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威国际桑琳:科技会推动金融发展,但说科技能把现在的金融颠覆是不现实的

创客猫 小兰 · 2018-09-28 14:52

对于风险资本,未来参与金融科技投资的机会还有哪些?强监管时代到来,会对金融科技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协办的“融资中国2018(第六届)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上,麦腾创投李伟、红点中国执行董事刘岚、宜人贷首席风险官裴益川、华威国际投资集团合伙人桑琳、太平资本执行董事余正围绕《人工智能、探寻变革时代金融业新机遇》主题进行的圆桌对话,同创伟业美元基金合伙人蔡伟良担任圆桌主持。

5bac785c9d4ee.jpg

AI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人工智能与金融产业结合已是大势所趋。在新技术、新理念、新政策的驱动下,智能支付、Insurtech、大数据风控、智能投顾、企业人力资源saas服务等细分领域竞相爆发,FinTech全产业链条日益成熟,传统金融机构也纷纷加入研发大军。而对于风险资本,未来参与其中的机会还有哪些?强监管时代到来,会对金融科技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裴益川认为,网贷在中国要靠科技的手段,这应该成为一个大趋势。如果创业公司能够把人工智能,在多维的数据里面做得非常好,而且在信用风险和反欺诈方面做得非常好,那还是很有机会和潜力的。

桑琳表示,科技一直在推动金融的发展,但不能说科技就可以把现在的金融改变或者是颠覆,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金融业的本质,这种金融的本质不完全是科技可以解决的。

余正给金融领域的创业者提出两点建议,第一,做技术的就远离资金,做资金的就要持牌;第二,企业现金流的考核是投资机构考虑细分领域进或不进,投或者不投的很重要标准。对于监管趋紧,他指出了其中原因,“我们在一个去杠杆的周期里面,那就意味着里面所有的从业企业,包括持牌的金融机构、没有持牌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都会不同程度上受到去杠杆的影响。现在确实是到了一个阶段性拐点,政府的监管会加强,但是力度和方式方法还是在调整和观察的过程中,会根据企业的情况,会做一些政策上的针对性的调整。”

在未来一两年内,投资机构会投什么类型的金融科技项目?李伟指出,他们主要关注技术方向有所突破的金融科技企业;刘岚表示,最近半年比较关注的是智能头部,另类数据的使用,包括反欺诈、风控和人工智能相关的领域。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监管趋紧,科技如何推动新金融发展?

蔡伟良:今天的话题还是围绕着人工智能在新时代,对金融业的一些新机遇。我看了普华永道的报道,有82%的金融科技公司,将会和金融产业的公司有很强大的合作。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认为什么样的金融业场景,会有很不错的投资机会?

李伟.jpg

李伟

李伟:金融科技主要是各种金融技术的结合,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等。目前来说,人工智能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应用已经是很广泛,但是实际上所谓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在目前还是处在很初级的阶段。我们之前投了很多做企业服务的,会产生大量的交易数据,最后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

刘岚:首先整个金融的发展,在中国的渗透率还相当的低。比如互联网放贷这一块,2017年是在二万亿左右,但是整个中国的市场是在120万亿的规模,所以我觉得互联网不管是在理财端还是信贷端的渗透率都相当的低。因为现在监管的原因,大家在这一方面的投资都比较慎重,但是整个信贷市场的发展和互联网相结合,会有很大的发展的空间。利用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的先进技术,比如在保险领域如何做反欺诈,如何做个人信贷之后的贷前贷后管理,如何利用自动化的手段通过计算机辅助人做相应的决策,这些都是有很多的机会。

裴一川.jpg

裴益川

裴益川:我以前因为一直在国外,最近的二年回到了国内,我还是觉得网贷在中国应该靠科技的手段,这应该成为一个大趋势。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个大趋势,那金融科技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领域。

那在这个投资领域里面是不是可以细化?我经常听说风险是金融的核心,所以风险还是比较棘手的事,一定是用数据来判断好几个风险,要么在中国反欺诈,贷钱的审批风险,包括贷中的风险管理,贷后的催收之类的。这几个方面,如果谁能用数据,能用算法做的非常出色,而且非常专注做这个事,那么他们就是有潜力的。

在中国实际上互联网技术给人的生活带来的冲击是非常大的。随之而来的中国数据非常多。宜人贷我们也用很多的数据,通常做风险的都知道,征信数据人们通常叫强变量,我们是因为可能不是这么方便拿到这些数据,所以我们满世界拿其他的数据。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吃粗粮长大的孩子,金融机构是吃精粮长大的孩子。我们只能靠技术的手段,到粗粮里面去寻找能够判断风险,能够判断欺诈的一些指标。在这一方面,我们确实也是用了很多的方法,包括人工智能等等。

国内的大数据,用得有一点忽悠。在国外,大数据就是除了征信之外的所有数据都叫第三方数据,在中国叫大数据。宜人贷在数据的方面用得非常好。还有一个是关于人工智能,如果有哪一个创业公司,他们能够把人工智能,在多维的数据里面做得非常好,而且在信用风险和反欺诈方面做得非常好,这一方面还是有潜力。

还有一类公司他们是搜集数据的,这一类的公司,在国内可能因为政策的原因,会受到一些限制,所以真正有潜力的,应该是不直接触达数据,但是通过数据能够提炼出信息和指标的,这些是更有潜力的一些公司。

桑琳.jpg

桑琳

桑琳:金融这个行业本质上就是一个具有天然数据属性的行业。人类从有金融到现在,科技一直在创新,从来没有停过脚步,技术一直在推动着金融业的发展。

在没有互联网金融冲击这个时代的时候,传统金融行业里面,包括人脸识别,包括人工智能语音回复,这些技术更低,包括中国的信用数据的渗透更低,这一切的渗透率说明这些数据并没有变成真正的有价值的数据,它们在一个一个的信息孤岛上存在着,传统的金融机构并没有让这些数据发挥真正的作用,这才给互联网金融公司留下了创造性的商业模式。

金融业归根到底还是信任二字。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消费者也在不断改变自己的认知,金融业的从业者也在改变自己的认知,这个过程是非常的漫长的,可能是20到30年,50年的过程。在个过程中,到底它是朝着怎么样的趋势和路径前进,一种是传统的金融业者内部的升级,这种可能更慢,还有一种是传统金融业以外的一些创业者所做的事。并不是说传统金融业者不做改变,你们今天所用银行APP,也有人脸识别,你们接到的很多电话,也有人工智能的语音对答,这些变化都是在更有效率的采集数据。我们今天看到所谓的商业机会,是真正可以收到钱的,更多的是面向传统机构的消费者,给他们提供机会和帮助。

另外一些创新型的服务,可能会遇到来自金融监管的变化和不确定性。我们因为有传统金融从业者的经验,可以设计不同的模型,但是目前来说是没有办法用AI的角度来解决的,这个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金融监管改变了一些政策方向以后,很多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面临困境,就是我的产品风控都没有改变,一夜之间借款人的还款意愿发生了改变,尽管科技对金融的发展起着非常大的推动的作用,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金融业的本质,这种金融的本质不完全是科技可以解决的。

总有一天科技会推动新金融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但是我们不能说科技就可以把现在的金融改变或者是颠覆,这个是不太现实的。

余正:一个是金融科技或者是互联网金融草莽生长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所以未来合规是业内的从业人员或者投资机构考核一个具体标的简单的标准。做技术的就远离资金,做资金的就要持牌,这是我给各位的第一个建议。

第二点,考虑到现在整个经济的环境和整个社会资金面的情况,企业现金流的考核是我们考虑细分领域进或不进,投或者不投的很重要标准。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企业,特别是2C端以烧钱为主,做流量的我觉得大家要慎重。但是金融业务是离钱最近的业务,仍然是有很多细分的领域是大家可以去考虑的。包括有场景的金融服务,汽车金融、供应链金融,包括像一些服务金融机构的2B企业服务的市场。这一块的话,因为本身这些企业,它有自己的场景,有自己小的生态圈,有合同、有收入、有定单,实际上这些细分领域的话,往往能够出现一些不错的,又比较有发展前景的企业。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合规经营,企业有一个比较正常的、健康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都是我们在现阶段考核金融科技行业的一些挑选标准。作为市场的从业者或者是投资机构,乐观或者是看多是我们的一个必要的基本的理念,在整个行业确实加强监管出现了一些负面舆情的情况下,大家还是要以乐观、客观的心态对待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在未来会出现一些不错的企业。

余正.jpg

余正

金融创新的监管和稳定性是否可以取得平衡?

蔡伟良:大家是怎么看中国的监管机构,是否能够在金融创新和金融稳定性之间取得一个平衡?

桑琳从这一波政策的效果来看,一定是对中型的企业基本是没有什么活路的。如果是一些比较规范的,有实际场景,人群比较固定的,这样的公司也是可以运行下去的。那政策的初衷是什么,实际上金融业务在中国的环境下没有持牌,这就是一个最大的风险,中国人已经习惯了有政府的牌照背书,背书体系一部分替代了征信体系建立对金融业的信任关系。

我相信政府是想通过这么一次梳理,把市场的乱象纠正过来,通过持牌的经营,有序地改变大家对这个市场的认知,或者是改变乱象背后的局面。我们也很理解,其实政府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梳理,从政策的角度来说,应该是把整个判断和执行的周期拉长,但是不要停,不然对整个行业来说,做模型的参数就完全的被改变了。

监管想要做的一定不是扼杀这个市场,尤其是小额分散的普惠市场,它是对传统金融业非常大的补充。如果传统金融业的借贷额度可以达到五万以下,那这个市场就不存在了,所以如果金融监管的角度是想把这个市场全部的消灭,这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在还没有人知道怎么样操作的过程中,现在的操作的节奏和初心是有落差的。目前的困难主要是来自这个方向的。

余正:很多年以前,我和一家国有大行的行长沟通互联网金融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也提了一个观点,当时的整个市场环境,包括监管环境,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环境是比较宽松的,如果是按照一行三会的要求监管这些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话,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表现,不至于比中国的银行业做得更好。

为什么这一年大家感觉整个监管的压力在趋紧,包括对企业的资质要求都在提高,大家也可以看一下整个经济大环境,我们在一个去杠杆的周期里面,那就意味着里面所有的从业企业,包括持牌的金融机构、没有持牌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都会不同程度上受到去杠杆的影响。

大家也经常会用一些互联网金融的工具,会发现有很多的细分领域出现了金融科技的巨头,这些巨头不能被忽视,对于他们流动性的风险,其实就不能简单按照创业企业的标准去要求,这也是金融企业和其他企业的不同。

所以在这样子的背景下,去杠杆的要求会影响金融科技的细分领域。在过去的三五年的发展历程中,或多或少的也受益于整个资金面的宽裕,或者是表外融资业务的兴起这么一个大的时代背景。现在确实是到了一个阶段性拐点,政府的监管会加强,但是力度和方式方法还是在调整和观察的过程中,会根据企业的情况,会做一些政策上的针对性的调整。

刘岚.jpg

刘岚

短期内,金融科技投什么?

蔡伟良:现在大部分的投资机构,都会对金融科技这个板块有一定的布局,那未来的这一二年内,大家是抱着怎么样的看法?

李伟:因为子弹有限,所以会比较稳重一点,主要关注技术方向有所突破的金融科技企业。另外在一些垂直的细分领域,有场景,有数据,技术还不错的,我们也会进行一些关注。

刘岚:看早期的FinTech公司,从方向上主要是关注技术化,场景化的一些项目,最近半年我们比较关注的是智能头部,另类数据的使用,包括反欺诈、风控和人工智能相关的领域。

桑琳:大家都觉得接下来的经济周期,可以说是往衰退走的阶段,可能有一个10-20年的抗波期的转折。我相信这个过程会比较长,如果是一个战略性的企业做长期布局无可厚非,包括谷歌、微软,很多的企业都是为了抗波的周期做长期的投入。

可是作为一个机构投资者而言,我觉得这么一个长流程不太现实,我们更多的关注是在场景的应用,真正的需求在哪里,可能是来自C端的需求,也可能是来自B端的需求,资源一定是向头部集中的。也就是今天手里已经有了大数据,会衍生出很多新技术,新方法的需求,这个角度是一种B2B的角度。在这个领域里面,无论是AI也好,或者是其他的技术,在今后会有一个开花结果的过程。放弃掉一些纯粹为了获取技术,获取流量而做的新的业务类型。

余正:金融科技方面的一些投资方向,未来的三到五年之内,重点应该放在对于金融机构和传统金融业的改造和升级,而不是简单的说,我按照互联网公司的玩法平移到金融科技上来。

大家现在已经比较熟悉的营销客服机器人,其实从本质来说,就是属于人工智能在金融行业里的一些应用。但是现在还没有特别的深入到金融业,这对细分企业来说,也是他们的一个增长点。

其实保险是在金融行业里面非常大的一个细分行业,而且保险也占了非常多的用户和数据。真正来说,中国的大的保险公司,在信息化的这一块的投入非常的大,相对来说,目前还远没有达到比较理想的一个科技化的水平。对于国内一些大的保险公司来说,这其实是一个系统化的改造和升级的目标和工程,这些领域一方面对外部企业来说可以发挥你们的技术优势,另外也可以规避一些合规或者是牌照的限制,你们的客户是金融机构,他们来负责持牌和合规经营,你们来协助他们做产品和流程,这样子可以把各自的资源优势结合起来。同时金融机构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付费方,这些方面结合起来,大家可以往企业服务的市场做一些探索。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