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中国创业者综合素质越来越高,这是白金十年跟黄金十年的不同

创客猫 小兰 · 2019-01-15 10:36

如果社会显示出对失败者的关怀,这个社会才真正进入成熟的创业阶段。在未来白金十年中,社会对于失败者的宽容度和支持度会更大。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9中国天使创投潮白论坛暨中国青年天使会第六届年度峰会”上,真格基金创始人、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中国天使会主席徐小平与《财经》副主编小晚的对话。对话就过去的“黄金十年”进行了回顾,并就未来的“白金十年”进行了展望。

微信图片_20190112162618.jpg

徐小平

早前,徐小平曾发表了一个观点,“中国创业的黄金十年可能真的结束了,但即将开启白金十年。”

在他看来,天使投资人是未来白金十年最重要的驱动力,这个群体不是被动等待未来创业的白金十年,而是主动参与、创造中国未来创业的白金十年。

任何时候经济都有低谷和高潮,最好的时代也有失败的公司,最坏的时代也有辉煌的成果。徐小平表示,经济下行或者市场低迷,对于天使投资人来说,恰恰是千载难逢的投资良机,赌未来,赌中国,赌下一个中国经济的新高潮。

同时他提到,白金时代的创业者综合素质会越来越高,这是与过去黄金十年最大的区别。

他认为,如果社会显示出对失败者的关怀,这个社会才真正进入成熟的创业阶段。在未来白金十年中,社会对于失败者的宽容度和支持度会更大。而创业者自身只要善于总结经验、擦干眼泪、鼓足勇气,再次出发就可以了。创业的通道是越来越平坦。

微信图片_20190112162642.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天使投资人是未来白金十年最重要的驱动力量

小晚:前不久你说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白金时代到来,这么一个正能量判断,这个结论你是负责任的吗?

徐小平:其实我在做访问之前,针对“黄金时代结束”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第一,我要不要接受这个采访,第二,如何表达我对未来十年的期待。

事实上,我在两三个月前,去斯坦福大学就做了一个演讲,讲的是中国创投环境跟五年、十年前比,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在创投生态方面,从政策、到投资、到各种孵化器、到各种创业扶持、创业机构...中国的创业在各方面正逐步赶上硅谷的创业环境。

我觉得中国创业者们正在新一代的创业基础下,开始崭新的腾飞所以未来十年,一定是创业的白金十年。

中国青年天使会成立之初只有一二十人在一个小房间开会,冻得我感冒。今天几百人从全国各地赶来在这里参加这个会议。这些改变实实在在地发生着。所以对于中国创业的“白金十年”,我是负责任的。而且我是坚信这一点的。

中国人均经济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座天使投资人作为未来白金十年最重要的驱动力量,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不是被动等待未来创业的白金十年,而是主动参与、创造中国未来创业的白金十年。

对全民创业不恐惧,但双创还有改进的空间

小晚:中国是一个罕见整个民族都在创业的国家,这可能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场景。所以这件事情是一件好事儿吗?这件事情让你看到的是希望还是恐惧?

徐小平当然是兴奋,而不是恐惧。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多次这样的全民创业的情况。美国建国以来的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全民创业史,否则,美国怎么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日本二战之后崛起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一部全民创业史,否则战败后的日本怎么可能仅用23年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以色列作为一个沙漠国度,如果不是因为成为一个“创业国度”,怎么可能成为在美国之外、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最多的希望之地?

当然,全民创业并不意味着中国14亿人没人都做CEO,以色列800多万人口也不都是各个皆为创始人。中国90%的新增就业来自于民营企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民营企业的从业者们,都是带有创业精神的岗位创业者,这是袁岳的观点:加入创业企业就是岗位创业者。

三十年前我曾经在加拿大尝试创业,注册了一家公司。其过程简单到极点:我去他们的工商注册办公室,在系统里查一下有没有重名,花了三十块钱申请费,再开个公司的银行账户,个把小时就搞成了。在中国,注册一家公司可能要比三十年前的美国、加拿大麻烦得多。这里浪费的,全是中华民族的创造性活力。中国鼓励创新创业,这方面还有很大改进空间。

小晚:这些事实会改变你刚才的结论吗?

徐小平:不会的。我刚从事天使投资是2006年,紧接着就经历了2007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但那个时候诞生了Uber、Airbnb等一大批伟大的企业。

经济一定有低谷和高潮。你创业,你投资,不是为了赶潮流、追热点,这种人往往做不成事。

创业回到本质是你看到了一种没有被满足的需求,你想去解决这个痛点。在一个经济周期当中总有起起伏伏,我们不能据此“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最好的时代也有失败的项目,最坏的时代也有辉煌的成果。

所以不能因为失败的案例就过度担忧这个时代变得有问题,即使统计数据告诉我们经济下行,告诉我们市场低迷,但是对于在座的天使投资人来说,恰恰是千载难逢的投资良机,赌未来,赌中国,赌下一个中国经济的新高潮。

微信图片_20190112162633.jpg

社会显示出对失败者的关怀,才真正进入成熟的创业阶段

小晚:刚刚徐老师讲好时代也有悲剧公司,坏时代也会诞生伟大的公司。回顾上一个时代,你会觉得你所见的最悲惨的创业悲剧是什么,以及最可叹的创业悲剧是什么?

徐小平:创业失败不是悲剧。悲剧在于社会对于创业失败者的态度。我们应该学会拥抱和鼓励低谷中甚至失败了的创业者。创业要想取得成功,本来就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而真正的强者,从失败中获得经验后,只会变得更加强大。王兴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我们要为一些暂时的失败、处在低潮的创业者点赞、加油、鼓舞、这才是真正的创业精神。

小晚:戴威再出来创业,你还会投资吗?

徐小平我希望戴威一切都好,但如果他出来创业,毫无疑问我会继续投他。

小晚:在你心里有没有非常最可叹的失败?

徐小平:其实失败已经很悲惨了,你再叹点气,只能让事情变得更悲惨。应该抱抱他、拍拍他,给他安慰和鼓励。我自己认为,创业人生有高有低,有成有败,有欢乐也有痛苦,而这些情况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我不会因为一个人处在失败当中,就觉得他可怜、可悲、可叹。

恰恰这个时候,如果社会显示出对失败者的关怀,这个社会才真正进入成熟的创业阶段,这才是这个社会真正进入创业时代伟大的标志。我觉得在白金十年中,社会对于失败者的宽容度和支持度会更大。而创业者自身只要善于总结经验、擦干眼泪、鼓足勇气,再次出发就可以了。创业的通道是越来越平坦。

未来白金十年跟黄金十年最大的不同是中国创业者综合素质越来越高

小晚:对白金时代,哪些成功创业者特性跟上一个时代不一样,和下下个时代不一样,我们不讲共性,讲特性。

徐小平:比起过去十年,未来十年创业者更成熟、更优秀、更有经验。过去十年的创业大潮积累了太多的创业者,无论是成功失败,当这些人在新时代再次出发,整体上必然会比过去十年一无所有状态下的创业者们更接近成功。

2012年底我在美国投了一个项目,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AI公司。这个项目最初几年怎么也做不起来,最后总结经验发现,创始人是科学家,对于制造不太懂,对于销售也不太懂,但是在他的坚持下,加上资本的支持,他一直坚持下来,找到了制造和销售的人才,找到了技术的应用方向,现在公司值5亿美元。请问他是失败还是成功?

站在发展速度的角度来说,这家公司不能算得上很成功,但是创始人一直坚持、不断摸索,而且有了最终的成果,为社会贡献了价值,未来充满希望。我投他们并不是瞎投,创始人确实是世界级科学家,而且科学家成功转型成为企业家。未来十年,将会有大量这种蝶变的企业家,映照着白金时代的光芒。

我再次强调一下,中国创业者综合素质越来越高,这是未来白金十年跟黄金十年不同的地方,我对未来有信心。

微信图片_20190112162800.jpg

投资的动力

小晚:我知道徐老师已经63岁了还坚持在一线,还在为大家操心着,永远这么乐观。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动力是什么?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动力和梦想吧。

徐小平:比如今天来这里,主要是这帮哥们,在座这些投资人、创业者,过去十几年来我们日夜在一起,“同甘苦,共患难”,一起合投项目,一起经历失败。我们常笑说没有什么是一瓶酒就解决不了的烦恼,一瓶解决不了就两瓶,两瓶解决不了还有白酒呢。我的动力,来自于和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人一起在创业之路上的远征。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比如倪正东和牛文文,十年前都是草根,都是一个人出来做一件事,但是现在都成了“武林霸主”,给创业生态提供了非常宝贵的价值。我期待未来五年、十年能够看到在座所有的朋友在经历各种各样的探索、风雨之后,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地。

作为投资人,我希望跟他们一起成长,算了我不成长了。我看着他们成长等于也是我在成长,看着看着他们成功,享受他们创业的成果——分红回报。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