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与教育的结合 到底有多大潜力?丨投资者观点

创客猫 · 2018-09-11 19:01

AI不仅仅是传授知识,做到改变人的学习行为,这才是最终的追求。

创客猫注:在“2018创新中国DEMO CHINA总决赛暨秋季峰会”上,青松基金合伙人董占斌、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进行了精彩的圆桌对话,由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王钧担任主持。

aee2388209c4e20af3a29872507316a1.jpg

(从左往右依次:王钧、董占斌、宗俊)

会上,董占斌表示对于AI+教育是非常看好的。他谈到,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黑盒子,不管它到底是怎么运行的,前从结果上来看,达到了提高效率的效果。

董占斌认为,一个企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有了一定的实力以后,都会应用人工智能的手段。未来,应用人工智能就会像现在的互联网一样自然。

在宗俊看来,AI是一个辅助工具,但是辅助的程度取决于技术到底有多牛。相信AI终会有替代传统教育的一天。

宗俊表示,投资最后还是看投入产出的回报,技术再牛,产生不了收入利润,那也是白搭。所以针对AI+教育的投资,最主要的是能不能在相应合理的期限内带来预期的回报。

会议最后董占斌强调,目前AI+教育投资中有两个需要注意的“坑”:

一、碰到假AI公司,技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二:纯粹通过卖账号或者线上去销售,公司很难实现商业化。

以下为对话实录:(来源于创业邦)

王钧:第一个问题,你们基金现在对AI+教育是什么态度?实实在在投了点啥?当时什么逻辑?

董占斌:我们对于AI是非常看好,我们投资的乂学教育能称为AI教育第一家。在2015年的时候这个公司拿PPT来找我们,基于对赛道潜力的认可,我们投资了团队。创始人栗浩洋也有多年的教育行业经验,我们最坏的打算是可以搞一个传统教育,不至于亏得太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了他们,这也是我们在二期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这家公司投了2000多万。后来的发展来看,做这个事情人员,尤其是技术人员成本很高,CTO和主要的技术人员都是从国外请来的,因为国内做这块人的非常少,没有经验。

整个的研发过程花的钱已经花了2000多万了。到了2016年才开始自适应系统能力初步的应用,推向市场。这个时候也不是非常完美的,但至少到今年这套系统越来越完善,基本上语数外、物理、化学这些学科都可以做。在商业化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就。

我对这个领域还是非常看好,现在的技术发展非常快,他们只是做K12这个领域。还有学龄前职业教育,我觉得都有应用空间。所以说这个领域还是持续地下注,后面还会再继续投。

王钧:现在乂学真的能给客户或者给学生提供一个很好的用户体验吗?某种意义上讲能替代老师吗?

董占斌:因为在国外有很多分工相当细的,但是在国内没有办法,这些东西你只能是自己全做,要把它有机结合起来,我觉得研发的难度非常大。但是最终从结果来看,它们在有效提分这一方面还是非常突出的。因为他们去跟原来传统线下都做过对比,最终证明效率比线下机构更高。

我觉得相当于是一个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黑盒子,不管看他到底是怎么运行的,但是从结果上来看,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所以我觉得有一种提高效率的作用。

王钧:您要不要讲讲还有什么投过的组合?

董占斌:实际上对我们投的这些在线教育公司来说,人工智能已经作为一种手段融入到教学当中,像掌门1对1、哒哒他们在教学过程当中都运用上了。比如说面部识别、情绪识别、还有语音识别,来判断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是否专注,是否走神。在这个过程当中,AI对他们来说起到了一种教学上的辅助作用。对乂学来说更多的是替代了老师这一端的,尤其是在内容这一端的作用。

不同家的轻重不一样,一个企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有了一定的实力以后,都会应用人工智能的手段。这个应用的层次也会逐渐的增长,最后就是不再提人工智能教育,感觉人工智能是很自然的一个方面,就跟大家现在不太提互联网一样。

宗俊:我们原来一直是有同事在看AI,也有同事在看教育,并没有说我们一定要找一个AI+教育的,只是看AI的同时看到了有这些公司技术在教育这一块的应用不错,我们就投了。现在看教育,最终还是回归到教育提供服务的本质,最终看提供的教育能不能得到客户学生和家长的认可,以及有没有利国利民。这个是我们投资教育的核心理念。

AI或者说技术在我们看来始终是一个辅助,但是辅助的程度取决于技术到底有多牛。

我们现在也正在投一家公司,还没有正式的结束,那家公司就是希望给孩子营造一个对面真人老师一样的产品。这个人工塑造的形象能够像真人老师一样,做出非常逼真、自然的反馈,这个是我们非常看好的一个方向。教育分很多层次的,需求也是分很多层次的。在越浅的层次,技术或者人工智能能够介入的程度越多,可能越深的一些层次,辅助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这也是分阶段来的。

王钧:从基金的角度讲,投AI+教育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在哪?最大的挑战在哪?

宗俊:其实跟以前电商一样,本质还是零售,不管用什么技术、界面、媒体,重点是有没有在人货场上面把成本效率体验真正的提高。我们也一样,不管是用线上、用技术、用AI,你有没有把原来的成本、效率、效果真正大比例的提高,这里面可能提高的越多,相应的提升就越多。

投资最后还是看投入产出的回报,不管技术再牛,产生不了收入利润,那也是白搭。说白了,我们子弹是有限的,我们肯定放到不同的篮子里面,这一类的我也得看投资的回报来评一下。如果要碰到什么问题,能不能在相应合理的期限内给我带来预期的回报。

王钧:AI+教育的公司,在美国现在投资趋势和投资热点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你们最近做过研究吗?

宗俊:因为整个教育市场的理念都很不一样,首先需求就不一样。中国学生的需求和美国学生的需求,整体的需求区别还是很大,所以我们没有做太多的对标。我们刚刚投的编程教育这块,在美国已经是普及度很高了,我们也认可对于思维的训练,如果编程普及,相信大众国民素质或者国民思维的训练可以上一个档次,所以我们认可这种趋势。

王钧:董总你觉得这个挑战在哪?

董占斌:AI教育也有两个坑,一个坑是最后发现碰到假AI公司,技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记得在2015年就开始碰到很多团队,说是研发了自适应技术,但是最终发现做的不是真正的技术公司,这方面可能有的基金吃过亏。另一方面最难的还是商业化,你把AI作为一个技术,也做到了很完美,但用户是没有感知的,我们投资机构谈AI,但是对于用户或者对于家长来说,他才不管你是不是AI。这个时候要达到商业化,最后你会发现一个老师的作用必不可少。

实际上AI系统研发完成,给你一个账号,一个密码,你可以自己跟着系统学,但是这样可能1小时只能卖几十块钱,或者说一门课一学期才能卖几百块钱,这样对一个公司来说就很危险。一些公司技术也类似,但纯粹通过账号去卖,或者靠线上去销售,非常难。我觉得这是在线教育另外一个坑,如果销售能力很弱,很难实现规模化的收入。

王钧:教书和育人这件事,尤其在育人这件事上,你们觉得AI能做点什么? 

宗俊:AI老师不会像真人老师那么大的脾气,AI老师可以温柔耐心好好培育你,这个可能是AI的优势。说到底,AI还是一个辅助,你让他教什么就教什么,你让他教的是应试的内容还是培训的技能,还是做人的道理,这个都可以灌输给他。他能够替代人工做很多事情。

董占斌:我觉得有两方面可以做,我们的技术可能还需要再进一步的发展,现在大家可能看到的是冷冰冰的题库,一些虚拟的人物形象在教一些内容,在技术进一步发展时,可以有更加真实的人物形象,你很难分辨到底是虚拟形象还是真实的人物,这样你可能面对的是有温度的老师。一个人的学习成绩好坏,很多程度上是主观能动性的问题,你不喜欢一门学科,或者说你不喜欢一个老师,造成了你在学科上投入的精力非常少。

我觉得技术上的进一步发展,相当于先用机器生成一个你喜欢的老师形象。让你把学习的热情来提高,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因素。

王钧:这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很多交互技术和你们想投的虚拟教师,是吧?

董占斌:对,一方面是从情感方面能够加强对学科引导、热爱,教师做一些道德或者其他方面的改变,相对来说会变得容易。另外一方面,学科方面,我们现在还没有太触碰到的,比如说像素质教育跟人工智能的结合,比如说培养大家的创新能力。我觉得这一方面也是可以应用的,只是说现在大家把重心放在K12领域。这两方面我觉得都可以加强,相对来说对学生养成学习方法,或者形成终生能力,影响会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