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级别的独角兽企业怎样炼成?| VC视角

番茄 创客猫 · 2018-05-16 17:50

在投资人眼中判断独角兽的标准是什么?大多的独角兽是基于投资人早期精准的判断,还是投后的陪跑?未来独角兽的方向会在哪里?

独角兽.png

(图片来源网络)

现如今攻击独角兽创业公司估值过高似乎变成了一件时髦的事情。

“独角兽”的概念,最初由种子轮基金Cowboy Ventures 的创始人Aileen Lee于2013年提出,指代那些具有发展速度快、稀少、是投资者追求的目标等属性的创业企业。标准是创业十年左右,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其中,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更是被称为超级独角兽。

独角兽其实对初创企业来说是一个很高的门槛,这往往代表着,除了估值超过10亿美金以外,还要在相应的模式和行业里处于绝对的领导地位(即不能被颠覆的地位)。而这一词传到中国后,其概念被很多人误解,在中国基本上是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就被叫作独角兽。

于是很多人开始质疑中国企业成为独角兽是因为资金热捧造成的结果。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投资人眼中判断独角兽的标准是什么?大多的独角兽是基于投资人早期精准的判断,还是投后的陪跑?未来独角兽的方向会在哪里?对此我们综合整理了几位大佬嘉宾的观点,也许能给“野心勃勃”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一些启发。

中国的独角兽现象

4月17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第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榜单结合资本市场“独角兽”定义筛选出有外部融资且估值超十亿美金的企业,截至2018年3月31日,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大陆和香港澳门台湾)新发现33家“独角兽”企业,总数上升至151家,整体估值总计超4万亿人民币;其中,估值超100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13家,估值总计超2.2万亿元。而从中国独角兽与美国独角兽平均估值体量来看,中国比美国还要高,中国是45亿美元,美国大概是35亿美元。

为什么独角兽在中国这么多?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认为,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基础设施在完善过程中创造了价值从而形成大的独角兽。“中国具有的优势就是一些大的产业尚未发展,仍然能够发现驱动力。比如在出行领域,中国汽车在前几年还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城市化的进程和新兴人类群的兴起也会促进新的发展。而除了新模式,社会、行业等一些因素也都使得中国的独角兽快速增长。

愉悦资本基本上是沿着技术和大的行业脉络去探寻独角兽的影子。刘二海的经验是,要到富矿的地方去开采矿,不断地耕耘和做大,如此才能在大海中发现鲸鱼和鲨鱼。比如在出行领域愉悦资本就曾投中易道、神州租车、蔚来汽车、摩拜单车等独角兽;房产领域的小猪短租去年也完成了一亿多美金的融资。

不过目前很多的资金都往头部公司聚拢,这让市场并不清楚,企业成为“独角兽”是不是因为资金热捧造成的结果?

在刘二海看来,当下中国的创业环境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一个现状是:整个行业资金量大,甚至全球流动性泛滥;企业竞争迅速升级,不光要求企业团队有产品能力,还有募资能力、PR的能力;另外是企业要高速成长,慢慢来可能不一定是机会,因为别人已经成长起来了,成长周期变短;此外,巨头入场博弈,产业投资人以及策略投资人在里面也扮演重要角色。

于是就出现了“常常张三做了一件大事,李四、王五立即拷贝,然后不同的人给不同的钱迅速站队”。刘二海将这种中国式的创业现象总结为“魔鬼通道的效应”。这样一个“魔鬼通道的效应”对投资人和创业者都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企业如果想获得成功,就必须得穿越上述所谓的魔鬼通道。

对于解决的办法,刘二海认为,还是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价值创造和价值分享。而价值创造除了技术之外,也可以体现在构建自己独特的价值链。即需要项目本身保持独特价值,最好离别人远一点,“对创业者来讲,不断检视项目是否有独特价值很重要,如果存在很好,不存在的话抱歉就会受到冲击,那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也并完全不赞同“资金捧热独角兽”的看法。他认为互联网下半场是打群架的下半场,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独善其身,或者是安安静静地做一个优秀的公司。“现在都得在整个打群架的地图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但是这个地图它是有阶梯的,龙头那儿是AT,然后下面是几十家百亿级的公司,再下面是几十家十亿级的公司。”而作为创业者也好,作为投资人也好,都要能往前看一两年,寻找自己在这个图谱里面独特的位置和价值。

在他看来,投资人对于创业者的价值在于,可以帮助创业者从更高的视角去阅读战局,在合适的时间寻找到合适的位置让创业者进入。因此资本本身对于独角兽来讲可以说是一件相互成就的事情。

“这听起来是略显悲哀的事情,但确实又是一个很大的现实,现实就是打群架越来越考虑更多几步,去在整体之中寻找位置,而不是过于多地去想自己的独立和独善其身。这是投资人越来越要去聚集的技能。”

独角兽判断标准:企业能否成功90%取决于CEO和创始团队

作为投资人投中独角兽,很多时候更是因为选对了创业者、选择对了团队。对此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感同身受。

虽然创世伙伴成立至今才一年多的时间,但团队大多数人员来自KPCB中国基金(2007年4月创立)。创世伙伴主要专注于早期的TMT投资,成功率极高,且70%、80%是A轮投资。

很多人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投资和互联网创业已经到了下半场的尾声。但周炜不同意,在他看来中国互联网的盈利周期刚刚开始,过去10年-15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绝大部分是靠用户数量和眼球做估值,而真正靠利润、靠用户的付费支撑起来的独角兽企业才刚刚要开始。

总结在KPCB中国基金10多年的投资经验,周炜认为,一个企业能否成功,其创始人/CEO和创始团队决定了90%的结果。而这其中投资人更多是陪伴和谋士的作用。

“2007年我刚加入投资行业对投资人的价值常常产生疑问,企业不都是人家做出来的吗?投资人只不过是给了点钱,跟着他们陪跑,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后来我明白了,投资人可以作为创业者的伙伴和谋士给到他们很多建议。”

在周炜看来,当创业者专注自身业务或深陷“迷雾”中的时候,投资人可以是他们的“无人机”,帮助他们看看外部的环境发生了什么。今天的竞争都是跨界的,跨界竞争是敌人完全在你没看到的方向杀过来,这时因为投资人的视野宽,就可以帮助创业者判断敌人从哪里来。此外,投资的目的还在于给创业者钱,让他们可以买到第三方服务或是雇佣人员等。但在整个过程中一个企业能不能成,最终还是由其CEO和创始团队决定的。

对于独角兽的判断标准,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也有类似的看法。

1995年的4月1日开始做VC的涂鸿川在投行已有23年的资历了,虽然足迹遍及香港、日本、硅谷、波士顿、上海、北京等地,但只专注做TMT投资。“这个行业太刺激了,做了23年,还是有很多可以投的东西。”涂鸿川如此感慨道。

在涂鸿川看来,每个时代对独角兽要求不完全一样,但不变的是对团队和人的要求。能够做成独角兽企业的团队和CEO都有着某些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

“我个人非常佩服王兴,虽然我们没投,这哥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的范例,美团之前的两个创业都不是很顺利,但他的心态很好,饭否才被封了两个月他就做了美团。包括周鸿祎,这些人都是你越打他,他就越强。我觉得这是作为独角兽领导非常重要的特质。相反如果一个团队比较弱,即便投资人拼命陪跑,要做成独角兽难度还是很大的。”

而除了CEO外,涂鸿川表示还非常看重团队的产品迭代能力,“在今天的市场里,即便你的1.0产品做得非常成功,一天五、六百万,甚至一千万的日活月活,但2.0、3.0产品不行的话也没戏。”

不过再好的团队,如果抓错了市场(赛道),也可能事倍功半。因此一个项目是不是刚需、是不是高频、是不是广众,这也是他们判断独角兽企业的三个标准。涂鸿川认为,特高端的产品,如果它不是高频、刚需的,即便能够赚钱、有盈利,也不代表它能成为独角兽。

未来独角兽的方向在哪?

投资圈里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最好的投资都是下一个”。那么未来哪些细分的领域和赛道会出现我们意想不到的独角兽?

险峰长青创始合伙人陈科屹认为,当下一个很大的变化是流量红利从增量市场进入到存量调整,未来几十年最大的机会在于,跟随和寻找存量市场变化的机会。

“举一个例子,就是小程序。好像是一个新东西,但其实就是腾讯对通信流量调整的过程,之前阿里和腾讯各自在社交领域占据非常大的方向,去年腾讯开始在通信的流量进行变现;还有拼多多这样的公司,我们都可以看到非常大的存量里面有非常大的系统化调整的机会。这里面我们相信有很多新的独角兽产生的机会和空间。”

此外在他看来,传统行业里面也存在新的变革的机会,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和产业改造正在加速,这也是腾讯、阿里等大公司很难触及的地方。跟人口结构变化、技术进步相关的人工智能和芯片技术的提升、医疗健康等方向都有很大的机会能看到独角兽的影子。

源码资本曹毅也非常看好新技术推动产业变革的机会,他认为具体体现在三个领域:

第一,消费互联网。像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数字消费等,这应该是对国计民生影响力很大的类型;

第二,To B的产业互联网。各个千亿、万亿级别的传统领域它们在逐步地被互联网渗透,可能是比较晚被渗透的领域,这些领域里面留给创业者公司很大的机会;

第三出海互联网。中国公司做海外的市场,像东南亚、南美、欧美市场有很大的机会。依托中国已经有的好的成熟模式,好的人才,包括中国资本市场的支持,能比当地的创业公司提供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

文| 番茄 来源| 创客猫(ID:chuangkem)

相关资料参考:刘二海、曹毅、陈科屹、涂鸿川等嘉宾在“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关于独角兽话题的探讨。

(以上为创客猫原创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