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杨红星:供应链金融是贸易融资和供应链管理发展的产物,二者缺一不可

2018-04-13 15:17 · 创客猫


微信图片_20180413162556.jpg

4月12日,海尔集团供应链金融的负责人杨红星出席第二届场景金融科技决策者峰会并分享了他对供应链金融的研究心得。创客猫受邀作为合作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点击进入图文直播现场)

在杨红星看来,近几年我国商业银行在供应链金融大热的环境下,也升级调整了内部体系制度以及团队的建设,这十分有利于我国金融的发展。

他认为,要去做供应链金融的业务,需要看清楚我国经济处于哪一个阶段?供应链金融是贸易融资和供应链管理发展的产物,二者缺一不可。

同时他指出关于供应链金融,我国与西方国家不同的几点:第一发展的阶段不一样,第二对供应链金融的理解也不一样,第三是巨大的政策差异。以上三点产生的效应不容小觑。

最后他为市场上的企业总结出纳入供应链金融的三个板块:一是消费金融,这是来自企业的需求。二是给全国的经销商融资,三是给供应商融资。这是由于企业的需求是多方的,市场需要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来为企业服务。

以下为杨红星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精编)

先介绍下我自己,我在海尔工作了二十一年,以前是做销售的,在2012年我们实施了海尔的B2B,这里的B2B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制造业我们有庞大的零售体系,包括销售网络。我们有两套B2B,一套是对全国原材料供应商,甚至对于全球的供应商有一个B2B平台,这个平台今年能够超过1000亿人民币的交易。从商品的展示到订单以及到物流的全程可视、价格、政策、返利、协议的签订等等,基本上可以全部做到线上处理。

2013年左右,在订单物流全程可视的情况下,我们实施了供应链金融的项目,我们供应链金融区别于很多公司的供应链金融的情况,我负责的这个板块是由银行直接放的,我们把信息推送给银行,在过去几年,我负责的板块接通了七家银行的核心网银,我又接通了海尔很多的系统,实现两边信息的对称,包括物流的在线动态的监管,以及对我们的经销商也在过去几年做了一些信用的融资。

整体上来讲谈不上成功,教训比较多,我感觉到今年上半年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尤其我们的商业银行,一个是我们的客户经过多年的推广、学习,他对于通过线上的融资慢慢越来越接受了,而且现在金融环境趋紧,原来拿一个房子去做质押,现在贷不出来。另一个联保、担保基本上都不做了,所以通过我们这个平台,还可以让很多金融机构将价格比较低的资金,而且额度也比较大,能够支持到我们经销商的客群,我觉得也是便于我们的推广。

供应链金融从2015年开始在国内比较热,很多商业银行越来越重视供应链金融的系统建设,包括团队的建设,包括制度的调整、内部体系的调整,我觉得比以前要好了很多,所以这个领域从这几年热了之后,到今年来讲我个人觉得是一个很好的阶段。

供应链管理和贸易融资是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充要条件

2017年10月12号,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做科技将重塑供应链金融,这篇文章被中国人翻译过来之后变成了金融科技公司将挑战银行业,我们的记者唯恐事不大。实际上金融科技和金融业是一个互相支持、互相协作的关系,更多的是合作,而不是颠覆或者是挑战,就像王总说的今天早上还看了新闻,京东要把金融还给金融,科技的归科技,金融的归金融。金融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觉得越来越走向一个正轨。在这篇文章里面,有一个总裁形容供应链金融很有道理,供应链金融尚未实现的应许之地。不管说中国的供应链金融应收账款有15万亿也罢,20万亿也罢等等,实际上做的很少,连10%可能都不到,因为我们的供应链金融的发展还是滞后一些。

要去做供应链金融这块业务,我们还是要看清楚我们经济处于哪一个阶段?供应链金融是贸易融资和供应链管理发展的产物,两者不可或缺。供应链管理达不到一定的程度,内部IT建设、流程建设达不到全程的可视、可控。大量的应收账款的客户或者是经销商的客户或者动产的质押是实现不了的,贸易融资达不到一定的程度,包括银行的内部体系建设、制度改造等等达不到一定的程度,这也无法实现。

回顾一下国外供应链金融提出是1980年。在90年代,沃尔玛、家乐福、汽车大型的制造商开始做自金融,跟我们现在经历的时间一样,现在可能有所转变,2000年左右基本上进入全新的一个阶段,一个是银行为主的,另外一个就是由第三方来实施的供应链金融,科技公司来服务金融机构的这种业态。在2008年金融危机,第三方的力量快速的崛起,因为实际上很多的跨国公司他的工厂遍布全球,涉及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货币,不同的法律体系,由于单一银行主导的供应链金融受到了一定的挑战,尤其是金融危机,银行的收缩力度很大,这样整个威胁到了供应链的安全。为了提升整个供应链的竞争力,为了整个供应链的安全,为了服务更多的供应商和经销商群体,第三方供应链金融平台,从金融危机之后,一直到现在,从前年以欧美为主的供应链金融进入一个成熟期。

直到2006年,咱们国家才开始提出供应链金融,晚了二十多年,2013年由京东、海尔、阿里、蚂蚁等做的供应链金融来讲实际上除了我这块不是自金融,我觉得他们还是处于自金融的阶段,当然很快咱们国家就有第三方供应链金融平台成立,实际上我们第三方供应链金融和自金融的发展处于一个时间隔的很短,海外相当于隔了有十年左右,上面2013年,有的人了解全球最大的第三方供应链平台,最早是花旗银行跟SAP合资的,为了他有更好的开放性。

2014年中国的独立第三方成立LINO。我个人觉得供应链金融全球都是一样的,首先是以银行为主的,其次会有企业自金融和第三方平台工作发展的一个阶段,因为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节奏比较快,不像海外拉的那么长,咱们国家至于到什么时候达到欧美的现在?这个无法预估,总之我个人觉得十年、二十年为计,所以供应链金融不是一朝一夕,不像我们做现金贷和PPP使劲砸钱就可以了,这个领域不是这样的。

我们跟西方有很多的区别,第一、发展的阶段不一样,第二、我们对供应链金融的理解也不一样。国外供应链金融实际上更多的是指反向保理,很窄。可以看到海外的第三方供应链金融的机构,比如说资产证券化等等是分开的。咱们国家实际上供应链金融只为企业,与企业相关的所有融资,我发现现在都叫做供应链金融,不管是干什么的,只要与企业相关都可以扣上供应链金融的帽子,因为这个比较热,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更严谨一些。第三、巨大的政策差异。政府对供应链金融的支持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对约束大企业对外付款,咱们国家基本上没有约束,哪一个企业大,哪一个企业牛就可以拖欠比我小的、比我弱的,这个实际上是非常可怕。

小微企业融资难?解决关键在方案

我们可以看一下欧盟1998年通过《商业债务延期付款(利息)法案》,澳大利亚可以在五年之后起诉欠钱的,如果说你的客户欠你的钱不给,你跟他的企业做着生意,还不方便起诉他,可以五年之后起诉他。对政府的付款,美国、澳大利亚等基本上约束到一个月到45天。我们大量的应收账款来自于政府,另外来自于央企,大家可以看一下上市公司央企。我们经常流动性是到达不了末端,因为大企业很有钱,小企业还要有很多应收。实际上国外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应该借鉴的一个东西,他们已经上升到了有具体的法律,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有很多实操的东西。咱们国家有一点进步,2017年10月13号国务院84号文件,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金融与应用的文件。

在这里我重点介绍一下,因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不能简单的靠融资,实际上方案很重要,英国政府2008年实施了一个法案,叫做及时付款法案,里面写的很清楚主要有三条。第一、按时付款给供应商,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合同开始相应的条件内付款,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商品经济发展这么多年,实际上也不按合同付款。中国不按合同付款比比皆是,怎么办呢?用法律约束。第二、不要试图改变付款条件。第三、不会以不合理的理由改变小企业的付款时间。

另外,给予供应商如何结款的清晰方案比如说跟家乐福做生意的人都清楚,家乐福来到中国结算很痛苦,中国的超市基本上是外国超市逼出来的,到点按期结算。第三、要求主要供应商在自己的供应链使用及时付款法案,70%的公司都已经签字来实行这个法案,现在在英国有2000家公司基本上能做到这个法案要求60天之内付款95%,基本上做到30天付款。如果说咱们国家能做到这个程度,我们的小微企业非常的幸福,这个我觉得可能还是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因为不可能一下子做到这个,否则大企业流动性基本上没有了。咱们国家的应收账款不管是20万亿也罢,30万亿也罢,银行能够准入的是上市公司跟政府国企、央企,大至在10万亿左右。应收账款基本上5万亿。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比例,实际上我们的应收应付的比例远远超过GDP的增长,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以前放贷款的都在转向服务,都在转向科技与金融,我给大家展示几个国外的科技金融公司做供应链金融的,基本上GT是荷兰的做供应链金融做的比较好的,曾经的供应链金融的老大,被英弗公司收购。这些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基本上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两个。由美国的,有瑞士的。这里面有三个亚洲的第三方供应链金融平台。一是韩国的FIN2B,这是2015年成立的,目前还没有案例。再一个CCRM是新加坡的,相当于新加坡央行支持了,他是去年成立的。还有ORBIAN是美国的,还有北京LINO是中国的,他也正在跟王行的银行合作,有两三个项目在实施,一会儿我会举一个例子。

每年在阿姆斯特丹有一个供应链金融的论坛,今年是第六届,去年是第五届,从前年开始供应链金融论坛开始评选最佳案例,这是两年以来供应链金融评选的十个案例,有哪一个央企能够确定应收账款指定用户,我可以说一个都没有,但是这些公司都可以做到。这是vodafone他可以做到,还有SAB是全球最大的啤酒生产商,有一个汉莎航空,世界航空业的标杆,中国没有一家航空公司做供应链金融,中国也没有一家啤酒厂做供应链金融,中国也没有一家通讯服务商做供应链金融,运营商有一家是北京联诺实施的,但是没有上线,也不算。还有雀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哪一家中国知名的公司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很幸运,我们有一家北京联诺实施的青岛大学的一个项目入选,我觉得这是亚洲唯一入选的案例,其实在中国默默无闻,宋教授发现的早,很早就写到他的供应链金融书里面,这是2015年年底上线的,在过去两年仅此一案,没有任何银行,也没有任何的机构复制这个案例。曾经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说这是一个特例,今天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已经不是一个特例了,正在跟北京联诺合作,在宁波的第二人民医院两个月之后上线,从第一到第二用了两年的时间,从第二到第三不知道用多久?我们古人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数,生无数不可能,全国只有1270家三甲医院,我觉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毕竟是一个很好的进步。

微信图片_20180413162706.jpg

影响供应链金融的因素是什么?

影响供应链金融的因素很多,有来自于企业端的,比如说他的供应链管理或者是他是不是能够考虑为他的供应商提供这样的服务?能不能承诺做一些数据上的确认和交换?包括我们的商业银行他的管理体制,因为做银行的知道我们基本上是一家支行各管一片,但是作为企业来讲,我们的供应商是遍布全国的,我们的经销商也是遍布全国的,一家支行如何去服务?比如说我们公司上万个经销商,1200个供应商,服务难度是很大的。

实际上你们看到的B2B的系统的分布图,在很多企业里面可能没有实施EDI和数据集成,这也是我们很多银行无法接通企业系统的原因,一是愿意不愿意接?二是能不能接?三是接不接得上?一家银行是很难接的,除非我们前期做一个系统的集成,海尔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做集成,这样可以方便银行接我们,我相信很多企业没有做这个事情。我们接通四年以来,我非常希望能够复制成功,但是还没有看到。

首先是获奖案例,实际上这是一个在线保理,道理很简单,我们不讲原理,我只讲为什么复制起来那么困难呢?刚才已经讲了,实际上我们大量的企业是没有供应链金融,用金融服务供应链理念的,确保应收账款并不是财务的本职工作,他完全可以不做,甚至没有理由去做。如果他不能去确保应收账款,你是很难去把应付账款转让和质押的。包括中国相关的法律、制度建设等等还是有一段的路要走。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会有突破,比如说一些企业,我现在看到的有三四家企业在跟他们合作,我估计在今年年底之前会有上十家上市公司能够做到确认应收账款,能够为供应商提供低成本的融资服务,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企业供应链金融的三个板块

最后我想说,实际上在国内供应链金融虽然非常的宽泛,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理出几块,作为企业来讲,一共就三块可以纳入供应链金融的范畴。一、消费金融,这是来自企业的需求。二、给全国的经销商融资,三、要给供应商融资。我说的三块不包括供应链金融,跟企业自身的应收账款的证券化,我觉得作为供应链金融的服务来讲,从学术上要清晰,在实操上并不见得要分的很清,因为企业的需求是多方的,市场可能需要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来为企业服务。

作为供应链金融的从业人员来讲,当然我也希望能够有大量的资金能够接入相应的平台,让更多的小微企业能够拿到贷款,但是这个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需要商业银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企业都要做一些工作。

说到底供应链金融是基于一种文化建设,欧洲的供应商希望改变他们的支付文化,文化也罢,文明也罢,没有规则就没有文化,没有规则就没有文明,没有规则也没有供应链金融。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海尔供应链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