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PE投资的价值发现:供给侧改革下,股权投资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回归与振兴?

2018-02-03 19:49 · 番茄 创客猫


在供给侧改革下的背景下,股权投资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回归与振兴?专业机构和产业资本的结合是否会成趋势?专注于行业投资,还是建立全阶段投资闭环?PE投资基金的项目如何筛选?财务投资中的时间和估值如何把控?

2月2日,在由融资中国主办的2018第七届融资中国资本年上,国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直接投资部负责人顾业池、九鼎投资总经理古志鹏、尚颀资本执行事务合伙人冯戟、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王毅喆、太平资产投资总监张双喜、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几位嘉宾围绕“中国PE投资的价值发现”这一话题展开了精彩的圆桌探讨,对话由信中利资本董事总经理&高级合伙人刘朝晨主持。创客猫受邀作为合作媒体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回顾图文直播现场)

新经济环境下的赛道选择和时势选择

刘朝晨:这两年非常重要的大的方向,从中央政府到整个地方政府,都在贯彻实施的是金融资本去虚向实,更好地落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在这样的大浪潮下,在2018年挑选行业方向上有什么侧重点?

顾业池:

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来说,我们理解现在机会还是蛮多的。从我们角度来说更多地侧重于中后期,我们投资的无论是Uber、顺丰还是蚂蚁金服、滴滴,这个行业的竞争格局我们看得很清楚的,我们看的到谁是市场的主导者,在恰当的时间内参与到企业中去。所以注定了我们的投资一定是中后期的。对我们来讲,最主要的问题是估值的判断,在这个时点下,估值风险如何去评估?是不是还会有一个很好的成长性,总体我们觉得只要控制好这种风险,我们的投资相对还是比较稳健的。

王毅喆:

新的经济环境下的赛道选择和时势选择。这里面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战略性问题,一个是战术性问题。

战略性问题是,新的经济时代,我们叫PE,PE投资人到底应该做什么?P是资本、E是产业,我们这群人做的是资本和产业的结合,我们在选择的方向上很直接,就是产业性升级,使传统产业升级,这是战略性的问题。

战术性的问题是到底怎么参与到这个领域?我不提前期、早期、晚期,并不是核心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怎么参与在里面?一定不是单纯的资本参与在里面,资本提供给产业,提供给它资金的支持。一定是你所投的产业和你资本所在的产业,能够为产业升级背后的标的提供服务一定是参与在产业的升级里面。刚才用了一个词风口浪尖,并不只是投资在风口浪尖上,我们在运营上、管理服务上都是风口浪尖。

刘朝晨:您的意思要具备很强的产业赋能能力,我想每一个机构都希望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能在投的每一个项目里面与他们成为一个很好的战略性合作伙伴。

信中利资本董事总经理&高级合伙人刘朝晨(左一)

但是现在一个很明显的趋势,不光在一级市场,在二级市场也是。过去一年大量的资本往头部的细分领域、标杆性的、代表性的标的公司聚集,不断地加码,中小板企业里面很多很不错的企业不得不说被错杀了。不能保证每一个机构在每个领域里面都拥有这个行业很强的资源,但如果你不去跟会很纠结,怕错失趋势,在跟的过程当中现在头部的公司新一轮融资的周期都很短,估值极高。面对这种高估值快增长的企业,机构在选择和判断的过程中,是如何进行界定和评判的?

古志鹏:

确实是我们面临的问题,现在上了新三板以后我们做这种投资价格都比较高,包括你说二级市场那边,估值水平一直在降。我们一直思考能不能给企业赋能?包括在投后管理做更多的工作。

因为我们本身没有强大的产业背景,是比较纯粹的财务投资者。现在我们投资方向跟重心稍微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在中小企业参股投资,现在开始做一些控股投资。目前我们大概有七八个企业用基金控股的,比如医药医疗以及制造业,通过控股做一些提升,这样经营各方面走得更好一点,赚钱的利润空间也更大一点,这是策略上的。

第二个,我们更多地做一些跟大型企业的投资,确实是一个行业的龙头企业,投进去相对来说风险比较小,增长也应该是可以的。

如何面对新三板挑战局势?

刘朝晨:面对新三板挑战局势,我们现在怎么来面对,怎么样帮助企业共同来面对进行选择和决策呢?

周耘:

宽带资本的投资策略,因为我们觉得现在市场上资金也非常丰富,但是你要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效应,进行差异化的投资找到自己的优势。宽带资本的优势是在于,我们在过去十多年都做TMT投资,在TMT投资之前的十年或者更多年,我们都在通讯和互联网领域有多年的工作经验,所以我们比较看好在TMT领域的企业互联网或者企业服务。

我们认为在互联网和企业相结合或者说叫做软件互联网化、软件的移动化,帮助传统行业、传统企业提高效率这方面的一些企业,还有很长的增长潜力,有很多企业值得投资。

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右一)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也看到一些中小型的互联网技术公司,对于他们来说,新三板也是一个挺好的舞台,可以帮助他们逐步进行规范化。创业型的企业,从一个二三十人、三五十人的企业发展成一个200人、300人的企业的时候,你需要加强管理、需要更多的规范。新三板虽然没有创业板、主板要求那么高,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是非常好的实验过程这是第一

其次,对于科技型创业企业,新三板也是一个半公开的市场,能够提供很好的融资渠道,也有一定的流动性,鼓励中小的科技型创业企业,尤其是在企业服务做To B领域的企业,走向新三板,在新三板上进行融资。

刘朝晨:

从我的角度,我感觉到新三板过去几年制度的连续性和整个板块的建立上来讲,面临着太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因为我们实实在在有一批企业挂在那里边,没有能够把资本平台让他们持续性地使用起来,核心是,持续性的融资能力跟他的流动性是紧密挂钩的,确实不是我们任何一个机构、任何一个企业可以去作为的。特别期盼着2018年整个监管部门能够在新三板给出便于多层次资本市场,尤其针对我们创新创业,能够有很明确的、更好的流动性结构化扶植,以及更好的细节性政策出来。层次化细节性的工作,还是期盼着有更多深层次的、可操作性的制度助力他的深化和发展。

汽车行业迎来第二春?从结构性增长机会看或许如此

刘朝晨:

大家非常关注的一点,越来越多的产业资本,尤其是已经在公开市场上成为上市公司并且持有多个上市公司的控股型集团,他们越来越多的进入到金融领域,而不是简单的像原来做一些投资并购,他们甚至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板块做一些布局,上汽集团去年设立了母基金,冯戟总分享一下作为产业资本,在目前这样的过程中,是不是你们的春天来了?刚才很多人谈要具备赋能能力,您怎么想呢?

冯戟:

我觉得如果从大的概念来说,汽车行业谈不上春天。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也都知道,我对汽车行业的基本理解,中国现在目前的汽车发展轨迹比美国或者比欧洲落后个七八年时间。

刘朝晨:现在有没有第二春呢?新能源带来的?

冯戟:

可以这样理解,但我认为不是春天。整体的销量来看,去年为止每年保持2800多万辆的销量,从今后增长趋势来看,我相信汽车不会再像前十年、前二十年每年保持10%以上的增长,但是有一定的结构性增长机会。

投资来说我们会把握汽车行业中增长的地方。汽车行业一个趋势是新能源化,传统汽车来看,50%不增长,新能源这个行业,2017年整车销量20%的销量,到2030年新能源车、纯电、燃料电池相对能源车的销售比重会达到25%,围绕着新能源的电芯、电机、电控会增长50%,这个来讲是春天。我们在汽车结构性增长的点是春天。

尚颀资本执行事务合伙人冯戟(右一)

第二个趋势,作为产业资本,像节能环保我们也有自己的判断。我们会投污水处理、废气的处理,但是从整车的角度看节能环保技术解决方案,第一是轻量化,车的重量减轻一定会带来燃油消耗效率的提高,排放的降低,制动效能的提高。从这个角度来看,轻量化一定是节能环保非常好的解决方案

第二投资角度来看,就是尾气处理,我们围绕着提高发动机的排放处理标准,通过投SCR的方式让尾气处理能够得到比较好的控制来解决节能环保的问题。从我们的角度基本判断来看,汽车这个行业今后增长不会有大的增长,但是围绕汽车行业的结构性增长机会,可以作为产业投资进行布局。

坚持产业是我们必须要坚持的事情。在整个投资过程中哪些是产业发展方向,我们就会做一些布局。像前面所提到的新能源,短期来看有些项目或者有些公司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但是从长远趋势来看,我们作为产业资本也一定会做一些提前的布局。在策略方面,我们结合背后的产业资本以及相关的上市公司,结合他们的战略诉求在并购方面帮助他们做一些相关的投融资服务工作,这是我们一个策略,围绕产业进行相关的布局。

在具体投项目的过程中,在控股企业方面的策略比较少,我们的观念是,我们不是企业家,企业家有企业家的创新基因,因为他们能够把企业做好做强,我们在投资之后,在业务上或者说在扶持方面能够发挥我们作为产业资本的优势。但是在管理方面,如果说这个企业做得好,就自己管理、自己运营,我们在这方面不会过多干涉,但是会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产业资本跟企业进行相关的协同和发展。

张双喜:

我们围绕着整个出行和汽车服务做了很多的产业布局,近期还设立了一个消费升级基金,专注于文化和教育行业的投资跟并购。

有一个非常权威的机构研究说,巴非特这么成功的投资哲学,他背后的归因逻辑是什么?仔细分析就两点:第一点,他生在美国,背靠自己强大的祖国,经济增长是别的任何国家都无法达到的。

太平资产投资总监张双喜(右一)

第二点,在谨慎经营的基础上加杠杆,就两点,这两点占了他80%的成功概率。在中国也有这样的成功基础,中国的GDP虽然没有之前那么高速地增长,仍然还是非常健康地增长。我非常不喜欢机会投资,一个项目出来了,去看一看这个项目好不好,然后决定投不投。我们是要深耕每一个产业,每一个产业都有一个MD,负责产业的研究,有很多的产业机会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我们跟他们交流、探讨,看能不能共同把这个产业做大,这样的机会我们认为是最好的投资机会。

对跨境投资趋势的思考

刘朝晨:

过去两年我们通过并购的方式进行一些产业升级整合时遇到了大量的所谓壁垒和阻挠。联想到过去两年过程中,中央政府出于整个金融风险,尤其是外汇、汇率等一系列的金融安全体系,对于过去几年爆发性的跨境投资给了一些冷静性的思考,并且给了细分行业可支持以及必须禁止的导向。怎么看2018年和未来一两年跨境投资的趋势?

顾业池:

我们过去几年投了十亿美金在境外,大概投了四个项目,一个是我们2015年初的时候投了Uber,在共享经济、新经济领域;最早2014年投了美国非常大的PE机构,我们是他的GP股东,这算投的金融领域;紧接着2016年的时候投了美国最大的汽车分析信息公司,去年初和中投一起收了美国最大的停车场,基本上来讲,我们这几个投资布局领域都还比较好。

总体的一个感觉,海外投资是非常复杂的,因为不管是对市场的了解、对当地监管政策的了解,包括投后的增值服务,实际上来说和国内都有非常大的区别。所以总体来讲,我们的经验是海外投资一定要非常谨慎的,最好能有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比如在当地有非常强的能力的机构,和我们一起去做,这是第一。第二,我们也特别希望看相对成熟的,有一定现金流的,能够看得很清楚盈利模式的机构。

从国内的机构来讲,对海外投资这件事儿还是偏谨慎的,我们还是在学习的初级阶段。

冯戟:

我们具体的策略是聚焦在当地的优势项目,围绕着产业链相关的技术方面,主要还是围绕着汽车相关,在这方面有布局。在海外投资方面,我们的感觉,因为我们是本土的制造业公司,在国内产业判断方面、资源整合方面有自己的优势,如果要走出去,回到前面所提出的问题,走出这一步还是需要一些勇气。怎么去进行有效的监督和管理?我们也做过一些反思,不能以中国人的思路进行海外的运营和投后服务,而是要更多地了解当地的文化。

在投资合作伙伴的选择方面,要能够借力,跟当地的知名机构一起协同发展,他们发挥属地的优势,我们在产业方面发挥对产业的判断,这样走出去的日子就会稳健一点。

GP如何应对持续性融资难题?

刘朝晨:

两年环境变化非常大,LP的结构有重大的变化,引导基金不像原来那么好拿了,引导基金变成引导基金招商引资,面对这样的形势,作为独立性的管理人,在持续融资方面怎么去应对呢?

周耘:

我觉得从融资来说,我们还是获得了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层面以及民营机构的认可,关键还是把自己的特点、投资策略以及投资回报,跟潜在的LP进行充分的沟通,让他们充分地认可你。

当然,也有一些像您所说的,地方引导基金有这样那样的诉求,大家在充分沟通的基础上,让他们理解这个GP对于它的引领效应,这个方面非常重要。但是不能在一些特殊的要求上做妥协,这对于整个基金的长期发展,GP长期募资能力来说还是会受影响的。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

古志鹏:

持续性融资对谁都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即便业绩比较好,但还是很困难。我们挂在新三板最主要的目的是增加自有资本金,这样可以多一些自己的钱,投资起来更方便一点。从投资上来讲,我们有两块,一块自有资金的投资,这块更灵活一点,同时我们也管别人的钱,私募也面临持续融资的问题。

九鼎投资总经理古志鹏(右一)

地方产业引导基金以及其他一些钱都有各种各样的诉求。我们发现融钱,如果是盲投的基金,这个基金没有具体项目确实比较困难,找谁都比较困难。地方产业基金的钱,我们现在去更多的地方谈,谈下来的难度不大,确实限制比较多,最主要的限制要求你比较大的比例投在当地,行业有些限制。这个讲实话,中国上市公司,投的好的企业其实也就在北上广深、浙江、江苏比较多一点,投在一些当地确实比较困难,所以要确实能投才敢拿当地的政府引导基金,如果没有这样的把握我不会拿。

张双喜:

对于我们来讲,影响不大,刚才提到募资的问题,虽然是保险集团下述的资产管理机构,我们有大量的资金,但是我们也有相当大的比例按募资来。我们已经发展相当市场化的资产管理机构,包括我们的PE,我们很多的资金是来源于第三方机构。

实际上在拿这个资金的时候,资金方最关注的是,凭什么是你做这个产业?做这个项目?这个道理要讲通了,也不难。所以一定要搞自己最独特的地方,我为什么干这件事儿?这件事儿我能干好,这是大家在募资过程中很重要的因素。我们做一级市场,从监管层来看还是很鼓励的,我们主配置200多亿,从整个5000多亿市场里面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鼓励我们更多做一级,只是不要过多参与到被投企业的管理,主要控股。   

总结

刘朝晨:

综述一下,我的体会用大概四个方面:

首先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基于中国广大的市场,基于整个消费升级和技术升级的可持续性,更多存在的是结构性增长性机会,大家要注重结构性,因为创新无处不在,很多模式都会被快速复制;

第二,越来越多的金融资本开始往产业里面去增加自己对投资企业赋能的能力或者说去联合很好的产业性伙伴,我们看到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深度的交融,这是一个好的趋势,这让我们去虚向实可以做得更加扎实、更加落地;

第三,刚才各位都强调了一个特点,到底是专注行业去投?还是应该做全产业链的整合呢?

第四,回到所有的根本,我们投资人也要发现我们自己到底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我们的特色在哪里?但是在我们具备我们特色的前提下,还要不断提升我们的综合能力。

(创客猫番茄 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脱虚向实PE投资实体经济供给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