界性的品牌,但是体育产业不仅包括体育制造行业,还有很大的内容是体育服务行业,它当时觉得我们能不能创造一个面向体育服务业的一个体育产业,这个是他的初衷,他也是有情怀的人,他不仅要守住父辈的企业,也要用自己的能力发展自己的企业。

张铭泉:把这个问题给你到千杉投资创始人曾艺伟,你是怎么看待我这个问题?为什么创业,创业的资本有那些?为了创业可以放弃什么,最难的是什么,失败了怎么办?

曾艺伟.jpg

曾艺伟

曾艺伟:投资公司也是创业公司,这个是我一直在跟同行交流的。为什么创业?有一个契机,我觉得可以创就创了。

第二个问题是有比较好的合伙人一起,创业不能一个人干,一个人干会疯掉。这是第一个资本。第二个是以前的积累,经验、资源。

为了创业,没有放弃什么。最难的是什么?还没有遇到,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就没有失败。只要创业坚持下来就是成功,这个是我一直在坚持的事情。

李哲.jpg

许四孟

许四孟:吕锜也是我们启诚资本的股东之一。我们最早是在做投资,2015年的时候我们组建了一个启诚资本,央体也是我们有参与投资的一个项目。我自己在做投资的时候,我也很认同曾总的看法,就是你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创业。我们最苦逼,钱给人家,人家还把你当傻瓜,所以更累,我们要看这个团队能不能成,做的事靠不靠谱,能不能为股东赚钱。我这两年不会做一些纯粹的投资,包括我们启诚在做的时候我们希望联合整个福建20几家的上市公司或者是比较大的企业来做这个事情,是因为我们想,第一个能够给他资源,第二个他会不会做倒掉,起码概率会低一点。比如做广告我们可以给他们广告资源。我们做二级市场的时候会一些体外的投资,从选择项目到导资源,两三年有多少利润,多少估值并购他,我们都要算得很清楚。

微信图片_20180202181817.jpg

观众提问

现场提问

提问:我是做智能安防这一块,我想问四位嘉宾做这一块的话,怎么才能拿到投资,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关注?

许四孟:融资分很多种,股权投资是一个比较难拿的一个资金,因为它是一个零风险,你拿这个钱是不用付任何风险,只要承担一个口碑风险,你拿到这个钱做砸了人家不会再投你而已。如果你只需要做到厦门第一,很难拿到机构的投资。机构的投资比如我投十个,基本上可以挖到七八个会亏掉,我投你的这个钱就出不来了,那我怎么跟股东交代。股权投资的回报起码是十倍,你投我这个公司1000万,五年我给你赚10倍,才有可能拿到投资。

安防说到大的360也做,现在做的是家庭安全这一块。视频这一块是也有企业做得不错,他们是设备和整个的系统解决供应商。你这边我觉得更多是本地的解决的服务商,用360或者是别的产品,给企业,给家庭一个方案,这样的话,我觉得有融资的做法。第一个可以招很多的门店,很多做家装的他们没有什么投资,开一个店有客人来就可以赚钱,你这也是一个融资手段,只是说你要跟他们分成。并不是一定要拿股权投资,股权投资不愿意去投实体,因为风险太大,投你这个实体,其他的资本可能就回不来,而且有退出的机制。像我们启诚资本是7+2,7年就要退出,而且要有一定的溢价。我不觉得一定要拿股权投资,可以根据你自己的情况。我建议你,如果你想往上一个层级走,你可以去找你这个行业可对标的,跳一跳可以够得着的,可以去模仿和借鉴它,不要着急。

提问:我在厦门做花艺培训和手工培训这一块,我们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专业性质的,有开花店或者是从事培训意愿的人群,另外一个是我们跟抑郁症或者是自闭症人群,通过动手或者是园艺色彩这一块对他们不能说是治疗,只能说是疗愈。如果从投资方面来讲的话,会不会选择这种有一点偏情感导向的并且有带一些公益性质的去做投资?

李哲:我倒觉得你可以跟企业合作做一下这个工作会更好,你本身不是要追求很高的利润,你只是为了让社会更好。对一个企业来说,它有一个企业形象的宣传利用,公益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正好你这个方向我觉得跟企业公益的方向是一致的,你可以找厦门或者是福建有实力,非常喜欢做公益的企业跟你合作,这对社会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提问:主持人好,四位投资人你们好。我们有投一个燕窝,我们一年产值是两吨,中国也有总代理,燕窝出口到中国去年是80吨。我现在想开一个新的工厂,继续生产燕窝,我准备再投三千万来盖第二个工厂,我们的员工要招到500人,我们的产能要申请到6吨。中国有100多家做贸易的,能一下子吃到两吨左右的,第一家工厂里面谈的有十几家。投资人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做这个工厂?

许四孟:你是做半成品还是什么?

观众:我们是做干燕窝,我们只赚工厂到总代理的利润。

许四孟:3000万一年多少产值?

观众:7000多万。

许四孟:工厂要三到五年就可以回本,这才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投资。投工厂的话,投工厂跟投餐厅是比较类似的,它是一个重资产的投资,必须销售端和制造端都要兼顾,所以我刚才为什么说你是做成品还是半成品,因为整个渠道和利润都会不同。

观众:燕窝这个行业比较新,能出口到中国的只有八家,我们第九家也才申请到两吨,我们卖的话可以卖到4500万左右。

许四孟:这样的投资我不建议找机构,可以找一些原本也是工厂的企业家一起合作。工厂的话就不一定有溢价,除非你的牌照,比如你的产能做到一个亿,投新的工厂才会有新的产能增加,才会有新的利润,这跟互联网项目还是有差别。我们投餐饮店一年做一千万,再开第二家也就两千万,这种重资产投资风险很大。像京东,你为什么烧钱还要投他,因为只要投上去以后就可以垄断30%到40%的市场份额,就可以自己定价。还有滴滴因为做上去边际成本是很低的。机构投资追求的是放大的估值。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