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加强是大浪淘沙,老实的互金公司才能活下来

创客猫 · 2018-09-27 16:20

创业团队请保持正心,不断地做一些技术和产品的创新,在你擅长的领域去努力,度过这次寒冬。

创客猫注:在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协办的“融资中国2018(第六届)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上,麦子金服副总裁李晓忠、91科技集团副总裁刘津、宽带资本董事欧阳琦玮以及达晨创投业务合作人迮钧权,围绕《拥抱资管大时代:金融科技发展的新方向》为主题,进行了精彩的圆桌讨论。由中科金财副总裁范大欣担任圆桌主持。

5bac5087e659d.jpg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创客猫编辑有删减)

“去金融化”能否成为主流转型方向?

范大欣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现在都开始打出了“去金融化”的理念,说自己不是金融公司,而是专注科技公司了。不知道大家怎么看这些现象的?体现了我们行业发展和投资发展的一些什么趋势?

李.jpg

李晓忠

李晓忠:我个人认为很多的公司说自己不做金融了,做金融科技、做技术服务的输出。我觉得他没有想清楚,我想再过五年十年的话,很多说这个话的人,就不会去做金融了。

有很多的原因。比如说大的金融公司,有数据、有场景,很适合做金融。那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你有这个资源,你说我不做了,我去给机构做输出,那你做怎么样的输出?数据输出、营销输出、征信输出,这个对收入是有限的。做征信的话,国家统一征信,你的数据只是一小部分,也不完全。

但是大家为什么会说这么一个话题?因为在强监管下,就好像是P2P不叫P2P了,叫新金融了。企业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你有这个场景,你有这个数据流,你做金融产生最大的效益,你就不会离开。如果是觉得监管太重,你可以尝试一下。大的公司可以玩这个游戏,因为它毕竟还有这个数据。 

大的企业有数据可以申请牌照,可以去放贷。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反而是优势,尤其是满足了投资人比较高的收益。现在这种调整是把整个市场净化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一块还是可以做的,我觉得这个对于中小的互联网平台来说,还是蛮好发展的,你就老老实实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迮钧权:我有两点体会。

一个是现在很多金融公司都改名字了,要么就是金服,要么就是科技。

一个是强监管。现在的金融公司,市盈率都很低,这对我们投资来说,不是一定要上市,每年只要赚钱就可以了。这样子很多的金融公司会衍生出一条线,就是关于科技的一条线。这样的话在资本市场上,它的市盈率可能会更高一点。

刘津:我认为有二个关键词。

第一个是“合规”。从历史上看下来到现在,走得依然健康的一定是基于监管规则范围内做业务的。

第二个是“坚持”。我过去在头部VC都做过,接触过很多的早期互联网金融项目。其实大家如果能在环境变化的过程中有一定的坚持,还是可以守得云开的。   

欧阳琦玮:我们是投资机构,一方面我们没有在第一线,我们对真实环境的感受,可能没有那么真实强烈。

另外一方面,我们看的角度可能不一样,想法也不完全一样。今天去金融化的事,不管是从经济周期的角度,还是从监管政策的角度,我觉得都是有一定的合理性。

第二点,是不是说去了金融化,互联网金融就不能了?这个事是不同的。

我们之前谈的互联网金融,很大的程度是在说互联网信贷。那信贷的业务里面有的人要做获客,有的要做数据的搜集和整理,另外还有一些人做互联网中心,还有人做催收,还有人做系统。最后一个是做的什么?是我们说的真正的做放贷决策,做信贷主体。

第二个问题,一个事情有若干个环节,是不是全做了,才叫做金融?不是。

阿里巴巴、淘宝他们是在做电商吗?他们卖货吗?他们选品吗?他们其实都没有做,或者是他们现在做了天猫超市,但是以前没有做。那京东是一家电商公司,阿里不是电商公司吗?

所以有一些环节是核心的,有一些并不是这么的核心。如果我们可以做其他的六个环节,并且都可以做得非常的好,那我们也是有非常大的发展的空间。但对不同行业的利益分配是不一样的,不见得你可以做成阿里。我不去进货,我依然可以做全世界最大的电商公司,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过去的若干年中,大家赚的都是周期的钱,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在我看起来其实就是O2O,就是中国原来大量的民间信贷网络。就和拼多多一样,拼多多是把地摊搬到了线上。这个事在一定的程度上是有需求的,所以你赚的是周期的钱,现在在周期有一些变化的时候,钱不好赚了。

现在说的要去杠杆,就像生产建设兵团这样子的地方,他们是都可以违约的。那为什么P2P被爆料和监管有关系?整个资金面的紧缩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原因。

今天我看到整个的经济是完全连一起的。也许在一个特定的经济周期中,不同的阶段要做不同的事。

监管科技是不是一个好的创业领域?

范大欣金融不管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高监管行业。如果市场化的机构都拿起了所谓的高科技武器,监管科技是不是一个好的创业领域?监管机构有没有好的机会?

欧阳琦玮.jpg

欧阳琦玮 

欧阳琦玮:我们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不是这么的积极。

可能和监管的结构有关系,当监管不连续,上面的政策和下面有偏差的时候,从业者是很难去做的。上面的指示很多的时候是模糊的,下面具体执行的人,他们不了解实际的情况,第二个他们不同的人对尺度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个事是有空间的,但是和我们的现状是有差距的。

在区块链的领域,我们反而看到了一些机会,因为监管是缺位的。为什么会有支付宝?是因为当年大家在网上买东西的时候,没有人给你作主。支付宝说你先把钱给我,我是一个中间人,买家你我把钱给我,卖家你也相信我。是因为那时候没有监管,所以出现了支付宝。那在区块链的领域,可能会有比较多的机会。其实十年以前,支付宝是打击骗子的,你说它是不是监管科技公司呢?在这样子的领域里面,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机会,至于它长成怎么样的,可能是另外的事了。

刘津:有金融的地方,就一定有监管,因为金融本身就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其实监管一定是要加强,要和科技靠拢的,所以这个一定是趋势。现在金融科技的玩法越来越多,在监管的机制上,之前虽然有很多规范性的文件,但是它是跟不上变化的。  

第二个词是“滞后”。如果监管在前面,大家都这么做,可能路上的人就少了。或者是大家都不做,因为规律都很明确了,也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了。

迮钧权:监管也取决于政策环境。在环境差的时候,监管的力度就会非常的大。

监管的特点:一个它比较集中;第二个不需要什么科技的手段,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去指导。

当然监管的话也有所创新,因为金融科技本身也是在创新,包括人工智能,区块链的技术,也有的地方是监管不到的,会有一些漏洞,那也很正常。

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会监管得特别严,到了经济环境好的时候,可能也会逐步放开市场。我认为金融未来的发展,是向欧美这些发达国家看齐的。

李晓忠:监管是什么?第一个是体现在“监”上。

几年以前,我在一个担保公司兼任董事长,一旦超出杠杆就会找我去约谈。我们服务的是互联网群体,数据太多,客户太多,监管已经管不了。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找一家软件公司做了一套直接对接我们公司的数据系统,以前是报表,现在是报所有的数据。监管的办公室就这么几个人,他们也看不过来,他们就是希望提供一种手段,让他们更好的监控各个企业。现在的数据量太大了,一张报表不足以监督清楚。另外一个的话,我们的产品不断地更新,监管总是落后的,尤其是金融科技这一块,监管永远是在后面追。

金融科技领域,投资人看好什么?

范大欣对于金融科技领域里面,大家觉得有发展前途的具体技术是什么?

刘津.jpg

刘津

刘津:我不是技术出生,结合金融科技未来的发展,我认为有几块。

第一个是云。现在很多的厂商都在做云的打通。从用户的角度来说,底层都已经打通了,所以我们金融科技的发展如果是在云上的话,也是有效果的。

另外一个是大数据。尤其是对于金融科技的发展来说。像风控专家要做技术的创新,可能有很多的指标,每一个平台用的指标不一样,所有的指标都要基于大数据。包括蚂蚁金服,他们的数据体量是非常大的,他们可以玩很多,可以想出来的东西也很多。但是也不代表小的平台没有机会。我也做过一些早期的,就打一个点,或者是几个点的金融科技企业,其实从大数据的角度,他们也是可以做得比较深。

迮钧权:我们确实投了不少技术行业的,我主要是看好几个方向。

第一个是区块链。现在很多的银行,包括大的互联网公司,我们的一些境外交易中,都使用了区块链的技术。还有区块链在保险、票据方面都有一些创新的应用场景。这一块在国内大家提的非常的多,但是真正投的很少。

另外一个领域,关于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的产品就非常多了,特别是未来数据智能化,可以快速的转变为知识,为决策者和业务人员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决策成本。在某一个层面上也可能会创造收入。这个领域投资的机会会非常的多。

还有一个领域,就是关于“云”。云大部分是在底层或者是在后台进行的,用户很少可以感知到。但是数据、人工智能,大家还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未来的科技给金融赋能,一定是融合的。并不是说只有大数据或者是云,可能会融合了多个方面的技术。

李晓忠:人工智能这一块的技术,未来是肯定有投资价值。人工智能我觉得要做好的话,一个是机器的学习能力,现在的学习能力还是比较弱的。区块链也是有希望的,但是有好有弊。我们说的金融科技最重要的是效率,提升效率为最终的追求,但是区块链并没有解决效率的问题,等底层技术改善了以后,可能会更有发展的前途。

欧阳琦玮:我认为最后赢得胜利的不是技术,而是一组安排,这个东西叫做产品。在很多具体的场景下解决了很多具体的问题。

那在金融的领域里面可以解决什么问题?信贷的过程就是一堆数据的搜集、整理和判断的问题,所以数据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方向。BAT有非常巨大的数据集,包括微信也有各种各样的数据,而且是独立于信贷行为之外的数据。微信可以独立用来判断这个人的某些指标,这个指标对于判断这个人是不是能还款是有很大的有效性的。

我们也关注区块链,但是区块链也不是万能的,你的安全性和你的效率,一定是同等的。比特币之前说可以做支付系统,鬼才信呢。我们如何建立信任的机制,如何在不同的场景下给予需要的东西是重点。区块链有它的好处,也有它的缺点,它其实是有一点买定离手的概念。在这个场景下,区块链是有效的,但是另外的事上、在政策上是不是合规?那就另说了。

数据为基础的公司PK上游技术为基础的公司

范大欣现在很多投资机构也遇到了问题,比如说以数据为基础和我们的上游技术为基础在PK的时候,那这些小团队的创业公司,他们还有没有投资价值?现在很多的公司会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戏了,太渺小了,对此四位是怎么看的?

李晓忠:我上次在北京讲课,有一个公司的说,李总请问你一个问题:“我现在问银行借了钱,P2P的资金,我想有没有一种场景,即可以生存又可以赚钱的,风险比较低又可控的”。

后来我说你这个就是一个死胡同,因为这种场景存在的话,也不属于你,银行早就做了。另外别人没有发现,你发现了这么一个场景,那这么多的创业公司马上就上来了,所以这种场景我不太看好。

迮钧权.jpg

迮钧权

迮钧权我认为全模式的创业还是挺难的,模式里面应该有技术。不同的技术水平或者是运营能力决定了你的风控的能力,包括还有你的经验。我个人认为全模式是很难的,还是要有一些自己的核心的技术。这个核心的技术,也不一定是非常的高尖端,有可能有一些经验在这个技术里面沉淀下来,这个机会还是一直存在的。

刘津:模式创新或者是场景创新,聪明人有的是,一定可以想到。作为创业者要知道你的目标在哪里,包括机构的老总们,都是希望看到目标定在远方,踏踏实实往前走的人。不然即使做出来的创新,也不会持久。如果自己的目标不坚定的话,我建议不要去创业。

欧阳琦玮:其实我们觉得在所有的行业里面,在任何的监管都不存在的情况下,金融行业也是最难做大的一个行业。

第二个,消费者对我来说是有一个模糊的品牌感知。京东虽然比别人贵了五块,但是比别人送货快,退货也快。你在做信贷业务的时候,消费者一点品牌的概念也没有,我只要钱,谁给我快谁就来,这种情况下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一个借款是不可能形成品牌的,只要你不砍我,其他的都一样。在这种时候怎么样的人有机会呢?这个事情涉及到若干的环节,比如说你就是一个纯做信贷决策的公司,你的数据是外采的,你的客户是网上买来的,你的呼叫中心是外包的,那你想说这个事你还可以做大,凭什么啊?

所以不是说创新的机会没有,之前大家赚的是周期的钱,十年以前随便你怎么买房子,都是赚了几倍的钱,现在周期不是在这个时候了。不是说你不可以做新的创新机会了,而是说什么都没有,我就是想干,所有的东西都对外采购,一点核心竞争力也没有的情况下做。如果是你在风控上,在催收上,哪怕是在系统上有一些有优势,那你就还是有机会的。

给投资人、创业者的话

范大欣:我希望几位老总各说两句话,第一是对投资机构说的,各位觉得在金融科技方面上对投资机构有怎么样的建议?第二个是对融资方、创业公司。

李晓忠:投资机构投资一点钱给我们吧,现在真的很难,尤其是作为金融科技企业。我现在也出去谈资金,这个行业如果可以活下来,还是有价值的。

第二个我们就是在监管合规的情况下,大家做精细化的发展,老老实实的做事情,不要想一些幺蛾子。不管什么公司说我有大数据,我有风控系统,都是噱头。大家有的我一定要有,人有的话,我要更优一点。  

迮钧权:经济的周期是不可抗拒的,现在来说,整个趋势还是在探底的阶段。98年是东南亚的经济危机,08年是美国金融危机,2018年是中国的金融危机。这次的寒冬可能会持续很久,整个经济箫条的影响很大,一些增税、投资人退出、企业难融资,包括企业的成本增加,可能还会涉及到就业的问题,甚至还有通货膨胀,社会的阶级也可能会发生变化。

我个人认为寒冬里还是要练内功,专注于自己的细分领域,多做一些减法,服务好你的客户或者是最终用户,提升你的技术背景,不断地提升最终用户的体验,包括产品的打磨。

我觉得最终还是要以客户或者是用户为中心,不断地做一些技术和产品的创新。在你擅长的领域去努力,可能会度过这次寒冬。

刘津:对机构就是一句话,钱不好融。对创业者,你只要做金融科技,保持心正,即便是失败了,还有机会再来。

欧阳琦玮: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我们也是喜忧参半。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不是在行业风口的时候成立的。阿里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京东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宜人贷是什么时候成立的?是大家都在置疑这个东西行不行的时候成立的。在今天,实际上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在未来大家会做更多具体的事。

第二个,中国的周期还是非常大的,你的衡量的标准是什么?今天我们还有大量的勤劳中国人,其实中国人的信用指数还是挺好的,不管是企业主还是消费者,奉公守法的。现在的机会还是很多的,踏踏实实的沉下心了,我们还有很多的事值得去做。

(以上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需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