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势资本黄明明:优质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资本无法把不够优秀的团队变得优秀

创客猫 小兰 · 2019-01-21 15:43

相比投资人要注重宏观趋势,创业者要更注重微观层面的自身发展。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融资中国2019(第八届)资本年会”上,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联想之星合伙人陆刚、新宜资本创始合伙人马占田、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聂丽霞围绕《慧眼识珠,2019年早期投资的方向》主题展开的圆桌对话。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担任对话主持人。

1.JPG

在创投行业处于大浪淘沙的调整期,很多基金需要不仅要面对资金正在往头部基金公司聚集的现状,也要面临大公司产业基金的竞争。

郎春晖表示,现在很多基金面临的挑战是红利的消失,其中最大的红利消失是投资人红利的消失,现在不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而是大鱼吃小鱼的时代,一些基金作为纯VC存在的价值越来越小了。所以作为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手里不能光有钱,光有钱跟巨头没法对打。创新工场在面对这种激烈竞争时采取的策略就是要注重研究,组建投研团队,对所有生态进行深入了解。

对于科创板,很多投资人都寄予很大的希望,毕竟这是退出的另一条通道。但陆刚认为,早期投资人对科创板不要寄予太高的期望,因为早期投资是长周期的投资,而关于退出这方面,是后轮投资人更加关注的。

他指出,科创板的尽快推出肯定是好的,但是对于早期投资来说还是不要太跟着指挥棒走,还是要坚守自己的投资节奏,投出优秀的公司,优秀公司在哪里都有退出的机会。

同时,陆刚表示,早期投资是处在犯错的行业,但在宏观大势的判断上不能犯错,尤其是不能犯大错;此外,在布局一些跑道的时候可以犯一些小错,但不能犯大错,不然全军覆没那会很惨。

黄明明认为,没有所谓的资本寒冬,关键是你自己的项目和团队是不是足够过硬,世界上最稀缺的资产一直是真正靠谱的创业者的团队,以及能够找到这些靠谱团队的GP。

他表示,优质的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资本不能把一个不够优秀的团队变成很优秀的团队,过去两年越来越快爆掉的泡沫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3.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李竹:大家谈一下在现在的情况下选择项目的标准有什么样的变化。

黄明明:明势资本两个标签非常明显,一个是专注在早期,从天使到A轮,专注在科技驱动大的赛道。今年的投资标准没有太大的变化,今年年终盘点盘了一下我们过去投了420多家,其中80%都是2B企业。

技术投资有一个误区,我们很排斥为了技术而技术,选择创业者的时候对他用的技术解决产业里面的问题,这个我们会考核得非常认真。技术+产业是未来五到十年中国大的趋势和主题。

郎春晖:过去这么长时间到现在,创新工场管理的资金盘子是20亿美金多一点,这样我们就面临特别大的挑战,再像之前一个项目投三百万美金投不动了,创新工场到现在投了四百家公司,这是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大家都说各种红利的消失,在我们看来现在最大的红利消失是你作为投资人红利的消失

前几年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创业者拿到了启动资金,有一个好的方向很快就能跑得出来。现在快鱼吃慢鱼的时代过去了,现在真的是大鱼吃小鱼。我们作为纯VC存在的价值越来越小了,未来十年如果我们再像之前十年一样,我们活不下去了。我们用什么办法能在没有投资人红利的情况下,还能像之前那样投出好案子,这是我们在过去一年的思考。

陆刚:我们的投资策略进展并没有那么大的起伏,我们自己每个月都会预测未来可能会投多少项目,我们看到自己并没有大幅的增长,也没有大规模的撤退,还是保证在比较稳定的水平。至于2019年、2020年怎么看,我们还是按照自有的节奏在走,秉持的是价值投资的理念,并不喜欢追逐热点。

选项目的标准有一定程度上的调整,但维度从来没有大的变化。对于早期,预判未来行业下一步的趋势,尤其是在还没有变热之前这是我们要预判的。对于已经处在比较热,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行业,我们会在里面向深度发展,这是对行业的选择标准。

马占田:我们在全国管了几百万方的商业资产,购物中心有几十个。现在在选项目标准上我是倾向于选择我能用得着的,对我的实业经营有帮助的。商场里面消费者喜欢的新兴的、好吃的、好玩的新兴业态,儿童教育、美妆这类的业态,还有能用得着我们的资源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合作,双向赋能。

在人的方面上我们倾向于选择年轻的创业者。我们发现主要的赛道还是大消费,泛商业类大消费,消费这个东西人们需求的变化越来越快,想去抓住快速变化的消费需求,快速满足需求的这些创业者的年龄越来越轻了,不像以前我在消费品领域有一个品牌就可以吃天下了。

聂丽霞:我们在2017年成立了基金,这个基金更多的定义有点像科技投资,主要还是投一些有核心技术的团队,我们会帮助他们做比较重度的孵化服务,我们更像孵化+投资的公司

对于我们这样背景的政府平台,同时又是比较重度做创新创业服务的公司来讲,我们做的新发展更多是去发掘好的技术团队,让这些新的技术在传统产业里面应用。应用需要需理解这些市场,很多技术团队真的不理解,这就需要合伙人的配置,我们是做一系列的服务来帮助这些技术在产业里面落地应用。

后来我们又衍生出一个事情,全球孵化服务,这些有技术积累的公司他们现在也希望把这些技术拿到中国来做落地应用,我们帮助这些技术在中国找合适的团队合作或者是作为合伙人来帮助他在中国做商业化应用。

郎春晖.JPG

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

财务投资人光有钱无法跟巨头对打,要注重研究

李竹:刚才郎总也说了,在十年的时候你要总结一下在这里面过去的经验或者是对未来的分析有没有用,是运气重要,还是过去的经验带来的分析重要,你可以分享一下你们思考的未来十年会跟现在十年有什么不一样的打法?尤其是在红杉大机构也开始做早期投资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郎春晖:回想过去十年是不太容易,刚开始我们这帮人做早期投资凭着人脉关系。这个圈混了这么多年,我的策略是最近想投什么我就会参加一些会,我把我的投资理念讲出来,广而告之就会有一波人过来,你第一波投的肯定都是熟悉的人。

第二波我们真的赶上好的时代,整个移动互联网的来临,人口红利。中国人口红利一直都在,但是在网络时代人口红利就变成了平方,一个网络的价值和用户价值数平方成正比。2005年或者是2006年中国是PC互联网时代或者是互联网1.0时代,那个时候根据统计中国网民数2.67亿,那时候美国网民是1.5亿,那时候中国是以三倍的速度追赶美国。

现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大概有九亿网民,微信月活已经超过十亿了,美国是2.5亿。我为了简单一点算,我往下压一点美国算是2个亿,中国算是10亿,在移动互联网这一波中国是以16倍在赶

中国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我们发展得特别快,又加上我们在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完全是领先世界三到五年。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很多人,之后怎么走,这是我们非常迷茫的事情

创新工场踩住了移动互联网2.0,押注安卓。十年期间第一年就是孵化器,第二年做基金,那时候做了六个项目,那六个项目都是围绕安卓体系。很快创新工场从没有任何名气变成移动互联网流量分发的第一大家族,借着这个才融起了第一期基金。

这波红利很快就过去了,巨头进来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再怎么打?现在巨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很自豪的说在我们刚成立前几年,我们和腾讯不管是抢人才还是抢早期案子,腾讯是抢不过的,我们是能够跟腾讯拼的。

现在对打姿势不用摆了,无形剑出来就已经倒了,怎么办?要不我们就去抱大腿,发现谁也抱不上,腾讯、百度、阿里都有自己的系。后来想我们把自己变成小哥哥,我们自己看看能不能做一点什么事情。

十年前赌移动互联网,下一波人工智能,我们希望在这里是不是能有所建树。十年之后我们又翻过来之前的打法,我们开始尝试再走一次孵化这个功能。创新工场是第一家基金里养一个人工智能工程院团队,这个团队最多的时候一百多人,很快这个团队又孵化出一个项目“创新奇智”,第一轮融资八亿,第二轮将近二十亿。我们希望作为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手里不能光有钱,光有钱跟巨头没法对打,这是一个思路。

另外一个思路,之前的打法有点像散兵游泳一样,逮着一个是一个,现在发现不行,为什么不行?那个时候市场竞争者太少,现在不光是全民天使,红杉都要做早期基金了,我们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我用什么策略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发现一定要注重研究了。以前早期都是看赛道、团队,现在发现不行。

去年开始我在创新工场内部组建投研团队,投资团队全体必须参与投研,每个人做一条赛道的投研。这个不容易,但是必须得做。你对所有的生态要有深入的了解,我们现在投一个项目脑子里要有所有的投资数据。

大家都在说人工智能,未来投资能不能依靠人工智能?不是完全依靠,投资绝对是离不开人。因为类似于老中医这样的,老中医还可以借助人工智能。

有个团队成立了大概六年时间,他们在投决会上他们有一票叫做人工智能票,这个票他有一票否决权。看他们过往六年这个票所有投的否决票全部投对了,但不能完全靠这个。用人工智能投否决票这个事情绝对是容易的,让人工智能告诉你投这个事情是非常难的,我们希望未来能把这个事情做起来,现在在做一些尝试。

李竹:人工智能可以告诉你不投什么,但是不可能告诉你投什么。

郎春晖我们希望未来以半自动化来做这个事情,不是再用人海战术,我们希望用对比分析找出苗头。

陆刚.JPG

联想之星合伙人陆刚

早期投资对科创板不要寄予太大期望

李竹:科技创新大家都比较看好,模式创新也不是说不看好,红利少了一点。现在科创板出来了,对我们这些投科技的,投模式创新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大家给评估一下。

陆刚科创板对于早期来说大家千万别寄予太高的期望。一个市场的生态,各个环节都需要配备从早期到VC再到PE再到退出,这个市场的成熟是至关重要的。

其二在中国发展这些年,现在资本寒冬造成的原因是多层次的,很大的原因是2017年太热了,造成了市场积累的资产库存非常之大。即使科创板推出,也是杯水车薪,对于这个市场的解渴缓解程度是不够的。

当然退出比不退出好太多。对于早期投资我们是非常长周期的投资,我们一笔投资正常情况下是七八年才能再谈论这个话题。不管是今天投的还是过去两三年投的,我们投的这些项目的退出时间还在五六年之后,五六年之后这个资本市场还能不好吗?这个通道还没被打开吗?这个是不可想象的。

倒推回来,科创板的尽快推出肯定是好的,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还是不要太跟着指挥棒走,还是要坚守我们自己的投资节奏,投出优秀的公司,优秀公司在哪里都有退出的机会

早期投资是处在犯错的行业

李竹:科创板有注册制和审批制的变化,你觉得这个变化对于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退出有没有价值和意义?

陆刚:这是后轮投资人更加关注的。好几年前我就有一个观点,对于我们这个阶段(早期投资)的投资人有一个大的好处,我不知道一个礼拜之后这个气温会不会下去,但是我知道三个月之后,六个月之后是春天,夏天,这是非常确定的事情。

我们抓住更加宏观的事情反而更容易把自己投资的标准更加精炼出来,看大线条去抓住那些确定的东西。短期之内波动的东西、不确定性的东西也要去关心,但是不要为它所动。

很多投资机构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天使投资早期投资是处在犯错的行业。我们投十个里面有八个是犯错的,有一个不太犯错,最后有一个如果能跑出来那是非常好的事情。在犯错的行业里面怎么学会犯错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里面我们自己有总结。第一个,宏观大势的判断不能犯错,尤其是不能犯大错。现在到底是什么趋势,未来的趋势是什么,这些中国大的宏观形势不能犯大错,科创板这时候也是不能犯大错的,你要知道未来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对于资本市场逐步的完善要有基本的信心,这是一个不能犯大错。

第二个,要犯点小错,在布局一些跑道的时候可以犯一些小错,VC在跑道上面不会犯什么错,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在跑道上面犯了大的错误,整个跑道全军覆没,会很惨。跑道上面不能犯太大的错误,你要不犯错你失去了尝试的资格,一定要下一些筹码。

在具体微观项目前面说一千道一万没用,最后决胜在微观,决胜出一个项目层面,每个项目具体怎么走。

我们的观点我们是包容犯错,但是犯错的维度在于人,我们愿意在人上面去犯错,在事情上也不用特别去纠结。

创业者要更注重微观层面,更加关注自身

李竹:从创业者那一端来说,你认为是大趋势更重要,还是罗胖说的小趋势,微观的东西?

陆刚宏观趋势是重要,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我认为微观更加重要。宏观大致不差你们都会有所了解,那么这个冬天来了多穿几件衣服。但说“资本寒冬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话,我是存有不同意见。如果你觉得春天很快就来了把粮食早早吃完又被冻死

所以知道这个大势会有几年,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是至关重要的,我个人不对冬天只有一年抱有乐观的期望。

在这个情况下对这个大势判断清楚是对你们目前非常特意的时点上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绝大多数时间里这方面不是那么重要。

第二个在微观层面更加关注自己。你是有硬通货的,是有核心能力、核心优势,那在在这个阶段调整里面你自然会水落石出,沧海洪流,方显英雄本类,你是真是假就显露出来了。

春夏秋冬的交替轮换是自然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会去适应它,迎合它的节奏就可以了,但是要更加关注的是自己。

黄明明.JPG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

优质的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

李竹:有一点是确定的,对于现在的创业者你们面临的挑战比前两年要多,00后创业肯定不如90后容易,这一点我认为是确定的。成立四年的明明你再说一下对他们观点的回应。

黄明明:研究性打法看人的最后都不如运气好,当然这是一个玩笑话。我个人觉得早期投资发展了这么多年,以后专业性变的越来越重要,在每个人专注的领域越来越专业这是很重要。

第二个总结一些打法。在前期确实有一点打霰弹的,有一种瞄准型打,前期当一个大势来的时候大家的运动力是差不多的,我一直鼓励我们的团队,因为我们做了一定的研究、有复盘,所以瞄准打法意味着你可以回来校准,跑到五六年之后大家的差距会拉开,但是前两年大家还是差不多。

第二个早期靠人脉,雷军同志也是讲了不熟的人不投,郎总也讲一开始都是靠人脉。像我们以前做企业出身的,包括行业内有人脉做了一定时间,就会发现人脉是有限的。那做了一定阶段怎么拓展你的人脉圈,靠你自己是不够的。

早期机构我们过去一两年在机构化和团队化上是一个挺大的挑战,因为基金盘子小,意味着你没办法给出想一线美金基金那么有吸引力的待遇,你怎么吸引一流人才,在你这边成长后还能留下来,通过团队力量和机构化力量作战,这是未来几年对很多早期机构巨大的挑战。

回到刚才几位说的对于大势的预判我也比较同意。我一直觉得资本寒冬有点伪命题,红杉融了八十多亿美金,所有主流做的业绩比较好的基金,都唉去年融了他们历史最大的基金。稍微好一点的项目,现在一线机构绝对冲上去。

我一直有个观点,没有所谓的资本寒冬,关键是你自己的项目,你自己团队是不是足够过硬,世界上最稀缺的资产我一直认为是真正靠谱的创业者的团队。当然,能够找到这些靠谱团队的GP也永远是世界上稀缺的资产。

今年都说是VC的洗牌年,有的人说70%、80%,这很正常,太多不应该做基金的人出来做基金。

过去二十年VC、PE掌管资金盘子增长了500倍,我想问一个问题,中国靠谱的企业家群体有按500倍的速度增长吗,明显没有。我们明势一直秉承的观点,我们不认为资本能把一个不够优秀的团队变成很优秀的团队,过去两年越来越快爆掉的泡沫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你不是那个团队,就算拿钱做到十亿,该爆掉也得爆掉。我们看到所有的资本乱象,上市80%破发,一二级市场倒挂,包括资金向头部项目聚集,我个人认为这是绝大多数投资人避险的反应,对这个世界、市场巨大的不确定性的反应

红杉投了,那我投了应该也没问题,但这样投法是不是就是保险的呢?过去一年登陆资本市场看到一个数字,比的不是破发,比的是上市前一轮的项目,平均还要赔掉15%至25%。

我不知道这些扎堆去投头部项目的基金,在未来两年怎么跟投资者交出他们的业绩回报。我个人看法是,优质的项目不能被资本催生。咱们这帮人干的事情怎么在这个市场里面找到真正靠谱的最优秀的创业者,成为第一个给他钱的人,这个就是咱们这个行业的挑战。能做到这一点,第一个不愁募资,第二个也不愁好的业绩回报。

李竹:我上个月在硅谷待了蛮长的时间,我在那儿跟他们聊我没感觉到他们那儿有寒冬,他们还在按照那个节奏投资。

同时我拿了一些中国投资机构数据跟他们印证其实是一样的,在过去二十年在美国硅谷和东部投资机构数量一直都是在下降的,就是有淘汰。

在中国,我们行业里边有一个说法,真正值得投资的GP不超过五百家。

黄明明:另外一个硅谷的统计数字是,70%的VC的第一支基金就是他最后一支基金,意思就是70%的基金做了一期基金以后就死掉了,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市场自然选择和更替过程。

2.JPG

优胜劣汰后中国创投行业会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

李竹:早期是最难的,但也是一个避风港。他们对于现在整个大的环境变化,对于大家所谓的资本寒冬,不仅不担心,反而还有点高兴。因为这一波其实促使真正有能力的这些GP会去重新思考未来,做出决策,不断优化和进化,会淘汰掉一批。

陆刚:没有五百倍的企业要增长这是一个现状,我对于未来是充满着信心和渴望的。

整个市场花了那么多钱让这么多人学会了打仗,变成未来可能的企业家大军里面的一员,这是多么庞大的人才队伍。中国经济和民营经济发展力会因为这个历史阶段会有比较大的改变,因为人才被这些钱给培养出来了,哪怕他们第一场死了,但是大浪淘沙他们会出来。

第二个,中国GP行业或者是LP行业,自然会进入到优胜劣汰的环境。但是中国之前在基金行业里面很大的问题是短线化,短线的来源是我们LP太渴望回报了。基金搞了3+2,有几个7+2,有几个十年的基金?很少。但是经过这么一轮淘汰,损失钱和看到头部GP在赚钱,LP感觉到这个市场是有钱赚的,只不过之前的行为方式太偏了。

经过这个冬天,这个寒冬或者是这个资本市场大的调整,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时间阶段不会太短,但是经过这个阶段,也许三年、五年之后就是中国创投行业就逐步进入创业者和优质GP、LP一个比较合作和谐的生态,进入到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