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JP摩根到加入松禾资本,袁宏伟的股权投资之路丨创客猫专访

创客猫 蓝爽爽 · 2018-03-27 16:57

创投女神的实战经验

微信图片_20180323170414_副本.jpg

松禾资本袁宏伟接受创客猫采访

前不久,松禾资本合伙人袁宏伟入选投中100位创投女神。这位出身金融的创投女神,毕业后在信托、证券、投行、股权投资拥有超过20年的金融实战经验。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做投资一直是她的主流方向。

在采访袁宏伟的一个多小时里,她提到最多的词是“科技”,她的整个投资策略也是紧紧围绕科技这个核心。

即便在投资生涯中错过了很多好项目,但她说,“在这个科技创新爆发的时期,很幸运的是,机会还有很多。”

离开JP摩根,加入松禾资本

从2012年加入JP摩根开始,袁宏伟正式投身股权投资行业。在JP摩根期间,她任职实物资产管理(亚洲)公司执行董事,投资业务覆盖中国、新加坡、印度、韩国、东南亚各国等亚洲区域,主要涉及的领域包括清洁能源和消费升级相关的基础设施,比如医院、天然气、小水电等。

由于更看好国内市场,在JP摩根工作三年之后,2015年底,袁宏伟选择回归国内市场,加入“松禾资本”。说到选择松禾的原因,除了跟松禾两位创始人已经认识多年外,最主要的就是认可松禾的投资策略和投资基因。

“松禾所有合伙人非常一致,都认为投资适合中国长期能获得稳定增长的行业,这在将来一定是最有前景的。”她告诉创客猫记者,松禾是5年投资期,2年回收期,还有2年的延长期,基本都是十年的投资周期,所以投资时会看得比较长远。

在投资过程中,她最看重项目的商业模式能不能在她可接受的时间范围内实现投资回报。即便在早期无法形成清晰的商业模式,但对项目的应用要有计划,以及明确知道将来可以实现什么样的商业价值。

在看团队上,她喜欢专注的团队,但同时要有雄心,有比较大的、开放的视野。由于松禾聚焦在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先进制造、人工智能等领域,都围绕着科技创新做投资,接触的大部分是科学家。袁宏伟表示,很多科学家都是局限在自己的研究技术里,但我们希望他们可以多看看别人的项目,但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很高的要求。所以在团队除了要有科学家,还要有企业家的配合。

银行一定会被颠覆 区块链要撇开泡沫看本质

在金融领域扎根20年,袁宏伟首要关注的投资领域就是金融科技,看中金融科技带来的对传统银行业务的取代。在她看来,整个银行将来都会被颠覆,只是时间问题,就像现在逐渐用技术一点一点去取代传统电讯、广电网络一样。

至于目前容易与金融科技混淆的互联网金融,袁宏伟解释道,互联网金融是金融科技的一个方向,金融科技不一定通过互联网去实现它的价值,有可能把互联网都颠覆了。

“用互联网来做金融一定要有技术含量,传统的银行+互联网,我不看好这个方向,我更看好互联网+银行。”她表示,银行+互联网在技术上就有基因的欠缺,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技术团队,因为这种模式的基因就是传统银行,不会考虑去颠覆它,只是给它提供了便利。而互联网+银行,它的基因是技术,用互联网来做银行方向的业务。

松禾在金融领域上投资了趣店、金斧子等公司,也投资了给银行提供创新技术的项目,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去中心化,让交易更加直接。

目前在去中心化方面最火热的话题便是区块链。“区块链我们一直在看,但并没看出来现在谁有投资价值。区块链现在都跟比特币混淆了,之前大家都不关注或者不太知道区块链本身这项技术,只是因为比特币形成了一种造富效应,普通人才开始关注。在现在特别狂热的时候,专业的投资人还是要冷静。”袁宏伟告诉创客猫记者,投资人应该看一些能带来增加值的东西,而不是形成一个短期热效应的东西,应该把泡沫撇掉后,去看这项技术的本质。

微信图片_20180327164613.jpg

松禾资本部分投资项目

生物医药发展的两大阻力:配套政策、人才

据亿欧智库《2018中国医药研发创新研究报告》指出,自2015年以来,国家政策主要从临床试验数据核查、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加快创新药审评审批、鼓励优质创新药品、与国际接轨、配套政策提质量促创新五个方向推进以创新力为核心的医药研发进程。目前,中国医药行业正处于从“仿制药战略”向“创新药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

生物医药、精准医疗也是松禾重点投资的领域之一,主要关注应用阶段的项目。袁宏伟表示,现在很多医疗项目都跟计算技术、生物技术、基因技术相结合,目的就是通过计算技术加快新药的研发,在将来实现个体医疗,通过个体的基因来用药。而医药在中国的市场很大,这对中国的精准医疗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

一般来说,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通常在5-10年,甚至更久。“新药研制除了必须要走的监管流程外,单纯研发的时间已经大大缩短了,现在是很好的形势,缩短的周期可以产生更多创新的可能性,派生的机会很多。”对于投资的风险,袁宏伟认为,根据美国的经验,虽然通过临床形成新药的周期长,但每个周期都有退出渠道,而香港现在对新药也推出了没有利润就可以上市的政策,这都是适应这个市场发展的需要。

虽然形势一片利好,但也存在一些难题。袁宏伟指出,第一,国家政策在对原研药支持上还有很多配套没有实施;第二,国内在这方面的人才还是缺乏一些。

股权投资中机构投资人占比提高 但投资早期的钱远不够

对于目前国内私募股权投资的发展,袁宏伟认为,相比2016年之前的投资人结构,情况好转了很多。2016年之前,松禾在管的基金有90多亿,其中80%都是个人的钱,但现在,基金里超过50%都是机构的钱。机构投资人多了后有很多好处,首先,尽调做得很专业,而个人投资人是不具备做尽调的素质。其次,对基金投资决策理解得更多。第三,让专业的投资团队把更多时间放在投资上,减少跟个人投资者直接打交道的成本。

虽然机构投资人多了,但投资到早期的钱还是少。“大量的钱都是投后期,但其实投资中真正起作用的是早期投资。”

除了投早期钱少这个问题外,资管新规的出台也将影响目前私募股权投资的发展。袁宏伟表示,新规出台前,很多银行纷纷拿出钱来投到股权投资,但新规出台后,银行自身募资变得困难,创投机构也就很难再从银行拿到钱。

“还有一点,国内IPO政策要求穿透到最终的投资人,这一点曾经导致基金错过了Pre IPO好项目的投资。而IPO是基金很重要的退出渠道,如果退出时间拉得太长,对前面投资的时间就会有很大影响,这会导致基金势必要往后期投。”

虽然国家对于创新创业的发展给予了很多支持,对VC/PE也有很多优惠政策,但跟欧美发达的成熟市场相比,国内的股权投资确实还处于很初期的发展阶段,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对此,袁宏伟建议普通投资人不要因为看到某个领域就ALL IN,还是要注意分散风险,把投资当做获得未来收益的途径。

同样对于创业者,她虽然敬佩那些可以完全ALL IN创业事业的创业者,但还是希望他们要有自己的生活。“看了很多成功创业者英年早逝的故事,很替他们惋惜。创业者还是要有自己的基本生活,要去冒你可以接受的风险,要提前知道如果一切都失去了,你所要承受的后果。”袁宏伟说。

(以上为创客猫专访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