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被寄予众望的科创板,能借鉴新三板哪些经验?

创客猫 苹果 · 2018-12-29 17:38

2019年将会成为科创板的元年,科创板被寄予了重构未来经济板块的重任。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8新三板投资年会暨企业家CEO峰会”上,浙商创投深圳总经理喻立杰、力合清源合伙人张杨、东北证券股转业务部内核委员董事总经理张可亮、平安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张兰杰、茗水投资总裁张绍江围绕《科创板来袭,新三板“向死而生”》话题展开的圆桌对话,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担任圆桌主持人。

1.jpg

2018年资本市场最火的话题,应该是科创板的提出,其受到的关注就像前几年新三板刚出来一样。2019年将会成为科创板的元年,科创板被寄予了重构未来经济板块的重任。而新三板刚开始提出的时候,很多人也以为这会是中国的“纳斯达克”。不过,交易量永远是资本市场的核心,而新三板目前的情况就在于交易量上的问题。当然,新三板在目前来说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想要在短短三年内就让其发展得极为成熟也是不可能的,还需要慢慢的加以完善。不过,几年的发展时间,也可以给即将推出的科创板一些借鉴的经验,或许能让其真正发展成企业成长过程中的助推力和投资机构的退出渠道。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科创板的关注点:注册制、国际接轨、更开放

张文军:科创板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焦点,关于科创板下一步会采用什么样的交易制度大家也非常关注,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期待已久的注册制,这次的科创板肯定是要实施的。今天想请各位嘉宾就科创板的传闻,谈谈觉得哪些比较靠谱,哪些是不太靠谱?

张杨:我不是特别的关注,我们是做科技的中早期项目投资。作为投资机构,一个是关注企业自然成长,一个是关注一二级市场差价的情况,未来的投资主要是企业自由成长方面。在科创板的退出方面,反过来看新三板的经验,包括结合我们自己的经验,我们在新三板投资有20多个企业,有的企业也是进了创新层,有些企业是僵尸股票。但是从我们投资的新三板企业中,发展得不错的企业,做券商交易的时候也很活跃。

站在我的角度来看,科创板对投资人来说,又多了一个退出的渠道,但是对于中早期的投资,更关注的是企业的价值投资,凭借自己的实力把企业做深、做大、做强,投资机构在这方面去挣钱。一二级市场对于我们的来说,我们关注的并不多。

张可亮:换个角度说,制度我们拿回来用,没有问题,制度每年都改革,已经大到没法改。科创板把这些制度都拿来用,还有最大的原因,科创板也会承担起国际板的职能,未来需要和国际接轨,所以它的发行制度和各种交易制度也必须和国际接轨,我觉得这些制度比较靠谱。

但是对于注册制来讲,还是有中国特色,它不像新三板,不是说完全的市场化。科创板应该是有计划的注册制,有计划的市场经济,它还是设置各种隐形的门槛,通过不断的试点而逐步完成市场化的过程。

张绍江我觉得科创板的制度还可以再开放一点,风险比创业板低,有流动性才能体现更多的价值。

喻立杰:新三板的推出,2013年制定的政策,2015年进行发行。科创板的发行背景是改革开放40周年往新的转折点而提出来的,2018年是政策推出来最多的一年,2019年是科创的元年。接下来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可能会抛弃美国的做法、欧洲的做法、日本的做法,我们用自己科创板挂板。我们现在的发行制度是什么,关于制度的建设,更需要考虑的是钱从哪里来,钱从政府来,钱从银行来。

对于政府基金的钱,需要更高的门槛,或者是更灵活的交易方式。对于科创板上升的企业来说,更多的是针对工业服务化、服务的工业化产品化,工业和服务相融合,这意味着不是烧钱,而是持续不断的往工业互联网和服务产品化的方向发展。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创新,这种创新不是走老路,而是摸着石头过河。

张文军科创板对我最大的吸引力,不在科创板,而是注册制,注册制才是长期困扰我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注册制,这可能是要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去观察,我对注册制非常的关注,我也希望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也是未来高增长的企业能够在国内上市,让投资者真正的享受到投资市场的红利。

2.jpg

科创板解决企业存活问题,提供投资机构退出渠道  

张文军:我想问问,下一步新三板如果要改革,如何去借鉴创业板,如何取得突破?对科创板有什么期待?

张可亮:我认为科创板应该借鉴新三板的经验和教训,因为新三板就是一个注册制,只不过它的注册制是挂牌的时候注册制,但是没有公开发行。新三板经历这几年,大家对它有过高的期望,认为是中国的纳斯达克,但是五年下来之后,很多人离开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新三板其实不存在改革的问题,因为它是新建立的市场,这个新建立的市场应该是不断加以完善,现阶段新三板的建设变成了半马路的工程,楼盖到了一半,不盖了,那大家肯定对它有意见。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新三板的建设又开始启动了,但是启动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现在它启动的标志是把先建好的进行了装修。我想让大家把时间拉长来看,资本市场的建设也是一样,新三板从无到有,如果希望这个市场三年就成熟起来,这是不可能的。比如我们的制度可以抄别人的答案,但是中央的运营过程是怎么样,我们都没有经历过。

为什么有犀牛学院?因为你的爷爷不是做生意的,你的父亲也不是做生意的,他们不会教你做生意的经验,包括你开始也不是做生意的,你没有商业传承,你都是懵的。我们的新三板也是一样,新三板碰到了这些问题,不是监管部门存在很多的问题,而是我们需要去反思。现在通过注册制,发展机构投资人,在机构社会传承下来的人,再带新人,会把曾经走过的坑告诉新人,让新人不再去踩。

我认为只有靠时间才能够解决中国很多的问题,单纯的把国外的制度拿过来,可能不一定有用。为什么我看好科创板呢?因为在科创板上的人都是被教育过,他们出来以后,有可能也投资科创板,就会避免走很多的弯路。

张兰杰:当时2015年做新三板,有很多的制度,2015年做定增做得很多的时候,新三板当时是集团市场化的场所。我们后来也做了一些改善,对于定价的情况做一个详细的论证。我也比较困惑,我们越来越趋向于A股化,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放弃了市场化,因为市场化会带来短期的不适应,但是如果把漏洞做了改变,是不是一件好事?

我个人觉得,股改有一段时间的动作是提升的,他们内部也是做了思考,作为一个制度,到底是一个好的方向,还是一个坏的方向?2018年我觉得股改的很多地方,又重新去消化、学习、理解,2018年很多政策进行了加速改变。

张绍江:要保护别人,首先要保护自己。问题的本身不是在于投资的门槛,是在于背后的信息监管和惩罚的力度。我们现在讲科创板制度,这些都是表面化的东西,我们也不要评价这些是不是韭菜,我们都是韭菜。我们希望科创板作为一个新的尝试,有很多的机会,科创板上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因为市场的行为,一个是实体这三四年GDP的下滑,一个是资本市场的洗礼,科创板的推出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所以科创板充斥了很多好的企业。

张杨:对企业来说,是怎么活下来,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是多了一个退出渠道。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项目,今天投进去,明天报材料,受到了很多的影响,有的可能现在还退出不了。所以,我觉得一个是解决了企业的存活问题,一个是投资机构多了一个退出的渠道。

喻立杰:我们2007年成立,在11年的时间里面,我们做强做大。2019年是科创板的元年,这个元年意味着我们在投项目的时候更加的专业化,我们需要上下游产业链的联动,对于专业投资机构来说,财报也好,投入也好,科技创新也好,这些都是我们要考量的。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