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中国周逵:IPO不是完全成功的标志,争取把它变成成功的手段

创客猫 苹果 · 2018-12-05 14:37

谈到创业周期的企业特征时,周逵表示,最重要的特征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客户为中心就能知道自己为什么创办这家企业,并且知道怎么去创新。

12月5日,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2018创业邦年会在北京举行。会上,普华永道合伙人张勤、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围绕《海外IPO背后的思考》话题展开讨论。创客猫受邀作为支持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点击进入直播现场

周逵2.jpg

张勤(左)周逵(右)

2018年,新经济公司前赴后继地奔向二级市场,形成了史无前例的上市狂潮。对于众多企业着急上市,周逵认为,尽快上市得到的好处是企业资金更加安全,对整个团队也是一个巨大的激励。但他也指出,更成熟的创业企业,真正追求的是产业里面的龙头,就是巨大的商业帝国。在今天互联网主导的市场里,过早上市可能对企业有一些坏处,信息的透明会增加很多成本。

谈到创业周期的企业特征时,他表示,最重要的特征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客户为中心就能知道自己为什么创办这家企业,并且知道怎么去创新,这是优秀企业非常清晰的品质。

而相对于境外对新经济公司的包容,国内A股市场的监管会更加严格。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统计,2018年第三季度,中企境内外上市总数量有65家,境内市场共24家中企上市,占比36.9%,共融资231.36亿元人民币,占比11.5%;境外市场共41家中企上市,占比63.1%,总融资额为1773.41亿元人民币,占比88.5%。

周逵表示,对于创业者来说,比较幸运的就是有几个市场可以选择,这些市场的体制不一样,周期也是不一样的,当这边下来的时候,那边慢慢就活过来了。市场的波动性也就注定了会有蜂拥上市的时期,也有资本寒冬的时期,这是一种常态。

他指出,由于A股一些标准规则很严格,很多新经济公司就把企业做成海外结构到海外上市,等到可以回国内上市时,又会受制于国内政策的不可预期。在为很多企业去海外上市自豪的同时,也会感到无奈。

最后给企业建议时,周逵提出,第一,要永远看到机会所在,积极一点;第二,上市公司会越来越多,IPO实际上不是完全成功的标志,争取把它变成你的成功手段。

周逵.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IPO是目标还是发展手段?

张勤:大家好,今年是海外上市高峰。包括美团、小米、拼多多都是全球10大IPO,铁塔、小米是在香港,拼多多、爱奇艺在纳斯达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有很多客户最近确实有越来越很着急的考虑上市,特别是小米原来不想上市,但是都在今年上了。我想请问周总,为什么现在有这种这么着急上市的心态呢?

周逵:上市的决策是CEO决定的,实际上小米美团不算那么着急,他们上市的时候已经变成了500亿美金的规模。从这个角度他们倒不是说很着急,而是充分利用私募市场的效果。比如我们这个行业支持他们做发展。另外一个环节我猜可能他们对未来有更清晰的预期,这样的话他能跟公众市场做交代。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两个例子我觉得他们是比较晚上市。

张勤:我也有很多客户,比如滴滴、快手他们也好像不太愿意很快上市,您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为什么有些企业想比较快的上市,有些企业对上市有一些迟疑。

周逵:我理解有一些企业想尽快上市,尽快上市得到的好处是企业资金更加安全。另外中国有些企业成立这家公司目标就是为了IPO,有一批公司就会这样。媒体也会把IPO当成创业的成功标志。但更成熟的创业企业,真正追求的是产业里面的龙头,就是巨大的商业帝国,这两种追求不一样。有一个追求是IPO作为一个阶段,所以大多数的企业会选择越早上市越好。

但是这个市场我觉得也是一个理念或者是态度的转变,越来越多的企业会更加理性,更加长远来看IPO是目标还是发展手段。有很多企业越来越展现刚才说的特点,尤其在今天互联网主导的这种竞争市场里面,过早上市对于他们会有一些坏处,比如说过早上市自己的信息是透明给所有的同行看,会增加很多成本,会被关注财务和公司的决策。

另外普通的投资者要交代核心业绩,某种程度上处于不利的地位,就像灯光照在我脸上我看不清楚台下。上市其实放在灯光下面,而且你的行为有预期。所以在竞争手段上实际是有一些制肘的,有一些越来越成熟的公司他们会考虑,像没上市的资金也变成创业者可以调用的基础设施。当你好的时候你跟少数人谈就可以了,有那么两三个人信就可以了。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变得有效,也是优秀的更有抱负的企业没有那么着急上市的原因。

上市除了拉到资金,对团队也是巨大的激励

张勤:很多优秀企业觉得上市也是非常必要的,在您看来上市作为手段也好目的也好,上市的好处主要在什么地方?

周逵:我觉得既然有很多企业,包括员工把它当成一个目标,当然是很好。上市除了拉到资金之外,对整个团队是一个巨大的激励。另外在中国环境的里面,大家都很看重,把它当成一个标志。很多公司上市之后政府奖励包括各种各样的资源更容易截取,不然你这个公司到底怎么样也不能写在脸上,有些企业把上市写在脸上。你可以看到很多CEO把股票代码印在名片上,其实可以看到上市对于这些企业是有一些额外的含义,我觉得这个就是环境的影响。

张勤:对企业的知名度,信誉度有很大的提升。其实这些知名度给企业不但是做生意时候会有一些信服度,招募员工的时候也有很大的预期信息。

周逵:对,招员工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现象,我们千选万选最后挑出来的公司是很没有名气的,当他去校园招聘的时候可能比站在他旁边的大国企或者传统的有名的企业好的多得多,但可能很多学生不会看他,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所以企业发展直到上市过程中会存在问题的是,没有在社会建立起企业的公信力。这样的话这个公信力没有办法把财务报表秀给别人看,因为别人也不怎么看,也没有时间把自己的远大抱负秀给每一个人。

这些公司在说服创业者伙伴加入的时候,只能说服他周围感受到温暖的一部分人,这个可能是我们可以帮他们做很多工作,所以他们需要征信。创业其实因为时间太短,就像年轻人没有太多信用积累,他需要让别人信任。

张勤:刚才讲到很多企业要很长时间上市,但最近像蔚来汽车很短时间就上市,拼多多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您怎么看这样一个趋势?这是一个常态,还是一个例外的例子。对于一个企业的创业周期到底由什么决定?怎么才能找到很快成功的企业呢?

周逵:上市不是一个核心的标志,前段时间我们在谈创业周期的企业特征,可能最重要的特征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客户为中心就能知道自己为什么办这个企业。办这个企业不是为了上市,办这个企业是为了看到客户需要你做什么事情。第二以客户为中心,你才知道怎么去创新,因为这样才能知道什么地方是你可以发挥的。我想这是最关键的,其他的东西都是围绕这一点来解决问题的。

当然好企业去IPO的时候可以把所有的数据拿来看,少数企业是这种企业。要判断一家企业可能还要跟CEO,跟创始人有更多的交流,去感受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因为每个人的成本不光是资金,更大的成本是生命的时间。最黄金的这段时间,他把这段时间花在什么地方,感受他未来怎么去花他的时间。以客户为中心,是优秀企业非常清晰的品质。

另外一块就是以客户为中心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解决运营效率问题,优秀的公司最高效的方式去完成他的使命,最高效率的方式比如你用最低成本获取的客人,这可能是优秀公司的一些特征。

周逵1.jpg

选择不同资本市场的考虑因素

张勤:优秀企业我觉得可能还是最终有一些资金的支持,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海外上市非常热,但是大家都在讲IPO的冷思考,我觉得很大的程度是看到很多上市企业他们在上市中大部分已经爆发了,或者最近的股市表现非常不好。在您看来这个企业选择上市时点有没有需要特别考虑的一些因素。

周逵:确实比较幸运的地方是有好几个市场可以选择,美国市场、中国市场、香港市场。其他市场没有那么有效率,挂上去没有人去看,或者中国人不去看。幸运的是他们的体制是不一样的,他们各自的周期是不一样的,当这边下来的时候,那边慢慢就活过来了,这个是中国创业者包括我们这个行业幸运的地方。

有多项选择之后,总体来讲是可以的。既然它是有这样一个波动性,实际上也就会蜂拥上市,或者说叫资本寒冬。好像时间长一点蜂拥上市之后必然就是资本寒冬,过两年之后又会有蜂拥上市。我觉得这个是一年四季春暖花开一样,不是什么特殊情况,这就是常态。所以既然扎堆上市就会有特别优秀的公司。

比如说主持人提的公司里面,可以把时间拉长,这里面可能会出现巨大的公司。当然这里面也有良莠不齐的公司换一个概念搭着就上了。这批公司其实也不是全是不好的,只是在阶段上还不那么成熟,可能上早了。这些公司里面也有好的,可能在IPO环节的背离,CEO做出了对企业积极的反应。

张勤:不同市场有不同特点,A股监管比较强,把握性比较差。美股规则比较明显,把握性比较强,港股可能在中间。在您看来一般选择上市对于这种市场除了刚才讲的大势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来选择不同的上市地点。

周逵:总体来讲这个选择是CEO对自己事业负责任的判断,但这种判断确实不是那么主动。因为这几个市场各自的脾气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A股市场脾气比较大,你几乎很难预测它什么时候是快什么时候是慢的,因为都是有一些突发事件。但是它可以预测的是快了之后就会慢下来,慢了之后就会快起来,这个是可以预测的。

另外一个可以预测的是它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因为有一些标准规则很严,这个还是严到很多人知道自己不行的。尤其是新经济的优秀选手,大部分在今天这个A股市场很难符合它的要求,所以看到这些公司五年十年做了一个决定,把他的企业做成海外结构到海外上市。

我觉得市场特征没有问题,但是不可预期是巨大的问题。如果不能预期的时候,当A股一说你可以来的时候,所有的身份都是海外结构怎么搬回来,搬回来可能要花一两年时间。搬回来之后发现政策又变了,我觉得这块尤其是面对新经济主要创新力量面临的困境。其实我们很自豪我们有那么多公司去海外上市,实际上也是一个无奈。为什么中国代表新经济公司的主要力量都要跑到海外上市。

张勤:其实以前讲过很多不同的方案,好像最近都没有实现。您认为科创版成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周逵:我们看纳斯达克新经济的公司,尤其以IT和生物医疗两个方向的创新力量占了市场50%, 超过50%的市值,你可以看到市场活跃是因为接纳了最有活力的经济元素和价值增长元素,如果不接纳这个元素很难想象这个市场那么有活力或者那么自然的增长。从这个角度存在一个巨大的缺陷或者巨大的机遇,就是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如果说心态叫心平气和的期待,也没有办法急,所以在这个市场上我们还是要做超前量,或者行为是滞后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是非常看好的,因为有一个巨大的新经济部分是空出来的,给这个市场。这个市场所有的制度前提期会起伏,前期有一批企业在等待。至于制度怎么设计有大的筐子在里面,我们也不想在有限的两三个月里面猜,后面看就好了。

张勤:您认为在二级市场培养出美股类似的这个路还很远吗?

周逵:我认为所有的根源是看这个市场的活跃和市场的赚不赚钱,其实根源是有没有最好的企业。当然回到刚才说最好的企业是新经济会爆出来好的东西。市场接纳富有活力的增长企业,我觉得它的活跃是自然的。说来说去实际上就是看到底种子是什么,你说哪个树会长的更大,可以看一下种子是什么。

上市公司越来越多,IPO不是完全成功的标志

张勤:刚才我讲的A股特点是监管的作用比较大,监管机构是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这个投资者。在美股的环境下,是把规则设的很明确,其实是利用市场分析师的力量来监管市场。从长远来讲你觉得这个企业在适应监管环节上需要做什么努力,才能适应各种环境。

周逵:监管确实是一门大学问,我看到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保护投资者第一件事就是让他接触到最好的企业,这个是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其他的公司都很重要,但是这是一个前提。

张勤:有没有给上市企业家的忠告?

周逵:我觉得我们自己也是创业公司,在中国十几年前开始,我们在这个土壤里面走到今天实际上环境是越来越好,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是问题清楚了,我是觉得相对比较积极乐观的。永远看到机会所在,积极一点,这个可能是第一个想说的。

第二个想说的就是IPO上市公司会越来越多,您可以看到中国A股,A股壳的价值在下降。实际上就是一个明显的趋势,所以这块越来越心定,只要把你的用户伺候好,把产品做好,我觉得IPO实际上不是完全成功的标志,争取把它变成你的成功手段

IPO越来越普遍,所以正确利用它,它不是一个目标。上个礼拜去华为学习,这也是我最尊敬的企业。在它的公开展览室月报书架上放着他们自己的年报,它不是一个上市公司。但是它有一个自己公开的年报,你可以看到实际上好企业,印证我们刚才说的什么是目标什么是手段。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