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的创业,创业者最需要什么?

创客猫 小兰 · 2018-09-13 15:00

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个坦途,甚至可以说创业只有1%的时间是光荣的,还有99%的时间是在疲惫、孤独、茫然、无助的状态中。这时候应该怎么办?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创科香港基金会(Hong Kong X Foudation)主办的首期“X-PLAN”学员毕业路演暨大湾区创科人才发展高层论坛上,香港科技园公司创业培育计划主管莫伟轩、商汤科技香港公司总裁尚海龙、钱方QF Pay创始人兼CEO李英豪、推想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宽、X-PLAN学员代表&Farseer洞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陈敬伦围绕大湾区创科青年话题展开圆桌对话,36氪总裁冯大刚担任嘉宾主持。

1.jpg

创业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越来越多的青年团体加入到创业浪潮中,并且成为创业的主力。在这个过程中,香港是国际的创新中心,也是国际的金融中心,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推进,香港和内地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科技资源,这些给了很多创业人才更多市场空间和更多发展机会。在这个市场环境下,也看到越来越多香港青年才俊加入到创业行列中,也看到很多内地项目通过香港的渠道向世界发声。

但在创业过程中,也有很多困扰,因为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个坦途,甚至可以说创业只有1%的时间是光荣的,还有99%的时间是在疲惫、孤独、茫然、无助的状态中。这时候应该怎么办?作为创业项目的扶持者、创业老兵以及创业新贵,嘉宾从各个角度阐述了他们对创业的看法以及感受。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香港多维度扶持初创企业

冯大刚:香港科技园有什么样的方法和政策去扶持初创企业?

莫伟轩:总体来说,我们面对很多不同初创企业,他们面对最大的难题,我们叫“难题25号”。每个月的第25天,初创企业都很头疼。可能他们创业以前在一家公司打工,25号左右月底了,他要发工资。但作为初创企业,25号就不是那么好过。所以第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在我们孵化器里,资金是第一个最重要的我们给初创企业的支持。

刚才有朋友问到香港投资界在初创企业里不太活跃。这一点,在四五年前已经投入很多精力,希望把香港创客的早期投资做好点。在五六年前,初创企业掌握的资金可能就几千万一个亿不到,但从四年前左右变成三亿、四亿,去年已经达到二十六亿。现在资金已经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支持他们在投资资金以外,就是银行借贷。

当公司有了第一笔投资以后,不能长期走股本融资,一定要注意债务融资。不单是投资,而是有公司理财的动作。有了钱以后,另外一个问题是市场。特别是B2B的,比如大型一点的系统,很多在香港的大公司,他们不会买初创企业出来的解决方案。

我们有了一个计划,叫“科学园技术方案业界应用计划”,我们把香港最大的公司,大概有60家公司,包括香港地铁、汇丰银行等最大的企业都放到这个计划里,现在他们做生意也不太成问题。

现在我们已经跟香港律所还有一些公司、大学都连在一起,从人力资源培训那边做大量工作。我们的做法是像传统经济学的做法,现在在科学园里已经90%多走出去,在明年第一季度,我们会有新的大楼在这边落成。这是我们在帮助初创企业一些基本的要素。

关于创业的人事物

冯大刚:请问尚海龙先生,商汤科技本身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企业,请问商汤科技需要什么样的能力和素质的人才?我们和很多大学有联合培养项目,我们如何培养学界和教育界、业界的结合来做创新的合作,来实现智能时代对创新人才的需求?

尚海龙:我们的人才分两部分,一个是专业型人才,就是技术型人才,他要非常专业,我们希望这部分人才要有越来越多的经验,有创造力。另外还有管理人才、营销人才、运营人才,希望这部分人才能视野宽广,软技能要好。软技能就是说话能力、写字能力、办事能力。

如何培养人才?只能以一家创业公司的角度来说。我们聚焦人工智能的发展,如果要给香港提一些建议,首先要教真的AI,我们写了这本书,因为供不应求,在全球范围内卖了十几万。这个叫真的教AI。不是拿点AlphaGo下围棋的内容就教孩子了,这非常不科学。如果香港想要培育本地的AI人才,商汤科技可以免费培育200位老师,让他们在学校里教真AI。

第三点,还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希望花多一点时间,和本地的教育机构进行探讨。说到大学,已经和清华大学、麻省理工、香港中文大学等联合建了很多实验室,所以我们非常有经验。今天光从大学培养人才已经远远不够,我们今天说从娃娃抓起,从中学生开始抓起。我们希望有一天香港的中学生都能像20多年前学计算机一样开始学AI,成为真正的人才,谢谢!

冯大刚:李英豪先生是香港本地人去内地创业,您在内地创业多年,有什么样特殊的感受,作为一个香港创业者有什么样的优劣势,怎么样联动资源?

李英豪:我大概十年前去的北京,当时去的主要原因是今天所有的生态圈包括尚总说的东西,在香港几乎都没有。那个时代的香港创业环境比现在差太多。去到北京以后,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说自己是香港人,结果很多人惊讶。很多人说你一个香港人敢来北京。我没有隐瞒自己的香港身份,反而得到一些帮助。当时有一个投资人给我一个建议,你必须要找一个本地的合作伙伴,要懂本地。现在香港人要想进内地市场。首先第一点,北京应该不是一个最好的点。今天,特首也说了大湾区,如果要做内地市场,把大湾区作为第一个点或者唯一的点,可能比较实际。

第二,我现在看到另外一个香港人的优势,现在国内整体创业环境的竞争比我十年前激烈一万倍。所有的公司,不管是香港公司、台湾公司、国内公司,基本都在红海里竞争。在这时候,很多公司想出海,如果香港的人才或者公司能对接上国内公司,帮助他们通过香港开始走出去,不管是大湾区还是到东南亚甚至到欧美市场,这里面人才的专业性,对法律的要求、英语水平的要求、国际化的视野,反而是现在香港的机会。这个时代已经变了,现在我希望大家放眼大湾区,也放眼国际化。

冯大刚:请问陈宽先生,当时是什么样的背景您决定回国创业?

陈宽:之前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当时学到一个很大的点是人工智能模型是可以对于现实社会的一些现象进行模拟、预测甚至进行优化和干预。当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事情。但当时很多工作和研究都是用在金融领域,去预测,做自动化的算法,做交易。这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但当时觉得这么好的技术如果仅仅只是让自己的财务变得更加自由,其实是对这个技术的浪费。

于是后来开始寻找更贴近所有人的行业,包括在更民生的行业里寻找机会。但当时选择创业这件事情,还是非常犹豫的。我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当时是经济和金融两个博士,有非常好的导师在支持我。但后面跟一个老师有非常好的合作,他说“如果你心里有梦想,你就应该去追”。我当时就放弃两个博士学位,回来创业。这是我当时创业的初衷。

冯大刚:有请洞视科技的创始人陈敬伦先生,您作为今天的代表有什么感受?

陈敬伦:我感受非常深刻,从开始进入X-PLAN,团队也参与了很多活动。我的感受一是X-PLAN给到我们资源很丰富,从课程、行业维度、投资、基金的了解,到需求、创新等等。我们还在活动里做深度的调研。这是从创业角度,不同维度的资源分享。

另外一个角度,创业路上很多事情还是回归到需求。不同阶段大家关注的事情都不一样,你有量时就更多想怎么做减法,运营层面就想怎么建团队。但整个事情也是根据宏观、微观不同来掌握速度。

创业者需要什么样的创业环境?

冯大刚:各位怎么看待什么样的环境才是对人才友好的环境,各位需要什么环境?

莫伟轩创业环境里很多不同环节,第一个是市场供求问题,在城市里对新概念、新产品、新技术的包容度有多大需求,这很重要。香港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市场,但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它的规划非常非常严,城市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做得非常好。在香港特别是政府,投入很大。

另外,中国政府给予支持,以至于我们和深圳河套区的发展还有大湾区,这整个形势一定是最重要的一环。另外对一些初创人才,不但是香港人才,我们希望未来两三年内把香港变成一个国际的创科中心。作为中心,最重要的是开放社会。比如香港金融中心,没有人会怀疑,但大家去中环走一走,有多少家银行是真的香港银行,有多少家世界最大的银行在香港没有分行。这是国际化很重要的部分。香港在亚太地区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它在物流、人流、资金流、资讯流都是世界第一的。我们连续这20年都是传统基金,香港是全社会最自由的经济体系。我相信这一点,已经足够把创科事业推向另外一个阶段。

尚海龙:请允许我提一点不同的意见。比如说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要到中环开银行。这只能说香港欢迎来自全球的钱,而不是欢迎来自全球的人。一个城市对于人才具有包容度,表现在整个城市一些文化特质上要对人才有帮助。

比如离我们最近的深圳喊出一个最响亮的口号,说“来了就是深圳人”。十年前我看到广州市政府拍的苦苦来广州求学的学子、来创业的创客的短片,他们说“这个城市因为你们的努力而精彩,只要努力,广州永远欢迎你”。当时看那个片子,非常非常感动。我想,一个城市要包容失败,要容纳不同的人才有发展的舞台。我希望香港特区政府能给创客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尽可能多的场景、应用、机会。 

李英豪:香港企业最烦的是地贵、租金贵、买房贵。当年我是先从香港开始周末创业,租了一个小办公室,2000多块钱。在香港、北京两地跑。当时同学他们都是做医生、做律师的,我们去铜锣湾一个普通的餐馆吃饭,平均下来一个人100多块港币,我吃不起。这是很实在的问题。全世界各地来的人在这边创业,包括本地人。在创业里各种开支、房租、税务,如果不能够有很好的资金支持或者优惠,我相信是挺难的。

不同的阶段可能有不同的人才,但如果我们在基础建设,比如我知道的新加坡可能会给初创公司说我给你公寓配套等。包括国内很多城市在做人才公寓的配套。深圳说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就能住到很好的房子。我相信这些基础配套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会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十年前在香港创业的感觉是跟街头卖艺差不多,现在好了不少。比如有很多孵化计划的东西,但我更希望在创业时,让大家有一个基本的温饱的保障。这个保障会让很多创业者无后顾之忧。谢谢!

陈宽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选择一个地方或者位置,最重要的元素无外乎两个:需求、人才。需求在哪儿,人才在哪儿,创业者就会在什么地方。但这两者之间,相对来说比较有流动性的是人才。当我在某一个地方有很强需求时,是有办法把人才逐渐引流过去。但如果需求不是很明确,人才可能发挥的作用没有那么大。

毫无疑问,香港真的是湾区甚至包括全中国范围内人才非常非常密集的地方。但现在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香港都是相对比较独立的市场,有一个自己独立的准入,有一个独立的业态。任何创业者选择香港这个市场时就不得不想,在同样独立的市场里,我会选择哪一个。考虑到人才的流动性,香港可以更好发挥它的优势,跟国际是相对比较接轨的。我可能在香港做出来的东西,如果能够得到更好的便利化,能够到其他跟香港非常接近的国家和地区快速帮助落地,就能达到香港作为创业者选择地的吸引地。

对于人才本身,我也非常同意,非常建议要给创业特别是失败的人更多的容忍度。我们现在都喜欢一些非常成功的甚至功成身退的,像马云这种创业者。但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失败的创业也需要得到掌声,得到认可,得到很好的保障和很好的未来。我也认为哪怕是失败的创业者,他回到企业,回到原本的单位,也会是创新非常重要的一个推动力。希望他们能有更好的保障和尊重。

莫伟轩:关于我们面对失败的公司,给他们讲什么。为什么我们除了要推动初创企业以外,在一些大公司里,都做了很多工作,其中一个我们推广的概念叫公司创业精神,把创业精神放进大公司里。有一家香港的地产商之一,他们跟我说想找一些创过业但失败的朋友,最后他们让一些年轻同事在公司里自己创业,加上大湾区的机会。未来希望我们可以跟大家一起合作,把这些事情做好。

冯大刚:创科是发展的新势力,香港以巨大的力度在重塑领导者的地位。2018年香港特区政府宣布额外投入了财政支持,包括在基建、科研合作、初创企业的孵化等方面都有新的政策,相信会更加强香港科技发展。大湾区的代表有强大的产业基础,相信这两者的结合会成为优质创科项目健康长远发展的基础。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