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家已倒下,还有数万不知去向,盘点区块链媒体这一年

宁泽西 · 2019-01-03 10:37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是一个“魔性”的行业。

2018年,它撩拨得所有人心痒,一夜暴富的神话迅速吸引了跨越国界、穿越行业、不分工种的人类的目光,却又在仅仅半年时间内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嘭!”幻灭的让人猝不及防。

这就是区块链,2018年的第一“风口”。在这个圈内曾经流传着很多传说:有人1天获得了33倍的回报;有的一个代币的价值被炒到相当于一套别墅;有的10万投入,一周后就变成了2000万。

风口年年有,从O2O、P2P、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到今年的社区拼团、共享汽车……每一个风口背后都有一篇错综复杂的资本故事,但还没有一个行业上演着如此惊心动魄的造富神话,又在潮水退去后,一眼望去,发现沙滩上陪葬的,居然躺着一堆媒体的尸体,数量多达几万家。

这就有意思了。

2018区块链媒体消失名单(部分):

1.png

区块链媒体,他们从哪儿来?又为何几乎全军覆没在这个冬日?

一、区块链媒体梦碎

与往年不同,2018年创投圈的春节要格外热闹一些。

一个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微信群引爆了一场现象级的传播事件。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聚集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里。

表面上,他们是被“未来技术”召唤而来。更真实的背景是,从2017年7月份开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价格翻了近千倍,飙升至一万多美金,巨大的财富诱惑让人们无法再无视这只“未来技术”。

这群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群中,不断流传出来的消息更制造了人们对区块链、比特币、数字货币不了解的焦虑。“区块链就是我的荷尔蒙。”一位投资人如是说。

“3点钟区块链”微信群实际是在用一种信息上的不对称影响着不明真相的大众。

很快,3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成立了,3月6日,由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发起创办的区块链先锋门户火星财经,宣布上线,王峰十问薛蛮子、十问陈伟星、十问宝二爷……一连串链圈响当当的名字,打响了区块链媒体的品牌,火星财经也成为区块链媒体里的头部公司。

上线仅26天即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泛城资本、OK资本、明势资本,蛮子基金,估值1.5亿元。

“这次过年,我第一次不看春晚,心中野火蔓延。”王峰在群里感叹道。

也是从3月份开始,由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创办的链得得开始天使轮融资,到6 月已获得3 轮融资。三个多月时间,链得得已获得超过1200 万美金融资,估值近5000 万美金。

3月1日,深链财经宣布获1000万天使投资;

3月2日,巴比特宣布完成1亿A轮融资;

3月9日,陀螺财经宣布获得700万投资……区块链媒体发展的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烧愈烈。

2.png

据Bianews消息称,区块链媒体数量曾一度达到48547家。

新榜数据显示,最多时,名称中带有“区块链”三个字的公众号已超过40万,这个数字甚至已超过低门槛的养生类微信公众号。

区块链行业人才吃紧,“区块链记者月薪3万元、编辑月薪6万元 ”消息更是让不少传统媒体人直呼“看了就想转行”,而一篇软文报价10w+,但实际阅读量只有200的新媒体比比皆是。

转折发生在8月21日, 一批涉区块链内容微信大号,如金色财经网、币世界快讯服务、大炮评级、TokenClub、比特吴、火币资讯、深链财经等被腾讯永久封号,原因是 账号违反《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对此,腾讯方面表示,此次封停为永久封停,封停原因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

在这批被封区块链公众号中,包括每日币读、吴解区块链等均位列新榜所发布的“区块链领域公众号影响力排行榜Top50”。

9月7日,区块链自媒体封停风波再次掀起,包括区块链王子、点币成金、区块链第一哥、阿凡提等再次被永久封停。

连续两次的大规模封号,前所未见,随即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币圈哀鸿遍野。

当时数以千计的“xx财经”、“xx区块链”媒体正在淡出公众视野,有很多已经不再更新,取而代之是“降薪”等新闻,区块链媒体艰难续命。

3.png

11月28日,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还有不少**财经,**区块链都在亏损中。他进一步表示,尽管熊市亏损严重,但金色财经仍可撑3年。按此说法,经三言财经计算,金色财经的资金储备为一个亿左右。

4.png

随后,火星财经的创始人王峰在看到杜均的朋友圈后,也在自己的朋友圈发表了火星财经的经营情况,表示火星财经在9月份已开始亏损,并表示火星财经可撑三年零一个月,比杜均恰好多一个月,似是对杜均的调侃,也是在熊市下的自嘲。

5.png

目前,年初大量市场机遇的情况已一去不复返,区块链的早期红利期已过。没有在初期赚取大量市场红利,积累足够的资金的公司,势将难以度过这不知将持续多久的熊市。

二、行业的陪葬品

万物疯狂,其来有自。区块链媒体的命运与比特币息息相关:百度一下“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搜索指数,可以清晰的看到2018年开始两者共生共灭的的关系。

6.png

从年初的17000美元,到年中的7000美元,再到现在的3500美元上下,随着比特币价格双重腰斩之后,矿机厂商、交易所、项目方、风投、媒体,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开始崩塌。

区块链媒体也不过是整个行业的陪葬品之一,它们随风而起,又随风而逝。

“整个数字货币就是个流量生意”,在币圈早早发迹的宝二爷郭宏才曾总结说。其中深意在于,币圈的流量,等同于携资金而入的韭菜,等同于让韭菜的钱指哪打哪。

币圈需要造势,媒体是掌控话语权最好的工具,如果再加上名人站台,不明所以的韭菜们很快就带着钱入场了。

王利杰曾在《我过去一个月赚的比过去7年都多》文章讲述了自己的见闻:很多在VC圈几乎拿不到钱走到破产边缘的企业,一旦加上区块链的概念,再配上一份商业计划书,拉几个所谓的币圈大咖站台,然后就能在一路同盟的掩护下,登上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个世界的纳斯达克)ICO,收割全世界的小韭菜。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不是没有,而是太少。我们看到的更多是浮躁和狂热,本来踏踏实实搞开发的人也坐不住了,买点币每天看盘炒币,心都飞走了。

区块链媒体的繁荣,正是因为源源不断的ICO项目需要为他们“唱赞歌”的人。

据铅笔道报道,区块链媒体的文章大多非原创,内容从各大媒体(含国外)转载;文章占比最大的是1000字以下的短资讯;公司报道数量较少,字数在1500至3000字。

多位受访者表示,区块链媒体收费都是明码标价,不过他们不直接要钱,而是收取比特币或以太币等。

利用报道炒币,是区块链媒体获利的另一种手段。据雄心财经出品人王冠雄说,区块链或比特币的新闻,很容易引发比特币的价格波动,通过新闻炒作,影响比特币的价格,很多人可以从中牟利。

“人民创投网”的文章直指,区块链垂直领域头部“媒体”金色财经的创始人杜均,同时也是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网、节点资本的创始人。身兼数字货币“媒体”、承销商、做市商三重身份,金色财经不单是一个服务于投资者的媒体平台,更像是为“割韭菜一条龙”服务的一个重要工具。杜均更被媒体戏称“超级庄家”。

回望来处,区块链媒体的结局从开始就注定了,一个早期的畸形市场培育出的媒体,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一派虚假繁荣,终于难逃被修剪的命运。

三、颓势渐露

泡沫筑起的高楼一点点坍塌。

先从地基开始,比特币价格从18000美元狂跌到现在的4000多美元,跌幅高达64%。币圈的信徒严重流失,投机者要么被套牢,要么割肉止损。

破发率轰然上升。据统计,2018年1月1日起至6月30日,OKEx、火币HADAX的项目破发率均为100%,币安的破发率超过95%,火币Pro的破发率为98.24%,KuCoin的破发率为99.02%。

恐慌的情绪传递到散户身边,募资越来越难。据统计,Q2 ICO募集资金总额为48.32亿美元,较Q1减少约28亿美元,降幅达到55.06%。

离开了外部资本,几百用户的圈子再也养不活40万的微信公众号。区块链媒体的内容明显减少,盈利能力也越来越弱。

市场的急速萎缩并不是区块链媒体面临的唯一生存压力。监管的介入,让这个本就岌岌可危的行业,雪上加霜。

11月14日,网信办官网近期针对自媒体乱象开展了集中清理整治专项行动,涉事的自媒体账号多达9800个,被处置的原因包括“传播政治有害信息”、“标题党”、“传播低俗色情信息”、“黑公关”、“抄袭侵权”、“洗稿圈粉”等。

尽管此次封号没有涉及相关主体的小程序和外部网站,但毫无疑问成了区块链媒体退出潮的推手。

如今,一部分区块链媒体寻求转型。“广告、社群、办展、课程,变现方式还和传统媒体一样,本来负责人就是传统媒体那帮人。”一位区块链媒体人说。

四、何去何从

区块链是万恶之源吗?不,人性才是。

短短半年时间,币圈的暴富故事冲击着人们的财富观和认知底线,行业、企业、个人的命运被突如其来的财富机遇改写,人性的弱点在这里被放大到极致。妄论“技术信仰”,冲着钱涌进来的投机者,最终也将被钱淘汰掉。

媒体的核心竞争力原本应该是拥有真正的信息和知识;而审慎、专业、客观等品质,是媒体从业者必须坚守的基本美德。一家家没有公信力、价值观、专业度的区块链媒体,在这场考验人性的游戏中,自然很难独善其身。

如今,大部分区块链媒体已经退场,少部分人还在艰难坚持,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挺过这个冬天,但行业回暖到底还会不会来?谁也说不准。

人人皆可享受时代的浪潮,但也请记住有句话叫做: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文章来源:新芽NewSeed  作者:宁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