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泉灵:创业和登山很像,值得挑战,但是真的很难

创客猫 · 2019-03-22 15:48

登山不走到后面,你不知道你到底是成还是不成,而且你不逼自己一把,你都不知道你是谁,这跟创业者创业的过程是一样的。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启动峰会”上,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少年得到董事长张泉灵发表的主题演讲。

张泉灵.JPG

张泉灵在演讲中以她带她儿子去攀登乞力马扎罗为例讲述,创业就像登山一样,踩着痛苦,一路前行。“登山跟创业一样,不是立志立上去的,不是梦想想上去的,不是支持系统支上去的,它就是一步步自己走上去的。”

她指出,登山不走到后面,你不知道你到底是成还是不成,而且你不逼自己一把,你都不知道你是谁,这跟创业者创业的过程是一样的。

张泉灵表示,登山和创业一样,都会有痛苦的时候,但这个痛苦指数其实跟你的能力没有特别大的相关,能力再强的创业者也会痛苦,真正的痛苦指数是和你准备承受多大的痛苦有关。

另外她从登山中体会到的一点是,你的固定思维会给你带来麻烦。

最后她分享了一句话和一个创业技巧,“创业值得挑战,但是真的很难”,以及“你可以在别人的流量池里攒自己的流量”。

张泉灵3.JPG

以下为张泉灵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我的题目叫《创业像登山一样》。这是我给2019年立的flag,我想做这些事情,把它发在了我的朋友圈和微博里。从简单到难,这些是我要做的事情。目前看起来,至少有两件事情已经可以打红勾了。我带儿子去了一趟乞力马扎罗,而且登顶。我的语文课已经在少年得到上线了。

重点是我做了一件可能教育界都觉得以前一直没有找到特别明确解决方案的事情,就是我能不能把语文这种能力变成一个可标准化的能力来培养,在线上来完成。至少从第0期的实验班、第1期的招生和到目前为止的学习情况来看,我特别受到鼓舞。

我已经有两个flag可以打红勾了,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立flag,看看能不能打红勾,打X也没关系,至少你努力过。

创业就像登山,不走到最后,不知道成与不成

为什么登山和创业是非常像的两件事情?从我自己的经历来跟大家分享。

首先,登山是一件行百里者半九十的事情。其实你不走到后面,你不知道你到底成或者不成

乞力马扎罗大概是5天的行程,你在前4天都不会觉得这件事情到底有多难。最后1天,简直是魔鬼一样的生活。你只有在最后1天的路程中才知道成或者不成。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一个妈妈,我为什么把儿子带去爬山。

我有我特别自私的部分,自私的部分特别简单,我想了一下,乞力马扎罗大概是登山界的入门,非洲的最高峰,它的高度是海拔5895米,还是蛮高的。跟爬山不一样,它还是要有专业的向导、专业的支撑系统,最终到山顶。

我算了算我自己的年龄,我已经46岁了,估计再往后走,我登顶的机会肯定越来越向下。我儿子12岁,12岁是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允许一个人登山的最低的年龄门槛。如果再等两年,我儿子成功的几率会上升,我成功的几率会下降,但是有一个更大的变量,就是他就快不带我玩了。能跟他同时登上山顶,估计就是这一两年的时间,因此我决定带他实验一下。

更重要的是,对一个12岁的孩子来说,可能在教育领域有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就是他为什么要努力。

你可以教给他各种各样努力的方式,但他从来好像是没有什么是非要逼自己才能得到的东西,他好像失去也无所谓,因为他没有逼过自己。

当妈的就想做一件事情,就像我曾经逼我自己那样,我想让他人生当中出现第一件你不逼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成或者不成的事情。

你的痛苦程度和你准备承受多大痛苦有关,和能力关系不大

2.JPG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发现得逼着自己。中间这张照片是我们到了海拔3700米的营地,他第一次知道高原反应是怎么回事。坐在那儿,看着一堆吃的东西,必须得吃,不吃的话,身体里没有糖原,更没有力气。所有的感觉都是吃不下,他看着那个东西,科学上知道要吃,但感觉上吃不下。

更惨的是到了4700米海拔的营地,所有的营地前都有一个牌子,你可以看那个影子。到那个位置的时候,他出现了人生中第一次肌糖原和肝糖原耗尽。我们身体里的糖原首先存在在肌肉里,存在在肝里面。我们把肌肉里的糖原耗尽了以后耗肝里的,肝里的也耗光,肝就赶紧组织蛋白质、脂肪分解,变成新的碳水化合物和新的糖原来支撑活动。因为耗得太厉害了,而且持续地耗,你的肝来不及分解。这种状况在真实的情境里是这样的,我距离第一排的距离,我就是走不到哪儿,连手都抬不起来。

从这个时点开始,我和他两个人在接下来的36个小时里,各自经历了3次肌糖原和肝糖原统统耗尽。对于我来说,那个耗尽的状态是这样,我好歹是女人,我还是在乎脸的。在高原上抹防晒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在山顶上抹。防晒霜就在我的侧兜儿里,我就是没有力气把它掏出来。

这是(右图)我们从山顶成功登顶之后回来。你可以感觉到这个孩子从中间那张图的表情到这张图的表情好像是长大了好几岁,其实不是人状态的变化,不是这会儿舒服那会儿不舒服,而是你终于逼自己做了一件你都不相信能做到的事情,你感叹说我还能这样。

人一旦能完成一次原来我还能这样(做的事),他就长大了。这不仅对一个12岁的孩子,对一个46岁的我来说也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对所有的创业者来说是一模一样的事情。你不逼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是谁,逼自己的过程极其的痛苦。

我儿子接近4700米营地时有两个很奇怪的事情。

第一个事情是我比他先到,我根本没有管他,把他扔在后面,反正你得自己走上来。这是我从3700米开始一直对我儿子采取的策略,叫做你自己决定你上还是下。我们给你提供所有专业的支持系统、向导、背夫、行进的线路、前面的营地,但你自己决定你上还是下。

其实跟我们创业非常的相似。我觉得人生最有意思的部分,创业会痛苦吗?当然会,这个痛苦指数跟什么事情相关呢?这个痛苦指数其实跟你的能力没有特别大的相关,能力再强的创业者也会痛苦,但真正的痛苦指数是你准备承受多大的痛苦,你为承受痛苦做的准备才是你最后真正反映在你身上的痛苦。

我给大家举我自己的例子你就知道。我们刚才只看到了4700米,从4700米到5895米还有1200米。我们到了4700米之后是不能睡觉的,没有整个晚上,你大概只能睡1个半小时到2小时,半夜开始登顶,上那个1200米。

为什么呢?因为这座山靠近赤道,空气对流非常强。如果不在半夜的时间上去,等到你下撤的时候就可能赶上暴风雨,在那个时候赶上暴风雨是会冻死人的。

因此,我们登顶的时间是从半夜11点开始的。我是在早上6点钟登上了顶,我儿子是早上8点钟,比我晚2小时,然后下撤。下撤的过程比较快,大概1个半小时到2小时。

真正的痛苦出现了。等于下撤又回到了4700米营地,那个时候你好想躺下来。为什么呢?你内心的感觉叫做这事我可算办完了,我可算成功了,是不是?不,你别忘了4700米不让睡觉,不可以过夜。然后要你迅速再走4小时到6小时的时间,再走11公里回到3700米。也就是36个小时,能睡觉的时间不超过3小时,一直在走路。

你知道最痛苦的是哪个阶段吗?不是登顶的阶段,是你回到了4700米,告诉你说不许睡觉,再走11公里回3700米的时候。天呐,那个时候我坐在3700米营地的床上,就在叫天呐、地呐、有没有飞机呐,我可以付钱。没有滑竿吗?太不会做生意了,没有人把我抬下去吗?我是可以付钱的。

登山不在于你的能力,你的痛苦和你的能力没有多大差别,你实在不行了可以撤。真正的痛苦是你做好了多大的心理准备去承受那样的痛苦。

1.JPG

你的固定思维会给你带来麻烦

当下还有非常有意思的部分,你的固定思维会给你带来多大的麻烦。少年得到的CEO做了一个抖音号,说董事长你转发一下呗。我让他想想除了董事长转发之外其他的运营手段,这叫破除团队里每个人的运营依赖,不能让他形成资源的依赖,也不能让他形成固定思维的依赖。我明明知道固定思维会害人,这件事情在登山的时候也害过我。我给他们看特别可笑的事情。

我的登山鞋是特别名牌的登山鞋。到了3700米营地的时候,我的整双鞋,沿着鞋一圈,裂开了,完整的裂了一圈,这个就很吓人。这个就意味着我从3700米一直往上的过程中有可能我的鞋底会掉。在那个地方掉鞋底可不是公园掉鞋底,我有可能上不去也下不来,没有人可以把我背下来的,这是有生命危险的。所以我在3700米要做一个决定,叫做我要不要放弃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呢?我告诉你我已经犯过第二次这个错误。有一次我儿子去沙漠徒步,当时他的脚恰巧跟我一样大,我就借给他一双我曾经穿过的专业沙漠鞋,做沙漠徒步的鞋,跟一般的高山靴不一样。因为它太专业了,我只穿过一次,扔在那儿,有十年没有穿。我就想ok,反正只穿了一次,基本是新的,结果在沙漠里就掉底了。我那次得到一个经验,鞋不穿,放久了,橡胶是会老化的。因为没有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它不足够深刻。这双鞋又是这样,我新剪的标牌,一次没有穿过,但我已经不记得它在我家里放了多少年了。

所以,人的固定思维是什么?人的固定思维是鞋没怎么穿过就是新鞋。不是的。到了3700米,我发现它整个裂开了。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比较巧的,我到3700米的时候遇到了刚刚从上面撤下来的女运动员,跟我的脚一模一样大,她把她的鞋给了我。

你不能指望人生有这么多的运气,你真正要反思的是固定思维是否还占据你的脑海,从而真的伤害到你。

跟大家讲了这么多跟登山有关的事情,我无非在想登山跟创业一样,不是立志立上去的,不是梦想想上去的,不是支持系统支上去的,它就是一步步自己走上去的。

这就是我跟大家分享的最后一句话,创业值得挑战,但是真的很难

这是我今天唯一要分享的创业技巧,你可以在别人的流量池里攒自己的流量。谢谢大家!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