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林投资高斌:消费降级是个人情绪宣泄 而拼多多属于消费升级

创客猫 · 2018-09-27 10:38

新零售投资的未来是乐观的,尽管最近市场出现了波动,但创业者还是有新的机会。

创客猫注:在投中信息,投中资本主办的“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钜派资产副总裁兼云集资本总经理曹吉、景林股权投资CEO高斌、华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瑞、鸿坤亿润投资高级合伙人副总裁刘清华以及山行资本合伙人徐诗,围绕《新零售投资的未来》为主题,进行了精彩的圆桌讨论。由投中网资深记者文亿担任圆桌主持。

微信图片_20180927102938.jpg

李瑞认为消费到了一个新的风口、处于爆发的前夜。而所谓的消费降级,只是大家个人情绪带来的一种造词。从各种大消费数据,市场结果还是非常喜人的。李瑞表示对消费行业充满了信心。

徐诗认为促进新零售发展有两大重要因素:第一是技术驱动带来效率的提升和优化;第二是产品要以用户为中心,让整个服务和口碑还有品牌沉淀得到一个留存。而对于喜茶的增长是否处于瓶颈期的问题,徐诗表示并不认同。徐诗谈到,新消费一定是螺旋上升的状态,所以喜茶并不会简单停滞,因为在其他技术积累,以及服务的体验、优化过程都可以有提升的空间。

尽管最近市场出现了波动,但总体稳定的,创业者还是有新的机会,比如到下沉市场深耕、提升服务以及利用技术驱动。

高斌谈到新消费有四个方向需注意:

1、一线品牌已经涨了,二线品牌有了提升的空间。

2、三线以下的消费也必然要提升,商业渠道纷纷下沉。

3、交通物流现在极其发达,促进人们更便捷消费。

4、年轻人群消费习惯发生很大变化。可针对年轻人群体寻找机会。

对于未来的投资,刘清华表示,不管是新零售还是新消费,最终还是以消费者为主。他认为,未来人们会在文化、体育、教育包括医疗健康的服务有更多需求。而投资方应当沿着自己的投资战略,更垂直、更专业化去服务于被投企业,帮助被投企业更好发展。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删减)

消费升级or降级

文亿:想问曹总怎么理解消费,以及对投资策略有什么影响?

曹吉:第一个,我认为消费一直以来在缓慢升级,这个趋势并没有因中断或者反转。第二个,我认为消费未来是一个分层化,这个分层化可能基于两点。

第一个分层化:因为未来高端人群,他们可能还是会追求一些奢侈品的消费,但是对于其他消费人群可能更多追求高性价。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有消费升级。

第二个观点:几个数据,2017年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18.6%,已经超过城镇8.24%的增速,这是农村增速第一次超过城镇。第二个看更仔细一点,人均的消费支出上,农村的人均消费支出增长速度是8.19%,它远远高于城镇的5.9%。

基于这两点,我们认为未来的消费客群可能分成三大类:一类是一二线城市;第二类是三四线城市;第三再是我们往后的一些层级的城市。

一二线的机会会越来越国际化,三四线越来越向一二线靠拢,再往下沉那需要有更多渠道上的投入,包括模式上的创新。

文亿:李总来自险资,从险资角度看一下经济和消费发展状况是怎么样的,对投资有什么影响?

微信图片_20180927103721.jpg

李瑞

李瑞:对于新零售也好,或者大消费领域的细分领域,我们也做很多布局,华泰与众多优秀的产业资本在合作。

当然我们的投资并不局限于PE的投资。我们认为消费到了一个新的风口或者处于爆发的前夜。我们在上周刚刚跟万科有一个合作,我们是帮助万科在全国收购二线城市的Shopping Mall。

我为什么说是二线城市?因为我们也真看到了在一些特定区域和特定城市里面的消费特征,这个时候结合我们保险基金的一些特点,恐怕可以做一些更长期的、更重的投资。当然,我们也会把钱给到一些PE、VC做更早期的投资。

消费降级,我觉得这是大家个人情绪带来的一种造词。二级市场、宏观研判来讲,最早有消费降级这个事情恐怕是取决于资本市场大家对宏观数据不同的解读。尤其是在过去十几个月的数据,单边进入到下行的通道。

从其他的大消费数据来看其实还是非常喜人的,包括A股消费板块的上市公司表现都不错。基本来看,我们对这个行业也非常有信心。

文亿:因为高总在一二级市场非常有经验,从高总的角度来看这次的小波动是怎么样的状况,对景林的投资有什么影响?

高斌:我们认为消费降级其实是一个情绪的宣泄,因为中国人民币已经八千多亿美金了。中国去年的时候一线的讨论比较多,像白酒、家具、家电。今年二线的就是大众消费品,像啤酒。

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具体一线品牌已经涨了,后面二线的肯定有空间。大家知道中国发展是非常不平衡的,我们东部城市一看,真是一个发展国家。但是你往西部一看,简单划分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甚至四线以下的是城镇、农村。

我们说一线品牌的消费升级一般是说一线、二线城市,到三线以下的城市,三线以下的消费也必然要提升,这肯定是一个空间。然后商业渠道下沉,大家都下乡了。

第三个是交通物流现在极其发达。

第四个年轻人群消费习惯发生很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说三线及其三线以下的城市也在消费升级,所以我认为拼多多不是消费降级,它是一个消费升级的概念。

文亿:不知道从刘总的角度来看,特别是在医养这块,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消费降级的趋势呢?

刘清华.jpg

刘清华

刘清华:我们并不是只做健康医养,只是因为我们更有天然优势去做健康医养。因为我们早期投资了医疗个人健康管理的公司,他们会去布局一些社区的医疗。而且早期布局,确实也是需要有一些资本,所以我们可能有优势和市场,包括客户群体。

目前可以看到我们社区医养服务中心还是很受业主的欢迎,包括有一些社区可能入住率都不到70%的时候,业主都已经在邀请,说这里应该加一个社区。实际上是将国家分级诊疗制落实到社区的理念,从这个就能看出来一些消费方面变化。接着讲一下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的概念。

除了产品以外,实际上现在的新消费也好、新零售也好,除了关注产品本身以外,更关注一些服务,体验。就算是去买方便面还是去买榨菜,都希望现在触手可及,或者你希望你想吃的时候都能吃到,实际上这肯定是一个消费的升级。

我们的消费降级应该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其实这个理论并不是很有依据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消费升级应该是从全方位去看。因为消费升级除了是说人口增长对消费增长体量以外,实际上还有大家从生存到享受的这种结构变化,包括城市群的发展,这都给消费升级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和生长的环境。

文亿:不知道徐总看喜茶类似的项目,今年还有没有更多?

微信图片_20180927103120.jpg

徐诗

徐诗:我们看这一百年全世界零售发展史,大家都是做两件事情:第一是技术驱动带来效率的提升和优化;第二是产品是一切以用户为中心,让整个服务和口碑还有品牌沉淀得到一个留存。

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是坚持用数据驱动做一些赛道的梳理。未来十年我们在新消费大领域里,我们还是围绕出行、教育和新零售三个板块做一个系统性的布局和投资。

在出行领域,我们有投像瓜子、车联网一些公司,还有一块是在投在线教育。我们在新零售也做了一些大数据还有新物种,比如智能零售这些项目的布局。

目前有一些问题就是喜茶是不是增长会遇到一些瓶颈?还有未来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我觉得涉及到这样的新消费一定是螺旋上升的。第一是看渠道,第二是看技术驱动。我不觉得它会停滞,因为供给侧还有库存还在优化过程中,它可能还有其他技术积累,以及服务的体验、优化的过程。

最后做新零售投资的终极,我们一定是一个关键词,就是看效率。为什么瓜子二手车最后做到全球最大的二手车电商,今年交易规模超过一百万辆,金融渗透率也做到50%以上。因为它也是基于算法提升效率,我觉得新零售也是围绕效率做这样的演进。

投资人看好哪些项目? 

文亿:未来各位嘉宾会投什么样的项目?

李瑞:现在确实进入一个资本的寒冬。银行的钱从今年4月份开始由于资管新规的出现,直接清零了。你说接下来谁还有大钱?一个是财政部,另外一个是保险基金。这时候考验GP了,我们先不说具体某个行业,首先要理解股权投资基金还是一个金融产品,就是一定要尊重这个金融产品的规律。

什么规律?第一,它是合规性的;第二,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你要有很强的受托责任,就是要为你的投资人赚到钱。另外一个,你要知道你的LP是有什么样的需求。

我们现在受到的监管是非常之多的,其实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考量。这方面我觉得你应该更尊重你潜在的投资人,为投资人做好服务,不光是为企业做好服务。

我们也谈到赋能的事情,现在讲新零售投资的人很多,但在LP角度如何做到差异化?要看你对行业的洞察,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行业里面有整合资源的能力。

最后一点就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退出能力。我们知道,其实不管你是早期基金还是什么基金,退出的问题恐怕是大家现在无法逾越的事情。对于LP来讲,这也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如何管理好你的资产恐怕是非常大的学问。但我们看到大部分的GP是没有在这方面充分重视,可能投完就完了,做所谓的投后就是收收报表,开开董事会,但是不是做了足够的准备和实践的工作呢?

我们预测在A股市场包括在港股,未来几年是缺流动性的。上是没问题,可以上,但你是属于带伤上的。这种逃命式的IPO,我觉得一定会使得我的价值重估,甚至大部分人是等不到IPO那天资金可能就到期了。你除了IPO是不是还有别的退出能力?这点是我们很看重的。

曹吉:我们还是保持比较均衡的状态。

我们也想打造一个围绕消费行业大的基金,我一直觉得要做边界类的事情,包括我们要做看得懂的项目,所以我们的主题是围绕大居住的。

包括有些直接是房地产产业链的投资机会,有些稍微远一点,比如教育、健身、零售等等。这些通过我们投资介入,然后对接给一些相关的地产商或者是地产商里的投资公司,能够赋能、发展。

为什么是围绕大居住布局呢?就是因为我们也希望在未来通过我们的前期投入和赋能方式的投后管理,在合适的时点,甚至在更早的时点,主动进一些战略投资方做一些并购,或者是通过一些股权转让的方式把相应的基金做退出。

刘清华:不管是作为新零售还是新消费,实际上还是以消费者为主,除了商品的升级也好,其实我认为更多人们也会在文化、体育、教育包括医疗健康的服务有这种需求。对于投资的未来来看,沿着我们的战略,我们希望更垂直、更专业化去服务于一些我们的被投企业,能够帮助这些被投企业更好去发展。

我们15年打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生态圈,除了有配套的三甲医院,我们也打造了体育公园,引入了一些投资赛事。另外,我们商业中心也引入了包括奶茶类的消费品牌。除了引入他们招商以外,我们也参与投资,我们真正是在做一个生态圈和所谓都市圈双圈的合作。我除了给他们提供场地以外,我也给它资本。实际上现在好的项目更需要垂直领域,或者更需要除了资本以外的产业扶持以及有实业背景的投资公司帮助他们在初期阶段和成长阶段对接更多投后的服务。

我们今年也在主力打造高素质教育,中国家长除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以外最关注的就是他的素质教育。实际这是一个中国家庭很大的消费升级体现,所以我觉得未来我们会看重一些专业化的、垂直化的在服务或者在文化体育、健康比较好的项目。

徐诗:整个大的消费投资策略,一定是技术驱动。我觉得不管是零售还是教育就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基于供给侧的改造,包括未来十年车联网、互联网也好,一切数字化以及机器学习去带动了整个服务体验的提升都是有很大的一个场景。

另外,中国一个下沉的机会和在线化的机会。在线教育发展了很多年了,真正意义上美国也只有两家大的百亿美金到两百亿美金的教育公司。我觉得在未来五年应该会出好几家百亿美金的公司,他们将会越来越快,城市下沉的机会也越来越大,这个产业我认为在将来加速迭代会非常快。

微信图片_20180927103535.jpg

高斌

高斌:退出退得好一样重要,这样才会有好的收益率。教育这块是我们重要的板块,最近我们投了新东方在线,我们是唯一一个外部投资人在里面。我想说线上教育未来一定是一个趋势。

(以上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需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