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源创投文心:泡沫之下的区块链投资,更看重共识驱动的技术组合

宁泽西 · 2018-03-21 10:15

区块链作为一种开放的数据记录格式并不难理解,而我们更看重的是区块链做为一整套技术组合所焕发出来的惊人能量

20180320050451605.jpg

“区块链作为一种开放的数据记录格式并不难理解,而我们更看重的是区块链做为一整套技术组合所焕发出来的惊人能量,正在努力寻找那些通过这套技术组合机制进行价值传递的机会和项目。” 策源创投合伙人文心告诉创业邦。

2015年,文心从兰亭集势出来后加入策源创投,化身早期项目投资人,捕获 Snaptube、知群、MetaApp等明星项目之余,将精力逐渐加注到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上,成为Arcblock最早的投资人,投进DATA、云保链等国内明星项目,但他坦言海外才是策源的布局重点,Dfinity,Basecoin,Cybermiles,Evermarket,IoTex、CortexLabs 被尽数收入囊中。

对于区块链,文心下了一番功夫研究思考,在他看来,海外相对完善的监管环境和较强技术背景的创业者让项目更扎实,跟硅谷创业者的一次次深聊成为他逐步完善自己投资逻辑的学习通道之一。他总结了共识机制驱动下的区块链的技术组合五大特点,没有这些就不符合策源的投资逻辑。他明确表示区块链正在“安装期”,谈应用尚早,这个时期更看好做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而区块链焕发出来的能量,三分在技术,七分在机制,所谓机制,即基于区块链的整套系统的自洽体系和分布式数据,目前大多数区块链项目的创业者、投资人并不太重视这些问题。

以下内容整理自现场访谈,有删减:

区块链的投与不投

创业邦: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区块链的?

文:2013年底,我还在兰亭集势,当时想在电商平台上接受数字货币的支付,以为电商平台可以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场景,但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交易起来比较复杂,一是因为价格波动,二是因为交易不实时。电商平台上区块链还是挺难用的。

创业邦: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可以是哪些?

文:现在还不到真正大规模应用的时候,因为区块链本身更偏向协议层,如果跟互联网类比,它还在做基建阶段。

创业邦:现在的底层技术还没有完成。

文:对,现在路还没建好呢。

创业邦:2013年,策源投了OKCoin,当时看区块链项目是基于什么投资逻辑?

文:这是一个尝试,策源一直做早期投资,对风口比较敏感,当时隐约判断区块链会是下一个“Big thing”。

创业邦:你们在区块链方向投的多吗?

文:我们投的很谨慎。但有些项目早先被我们股权投资投了,现在转型做区块链,还是会挂我们的名,我们也没办法。

创业邦:这也是整个圈子浮躁的一个表现。公众对区块链所知甚少,有时候就会把资本的投资作为对这个项目的一个背书,甚至是深度绑定,作为投资人您会如何应对?

文:我会把它作为一个非常独立的投资判断。建立完整的价值评估体系,对项目的技术可行性方案,团队的技术能力和背景、共识协议的机制设计,开发者生态运营能力等等多个方面去考察,一些单纯挂靠区块链概念的互联网公司,并没有基于区块链的技术组合去做创新,我们不会参与。

创业邦:现阶段,重点关注哪些细分方向的项目?

文:策源投资的Arcblock、Basecoin,Dfinity都是做基础设施相关,真正的大规模应用还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创业邦:为什么投了Arcblock?

文:我跟冒志鸿十多年前在硅谷认识的,他从微软出来以后做了好几个项目,算得上骨灰级创业者,他的合伙人是Colorcoin联合创始人,技术能力非常强,而且他们做的事情面向的用户群是开发人,从应用架构看,类似于提供区块链的中间件(比如IBM的CICS、数据库的ODBC)。通过ArcBlock引入的开放链访问协议(Open Chain Access Protocol)、Blocklet等架构,应用开发者可以方便的开发和部署程序,并且可以方便跨链访问。在解决问题的方向上他们想的很清楚,我们就一拍即合了。

创业邦:如何甄别区块链项目的真实价值?

文:我更看重创业者对整个区块链技术组合框架的理解,这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点。另外就是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不是必须用区块链,举个例子,淘宝双十一的这套支付系统,肯定不能用区块链解决,我已经秒抢了,系统还在同步六个节点的计算,这就没意义了。

我们希望能一边接触优质项目,一边去理解和学习区块链技术未来的发展路径,更关注技术设施的建设。但是这些底层的东西不是在视觉层面上你能够去体验的,他做得出来做不出来你能够看得到,底层的东西我们要去看它解决问题的方法,协议上的构架,共识机制,这几个重要的要素是不是体现在它的项目里面了,因为很多的项目还在“蹭热点”。

创业邦:在技术层面衡量一个区块链项目,有没有一个标准?

文:看五点:

1、共识机制的设计,在一个分布式的对等网络结构中,没有哪个节点是老大,那网络里采取什么方法让大家获得共识的设计就非常关键了。

2、密码算法的应用,密码算法的引用非常多样和灵活,它是安全性和数据不可篡改的基础;

3、网络路由和节点协议的自主分布,真正的网络节点是在一个共识机制由几个路由同时确认,并且不能篡改。如果就一台服务器,是不需要通过区块链解决问题的。举个例子,谷歌的系统是趋近分布式的,计算能力也强,但它不需要通过区块链解决搜索的问题;

4、可编程脚本系统,大量的开发者只有通过脚本系统来进行智能合约的开发以在区块链中实现各种业务功能,一套完善的脚本系统是吸引大量开发者的基础;

5、分布式数据存储,区块链的开放账本实际就一个开放的区块数据通过密码算法链接起来。数据的记录和存储都是分布式方式,不是所有业务数据都适合用这种方式记录,那么你往里面记录什么,意义在哪儿就很关键了。

这些是区块链技术最重要的组合,没有把这些问题阐述清楚的项目就不符合我们的投资逻辑。

创业邦:您依然用股权投资的方法去做区块链投资,不会担心跟不上项目节奏,而错过一些好项目吗?

文:肯定会有错过的项目。但区块链项目的好处是你要真觉得它好,你甚至可以去交易所买它的币。传统的股权投资是排他性的,而且在项目IPO之前是不具有流动性的,但是ICO提高了交易速度和流动性。

创业邦:看区块链项目会更关注技术一些吗?

文心:区块链作为一种开放的数据记录格式并不难理解。我们更关注的是如何有效的利用区块链技术组合来开发协议和规则。这是非常难的,难在通过整套区块链的运作机制去解决一个实际问题,这就不光是技术的问题了,还包括记录什么样的数据是真正有意义的等等一整套的东西

创业邦:很多传统的投资机构,如IDG、红杉都在布局区块链的投资,甚至专门建了区块链的项目基金,你们2018年计划如何布局区块链?

文:我们会有一个试验性的数字资产基金,但不会是大规模的募资,在优质项目上你们会看到我们的存在。

行业的泡沫与进化

创业邦:越来越多的风口、热点速生速死,区块链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文:会的,每一个技术的发展都会经历几个阶段,佩蕾丝写的《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里面就讲到,技术会经历Installation(安装期)和Deployment(布署期)的阶段,现在区块链就还在安装期。

创业邦:你怎么看现在区块链的虚火?

文:一个市场的繁荣需要三种角色参与,Speculator(投机者),真正的Innovator(创新者),真正的User或者叫Believer。其中投机者是Market Maker,有人炒,钱才能进来,市场才能热起来,大家才会产生足够多的兴趣。这个过程中会出现真正的创新者,是真正在努力去创造新的应用。

创业邦:有报告说去年有900多个区块链项目,真正活下来的不到一半,就在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间里。您感受到的现在整个行业水平是怎么样的?

文:中国也有部分很优质的团队,是真正地想通过区块链解决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的问题的,比如DATA,IOST,CortexLabs等团队。另外一方面,虽然现在ICO热度很高,但从项目上看,并不都是必须用区块链来解决的问题。

创业邦:这与监管也有一部分关系,美国在这方面做的相对完善一些。

文:美国把区块链通证分Utitily Token(应用通证)和 Security Token(债券通证),后者要受到监管,在SEC做一系列备案。现在国内很多人打着Utitily Token的旗号,发着Security Token,还是很乱的。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项目都投在海外,也是考虑这个原因。

致创业者的三点建议

创业邦:您对区块链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文:第一要多读优质的白皮书, Coinmarketcap上面前30的项目认认真真的读一遍,这是第一个功课。包括比特币的白皮书,还有中本聪当年在Bitcoin社区里写的很多东西和讨论。

第二,对区块链的应用开发还为时尚早,现在大规模应用场景落地挺难的。因为整个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机会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上;

第三,创业者避免投机心态,别以发币圈钱为人生目标。

(文章来源:创业邦 作者:宁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