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伙伴资本周炜:未来五到十年推动中国创新创业最好的要素是新人群和新技术

创客猫 · 2018-09-07 10:04

我认为全世界第一个百分之百实现无人驾驶的城市一定在中国出现,但是进度比我想象的慢了一些,但我相信有这种能力让局部的城市提前发生。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8全球创投峰会”上,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发表的《那些年,我们一起排过的雷》主题演讲。

20180905125411671167.jpg

周炜认为,在目前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下,中国也面临崭新挑战,不管创投还是创业者都面临很大的压力。

他提出,现在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是流量入口极其集中,比如大家的关注度是被腾讯公司垄断,这种情况下创新公司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同时,全球的互联网增长速度在放缓,没什么机会再增长,所以,流量也变得非常贵。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周炜表示,未来五到十年推动中国创新创业最好的两个要素,一个是新人群,一个是新技术。新人群最大的表现是消费习惯和付费习惯的变化。中国人民现在对移动支付意愿很强,付费习惯的养成,带来了很多垂直平台的机遇期。在新技术方面,中国有巨大的优势,一是中国政府和用户对创新的高接受度和灵活性;二是真实场景的优势,在产品上快速迭代;三是中国没有强烈的宗教约束,这让我们在创新方面没有那么大的束缚。

“我认为全世界第一个百分之百实现无人驾驶的城市一定在中国出现,但是进度比我想象的慢了一些,但我相信有这种能力让局部的城市提前发生。”周炜说。

以下为周炜演讲实录,经西安创业网(www.XianDream.com)编辑:

我们是一个新的基金,去年四月份才成立,之前在管理凯鹏华盈中国基金,同步创立了新的平台创世资本。我们要扶持中国创造,这是独立做这个基金的重要原因。我们是典型的A轮投资,过去70%的投资都在A轮,有30%多的项目已经成为行业的独角兽和领军地位的公司,绝大部分都是A轮独投,包括京东、神州租车等公司。

一、创投新拐点

为什么大家都提到这一点呢?因为今年是2018年,跟十年前2008年的状况是非常像的,甚至比当时的状况还要严重。目前中国面临中美经济冲突的形势,从政策层面上来说,像08年那种刺激消费、内部自救的资源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所以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下,中国也面临崭新挑战,不管创投还是创业者都面临很大的压力。

具体到行业,在创新创业主要是两个领域,一个是互联网和相关方面,另外一个是硬科技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是流量入口极其集中,大家可以看你每天手机的电池使用量,有多少是用在哪个app上,我认为有60%以上是微信,大家的关注度是被腾讯公司垄断。这种情况下,流量是什么?就是在线下开商店的时候,偏远地区没有人过来就会死掉,这种情况下创新公司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

中国的巨头公司有一个特点,仍然能保持创业一样的狼性和创新力,姚总(姚劲波)已经做了十几年了,但58的创新力依然不亚于任何的创新公司,创新能力依然很强,这对创新公司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全球的互联网增长速度在放缓,中国现在智能用户手机的数量已经超过10亿的级别,没有什么机会再增长了。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数量增长接近上限,流量变得非常贵。当时我们投京东的时候,一个获客成本是几十块钱,等到后来是两三百块钱,而现在教育的互联网公司居然达到了6000到1万,这对于互联网创新公司来说是一个挑战。

2011年之前中国的创业基本上是模仿美国模式,那个时候我们很尴尬,到2016年基于中国的应用场景出现了更多的商业应用创新,到现在有更多的,这都代表着创新创业环境正在发生改变,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事情。

二、新人群

我们现在面对的大环境、互联网压力,下一步的创新驱动力在哪里?我们认为目前至今后5——10年,推动中国创新创业最好的两个要素,一个是新人群,一个是新技术。无论创业者还是各地政府对新技术的认识很清楚,但对新人群的特征还未清晰的认识到。

新人群最大的表现是消费习惯和付费习惯的变化。5年以前我们以为中国年轻人会更像美国年轻人,热衷体育、户外,更健康。而现在却发展成为宅、草食、萌、腐,国家也看到了这个现象,希望有更多健康的场景满足他们的要求。中国的新人群现在已经超过美国了,从人数来说中国的人数是美国的四倍,中国的年轻人人均消费的金额远远低于美国年轻人,但是中国年轻人在线上花的时间是美国年轻人的两倍。中国的付费场景从几年前就已经更关注新的付费模式,包括虚拟物品的销售打赏,在中国爆发起来以后才在美国开始爆发。这也就是为何过去五年里看到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前十大基本上有一半是中国公司。

现在新人群已经成为主要的消费驱动力,为什么这一代人不一样?我们怎么界定新一代?90年以后出生的这一代人,他们的心理和90年之前是完全不同的。比如我原来在创业时代的一个子公司独立上市了,现在也是200亿市值的公司,CEO是我的老朋友,我去他办公室找他聊天,一看他正在下载盗版电影,我说你这么富有在爱奇艺上付费看不就行了吗?他觉得这些本来就应该是免费的。

而新一代的年轻人参照性是什么呢?像互联网教育的爆发,很多模式在七八年前PC时代就出现了,但增长非常慢,这两年各个互联网教育公司的业务没有变化,但收入呈现了爆炸性的增长,从量变到质变。这一代人的想法是我在线下请一个老师两三百块钱一个小时,而在网上跟一个美国老师学英语160块钱,认为这是便宜的。所以这是差异很大的消费心态,这种消费心态不同带来的后果是,甚至有一个互联网教育公司的模式非常简单,录制十几分钟卡通类学英语的视频,每年两千块钱的收费。所以各位创业者,我认为今后五年如果抓住这一点,就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

三、付费习惯养成

中国人民现在对移动支付意愿很强,付费习惯的养成,带来了很多垂直平台的机遇期。我们看到很多例子,因为行为的不同,一些公司就算是一千多万的用户,他只要针对一个正确的人群,提供的产品就非常有价值。在这种垂直平台上也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像成都有很多的游戏公司做得非常好,这就给西部的城市带来了很多的机会。

在PC时代有一个说法是“世界是平的”,指的是制造产业,而在互联网时代全世界才会真正是平的。无线互联网因为安卓提供了一个全球非常平等的生态环境,从产品的上架、推广、销售、服务等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自如地完成,而大家根本不在意这个服务是谁提供的,都可以获得很好的用户。这就给西部城市带来了很多的机会,西部的创业公司可以在全球竞争。

我说一个例子,中国公司出海是非常赚钱的,出海的公司很多都是小公司。像我们今年投资了一家公司,他们在中东开的直播业,他给我截了一张图是沙特阿拉伯安卓下载前十名的截图,前八家公司都是中国公司,所以我们有机会把中国的模式输出去。这一系列的变化,人群的变化、创业环境、生态的变化,让更多的消费者有了更平等的机会去体验。

我们投资的喜马拉雅公司,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回报。第二届喜马拉雅FM—123知识狂欢节的举办,3天带来了1.96亿的收费,网上订阅模式是最稳定的一种收入模式。喜马拉雅公司正式告诉大家,中国年轻一代因为以前包括创投圈很多人所认为的,让用户进行线上订阅模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今天已经开始做了。我们作为投资者,工作就是观察在平淡的生活中蕴含的一些创新事件。

四、新技术

西安本身是一个有很强技术活力的城市,有非常多的大学。新技术在这些年开始,再往前推10年中国的投资人很少真的从技术方面赚到钱的,但在新技术领域,现在看到真正的公司开始赚钱了,从AI到一些制造企业、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非常多的领域。

为什么中国在新技术上有很多的机会呢?我们技术在进步,我虽然是学物理电子技术的,但我深切理解中国的技术底层和世界领先地位差别非常大。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互联网领域为什么全球无线互联网上市公司将近一半,前十名的公司是中国的公司,原因很简单,因为从底层操作系统到硬件生产、手机品牌、开发者群体、市场支付、应用场景等,除了底层系统这一块儿中国没有领先性,在其他任何一个节点上,中国都是前列的。

中国制造是世界的工厂,中国的手机品牌不用再说,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开发者群体,中国有世界最大的市场,应用场景的分布化在中国也特别明显。所以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崛起不是偶然事件,同样在人工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等,我们在产业链方面都有很强的优势,实现这些是有机会的。

我们认为中国还有巨大的优势,在美国和欧洲跟同行聊的时候,提到了中国政府用户对创新的高接受度和灵活性,很多人是不太相信的。他们的印象中,中国政府和老百姓对新东西的接受比较慢。其中中国非常的开明,一个新领域虽然最近有很多的政策出来,但仍然是让你发展,发展到一定程度再来监管。有一个项目在巴铁,虽然这个项目失败了,是当地政府对新技术的理解不太够,但至少是非常渴求创新的东西在本地出现,这种心态对中国的创业者来说是个福音,可以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来实现。

真实场景的先发优势,这也是我们非常领先的东西。中国的很多地方除了政府的接受度高与低之外,很多新东西我们都可以尝试,这些尝试可以给你带来更多的经验。像在硅谷,这一个产品不是一个完美产品就不要拿出来,而在中国是快速迭代。不管怎么样先上线,先让用户用起来,得到反馈以后尽快的更新。美国的一些项目很有意思,他们的产品十年间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我们中国的公司是不停地让产品变化,不停地变得更完美,这些都可以积累很多的经验。中国的技术领域同样也可以出现这些机会,像无人驾驶、机器人的落地使用,京东的无人仓是标志性的项目。

中国没有强烈的宗教约束,这也是一个优势。现在人工智能时代,很多东西在西方宗教文化下,很多人是有心理障碍的,他们认为这些是不应该做的,有大量的约束对人工智能包括生物技术的使用。但在中国我们愿意在技术领域做更大的尝试,我们的脑子里没有那么多的束缚,我们还是相信创新一直在往前走。我认为全世界第一个百分之百实现无人驾驶的城市一定在中国出现,但是进度比我想象的慢了一些,但我相信有这种能力让局部的城市提前发生。比如在二环以内可以完全变成一个无人驾驶区域,现在无人驾驶技术如果在一个没有人开车和人走的城市,完全比我们开车驾驶更安全。

所以我们中国西部有很多的机会,具备的优势仍然存在,对创业者、监管者、投资人来说,可能要做到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思维更开放、去接受、去支持、而不是去约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