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挑选优秀创业者?投后服务怎么做?你想了解的问题投资人来详细解答...

创客猫 · 2018-09-13 16:57

早期投资的根本逻辑是什么?

创客猫注:在由华夏时报主办的“2018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峰会”上,创世伙伴合伙人宗俊、深创投集团军民融合基金部总经理孟宇、山行资本合伙人朱思行、五岳资本合伙人刘昱东围绕“早期投资的根本逻辑是什么?”为主题进行了精彩的圆桌讨论。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王临青担任圆桌论坛主持。

圆桌.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删减)

如何发现筛选早期好项目

王临青:想问各位在自己的工作里面是怎么自上而下筛查早期投资重点布局的行业,怎么样建立顺畅和稳定的项目来源渠道。

孟宇:我简单说一下深创投,做早期项目做得比较多了,深创投现在有几个趋势。第一个是专业化基金,比如医药基金,医药领域研究的比较长,项目也是很多的。另外深圳市现在正在成立一百亿的天使早期基金,也是深创投在管。另外在自己的行业当中做的时间长了,上下游的企业也了解多了。

朱思行:前面两位投得挺多了,早期基金其实大家现在都面对一些压力,我不知道大家讨论过一个问题吗,早期基金的规模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量,这是个蛮专业的因素。如果一个基金的体量比较大的话,可能大家都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这个情况下你的质量都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山行自己的做法,我们早期体量过大,对项目团队的创始人品质会更加关注一些,这是我们的一个方法。我们真正去看的项目会多一些,但是投的项目不会很多。

刘昱东:关注这个话题,我们也是基金不大的话还是专注一点会比较好,专注我觉得就是从方法这块,自上把整个行业每一个细分赛道先拆出来,然后就把商业模式靠谱的再去找行业里,在融资上或者在业绩上面比较靠前的机构,方式每个投资者八仙过海。我觉得你有一个专注的赛道相应的圈子就会小一些,这样大家共同的话题比较多,这样也会相对强一些。

如何挑选优秀的创始人?

王临青:我们经常会听到一种说法:投资就是投人。每一位嘉宾对于不同行业里面的项目创始人,会有哪些格外的考核点?

宗俊:我们首先看人靠不靠谱,再看他做的事的演变方向上最核心点是不是有独特的地方。

孟宇: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的思维,其次在做企业时自己格局、视野的问题。

第二,比较重要的就是,早期项目大家都在说是看人,其实面面俱到是不存在的。去看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大股东也是有很多不足的,所以对于创始团队来说不能苛求。

朱思行:选择创始人基本上很难遇到完美的,这种情况下更多考验我们自己的能力,也是对团队能力的体现。把我们自己具备的实力跟创始人的特点结合起来,能不能提高项目的成功率,这是我们前期考虑比较多的地方。

刘昱东:我觉得一个是看团队最硬核的能力。每个模式重要的东西不一样。

这个生意要做好了,这个公司开一千家店就厉害了,那这就考验这个创始人有没有强大的开店能力。

这个商品上面追求性价比的东西,那就考验你的供应链能不能用自己的方法有效的降低成本,相对竞争对手有成本上的优势。

这些观念总结下来是企业从零到一,从一到一百怎么办?有了核心能力,人要不要招?钱要不要融?融资的能力也很重要,讲故事的能力是不是也很重要?还有企业家自己的魅力、遇到挫折能不能坚持,所以说其实是非常综合的一件事情。

更多地还是感觉更重要,追求硬核的,趣味相投,彼此能够认可。

投资机构的投后服务怎么做?

王临青:在我们投的早期项目里面,大家会花多少时间、会在哪些方面做投后服务的事情?

刘昱东:在融资的节奏、预期,以及在团队的期权和股权的合理分配,这上面可能我们花的时间会相对多一些,反而在业务上面大部分的创业者都比较独立,也比较自信。

朱思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个帮忙的角色,回过头来说企业最重要的还是CEO本人。帮助CEO改善他的格局、对行业的看法、跟他商量方式,包括资源的罗列,最后落地还是要靠CEO做,我们做好外围的支持。 

孟宇:深创投一直有一个理念,三分投资,七分服务。30%的时间花在投资上,70%的精力花在为企业服务上。

这种服务包括两大类:第一大类比较早的项目,不管上市公司也好,非上市公司也好,给他们对接是比较直接的。第二个包括资金融资各个方面。

宗俊:其实CEO有的时候是很孤独的,他希望有伙伴来确认一下他自己。或者说有的时候他需要调整一下,其实就是让他更好地做CEO的工作。

募资低谷期,投资机构如何应对?

王临青:最近市场上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就是募资是不是又重新回到了低谷的时期,二级市场也在面临一些估值的调整。我们在做早期投资布局和提供估值判断的时候,怎么样考量退出途径,特别是二级市场和下一步的宏观经济的变化,包括怎么样调整我们短期和中期寻找项目和投资结构的变化?

宗俊:我们现在确实感受到市场趋冷。其实趋冷不是融资的项目少和投资的项目少,而是价格下来了一些,这个也是好事。你赚的是增值的部分,二级市场下来的。

孟宇:我觉得现在目前整个下行的趋势对投资机构来说不一定是坏事。我们一直讲熊市投资,牛市转型。现在企业的估值,我估计会往下走,明年底或上半年的时候可能会有相对理性的价格。对团队的发展也是好事情,那么多的投资机构,那么多的钱,每年几百个IPO,经济下来了之后对行业的发展也是一个事情。

朱思行:今年境外资本市场IPO来说是大的,大量的机构之前项目集中在港股发展,虽然IPO效果有好有坏,但是我觉得公司上市基本都是好事,对退出的投资机构来说对后续的投资是有促进的。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之前非常不活跃的港股通,通过香港市场买国内股票的情况,有一些变化。香港和内地的资本也看到了内部的价值变化,不少的机构有比较活跃的情况。

刘昱东:首先从我们机构自己来讲,我们不追热点,现在市场不好的时候我们投得就慢了,保持一个比较稳健的速度是一个专业机构应该有的一个基本能力。

第二个从机构募资和大的环境来讲,我觉得资金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不是整体的问题。因为PVC在整个金融市场是相对小众的行业,不是一个人人可以参与的行业,行业壁垒还是比较高的。所以从我们成立之初到现在来讲,一直都保持一个比较市场化的募资来源,所以这对我们来讲影响不大。行业感知上个人投资人和企业的客户在这上面确实有所减少。

投资机构有哪些新方向?

王临青:最后请各位简单介绍一下今年各自所在的机构在早期投资上面会比较关注的方向。

刘昱东:移动互联网和科技改变消费产业的投资机会是我们的第一个重点。

第二个重点是金融科技改变金融产业的结构,我们看到两个大的:一个是“一带一路”的金融出海,这个涉及到基础设施的建设;第二个是农村金融,我觉得农村的整个经济环境和互联网的渗透率会越来越高,我们比较关注这方面。

朱思行:山行从前年开始关注教育,我们三年之内投了将近十个项目,今年这个市场就非常热了,大家可能也感觉到了这样一个趋势。早期的投资机构还是尽量避免市场的波动,我们做的是一个长期的事。

我们看大的结构性整个消费变化的趋势,包括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结合的一些投资增长热点。从这个角度看的话,我们看好教育,这是早期的。同时也做一些成长期的项目,关注跟出行有关的。

孟宇:深创投投资比较大,一年投了四五十个项目,一年有七八亿,十个亿。早期投资的投资方向,今年整个行情的宏观形式对于整个投资量的比例来讲,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变化。具体行业来讲像互联网、医药是我们主要投的东西。

宗俊:我们称之为新人群、新技术、新消费、新金融、新出海、在线教育,所谓的新就是刚才说的结构性的变化,还有它本身造成新的点。

(以上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需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