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买买买,李嘉诚还会投投投

创客猫 · 2019-05-21 11:52

维港投资是一家主要投资高新科技中早期项目的投资机构

1.jpg

李嘉诚先生与美国Impossible Foods公司创办人帕崔克·布朗

近日,“人造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 公布最新一轮融资筹得3亿美元,由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和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领投。这是维港投资多次加注Impossible Foods了。

维港投资是一家主要投资高新科技中早期项目的投资机构,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价为李嘉诚财富版图的一大支点。它不像四大集团一样庞大,但却是李嘉诚和高科技初创企业之间的“连接器”。

虽然低调,但命中率极高

e3469647gy1fg0us7ha58j218g0ykq8s.jpg

李嘉诚先生会见DeepMind创始人、阿尔法狗(AlphaGo)之父Demis和Mustafa(图片来源于李嘉诚基金会微博)

不像巴菲特对科技企业不太有兴趣,李嘉诚即便到了耄耋之年,依旧对科技公司保持热情。曾经在会见DeepMind创始人、阿尔法狗(AlphaGo)之父Demis和Mustafa时早早就准备好了纸笔墨,在听取他们讲解人工智能研究方向与各种应用的阶段成果时,李嘉诚要摘录笔记。而且就听到激动时,他还数度站起来。

所以,李嘉诚对于高科技的关注可见一斑。

维港投资不像其他的投资机构一样,其主理人周凯旋曾表示,维港投资不是一个投资基金,而是希望通过亚洲的捐献文化成为社会正能量。运作的模式是,李嘉诚个人承担所有的投资风险,但投资的收益全部属于李嘉诚基金会,用来支持基金会的慈善使命,“我们为李先生对创新和颠覆性技术的兴趣服务。”

维港投资的投资逻辑是与李嘉诚的传统业务有协同效应,或者有解决巨大问题的可能,推进未来的颠覆性科技。所以虽然如今AI领域有很多投资机会,但维港投资的焦点,还是集中在与传统板块结合的AI,或者投推动未来的AI。

在过往的投资案例中包括Skype、Facebook、Spotify、Siri、Waze、Viv labs、Deepmind、Summly、Airbnb等,可谓“战绩赫赫”。其中,有很多公司都在被维港投资之后被各自行业内领先企业收购或者独立上市,比如,Siri 2010年被Apple收购、Facebook 2012年上市、Waze 2013年被Google收购、Deepmind(开发了AlphaGo)2014年被Google收购、Summly 2013年被Yahoo收购、Viv labs 2016年被三星收购...

虽然李嘉诚不参与日常的评审和挑选工作,但他的慧眼如炬绝对在维港投资的投资决策中起到关键作用。

在2007年,只用了五分钟,李嘉诚便决定投资Facebook,尽管当时这家刚组建不久的公司几乎毫无营收可言,而根据其融资计划测算的估值却已高达150亿美元。但他被Facebook不断增长的用户群及其在移动领域的业务前景吸引住了,于是很快就同意投资1.2亿美元买下Facebook的0.8%股份,之后又追加投资,最高时持有Facebook约4.5%的股份。

另一个投资案例Summly更可以看出李嘉诚的眼光独到。2012年李嘉诚决定投资Summly的时候,其创始人尼克·德阿洛伊西奥只是一个创业一年的15岁澳大利亚中学少年,李嘉诚是这个项目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正是得益于这笔投资,德阿洛伊西奥很快吸引了其他明星大腕的支持,一年后,这家公司以3000万美元被Yahoo收购。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在2009年就获得了李嘉诚的青睐。回忆当时初见时的印象,Spotify创办人Daniel Ek说道,“不可思议的是80岁的李先生对初创公司和串流技术之兴趣。”而早在Spotify还没推出移动应用时,李嘉诚就已经保证自己的汽车上要装上Spotify。

e3469647gy1g26srt3xy1j20yi0q04qp.jpg

ZOOM创始人袁征与李嘉诚先生(图片来源于李嘉诚基金会微博)

4月18日在纽约挂牌上市的云视频会议软件ZOOM也是李嘉诚投资的项目之一,于2013年投资,其上市后获得了丰厚回报。

能投资到众多好项目,除了投资团队精准的投资决策外,也得益于家族办公室型基金一些独特的优势。上文提到维港投资的资金全部来自于李嘉诚,所以没有外部的盈利压力,管理人有更长的投资期限,对回报容忍度更高,不易受到短期波动的影响,这样也就能更加精准发现真正有成长价值的公司。

聚焦人工智能,最青睐以色列项目

维港投资在香港跟内地的投资屈指可数,大多还是集中在以色列和美国硅谷,所投的项目主要分为数据应用和颠覆性科技两大类。

在其所投的项目中,以色列的项目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项目。根据以色列风投研究机构IVC的统计,维港投资在2012年“以色列最活跃的10所风投”中位列第二,其一共投了10家创业公司,只比第一名的Carmel Ventures少一家,顺理成章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外国创业投资人。

在以色列进行投资布局时,维港投资聘请了一名来自伦敦的以色列人Gilad Novik到以色列寻找项目,从2011年开始发力。维港投资在以色列以快速的决断力著称,从首次接触企业到最终决策,通常都是几天的时间而已。

Waze是维港投资在以色列投资上的一大亮点。Waze是一个可以免费在苹果和安卓设备上运行的社区化交通导航应用,2011年10月,Waze获得来自于KPCB和维港投资的第三轮3000万美元投资。在地图的创业高潮中,Waze利用“社区”这一切入点存留下来。2013年,Waze以13亿美元被谷歌收购,成为维港投资在以色列第一个成功退出的项目。

维港投资的超高“命中率”也是吸引以色列创业公司的原因。Waze首席执行官曾表示,“找到李嘉诚的团队说服其投资,正是看到了李嘉诚之前Facebook、Siri等的投资履历。”因此,李嘉诚被以色列创业者奉为神级的创投教父。

而作为李嘉诚大本营的香港,直到2017年,才有初创企业获得他的投资。在A轮融资中,妙盈科技获得了维港投资、真格基金投资的700万美元。毋庸置疑,妙盈科技也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致力于为金融机构提供最顶尖的人工智能数据分析。另一家香港公司有光科技也在同年获得维港投资领投的Pre-A轮投资,公司主要方向为方言的处理及分析,其客户主要为企业的呼叫中心。

99C7680BA1B9C9A7086343F457171259AF3F4218_size357_w1280_h858.jpeg

根据智能相对论的总结,李嘉诚对人工智能有以下的观察:

1、语音语义识别,这是李嘉诚投资的重点领域;2013年,谷歌语音识别的错误率在23%左右,仅仅两年的时间就降到8%,而微软已经降到6.3%,以此为基础,人工智能走进了真实的应用场景,而李嘉诚恰好稳稳的站在这一风口上。

2、深度学习,语音识别势必带动深度学习的更快发展,可见李嘉诚的布局时刻秉持着牢牢的大局观。

3、人机交互,未来,各类交互方式都会进行深度融合,这个领域充满着各种各样新奇的可能性。(2016年,维港投资曾领投智能情绪响应虚拟化身开发商Soul Machines的A轮融资)

写在最后

在2017年汕头大学毕业典礼上,李嘉诚表示,“在高增长机遇巨浪中,愚人见石,智者见泉。因循的并发症是不思不想和无感无知,在人工智能时代中肯定过不了关;驾浪者的基本功,时时刻刻要灵敏、快知快明,要有独立思考悟力、能运用想象,把现实、数据、信息合组成新。”

所以,即便他在还没退休前就打造了一个在香港举足轻重的大型综合性财团,但他仍然常常要有智慧、要有远见、要有创新,为的就是能在科技主导的新时代,依旧可以领会和掌握未来。

(以上部分资料参考自财经智识、以色列创新、经济观察报、澎湃新闻、智能相对论)