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百度风投的投资逻辑 刘维:越冷门的领域我们越关注!

2018-05-10 11:05 · 蟹子 创客猫


5月9日-5月10日,由创业邦主办的2018Demo China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在北京举行。在10日的前沿科技专场上,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淮与百度风投CEO刘维进行了一场关于《2018,AI神话的兑现元年》的1V1对话。创客猫受邀作为合作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进入图文直播现场)

1.jpg

左:王淮 右:刘维

划重点:

  1. AI肯定是有泡沫的,没有泡沫就没有VC存在的价值,我们就是与泡沫共舞,穿过泡沫看本质。

  2. AI落地、AI成熟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一旦AI从冷学变成了显学,区块链马上要变成古典学了。

  3. 像农业、工业、零售、教育等越传统领域、越深水区、越冷门的领域我们越关注。比如从应用角度大家并没有将农业当成很大的希望领域,因为觉得它比较传统、分散、碎片化,但正是这样的领域AI改造空间比较大,传统意味着效率可以提升。

  4. 投大牛思路一直不会变,VC本质上还是找大牛。

王淮:这次我来主持,要把炮火投向现在在AI领域风起云涌的百度风投,去年到现在投了多少项目?

刘维:比较惭愧,我们没有到三位数,我们去年五月份开始投,到现在投了七十个项目。

王淮:百度风投有一个无限弹药?

刘维:就基金论达不到无限弹药的程度。行业的好LP对AI愿意加码,高质量项目还会陆续有。

王淮:AI领域有没有泡沫?

刘维:有泡沫,没有泡沫就没有VC存在的价值,如果每一个铁球都是实体的早就被二级市场买走了,我们就是与泡沫共舞,穿过泡沫看本质。

王淮:你认为现在是处在泡沫的哪个点上?

刘维:要分成总曲线和分曲线,AI走到今天像互联网走到1998、1999年的时候,整体来讲前途无限,不会都破,但是中间一定要有一个周期,有一些细分领域。AI落地、AI成熟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有的领域未来价值大、有的领域未来价值小。一旦AI从冷学变成了显学,区块链马上要变成古典学了,变成显学整体价值会被吹得比较大。有些领域不能落地的泡沫会多,有些领域泡沫不够大。

王淮:哪些领域?

刘维:我自己2011年、2012年投了AI底层技术平台的一个项目,他们对产品化、对于行业没有认知,因为做得早,那个时候占的红利是大家对AI不相信,可以比较好积累数据,利用常年研发积累底层框架。那个年代没有具体针对性底层公司不是泡沫,但是今天无论技术基金还是传统VC还是各种各样产业背景投资人都很恐慌、很饥渴地冲进来,这些都是泡沫。

哪些冷门领域未来有希望产生很大价值?

王淮:哪些冷门领域未来有希望产生很大价值?

刘维:农业就是一个典型的这样的领域。农业热吗?今天大家有一些关注,整体来讲从应用角度大家并没有将农业当成很大的希望领域,因为觉得它比较传统、分散、碎片化,正是这样的领域AI改造空间比较大,传统意味着效率可以提升。

农业企业、零售企业、医疗,能不能更好地数字化?能不能有很好的模型建立能力、能不能有很好的执行力,把模型落实、执行、减少误差、随机应变,如果能够走通就能够把一个优秀企业规模化。

农业,农业也好、工业也好,越传统领域、越深水区领域我们越关注。以农业为例,农业领域原来感知手段太少,完全靠人的眼睛、靠人的决策以年迭代,复制也很难。因为这些,很难做到集中度,种植、加工都没有集中度,医疗、教育、零售领域都是一样。

无论做单点还是AI技术,还是AI行业的解决方案和产品,还是有更大的野心,以一个产品技术切入,掌握行业最牛运营能力,做一个行业最有集中度的公司。无论如何每一个产业公司巨头的出现都因为它抓住了最好的一拨技术,形成了一个个精准高效的模型,并且能够把模型更好地复制和扩张。

农业今天某种意义上是冷学,但农业是一个机会,工业也一样,虽然今天大家也谈工业物联网、谈上云、谈机器人,但是比起来大的工业体系还有很大的提升。

总之现在越冷的领域我们越关注。

王淮:很多创业者会觉得我做的东西为什么VC不懂,他觉得自己要教育投资人,我们也碰到过,很无奈。之前也有农业领域的项目找到线性,我们研究了半天实在不懂。另外如果我们认同他讲的,我们就要去打造一个逻辑体系,这事是值得花时间、精力去学习、研究的吗?做这样的决策对我们来说是有机会成本的。所以让一个VC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百度是怎么样思考这个问题的?那些做冷门领域的创业者要以怎么样的方式和VC沟通,能够促使他们思考这些领域?

刘维:我觉得这种对话高效达成需要两边都做很大的努力。

从创业者角度来讲,我们见过很多创业者,他们的预期并不是VC对这个事特别懂,如果特别懂也许容易陷入灯下黑、路径依赖。如果VC对行业、对技术不那么懂,但创业者能以一个很清晰的逻辑把痛点说得很清楚,分析清楚到底有什么要解决的痛点和解决以后有多大的提升空间,自己用什么逻辑解决,VC还是很容易判断逻辑是否可行。我们不一定自己要成为专家。

反过来讲,早期VC我们自己建设,我们内部把自己叫做公司,预期假如每个人都很懂、做过足够训练,这个人单体有比较强的即时判断。而是大家共同建一个产品,是一个知识库、判断体系,VC行业是天天谈AI,是最不AI的行业,我们见项目的时候没有把大家都做数字化、结构化,聊完以后靠投资人自己总结出一点完全部结构化的东西。决策模型都是大家讨论半天非结构化拍脑袋。

即使这样不意味着VC自己没有积累,做早期的VC一直相当于创业,与其说具体项目,不如说形成一个未来二十年如何发展的世界观。我们每天研究每一个项目,每一份努力都为了进一步迭代这个模型,模型肯定不可能准,但是是一个有效的模型,世界观是明确的,因为是明确的,我们可以尽快切入实质话题。

投大牛依然是AI领域的投资思路?

王淮:AI领域有一个典型特点,大牛创业容易获得高估值,这个事情你认为在未来会有所变化吗,还是会持续这种趋势?大牛带来的问题会对行业更好,还是更差?会不会让很多年轻人想要利用AI来改造各行各业的事情变得非常困难?

刘维:这也是很好的问题。投大牛思路一直不会变,VC本质上还是找大牛,我们作为资金合伙人某种意义就是要找真正把旗帜举高、有穿透力,在一个领域组局造势做出很多贡献的公司。

大牛的标准是怎么样的?六七年前当领域整体很冷的时候,包括再往前走,大牛标准是绝对学霸。我们2011年投的这拨,投的不是中科院院士而是年轻的有潜力的技术天才。到了现在呢,大牛的标准已经不仅要有很好的技术背景,还要有很多产业洞察,大牛的核心能力我觉得已经变成了技术布道师,要对技术有非常强的洞察,能够去设计一个好的AI商业化产品的落地模式。所以大牛标准不断在变,有很好的技术是基本要素,但是还要有其他能力。

第二大牛和不是大牛的人的关系也在变,这也是产业之幸。当产业很冷的时候也就出几家公司,只有大牛才能支撑起来。今天一些大公司的大牛在足够快速地成长、快速渗透各行各业产业里起到平台作用,能降低客户的教育成本、降低技术开发的成本,做了很多生态性、先导性的事,但是不管是农业、工业、互联网、智能金融一定还有很多长尾需求,因为有大牛在前面教育,所有还是有创业公司的机会。

谁是适合打运动战的牛人?我们提出AI时代产品经理,出身很可能很技术、很产品、很工业、有可能CIO出身,但擅长去组合、判断这个行业有什么大牛的技术、有什么大公司开放技术、有什么缺的细分技术要从头发明。行业需求有哪些跟着大牛走、有哪些需要自己跟着走,这些是对早期VC非常好的要求。

怎么看区块链的崛起?

王淮:最后一个问题,可能关系到我们作为投资人工作安全稳定性。区块链兴起,AI领域投资热度至少下降了35%。我们被说成古典投资人的同时,会不会有顾虑,我们应该跳进区块链里吗?怎么看待区块链的崛起?

刘维:怎么看待区块链崛起,证明技术投资人不是万能的,我们非常早就参与了区块链领域。但区块链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确实错过很多。错过原因可能是对于区块链的理解过于狭义,那时我们对于AI比较关注,对于AI背后带来的数据世界观、行业效率提升比较关注,我们把区块链当成数据底层架构当中提高一些数字处理能力,提高一些合约能力的局部技术。我们对区块链既重视,但是又缺乏足够重视,因为这种缺乏使得我们对于区块链这样一种新技术,无论从业务形态、人的区别,还是从投资交易心态上带来的变化,都没有给予足够的容忍。因此区块链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错过很多。

但是是不是后面不跟进了?取决于这件事未来有多大的影响。我们谈的是广义区块链,如果这是一拨交易性机会,错过就错过了,我个人觉得区块链和数据是非常紧密结合,AI本质就是创造更多数据,我们可以利用更多的结果牵引前端传感器、数据采集,牵引大家让度隐私,算出更好的结果。

王淮:所以你会投区块链项目。

刘维:对。

(创客猫蟹子 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区块链AI古典互联网百度风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