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遇冷 但编程领域正当时丨创客猫专访

创客猫 蓝爽爽 · 2018-07-12 15:55

编程虽小众,但未来是刚需。

201403104321394433222776.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教育领域一直是投资界的常青树。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的市场也逐渐庞大。根据艾媒咨询发表的《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关口,达到3480亿元。

相比K12、英语培训,在线教育编程领域相对来说比较小众。但由于人工智能在这几年的迅猛发展,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同时在少儿领域,steam教育的兴起,也打开了少儿编程教育的大门。

微信图片_20180712161309.png

优达学城部分课程

优达学城:逐渐本土化并强调“硅谷基因”

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上,我国与美国的发展依旧有着明显的差距,其中,人才缺口是制约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障碍。目前,我国在这方面的人才缺口高达500万。如果按照每年高校输出的这方面人才,想要补上缺口还需要很长时间,而职业培训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人才输出。

优达学城 (Udacity) 是来自硅谷的前沿技术学习平台,由 Google X 创始人、Google 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 创立,目前已培养超过8000名AI相关纳米学位的毕业生,占据全球AI工程师的3%。

2016年,优达学城进入中国市场,目前有40-50万用户,三分之二是学习AI相关的课程。一开始优达学城的本土化是将美国的课程照搬到中国,但之后开始了本土化的创新。比如,采用15人的小班制度,除了导师还配备了班主任,班主任的职能主要是提供督学和辅导功能,根据每个人的学习水平提供个性化服务。

另外,从2017年开始,优达学城跟本地的企业比如腾讯、百度一起开发小程序、无人驾驶的课程。除了内容共建开发课程,还帮助腾讯、京东、唯品会、小鹏等企业培训工程师。此外,也有企业通过优达学城招聘工程师,如果学员入职企业,那这个企业会给学员报销之前的部分学费。

纳米学位虽然在美国已经认可度很高,但一开始进入我国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教育市场用户。所以优达学城创立了课程咨询群,让那些有意愿自我提升、但是对纳米课程本身并不足够了解的用户在一起交流,让他们可以放心接受职业教育。而与大企业的合作也可以让市场更快接受这样的模式。

“我们的学员一门课程需要完成3-4个实战项目,每个项目的编程工作需要10-30个小时,如果导师审批后没有达标需要重新做,一般都要提交两三次才能通过。”优达学城中国区总经理熊尚文在第三届EmTech新兴科技香港峰会上告诉创客猫记者,在优达学城的学员中,有30%之前没有学习过代码。他们希望通过非常严格的方式来真正帮助学生掌握技术,之后学员入职到企业也才会真正得到重用。从这方面来看,也是在奠定纳米学位权威性的做法。

优达学城的模式胜在它与就业直接挂钩,注重职场实际需求,前沿、实战、细分的课程可以让学员毕业之后立马投入当下的科技工作岗位。在熊尚文看来,优达学城最大的优势在于课程拥有“硅谷基因”,学员可以学到最先进的硅谷技术,课程包括初级的Python编程入门、人工智能编程基础,中级的区块链、机器学习、深度学习,高级的无人驾驶、机器人开发等。

微信图片_20180712161320_副本.png

编玩边学直播课程

编玩边学:用游戏的方式驱动学员高效持续学习

除了职业教育,少儿编程教育领域也诞生了一批公司,编玩边学就是其中之一。成立于2015年7月,注册用户44万,付费用户7000多,拥有近百位全职老师,复购率达到94%,编玩边学目前专注于线上播课,采用哈克尼斯圆桌小班教学的模式,强调孩子间的分享、交流和互相学习。

编玩边学创始人郝祥林介绍,课前学员需要自学一堂动画片形式的录播课,视频中穿插编程游戏,以上任务全部完成后系统会有记录,这时学生才能获得约课机会。每节课 3-6 个人,在60分钟的课程里,前30分钟主要是上节课的回顾以及针对学员提交的作品进行相互讨论点评,之后再进入互动教学环节。目前包含的课程有Scratch图形编程、Python代码编程、NOIP算法编程,每个课程分为4个level,完成1个level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说起当初创办编玩边学的初衷,郝祥林表示,是想要让人变得更聪明。“让人变得聪明有三个阶段,后面两个阶段人脑机器结合和生物层面进化需要50-100年才可以实现,目前可以立马实现的就是教育,而最接近我们初衷的教育就是教孩子学AI。”

目前,全球已有美国、英国、挪威、瑞典、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将少儿编程纳入基础教育体系。而浙江省在今年年初出台了最新的信息技术课程改革方案,编程确定进入浙江省信息技术高考,北京、山东也紧随其后。在中考方面,南京、天津也将编程纳入中考特招范围。

他认为,在英语、K12、素质教育这三个赛道外,编程应该单独成为第四赛道,因为编程具有其他三个赛道的属性。在国外编程属于K12的领域,国内则属于素质教育,而拥有英语的属性是因为编程未来会成为人类沟通的方式,而目前人类沟通还是以语言比如英语为主,但这个未来会成为非刚需,人与机器的沟通才是刚需。他相信,未来这个赛道一定会诞生跟其他三个赛道一样的百亿美金公司。

在线下方面,此前他们已经举办过9期冬夏令营活动,虽然这种方式能带来更高的净利,但是和纯线上的课程相比扩张性较差,且前期实践过程中也验证了编程更适合在线学习,所以郝祥林决定舍弃线下业务,专注于线上。

在教学过程中,为了契合公司的教育理念,编玩边学自主研发了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和即时MineCraft—游戏编程技术,让学员能通过其平台快速创作手游作品。将游戏融入到编程,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这一模式也得到了学员的认可,会自觉上课并持续往高阶段进阶。

在线成人教育遇冷,但少儿教育一直在上坡路

Fellowplus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在线教育领域获得1666亿元人民币,664家企业融资成功;到2016年,更多热钱涌入这个行业,1825亿元人民币被投放进来,583家企业成为当时的幸运儿。然而截至2017年12月,在线教育领域融资总额只有915亿元,融资成功的企业不到2015年的一半。

郝祥林认为,在成人教育那一块确实是这样的情况,但这并不是因为2015年后变冷了,而是回归理性。2013年在线教育的概念出现后,是个项目就可以融到钱,所以造成了投资过热。

“但少儿领域不是这样的,少儿领域的在线教育是2015年才开始形成,所以至今一直在走上坡路,这个领域的资金还是扎堆的。”郝祥林说。

回归理性,回归教育的本质,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服务,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才是在线教育的本质。熊尚文认为,单纯把教育视频放到网上这不是在线教育,围绕教育服务展开才可以生存下去。而得益于技术的日新月异,他对优达学城在吸引学员持续性学习这方面很有把握,这也就解决了盈利问题。“学习是永生的,现在是AI、区块链,谁知知道后面还会出现什么新技术呢。”熊尚文说。

对于盈利问题,郝祥林表示,编玩边学随时都可以盈利,只不过现在是战略性亏损,因为融资之后要扩大规模。从2015年成立至2017年11月,编玩边学从2个人到40个人,但2017年11月之后,已经扩展到230人。

“一开始我们在用精品的方式做,规模小但是利润很不错。教育要做的就是品质,而不是追求量。融资之后我们虽有资本给我们的压力,但也要坚持教育行业的素养。”郝祥林说,资本的进入一定会影响公司原先的发展进程,他们现在一直在质与量上做平衡,就是一边在高速上飙车,一边在修车。

未来只有有技术壁垒的公司才可以笑到最后,在郝祥林的心目中,编玩边学一直是一家技术公司,现在已经在“在线答疑”环节上形成一定量的数据库,未来会通过AI来提高教学效率和提供精准的个性化服务。  

(以上为创客猫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